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祥之感

又过了一会。
太子殿下的眼中,隐隐有忧虑。
“你们两个等一下。叶笑,喝完酒你先不要走。”华阳王沉声嘱咐了一句。随即又转身回了大厅。
“有点失望,我需要的不是愿意为你爹死的人,而是一个为你爹活着的人。”叶笑取出来两个玉瓶,塞进了苏夜月手中,低声道:“之前我曾经给过王爷一枚丹药……能够还魂续命,避死衍生。但,王爷自己拿着,多半不会自用……这一次,你将这两颗丹药,偷偷地交给豹子,就说……这里面乃是功能救人一命的神药……让他偷偷拿着。万一有个什么不测的时候……直接给王爷塞进嘴里去……就这两颗,只能给王爷一个人,听明白了吗?”
王妃闻言脸色大变,惊慌的抬起头,看着华阳王。
苏夜月闻言眼睛一亮,顿时都有些雀跃了。
“不会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叶笑安抚了一句,却不知怎地,竟连叶笑在此时此刻也莫名地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虽然不知缘由何在,那感觉却是异常的实在。
她已经放弃了所有的自尊。
“嗯,难道说皇帝陛下也是偷偷跑出来的……”叶笑顿时有了话题,焦点转移大法,对付小丫头向来是百发百中的不二法门。
所谓知子莫若父,知父亦莫如女,小丫头对华阳王的心情评估,除了华阳王妃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我当真愿意娶苏夜月为妻么?”叶笑心中如是问着自己。
平心而www.hetushu.com论,他是喜欢苏夜月的。
“呆子,你怎地不说话?”苏夜月红着脸低着头斜着眼看着他,明眸中全是爱意,说道:“是欢喜得傻了么?”
百般莫名滋味齐齐涌上心头,唯一能够确定的就只有,自己对小丫头,非是真爱!
正在尴尬难言之际,却见皇帝陛下走了出来,华阳王在一边陪同,两人似乎有说了几句话,就与王太监从一边的路口拐角走了……
大喝特喝的一干武将们一个个东倒西歪而去,一直持续到了下半夜,最后几个人才终于离去。
这种意思,很明白。
但是,叶笑现在心中竟是矛盾的要命、纠结的要命、抵触的要命。
至少现在,绝对不是。
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离开了。
似乎在问他:“叶笑,你为什么不愿意娶我为妻?”
“密谈?什么内容的?难道……前方军情有变?”苏夜月顿时紧张起来。
太子殿下临走的时候,曾经四处张望了一下。
但,他自己也很清楚的认识到:这种所谓喜欢,绝对不是关乎欲望!更像是喜欢一个小妹妹,那样的宠爱。
所以此刻,听到苏夜月娇羞的提起婚事,感到的并不是欢欣喜悦而是感到心乱如麻。
华阳王这番话哪里是临别交代,直接就是临终遗言,托孤的口气口吻了!
叶笑心念电转之间,却道:“王爷的贴身侍卫首领是谁?”
那一双哀怨的眸子,似乎在云里雾里定定和图书地凝视着他。
叶笑尴尬的笑了笑,揉了揉鼻尖。真心的无言以对……
一直等到了王妃出来,华阳这王才沉声说道:“有一句话,你们俩一定要记着,还有夫人。”
大厅中,随着华阳王的回来,喧闹声音再一次震天响起。
“嘿……我那知道具体内容,反正对咱们不会是好消息就是了!”叶笑嘿然答道。
“叶笑,我恨你!”
小丫头活泼可爱,面容姣美;不管是身段还是相貌,就算是在青云天域,也难以找到几个能够媲美苏叶月这般出色的女子。
“绝对可靠啊!豹子大叔跟着我爹出生入死,早已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情,一直忠心耿耿!他是一个愿意为我爹去死的人!乃是我家绝对的心腹,我们也从没有将他当做外人。”苏夜月连连点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可是,当他在心中真正想起来‘成亲’‘婚事’‘妻子’这几个字眼的时候,首先想起来的,却不是苏夜月。
本以为华阳王有话要说,却见华阳王只是望着她们两人许久,并没有即时开口说话。
“爹爹的心情怎地变得不大好呢……”苏夜月有些担心的说道。
“等到爹爹这次凯旋归来,我就让母亲跟爹爹说……”苏夜月脸色红红的,双手绞着衣襟,声如蚊蚋,低不可闻:“成全我俩的婚事……到那时候……笑笑……你可不要欺负我……”
叶笑与小丫头两人急忙走了过去。
“叶笑,你过和图书来。”华阳王出现在台阶上。
华阳王妃非是寻常女子,之前见自己丈夫态度异常,本已有一定心理准备,但此刻听到华阳王这番话,仍是惊骇莫名,难道局势当真已经败坏到了这等地步么?
