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侵入!

只要说了一个开头,那就必须把后续全盘托出;才能够解释清楚分明。
但,我若是想要活下去,没有回天玉莲,就只能选择与这个男人肌肤相亲!?
除了回天玉莲之外,唯一可以解决或者延缓功劫的办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无法潜心修炼的叶笑干脆坐了起来,在床上皱眉沉思,思量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叶笑蒙住头,只当做听不到。
叶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去……这份气势,当真可说是气壮山河、吞吐天地。屁服屁服,至少我是没这个本事,望尘莫及,还是退避三舍的好……”
直到听到一个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循声看去,至此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黑衣人。
无数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悉数聚集于辰星城上空,遮天蔽日,下一刻就是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呼啸而下!
与此刻的叶笑,怀有同样的心情:今晚上为何心这么乱?
她猛地一咬牙,眼中射出毅www•hetushu•com然决绝的神光。
是将要有事发生?
失去了我的强力震慑,整个门派就必然会沦落成一盘散沙,任人鱼肉。
这个人,竟然能够瞒得过我的灵觉,瞒得过我的无尽空间的感应……
房顶上的那人原本静静站着的身子猛地一颤。
我个人生死还是小事,然而我死之后,门派要怎么办?
怎么解释?怎么说过程呢?
“我@@##$t%%$$##%^^$#$%^&&$#$#$%&&……”宋绝只觉得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差点就憋晕了过去,敢情我说这么半天你听了没几句就溜了,这是什么人啊,有么有点心了,简直比他那个操蛋的老爹还要操蛋……
叶笑房内,渐次传出来均匀的打鼾的声音。
这也是自己绝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终于可以真正的睡觉了。
但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到了自己房间里来?
黑影的目光不断闪烁着,迟疑着,明显是m•hetushu•com拿不定主意。
宋绝越说越是觉得悲从心来,越说越是觉得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暗无天日,黯淡无光,反正就是没指望了……
祖宗基业,或者会毁于一旦。
虽然现在自己实力弱小,还不能发挥出无尽空间的真实威力,但是,这个人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高手!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叶笑叹口气,蒙上被子,却是将心神进入了无尽空间之中,开始修炼;但不知怎地,总是感觉心烦意乱,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静得下心来。
是闻人楚楚的院落?是冰心月?还是灵宝阁?又或者是……四面战局?
但这些事情,却是绝对不能公开的,就算对自家人,对宋绝也是不能讲的!
再三尝试之下,终于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天都快亮了……今夜真是奇了。”
那意思是告诉宋绝:我已经睡着了,您是不是也可以休息去了……
一定是来自于其他位面的和-图-书异地之人!
能够让自己这般意识不宁,坐卧不安却找不到原因的事情,实在是屈指可数。
随即身子一晃,那人有如一缕青烟一般进入了房间。
虽然在风雨中摇曳,但,一股无形的澎湃力量,却将整个房间完全笼罩!
真心不是不想解释,而是真心没法解释啊!
天竟都快亮了……
叶笑还在皱眉沉思,希望可以找到自己心乱的原因所在,解决问题,一时间竟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但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一看,只见应该在眼前聆听教诲的叶笑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没影儿了……
还是已经有事发生了?
一个月之后,没有回天玉莲延缓功劫,必死无疑。
她静静的在房顶矗立着,夜风刮起她的发丝,陷入难以排解的迷惘之中。
殊不知,此刻房顶上那人也是心乱如麻。
宋大管家忍不住对天狂骂三千九百句全然不同的话!
保持了这么多年的冰清玉洁,就这么将身子给一www.hetushu.com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如此低位面,修为如同蝼蚁一般的男子?
……
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后,才听到宋绝骂骂咧咧的走了。
叶笑的房间窗门紧闭,并无稍开,但,她竟完全没有开窗没有开门,就是这么一晃,就进入了房间之中。
不但装睡,还要发出很均匀的鼾声,但耳朵里传来门外咆哮如雷的怒骂,却如同魔音穿脑一般;那声音当真慷慨激昂,中气十足。
只骂得整个叶府大院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谁?!”叶笑大惊失色。
所以叶笑只能选择溜之大吉。
旋即一挥手,整片天地之间,原本天际已渐渐显现出光亮,竟又再度陷入了无边阴霾,满目尽是昏暗!
“人呢!”宋管家跳脚咆哮。
再过一瞬,那人的右手一挥,叶笑的房间顿时就变成了与世隔绝的决绝禁地。
最起码,也得是梦元境高阶之上的超级高手!
下面的那个风之凌已然消除了伪装,露出了本来面目,这样子的一个英俊http://www.hetushu.com少年,坐在床上在想事情……
甚至连房顶上那黑影心底也是佩服莫名:不是没见过骂人的,也见过骂人骂得洪水滔天的,骂得山呼海啸的,但是……真心是没见过连续骂一个多时辰声音不哑嗓门洪亮而且一句话都不带重复的……这个叶府的管家,在骂人方面,简直就是一个旷世奇才的说!
这却如何使得?
本想要找到冰心月交代一下后事,但却意外的发现,原来……这个世上还存在这样的一个男人,身负阴阳两极!
换言之,这个人,不会是寒阳大陆的土著!
他想做什么?
叶笑一番思量却始终没有头绪,百般无计之下,再度盘膝坐着,运功平复心境,但不知为何,越是运功,竟越是心情烦乱;越是自己也不知道的没来由心中嘈杂。
我最多还有一个月的寿命……
叶笑满眼都是思索之色,却有百思不得其解,轻声喃喃道:“为何今晚心竟然这么的乱?”
这让叶笑感觉很诧异,这种状况是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