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揭穿

可是,他没有选择紫微神庭,而是选择了天道圣院。
月长空有些难堪,但终究没能说什么。
洛神泪的美眸中露出灿然的笑颜,她的哥哥,果然是无双之人,他的对手不会是月长空之流,而将是天域那位,所谓的天选之子,他们才是宿敌,命中注定。
“月长空,虽然你如今是紫微神庭弟子,然而既然害得我龙渊府有今日,你却在那无动于衷,我只能将此事说出。”那位界主道:“当初龙渊府因月长空被天神收为弟子,前去东皇氏所在的宫殿拜见祝贺,不仅是我龙渊府去了,很多势力都前往,月长空,刻意找到府主谈话,暗示我龙渊府和秦问天之间的仇恨,府主有所顾忌洛神氏和天道圣院,月长空说荒域洛神氏,干涉不了玄域之事,有紫微神庭在,天道圣院,同样没有理由插手私人恩怨,他还称,将来或可将龙渊府引荐成为紫微神庭附属势力。”
他又看向紫微神庭大能者,道:“前辈,龙渊府的话前辈也听到了,那么如今,这是我和月长空之间的恩怨了,我要和月长空生死一战,前辈不会阻止吧?”
“我龙渊府有今日,皆拜月长空所赐。”那界主忽然间开口,使得秦问天眼神陡然间释放一道可怕的寒芒,龙渊府当初以那样激进的手段对付他,他便感觉有些奇怪,莫非,其背后还有隐情?
“月公子。”一位界主望向月长空,使得月长空眉头微皱,他开口道:“青城界主,你今日和*图*书在玄域大开杀戒,已经过分了,此事该罢手了。”
月长空的眼神豁然间变得凌厉了起来,开口道:“你在说什么?”
“若是求饶的话,便不用了。”秦问天冷冰冰的开口。
她越来越相信,秦问天,能够走到那一步,正如她父亲所相信的那样。
那大能者神色一凝,盯着秦问天,冷道:“一派胡言,龙渊府之人为求生路不折手段,污蔑到他人身上,难道就是事实?”
“哈哈哈。”秦问天忽然间大笑了起来:“好一个注意身份,既然紫微神庭前辈要阻止,我当然不敢下手,只是有句话我还是要提醒前辈一声的,紫微神庭就那么确定,在时光界中,神王留音是留给他月长空的吗!”
东皇氏的人以及东皇英的美眸凝固在那,东皇英双拳紧握,有些不舒服,只因为,秦问天胜了。
一位青年天骄界主,修行不足千年,击杀大能,这意味着什么?
龙渊府的人绝处逢生,都生出希望,得知真相的他们,比起秦问天来,同样痛恨月长空,秦问天复仇是情理之中,因为府主要杀别人,但这一切,都是月长空此人所怂恿,他在最后关头却要袖手旁观。
如今月长空是他师兄的亲传弟子,怎能蒙受这污点,这会让他师兄名声受损,被人指责没有识人之明。
“事已至此,我龙渊府因你而遭逢大难,你却无动于衷,只是说一句话而已,既如此,此事自当公布,你也无需再威胁我,和*图*书我龙渊府都已经这样,紫微神庭若要做什么,我也无话可说。”那强者心如死灰,若让他们一直背着这秘密死亡,他们不甘心。
如若说秦问天有错,这大概是他唯一的错,如若他当初愿占据星宿主位,紫微神庭愿将他和月长空同等培养。
“天道圣院前辈为我见证。”秦问天看向天道圣院大能者道。
他们虽然人多,但战斗,从来不是人数能解决的,尤其是对于界主这一层次的强者而言,秦问天凭借他的界心和天心意识能杀龙渊府主,那么,其他人谁挡得住他的界心力量?
“哈哈,老鬼,你说你能不能战得过秦兄弟?”曹天笑看着身旁的老鬼道,老鬼眯着眼睛,没有回答,凤凰也心中感慨,秦问天太出色了,他们当初和秦问天交朋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他会出众到这样的地步。
月长空的卑鄙,已经超越了秦问天忍耐的极限。
他们都是相信龙渊府界主所说的话,只因为,今日紫微神庭的确前来制止了洛神氏出手,而且当初龙渊府的激进手段,龙渊府是知道会得罪洛神氏和天道圣院,但他依旧这么做了,很蹊跷,如若得到过月长空的暗示和承诺,那么一切,便都顺理成章了。
“我相信你们的话。”秦问天开口说道:“我杀龙渊府,是因你们龙渊府欺人太甚,不仅要杀我,还诛杀我亲人朋友,但既然幕后之人是月长空,我给予你们一次机会,愿放过你们以及龙渊http://www.hetushu.com府,但前提是,你们需立下血誓,可以怨恨我,你们恨我,可以来杀我,但不得对我身边的人下杀手,不然,我必将血洗龙渊府,比今日更甚。”
“你知道污蔑紫微神庭弟子是什么后果吗?”月长空冷漠的扫向对方,他当然不会承认。
秦问天所言让龙渊府的人生出一缕希望,这笔仇恨,的确无法忘记,但秦问天说了,他们不阻止他们找他秦问天复仇,只要他们有这种能力,秦问天不在乎,但前提是,不能动他身边的人,否则,血洗整个龙渊府。
这也是周围许多界主所想的,此次万界大会,之前若说月长空是最耀眼的人物,那么如今,秦问天应该足以超越他了,击败月长空如若还不够的话,那么,击杀大能龙渊府主呢?
