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领悟

然而,知道是一回事,想要真正悟出、悟透,却又是另一回事。
秦问天终于明白了为何之前那疯子衣衫破烂,身上还有着许多血迹,显然,那疯子也和他一样,承受了这非人之苦。
此时,上方,剑河周围,强者依旧极多,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单冷秋和慕容潇潇他们一行人却一直都在,单冷秋心有不甘,不悟剑道,誓不离去。
为何剑河流过身躯却没有伤他?
“敢在深渊磨剑,除了对剑的悟性要足够高之外,还需要本身有超凡力量,否则,根本挡不住剑河侵蚀,直接就要毁灭于剑河之下。”有人开口说道,他们,只能够在剑河旁感悟,不敢进入里面。
规则法源,蕴藏规则多种形态,只要你足够强大,就能将之尽皆掌控,剑意即我意。
距离秦问天踏入饕餮矿脉已经有十余年的时光,这一天,剑河依旧如同往昔般垂落而下,通过秦问天的身体再流出,一直闭着眼睛的秦问天终于睁开了眼眸,那璀璨明亮犹如星辰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就不用前辈担心了。”秦问天依旧笑道,那疯子邪魅一笑,随即身形一闪,竟化剑消失,转眼间不见身影。
剑之法源中蕴藏剑之多种形态,若他真的切身感受到了剑的温柔,这剑,自然就伤不了他。
“举手之劳而已。”秦问天笑着说道,依旧显得随和。
人群只见秦问天的身和*图*书体不断往下沉去,一点点的进入深渊之内,最终,消失在了诸人的视线当中。
易怜虽然厌恶慕容潇潇的脸皮厚,但心中却也隐隐有想要上前的冲动,就在这时候,只听秦问天对着慕容潇潇道:“我从未隐藏什么,只是单兄太过出众了,以至于慕容仙子都想要结交,这也是人之常情。”
秦问天如今已到顶级仙帝境界,但对方已超凡入圣,领悟规则法源,超脱凡俗,发生质变,秦问天即便战力极强,但想要现在就跨越境界诛杀超凡人物,显然还做不到,和对方一战,秦问天也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一层次人物的可怕。
而且,这还仅仅是领悟一系规则法源力量,若是成就多系规则法源那将有多可怕,质变将压倒他的超然战力,哪怕是他星魂强横,依旧难以抵挡。
之前,秦问天和单冷秋论道,便是以剑为题,从这点便可知道,秦问天擅剑,而且,他对剑之规则力量的领悟,只会比单冷秋更深刻。
慕容潇潇他们都已经被单冷秋抛弃过一回,险些被害死,自然也就不会再来缠着单冷秋了,一行人如同陌路一般,似相互都不认识,慕容潇潇他们也不敢报复单冷秋,无论单冷秋有多么的卑劣,但他的实力还是在那的,况且,就凭界主徒孙这一身份,就没有人真对付他。
抬起头,一眼望去,剑河倒流,竟然逆势而起,朝http://www.hetushu.com着上空流动而去。
既然擅长剑意,当年剑疯子能够在深渊入道,那么,秦问天有何不可?
相比下面站着的单冷秋,两人,已经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了,单冷秋没资格和秦问天对比。
易怜看了一眼慕容潇潇,感觉有些厌恶,这女人真够不要脸的,也不知怎么修行到如今的境界,她的美眸望向秦问天,心中隐隐有些怅然,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原来他竟然这般英俊,气质极为出彩,整个人都显得光芒四射。
当然,若是秦问天自己也领悟了规则法源的话,那便不一样了,他自问可以轻易诛杀眼前的疯子。
这一天,依旧还是那片剑河悬崖之中,秦问天身体站在那,不断有剑河流过身躯,如今,他已经没有抵抗了,完全沐浴于剑河之中,他白色衣衫,早已血迹斑斑,但如今的他,当剑河流过身体之时,他却纹丝不动,再无当年的痛苦之意,只是闭着眼睛,安详无比,似陷入某种奇妙的境界当中。
他不仅是在感悟,同样是在以血肉之躯磨剑,难道成就剑道之后,会那般放纵自己肆意妄为,大开杀戒,想必是这过程太过痛苦,压抑了太久,想要放肆疯狂一回。
“他要做什么?”就在这时,诸人目光一闪,纷纷盯着秦问天,他们见到秦问天竟然走入了那从虚空垂落而下的剑河之中,流动着的剑河蕴藏滔滔剑和_图_书意,源源不绝,秦问天身躯之上,有法身出现,抵挡剑河侵蚀。
