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比修行速度?

“三百二十八年仙王,千年内成帝。”裴清的目光中透着一抹高傲之意,引以为傲,这样的修行速度,的确堪称恐怖,难怪能破北冥仙朝以前的历史记录,确实极其的厉害。
“他败,你向我道歉,随后滚出皇宫。”秦问天冷冷开口。
“不敢,只是觉得他不配而已,况且,我从不喜欢切磋两个字,战斗就是战斗,死伤难免,你这么无耻,我若杀了他,你岂非又要以帝境实力压迫于我,还有你的师门,找我算账,虽然我也不惧,但终究麻烦。”秦问天淡淡的道。
“我保证,你若能杀惊师弟,我和我师门之人,绝不找你麻烦。”裴清再次道。
然而此刻,在北冥幽皇的府邸,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后辈人物,敢当众羞辱他厚颜无耻,要让他滚?
“那你要如何?”裴清道。
“虽然记录被打破,只幽皇公主前的历史第一年轻仙帝,你,能够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话,都是你的气运。”裴清傲然开口。
“到底谁厚颜无耻?”北冥幽皇心中暗骂秦问天无耻,然而她也没有戳破秦问天,只是淡漠的站在那,更使得裴清难堪。
“这家伙……”北冥弄月看着秦问天,还真是胆大,面对裴清也是如此的强势,不过想到秦问天的身份本身就不比她低,自然有着相应的底气,面对裴清的羞辱,他难道要低声下气乖乖的滚出这里不成?
“怎么,之前要比修行速度比天赋,如今自知不如恼羞成怒,又要以大欺小,你虽www.hetushu.com然看起来年轻,然而事实上我喊你一声老头子都不为过,一个修行千年之人来压迫我,这就是你表露出来的自信和骄傲?还想追求幽皇?你,也配?”
“我为何要和他切磋?”秦问天忽然间开口,裴清一愣:“不是你说我以境界欺你吗,如今,和你同境之人,你又不敢?”
“你听不懂人话?需要我重复?”秦问天看着裴清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再说一声,这里是北冥仙朝皇宫,幽皇的府邸,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指手画脚。”
裴清眼神眯起,脸色略显难看,盯着秦问天的眼睛,他竟然真的被为难住了,这赌,他显然不敢赌,若是输了,下跪求饶,怎么可能?
秦问天接触的仙王仙帝不是太多,对于修行的时间也没有什么概念,但他知道白无涯师兄当年入仙王都是千年以上的,而且这速度已经在东圣十三州的诸多仙王里面算是非常出众的了,几乎罕见,可谓名震一方。
他的惊师弟,入仙王境界可是九十余年,八十年,的确也算是几十年,他没说错,上次他见秦问天,还是仙台,一个沉浸在仙王九十多年的天骄,和一个刚入仙王的人物,这结局,根本想都不用想。
“幽皇,你怎么会认识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秦问天站在北冥幽皇的身边,看向她的目光透着几分柔和之意,仿佛关系极好,一对情侣般,北冥弄月站在一旁完全看不懂了……有些凌乱,姐和图书姐和秦问天,是怎么回事?莫非他们真的相处很好?
“真是可笑之极,我没有怀疑你虚报,你却小人之心,不过倒也符合你此人的性格,你不信也行,不如我们打个赌,请北冥仙朝帝境强者前来以根骨看修行岁月,若我超过两百岁,我在北冥仙朝皇宫中自尽,若没有超过,你下跪道歉滚出皇宫永远不得踏足骚扰幽皇,如何?”
