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战超凡

“秦问天?”荒地四宫的人和慕容潇潇都目光一凝,他们也都听说过这名字,此人被誉为长生界最有潜力的超凡青年仙帝之一,和他比起来,单冷秋上上届的第一就显得不那么有分量了,秦问天当时可是中阶仙帝,如今,顶级仙帝。
绞杀一切的莲花剑开合间朝着秦问天法身而去,不停扩大,化作一朵吞灭一切的大毁灭莲花,欲将秦问天法身包裹其中绞碎。
那疯子目光也看向秦问天,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神色,竟然还有不怕死的,他笑着道:“那在你看来,何为大道?”
秦问天身上佛道法身不断扩张,里面有无尽符纹闪耀,纵横交错,宛若一方大阵般,重重力量阻挡,但法身依旧破碎,不断出现裂痕,本源剑的攻击太可怕了,即便金刚法体,依旧难以承受得住。
难道,他认为,他能够和自己一战?
这时剑疯子磨剑之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杀其余之人,都不费吹灰之力,然而此刻,剑河涌动,竟被阻挡。
那疯子目光也是一滞,乱发飞扬,只见他抬手捏出剑决,天地间出现了一朵朵可怕的莲花剑意,从剑河中生出,一朵朵剑形莲花不断生长蔓延,遮蔽一切,将那些轰杀而来的手臂全部裹挟其中,一点点的绞成碎片。
慕容潇潇等人的目光也皆都愣住了,震撼的看着眼前一幕,佛门法身宝相庄严,竟能够挡住这疯子的攻击,这天问,竟http://www.hetushu.com然如此厉害?
“我不能挡,然而将来,我必能杀你。”秦问天看着对方道!
那疯子听到秦问天乃是被界主欣赏的人物,眉头又皱了下,道:“你的规则很强,可是,不一定能挡住我的规则法源领悟。”
“我们都是单兄好友。”慕容潇潇等人开口说道。
可怕的剑河杀来,瞬间变得极致锋利,发出可怕的尖锐声响,然而在击在佛门法身之上时,却遭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虽剑意不断侵蚀而入,然而,却无法直接毁灭法身。
不过这秦问天和单冷秋不同,他可真够低调的。
之前,那疯子对单冷秋出手,可是轻而易举就将单冷秋拿下,单冷秋和秦问天的强弱,一眼可见。
“是吗?”疯子看了一眼单冷秋,只见单冷秋摇头道:“我和他们并不熟悉。”
“轰……”剑意瞬间裹挟身躯,宛若剑体,光明之拳轰至,将他击退,直接飞到了那片剑河之下,只见他身体微弓,随即又站得笔直,散乱的长发之下,那双眼睛越发可怕了,他竟然,被秦问天击退了。
“你们也是界主徒孙吗?”那疯子目光又看向慕容潇潇他们,这些人之前一直和单冷秋一起,于是他有此一问,若真是界主的徒子徒孙,他当然是不会动的。
看到秦问天身上规则爆发,疯子笑了起来,披着头发的头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透着hetushu.com几分邪魅之意,他心念微动,顿时剑河现,朝着秦问天涌去,那可怕的剑河,仿佛要将秦问天彻底的淹没毁灭掉来。
“前辈超脱帝境,何苦如此为难我们?”易青看着疯子开口说道。
这声音似乎有些刺耳,诸人都有些诧异,谁人如此大胆。
许多人心颤,面对领悟规则法源力量的强者,秦问天竟然还有还击之力。
一扇扇空间之门闪耀于八方之地,虚空之上出现了一双可怕的真幻之眸,直接落在了那疯子的身上,刹那间将对方封入领域空间,他自身直接踏入空间之门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竟在那疯子身前,横穿了莲花之剑。
这样一想,两人差距立显。
这一刻,慕容潇潇等人脸色一个个苍白如纸,都愤怒的看着单冷秋,这混蛋竟然如此绝情,想要害死他们。
他们目光纷纷转过,易青等人竟然看到秦问天,不由得愣了下,这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候开口,找死吗?