“诸位也都无需客气,修行不易,前来饕餮矿脉冒险,皆为修行,希望各位都能够有所收获吧。”秦问天对着人群拱了拱手,随即往前迈步,从人群中走了出去,诸人纷纷让开,眼眸中依旧流露出感谢之意。
“他这是要学那疯子,以剑河磨砺自身,感悟剑之规则法源。”诸人心颤。
“前辈实力超然,竟能够战超凡人物,佩服之至。”
“秦兄,你可是隐藏的真够深的,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们可就抱紧你这条大腿了。”慕容潇潇走上前来温柔笑道。
秦问天的威胁声音让那疯子盯着他,邪魅一笑,道:“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人,既然如此,我饶他们不死,只是,你若是认为规则法源这么容易领悟的话便大错特错了,我千年磨一剑,杀人,不过试剑而已,不杀他们,也无所谓,我倒是很好奇,你需要用多少年,能够领悟。”
秦问天之前能够出手相救,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极有心胸,若是换了一个心胸狭隘的人,他们恐怕就已经死了。
他离去之后,诸人目光尽皆落在秦问天身上,总算是松了口气,只见一道道身影走来,对着秦问天躬身道:“多谢救命之恩。”
当然,也有一些谨慎的人离开了,担心那疯子再度发疯杀回来,那样他们就惨了。
“早问秦兄之名,今和图书日一见何止名不虚传,简直大开眼界。”易青走过来对着秦问天拱手道:“以前我若有不敬之处,秦兄见谅,今日若非是秦兄相救,恐怕我等皆要死于非命。”
深渊之地,一道身影周身笼罩光明,犹如一片光幕般,垂落而下的剑河落在光幕之上,随即有剑河化作水滴般的剑意渗透进入,流入秦问天的身体之中,就像是一滴水滴落入体,然而,却让秦问天感觉到一股骇人的锋利之意,似要摧毁他体内的一切。
更重要的是,这甚至已经意味着,他已经隐隐能够控制剑的形态了。
有时候,好奇心也是强大的动力。
退向远方的诸人一个个凝视前方的风暴,下一刻,他们的眼眸又一次凝固在了那里,在剑河风暴的中央,竟然站着一道身影,他一袭白衣,血迹斑斑,就那么站在剑之风暴中心,犹如真正的神明般,将受道众生膜拜!
慕容潇潇的脸色略显尴尬,她当然明白,他们之间所谓的联盟,自然是不存在了。
就在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尽皆凝固了下,他们一个个惊恐的盯着下空,只见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降临而来,下一刻,他们身体全部往后暴退,他们看到深渊之中,出现了道卷的天河,剑河逆流而上,犹如洪荒猛兽般朝着天空卷了过来,化作骇人的风暴,其中,只要一缕风暴之意弥漫而出,都有可能会诛杀一位仙帝。
然而,此刻的秦问天却仿http://www.hetushu.com佛浑然不知般,依旧沉浸于自我的世界的当中,像是在顿悟。
如此反复,秦问天一点点的体悟,感受剑的锋利、剑的霸道,以及剑之温柔。
鲜血在秦问天的嘴角出现,他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不过却依旧忍耐着,切身体会剑之规则法源力量的强大,才能更清晰的感受。
秦问天虽是含笑,但却有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听到此话,易怜便也打消了上前的念头,是啊,之前他们一个个都往单冷秋身上凑过去,对秦问天爱理不理的,甚至她还出言讽刺,如今看到别人厉害了就凑上去,这算什么?
转眼间,便已过去数年时光,这数年来,单冷秋一直坐在那,感悟剑意,仿佛不得剑道,誓不罢休,当日被秦问天所救的不少人都在,他们有的是为了修行,有人本想离开,但为了想再看一眼秦问天,看他何时能够出来,才留下来继续感悟。
一道道身形闪烁,诸强者各据一方,继续领悟剑河中蕴藏的法源力量,有了之前剑疯子的杀戮之战,他们内心中有着更强的渴望。
单冷秋也没有走,他走到剑河旁坐了下来,双眸有着可怕的锋锐之光,他要将丢失的颜面重新找回来,那么,唯有比秦问天更早的领悟到那一境,超凡入圣。
时间依旧不停的流逝,秦问天对规则的感悟越来越深刻,他的境界不断稳固,真正达到了仙帝的巅峰层次,仿佛距离规则法源,只差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