这三人,居然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此刻的他,哪有半点刚才喝醉了的酣然模样。
笑君主毕竟是两世处男,根本就不曾明了所谓情欲的真实滋味,稀里糊涂的成亲,也是不无可能的。
这当年的一句话,在此刻就像是惊天霹雳一般,楔进了叶笑的心中。
一干文官这会早已经撤得干干净净。
他神思恍惚,一时间,竟然没有回答苏夜月的问题。
很显然,他是在寻找叶笑的踪迹;今日再见叶笑,却发现叶大公子在北疆军士的眼中颇有分量,而关正文预言叶笑的死期已经没几天了,叶笑若是当真一命呜呼,只怕变故再生!
但……当时的自己,修炼的功法,怎么能够娶妻?
“是豹子啊。”苏夜月说道。
“婚事?”叶笑心中就是一震。
“哇,谢谢你!笑笑你可真好!”一把抓了过去,突然一下子抱住叶笑,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紧跟着小丫头自己先满脸通红了。
苏夜月闻言撇撇嘴,却看到老爹当真正往自己两人这边走来,急急忙将两个小瓶子揣进了怀里。她自己也知道,这两个瓶子若是到了华阳王本人手中,那么,最终服用的,九成九不会是自己爹爹了……
和_图_书,最终还没有见到,也就那么走了……
“你分明喜欢我,为何不愿意娶我为妻?”
可以说,怎么宠爱、怜爱、溺爱都不过分。
而是那一个绰约的白衣女子。伴随而来的,就是一阵至极的酸涩,苦痛。
一时间,竟然有些茫然。
兰浪浪与左无忌两大公子都是被抬了回去,这两个公子哥儿来到这里,活像是一只绵羊掉进了老虎窝里……前后不过片刻,就被灌得七荤八素,菜还没上齐,两人就牺牲在了桌子底下……
其实见到了又如何,不过就是虚与委蛇一番,进一步撇清自己的嫌疑罢了!
但,娇躯却是忍不住一阵摇晃,一双明眸不可置信的瞪着自己的父亲,就像是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
“此次出征,若是老夫最终大胜凯旋,那倒也罢了。但若是其间万一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华阳王冷电般的目光看在王妃的脸上,一字字道:“家里不要治丧,月儿亦不需为我守孝,不要计较任何礼法,立即让月儿与笑笑成亲!然后,将这王府变卖作嫁妆,连你也一道住到叶家去。”
随后,就是叶笑终生魂牵梦萦的五个字。
但是,若是没有其他的牵绊,没有别的牵挂,让他娶苏夜月,叶笑也是不会反对的、至少不会抗拒。
当年那个清高绝世,如同天空明月一般让所有人都自惭形秽的女子,放下所有身段,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叶笑能够感受到她的决心。
叶笑先前拿来的丹云http://m•hetushu•com神丹,她自然是知道厉害,如今,叶笑又一口气送出来两枚,苏夜月哪能不知道这两枚丹药的分量?
……
一直到了今天,这五个字,和那位白衣丽人当初说这五个字的时候,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依然在叶笑梦中,不时地清晰可见。
但唯独没有最该出现的期待、惊喜的感觉。
啪嗒。
叶笑随口说道:“恐怕……与陛下刚才的那一番密谈有关。”
笑君主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心中此刻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只觉得有酸涩,有一种淡淡的惶恐,还有一些内疚,一些叹息。
叶笑感觉着脸上被亲了一口,那感觉真是美妙啊,心下不由得就是一荡。再回味起刚才的柔软触感,竟又有一种吃了春药的感觉升起,某个物事不自觉地挺立了起来……
“此人可靠么?”叶笑问道。
苏夜月亦是一声惊呼来不及出口,就自己捂住了嘴。
三人闻言齐齐点头,态度很是凝重。
所谓豹子,自然便是华阳王贴身侍卫的诨名。
这会能说什么,说自己喜欢小丫头,不行,那是在骗人,欺骗小丫头,叶笑过不了自己这关,说自己不喜欢小丫头,貌似也不行,太伤人了,眼见小丫头失去真挚的笑脸,如何使得,叶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关,所以,这当口竟是怎么说都不对……
他的脑海中,不知怎地,突然浮现出一道白衣胜雪,清高绝世的绝逸身影。
当自己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分明听到身后两滴眼泪滴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