她的未婚夫,为何要想秦问天死,是因为那场战败,而嫉妒秦问天吗?
“你们可愿意。”秦问天道。
洛神泪的目光也望向月长空,非常冷漠。
这意味着秦问天将有极大的潜力,成为天神,其天赋,不逊当年剑君来。
当然,他们也不会去感激秦问天,这笔仇,依旧在,他们有能力的话,一定会杀秦问天报此仇。
她有些不愿意相信,她是因为觉得月长空更加出众,才支持他,内心一直偏袒他,放弃了秦问天的友谊,答应了他的求婚,哪怕是月长空战败,她依旧相信月长空这位神王传人,将来必会更优秀,洗刷耻辱,她不想接受月长空会嫉妒秦问www•hetushu.com天。
秦问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你若要战,自己可以出战,不战的话,就闭上嘴。”
“青城界主,注意你的身份。”紫微神庭大能强者冷冷道。
天道圣院那边,大能强者面露笑容,不愧为神王传人。
“月长空。”秦问天眼神冰冷至极,这么说来,不仅是当初挑战自己的时候他露出了杀意,后来已经成为天神弟子,加入紫微神庭,达成其阴谋,却依旧不肯放过他这位真正神王传承者,暗示龙渊府来杀他,这么说,北冥幽皇那一箭的罪魁祸首除了被他杀掉的界主以及龙渊府主之外,还有一个月长空,他,才是始作俑者。
秦问天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他的眼神望向了龙渊府其它界主强者,龙渊府,还有许多强大人物,都不能放过,他眼眸中杀意凌厉,那些界主人物心头轻颤,脸色苍白。
“我服。”十里春风无语的道,这都能做到?
“好,若将来龙渊府违背誓言,我天道圣院会出手。”那位大能点头道。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羞辱更直接了,你月长空没插嘴的资格。
而且,他确实没有理由再干涉此事了。
“果然是小人。”曹天冷冷道:“我建议紫微神庭好好审查下此人的品性。”
看到他的沉默,以及感受到秦问天杀意凌厉的目光,龙渊府那位界主开口道:“秦问天,我有话说。”
秦问天目光缓缓转过,望向月长空,这一刻,杀意凌厉。
月长空眼神遽然间眯起,射出寒芒,怎么会m.hetushu.com这样,这打断了他的计划,本以为,今日会是秦问天的死期,但秦问天却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他击杀了龙渊府主,这样一来,就没有借口在留下秦问天了。
“既然你能有如此胆识,我们自然愿意立誓,我若复仇你秦问天身边之人,龙渊府必遭灭亡。”一位界主立下誓言,随后,诸多龙渊府界主都纷纷表态,秦问天,的确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知道幕后指使者是月长空后,竟然愿放过他们,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看来,他们这位朋友,生来非凡,将来注定会是传奇人物。
不过东皇英美眸却望向他,想起了当时月长空和龙渊府的密探,她还曾问谈了什么,月长空说没什么事情,后来,龙渊府就采取激进手段刺杀秦问天,她隐隐感觉,这的确是月长空所为。
“是你们自裁,还是要我亲自出手?”秦问天冰冷道,那些界主的目光望向紫微神庭的大能者,如今,只有紫微神庭能够救他们龙渊府,但此时的紫微神庭大能却沉默了,他之前已经说过,只要洛神氏不参与,那就是秦问天和龙渊府之间的恩怨,他紫微神庭不会干涉,如今,他再开口,岂不是自己打脸?
紫微神庭的大能强者凝视秦问天的身影,他也没想到,秦问天竟然杀死了龙渊府主,之前的战斗中,他体内像是有什么宝物般,释放可怕光辉,从而发挥出至强威力,时光静止,一击必杀。
“这么说,这样的生死之仇,前辈也要庇护他了?”秦问天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