“就这么简单,好,我答应你。”裴清气急之下,这等条件怎么可能不答应,他要秦问天,死。
他就是要气一气北冥幽皇和裴清,这北冥幽皇倒好,一副看热闹的姿态,裴清自然更不用多说。
裴清自己是仙帝,他的师尊恐怕是和姬帝紫帝一样的顶级仙帝人物。
此人,乃是裴清师门之人,乃是裴清的师弟,天赋出众,虽然远不如裴清这么惊艳,但放在常人中,绝对是非常厉害的天骄人物,否则也无法和裴清处于同一师门。
她当然不会帮裴清,事实上,她也觉得裴清烦人的很。
裴清盯着秦问天,那漠然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
“你如此无耻之人,以为我会信你?”秦问天冷笑道,裴清仙帝人物,被秦问天激怒气得身上气息狂乱。
“惊师弟。”此时,裴清忽然间开口说了声,顿时他身旁一位神色锋利的青年走了出来,他一双眼神寒冷而锋利,凝视秦问天。
北冥幽皇也冷冷的扫了秦问天一眼,秦问天颤颤一笑:“我随意说说。”
“既然你说我以大欺小压迫于你m.hetushu.com,那好,所谓修行年龄暂且不论,修行的速度也不一定就能够代表实力,有些人空追求速度,实力却弱得可怜,我惊师弟也是仙王境界,跨入这一境的时间也不过几十年而已,他和你切戳一番吧。”裴清神色冰冷,虽然说得好听是切磋,然而秦问天明白恐怕他已经暗中传音,想要自己命,杀机已露,借切磋之人诛杀他也没什么奇怪。
“你记得真清楚,在这里洋洋自得,不过可惜你炫耀错了地方,且不说幽皇他破了你的记录,我秦某自问天赋一般,修行不足两百年,如今已入仙王境界,三百二十八年,吓死我了,如此废的修行速度还以为真的天下第一,我真羡慕你脸皮之厚。”秦问天讽刺说道,毫不客气。
“我还是不信。”秦问天讽刺一笑,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所谓这样的保证,根本没有任何的可信度。
“我给你收回这句话的机会,若是你跪下来向我道歉随后滚出公主府邸,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裴清在北冥幽皇面前被折了面子,恨不得将秦问天当场格杀,然而这里毕竟是北冥幽皇的府邸,他还是要注意点的,因此,让秦问天跪下道歉然后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至于之后杀不杀他……
秦问天目光盯着裴清,透着几分冷漠之意,羞辱他,用骄傲他来压他?越是如此,越会激发他的骄傲,仙帝就仙帝,他如今也是王境,仙帝同境,暂时不如对方又能如何,不能弱了气势,如今他可是长青和_图_书大帝的女婿,天符界主的弟子,斗战圣族的圣主,怎么能被一个年轻仙帝羞辱。
裴清目光一闪,盯着秦问天,随即冷笑:“修行不足两百年入仙王?你大可以说一百年。”
裴清这等身份地位的人,可没什么不敢的。
“自吹修行速度是你自己提出的,质疑我也是你提出的,如今不敢面对就直言,又拿你那曾经的历史第一名头来压人?都已经说了这修行速度在我面前不值一提,不过是自取其辱,还有脸说资格二字,脸都被你丢尽了,我若是你,就自己滚出皇宫没有脸继续待下去了。”
“幽皇,我胜,替你赶走这家伙,能否奖励一个吻?”秦问天笑看着北冥幽皇道,气得裴清双眼尽皆杀戮之芒。
他在北冥幽皇之前可是北冥仙朝历史最年轻的仙帝,无论是走到何方都受人敬仰,帝级势力的人物都对他客客气气,北冥仙朝皇宫之中他可随意进出,即便是北冥大帝都对他另眼相看,谁也不知他未来的成就。
“我见过不少无耻之人,然而像你这等厚颜无耻之辈倒是第一次见过,自己夸赞自己竟还如此洋洋自得。”秦问天冷笑:“北冥仙朝历史第一,而且只是暂时的第一而已,敢问一声,你多少年仙王,多少年入帝?”
“你既然这么说,那好,不是切戳,是战斗,你能杀死他,是你的本事,我绝不追究。”裴清神色极寒,他真的被秦问天激怒了。
然而这修行速度比起那些顶级势力培养出来的嫡系顶级天骄似乎还是有不小和-图-书差距,毕竟这些人除了自身天赋惊人之外还有各种外部资源条件,然而裴清,能够做到三百年出头入仙王,千年内入仙帝,难怪这家伙如此之傲,目空一切,况且北冥弄月还说,他还有个厉害的师尊。
北冥幽皇和北冥弄月,可是都对他没什么好感。
“你拿什么跟我比,有资格跟我谈赌注?你也配。”裴清讽刺一声,冰冷道。
“我算什么东西?”裴清忽然间笑了起来,笑得有些阴冷,他看了一眼身旁的一行人,那些人都笑了。
此言一出,果真是气势十足,修行者的年龄不能一眼看出来,但若是强者以骨骼来测,还是能够看出来的,秦问天说他撒谎就自尽,没撒谎裴清跪地道歉滚出皇宫。
裴清脸色一阵铁青,以他的身份,被三番五次这样羞辱,再好的涵养也无法忍住,身上寒意释放,威压可怕,帝境的压迫力压缩在一定的范围,朝着秦问天笼罩而去。
秦问天不屑说道,北冥幽皇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暗道果然恶人还需恶人磨,这裴清骄傲无比,如今碰上秦问天,既骄傲,又够无耻,偏偏修行速度恐怖如斯,裴清占不到任何便宜。
秦问天字字锋利,将裴清讽刺得哑口无言。
这裴清的话语难听至极,的确欺人太甚,若这里是裴清的地盘,也许秦问天也就忍了,但这是北冥仙朝的皇宫,裴清还真敢杀他不成。
然而裴清这样的人,北冥仙朝的历史上也只出了两个人而已,他和北冥幽皇,再厉害的天骄,依旧显得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