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杀戮

六道花瓣凶猛绽放,朝着天穹延伸而出,化身无穷无尽的地狱六道,将整片苍穹都包裹其中,扩张的同时,竟还不断撕裂秦族强者的道法力量,使得秦族天神身体不断往后退,心中生出无力感。
花开六瓣,每一瓣,都是道,这六道花瓣,透着诡异的黑色,深沉而恐怖,犹如魔鬼之花,又像是死亡之花,这六道花瓣将秦远峰的身体环绕其中,诸般道法神通攻击轰在其上,无法撼动其分毫,这种防御力,让秦族的天神有些绝望,也让太古的天神感到一股强烈至极的压迫力,他们在想,他们,该怎么办?
看着秦远峰周身黝黑的六道花瓣,以及那被六道花瓣包裹的绝世身影,他们都生出一种感觉,秦族,完了。
“秦远峰,你也流淌着秦族血脉,不要再赶尽杀绝了。”秦族陆续有人开口,求饶,想要让秦远峰手下留情,再杀下去,秦族就彻彻底底的完了。
“别杀了。”有秦族的强者对着虚空大声喝道,匍匐在地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这样杀下去,秦族的天神,将会被杀干净,那样,秦族还是秦族吗?即便秦远峰放过秦族,等待秦族的命运依旧只有一个,覆灭,化作历史的尘埃。
秦问天看着这些人的嘴脸,他内心中没有半点的同情,冰冷道:“和_图_书当年秦族杀我父亲,追杀我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个人,站出来,为我父亲、为我说过一句话?”
她也感觉到了,这里,没有人能够战胜秦远峰,哪怕是从神陵中得到传承的秦荡天,也不行,毕竟,他还没有修行多久,即便得到传承力量,也没办法瞬间超越自己太多,他和秦政切磋过,已经不弱于他父亲秦政,但想要和秦远峰这样,根本就无视,做不到。
“荡儿,你逃吧。”秦荡天母亲对着他传音说道:“你天赋卓绝,是唯一有希望战胜他的人,你逃走吧,将来回来报仇。”
秦远峰对付秦族过后,是否会对付他们?
秦远峰身周,涌现一股滔天魔威,浩浩荡荡,威压天地。
“杀。”诸天神心惊的同时不得不出手,他们,没有选择。
诸般道法降临秦远峰身上,他周身六道旋涡变得更加的骇人,从脚下延伸而出。
抬起头,看着那神王般的绝世强者,秦族的人真的后悔了,生出了强烈的悔意,这么强的存在,无敌的人物,本是秦族的人,为何家族却一步步将他驱逐,甚至要杀,本来,这绝世强者,将会领导他们秦族争锋太古。
“啊……”又是一道惨叫声传出,秦族又有一位天神,被当场抹杀,黑暗花瓣直接撕裂了他http://www.hetushu.com的身躯,秦远峰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他经历了那么多,早已经不知道何谓仁慈,如若当年秦族对他哪怕是有一点的仁慈,对他的儿子有一点的仁慈,他可能都会动摇。
“你们,也配吗。”秦远峰平静说道,哪里会有半点的心慈手软,那黑暗深邃的花瓣直接将之吞没掉来,一道凄惨的叫声传出,回荡在秦族浩瀚空间,秦族的每一人,内心都在颤动着,无论是战斗的天神,还是秦族的诸人。
秦远峰父子,为讨债而来,秦远峰战秦族诸天神,秦问天率领秦天神宗天神军团压阵,逃都没地方逃,唯有战,还有一线生机。
是秦鼎、秦政,而如今秦鼎被放逐,秦政他自己也不是秦远峰的对手,这是何等的讽刺。
秦荡天若是去参战的话,结局,不会有什么不同,影响不了整个战局,因此,她希望自己唯一的儿子能够逃走。
只见此时,秦远峰伸手,刹那间,六道花瓣之一,又一朵黑色的花瓣中释放恐怖的吞噬旋涡,朝着一位天神笼罩而去,那旋涡越来越大,吞天摄地,那位秦族天神身体狂暴后退,然而整片苍穹仿佛都要被吞噬吸入那道花瓣里面,逃无可逃。
“六道之力。”秦族的天神心颤不已,秦远峰修成六道之力www.hetushu.com,环绕周身,谁人能够撼动,而且,此六道乃是他自身领悟之道,因而这六道之力,可谓自创而生,何等逆天手段。
如今,他甚至只能逃亡,苟且偷生,他的父亲和族中天神,却要迎战,而且是不可能战胜的战斗,甚至可以称,是送死。
周身有六道之光闪耀,化作六大旋涡,他话音绝代魔神,没有任何人能够摧毁他,当神罚之光降临而下,六道旋涡之一的吞噬旋涡张开巨口,直接将之吞没掉来,使攻击直接化于无形。
或许真的如同当年秦问天所说的那样,秦鼎和秦政,是因为嫉妒秦远峰的强大,本身不如秦远峰,才会排斥他,甚至,将他逼上绝路,杀上家族,否则,秦远峰当年,为何明知必死,依旧杀上秦族?
