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宋绝的哀怨

“咳!”叶笑咳了一声,说道:“我……”
侥幸摆脱厄运的少女们抖抖索索的走出去的时候,居然一路顺利,没有遭遇任何拦阻。所有敢于拦阻的人,也都在第一时间,都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已经死于非命!
“无耻!”
这人心中冷哼一声,身子一飘。
她的一张脸变得火热。
“还咳?!还要继续编?你小子就能不说谎么?难道你不说谎就不会说话了么?”宋绝又是一声吼。
“奸淫妇女的人,统统该死!他的家人知道却不阻止,一样该死!下人们帮助行凶,同样该死!杀之无愧!”
宋绝顿时得意起来:“似你这等雕虫小技,如你这般黄口小儿,居然还想要在我面前卖弄?你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想要大的还是小的!敢再咳嗽,就不是前奏,而是欠揍了!”
这事貌似没法说啊。
而且每一个人的死状尽都雷同,脑袋虽然外表正常,但里面却已经变成了一锅豆腐脑。体表貌似无恙,hetushu.com实则每个人内里尽都五脏碎裂,丹田位置更是一团浆糊状……
叶笑张口便要继续圆谎,随即又伸手捂嘴,掩饰某动作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
宋绝貌似都有些欲哭无泪的款了:“你那老爹,拿着你当做心肝尖上的肉;偏偏要成全什么家国大义,自己拍拍屁股就跑了……就留下我这一个人,老胳膊老腿地守着你一个龙精虎猛无法无天惹祸当饭吃的混账玩意啊……我他么的也不是你爹……而你爹居然还给我安了个管家的名头,我日他!你见过谁家的管家去教训自己的少爷啊……但是我还得管着你……却又管不了你……但是又非要管着你不让你出事……这是一件多么操蛋而又无奈至极让人想要上吊的傻逼事情啊!”
这次更加离谱,足足失踪了两天一夜。
其实真打上门去原本也没啥,但问题却在于……那个叫做冰心月的女人如此强大,就算有十个二和图书十个宋绝绑成捆也不是个啊,去了那直接就是找死?
哼!
然而,神识展开的一瞬间之后,她就立即将神识全数收回,将之聚为一条线,就只跟上了正在黑夜之中狂奔的叶笑。
通红!
难道还能真的照直了说,是说自己被人家抓走了?那么自己怎么回来的?这些还都是后话,因为以宋绝的脾气,只要听到自己被人掳走过,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杀上门去那是板上钉钉、绝对不需要质疑。
黑衣人顿时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良久良久,宋绝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样耷拉下脑袋对着耷拉着脑袋的叶笑说道:“祖宗!你以后去哪儿,哪怕不跟我说去哪儿,但是你跟说说明白去多长时间,这行不?叔就这点要求了……”
如此做法,非关节省神识与否,而是——
只留下那被抢进来的少女一个人……
暗中的人心中一声冷笑,神识“刷”的一下子散出去,瞬息之间,整个辰星城,竟已全部在她的和-图-书神识笼罩之下。
叶笑瞠然。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我就是昨天心情不好,在外面喝酒喝得醉了,刚刚酒醒不久,醒了我就回来了,一点都没耽搁。”叶笑说道,说完又是一声:“咳!”
甚至,还有几个色狼在逼迫少女……
这日子,真心的没法过了。
这一夜,所有正在欺凌女子的色狼恶霸们,整个府邸,瞬息之间鸡犬不留,尽数被杀!
下一刻,整个人已经站在了叶笑的房顶上!
她恨恨的骂道。
“等下!”宋绝大怒的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只要在说话之前先咳嗽,就是要说谎的前奏,赶紧给我说实话是正经!”
“又咳了?!那就是又说谎了?”宋绝冲冲大怒,大吼一声:“说!你小子到底干啥去了?”
这是让人万劫不得超生的手段!
因为,就在刚才神念一扫之间,居然发现了最少数万对……男女……正在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叶笑瞠然:“咳嗽?前奏?还有这m•hetushu•com回事?”
委实是这个人的修为,已经去到了深不可测、出神入化的地步。
一直到了多少年之后,始终是悬着,成为色狼们每一次色心萌动的时候,最终却打消念头的强力震慑!
宋绝揪着头发,哀怨的叫道:“我这是哪辈子做得孽啊,怎么欠得你们父子二人的债啊……我他么这是欠了几万辈子才让我这一生来还你们债啊……哎哟喂我的老天爷啊……你咋就不睁睁眼看看啊……”
暗中这人身子飘然而起,对于自己制造的这场无声无息血腥杀戮,似乎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一缕青烟一般缓缓地飘上半空,一缕神念,锁定了正走进将军府的叶笑。
纵然是前世的笑君主,与此人的修为相比,也是大大不如。
这件事,成为辰星城的千古谜案!
“其实,我昨天……”叶笑一共说了五个字,就住了嘴。心道,这可怎么说?
非但肉体,更是连灵魂,也一起泯灭!
“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这一天时间,我都在m.hetushu.com家里求神拜佛,满天神佛我都求遍了……唯恐你出了啥事儿啊。”
悄然而立。
叶笑回到房间,宋绝正在等候,果然是等得急死了。
这一夜,辰星城足足有四千三百多人,在同一时间里,极为离奇的死于非命!
方圆不下五千里地界,一时间竟是纤毫毕现,无有遗漏!
叶笑一头黑线,心道:行,我一定听你的教诲,以后确实是不能咳嗽了;这是啥时候养出来的坏毛病呢?不就是说几句慌么?咳嗽个毛啊,坚决不咳嗽了。
下一刻,颓然地耷拉下来脑袋。
十几缕神念瞬间散发出去,带着无形的杀气;便如是苍天之剑,突然在辰星城各个方位降临……
“你到底干啥去了?怎地才回来!?”宋绝的脸色很不好看,黑如锅底。
“哼,原来此子却是将军府的人……”
可是这一切,房中的叶笑,竟是半点也没有察觉。
实在不能怨宋绝生气;自从大哥走了之后,这个侄子越来越是神出鬼没;经常一转身,就找不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