疯子刹那间从真幻之眸空间领域中挣脱出来,但迎接他的却是璀璨无比的光明。
单冷秋他自己都险些丧命,不想再惹对方了,犯不着为这些人求情,虽然慕容潇潇这女人很漂亮,然而以他的身份,根本不会缺女人,平日里无所谓,但这种时候,顾不得这么多了,而且,今天他丑态尽出,丢尽颜面,这些看到的人若是死了,或许更好。
然而就在不久前,两人论道之时,和-图-书意见不同,单冷秋极为强势,提出切磋战斗,秦问天回避,当时他们以为秦问天不敢战,如今看来,却是有些讽刺啊,单冷秋明明错了,而且实力也不如别人,还那般强势,秦问天无论实力悟性都比单冷秋更强,但别人却显得格外低调。
要知道,数十年的修行,秦问天已经跨入了顶级仙帝境界,当年他中阶仙帝就能击败诸多超凡顶级仙帝,以他如今的境界实力,超凡顶级仙帝在他面前依旧不堪一击,全部都是八重天上的星魂,可想而知他的规则有多强。
“请前辈赐教。”秦问天开口说道,那疯子目光一滞,有些诧异的看着秦问天,请赐教?
“终得大道?”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你不是天问,你是秦问天,离火城统领,数十年前长生界盛宴中以中阶仙帝之境连挑八大界宫宫主帝君,被界主欣赏的秦问天。”易青忽然间开口说道,他虽然没有到现场,但也听说过那一战,秦问天和帝天太有名了,有人描述过那场战斗,易青想起天问的名字,灵光一闪,联想到了秦问天。
那疯子的笑容越发浓郁了起来,他看着秦问天,笑着道:“你的悟性确实不错,之前便领悟规则无形,如今所说,我也承认,有些道理,我杀人,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千年磨一剑的成就,但那又如何,只要我喜欢,所以,哪怕你说的是对的,我依旧要杀你。”
“不过领悟剑之规和图书则法源,便是得了大道么,若这便为大道,界主那又是什么?”
“即便真如此,我要杀人,你如何能挡?”那疯子冷笑道。
单冷秋脸色也极为难看,之前一直高贵傲然的他,这一刻似乎显得极其的渺小和卑微,感受到易青等人蔑视的目光,他的脸色都有些扭曲。
“还逃吗?”剑疯子披着头发冷笑,眼神看起来极为可怕。
那疯子看到秦问天的防御露出一抹诧异之色,他挥剑而动,刹那间天地间诞生无穷剑威,诛杀而下,疯狂撞击在佛道身躯之上,这些剑或为可怕重剑,威力撼天,或为利剑,锋利到极点。
易青他们都冷冷的看了单冷秋一眼,透着几分讽刺的意味,确实讽刺,他们跟着单冷秋,却被对方毫不犹豫的抛弃,反倒是秦问天这时候开口,暂时瓦解他们的危机。
“前辈除了剑之规则胜过我之外,其它规则力量,我都不占弱势,前辈想要击败我,怕是不易。”秦问天道。
“单兄,你如此行为,是否太卑鄙了些。”荒地四宫有一人开口道,然而他话音落下,却见一股可怕的流水剑直接穿透而来,刹那间他眉心出现血痕,话音刚落,便倒了下去,同时,有可怕的剑光追杀着那些想要逃走的人,血光不断。
就在这时,只见秦问天庞大的法身之上涌现诸多手臂,竟在同时暴涨,主动发起了攻击,而不是被动防御。
他对剑之规则的控制,已经真正达到hetushu•com了一种超脱之境,随心所欲,千万里之外杀人,都轻而易举,根本无路可逃。
千年磨一剑,他沉寂太久、孤独太久,如今剑成,以血试剑,感受到体内超凡力量,很痛快,于是,他抛开一切,没有去压抑自己放肆的心,开了杀戒。
“我以为,大道永远是无上的,除非有朝一日,真正做到天意即我意,我意即天意,我之意念,可让天地颤抖、我之意念,可执掌众生命运,若真得大道,前辈又何须在这里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对付诸人,那时,才是真正的海阔天空,执掌天地之命运,又岂会以残忍杀人手段来证明自己的成就,如此,不过小道尔。”
秦问天身上没有剑之规则,佛门规则铸就不灭金身,化作金刚法体,守护身躯,万法不侵。
周围的人也尽皆心颤,一个个震撼的盯着秦问天,那千年磨一剑,出来之后以血磨剑的疯子,杀人如麻,然而,竟然被眼前的超凡仙帝挡住了。
“虽说领悟规则之源,拥有超凡力量,从此海阔天空,然而,大道缥缈,这就能够称悟得大道了吗?如今,前辈诞生法意,以法意执掌规则之意,任意随心,甚至可称之为天意即我意,但真能做到如此?”秦问天开口道:“莫说是前辈之境界,即便是界主,也做不到代表天地大道,以自己的意志,代表天意吧。”
“我喜欢。”那疯子笑着说道:“千年磨一剑,如今终得大道,怎能不放纵一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