“母亲。”秦荡天目光透着血色,他不甘心,为什么会这样,他得神陵传承,意气风发归来,他变得比以前强大太多,他本以为,能够扬眉吐气、洗刷屈辱、追求美人,但事实如何?迎接他的,竟然是更大的灾难。
这一切,是谁的错?
秦政看着这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族弟,这被他排挤天赋却极为出众的族弟,眼眸中,有着强烈的杀意,然而他却知道,他这位族弟的修为境界,已经高于他。
除他之外,他的子女,秦问天和秦http://m•hetushu•com可欣,都是那么的出众,那么的强大,然而如今,却成了秦族的敌人。
当年的决定,是谁做的?
“孽畜。”有天神大吼,道法无穷,杀向黑暗花瓣,然而,他面前的那道花瓣流动着轮回之光,直接将他的道法淹没掉来,随后,将他的身体也淹没,使他被吸入轮回花瓣内,进入无尽轮回之中。
若是时光能够倒流,他们绝对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但世间,没有如果。
秦族天神,在这位所谓秦族叛徒手中,不堪一击,强势被抹杀,他们有些绝望,谁,能够对付得了秦远峰?
这秦族,是多么的愚蠢,这样的一位强者,竟然被他们赶出了家族,而且曾将对方抹杀掉,然而,对方却活了下来。
“如此弱小的秦族,却想着残杀同族,追杀我儿,自诩强大,可悲。”秦远峰叹息一声,使得秦族天神感觉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他们被侮辱,如此弱小。
他站在那,就像是不可击败的神王。
但如今,一切似乎都已经注定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但秦族,没有,从来没有过,他被杀之后,秦族废掉了洛神谕,他儿子出现之后,处处遭到秦族的追杀,如今,他能如何?唯有以血还血。
秦远峰神色冷漠,没有半点动摇,弑杀长辈?
秦远峰站在诸天神中间,泰然自若,犹hetushu.com如绝代神王,俯瞰诸神。
秦远峰的强大,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们。
下方,秦荡天发出一道低沉的吼声,身上神威滔天,想要冲天而起,然而一只手却拉住了他,秦荡天回过头,双手透着嗜血之光,看着他的母亲。
如果说上一次秦天罡的归来释放怒火,是对秦族的报复,那么这一次秦远峰的归来,却可能是要将秦族毁灭。
他们是和秦远峰没有仇恨,但多次参与对秦问天的围杀,秦远峰,能放过他们吗?此刻,许多势力隐隐有些后悔,小西天这时候竟然不出现,他们是唯一有可能能够阻止秦远峰的势力,但他们却还没有来,居心叵测,果然没有任何势力,是值得信任的。
“秦远峰,你敢弑杀长辈,大逆不道?”那天神被无尽的黑暗吞噬力量束缚,狂吼一声。
“出手吧。”秦远峰看着似曾相识的一幕平静开口,他话音落下,天穹有神罚之阵出现,瞬间将苍穹锁定,投影而下,落在秦远峰的身上,神罚之力摧毁一切,朝着秦远峰轰杀而去,有神阵投影在秦远峰身上,那股强大的毁灭之光,刺痛人的眼睛。
“轰……”一声巨响,又一位秦族的天神被诛杀,轰在秦族的宏伟建筑上,使得建筑坍塌,秦族族人目光望向那里,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座建筑的坍塌,那更像是,秦族的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