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四十九 偷营

营地风格仿效军营,中央三座品字形分布的木屋,是琪琪居住的主楼,兼有战术指挥、厨房、装备库功能。四面是长长的排屋,不但是卫队随从的居所,也能作为防御工事。
宋子宁突然道:“她肯跟着琪琪当然是她自己的意愿。”
季元嘉提前带队出发来布置营地,此时大部分都已完成,只东北角排屋后两间连体的工具房还有一半没有建完。安营扎寨诸事繁杂,琪琪等人到达时就已经是下午,待收拾得七七八八,早已夜幕低垂。
这三人一身夜行轻甲,面巾覆面,一看就是不怀好意。不过千夜意外的是他们居然只有一个七级,两个六级,仅凭这点实力就敢夜闯殷家营地?
宋子宁淡淡说:“没有关系,就让他们知道。”
“那是琪琪小姐身边的人,查她的背景资料,可能会惊动琪琪小姐。”
叶慕蓝想不到今晚过来的最大目的竟然如此轻易地达成,自己也呆了一下,不过最近一年宋子宁给了她不少权限,却鲜有过问,显然是对她的信任。她也自觉宋阀那边交过来的几次事务都办得很漂亮,当得起这样的信任。
营地的排屋里不时有人在忙碌进出,不过都是些仆役随从。护卫们三人一组来回巡逻,外围一共两组人,不算密集,但路线把主楼保护得没有间隙。三人不由觉得有点棘手。
为首一人高大英伟,很有些不凡气势。他身上倒是没有破损,只不过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土黄色光芒。
“你就是胆小!富贵险中求,如果是容易做的事情,宋家自己就办了,还用得着找我们?七少的心思这么明显,如此上好机会,绝不能错过了。我们这叫投其所好!”
身边侍女吃了一惊,连忙前后看看没人经过,蹲下去将碎纸全部捡起。一边极轻地劝道:“小姐,不过一个女人,七少新鲜一阵也就罢了。”
宋子宁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宋荆立刻住嘴,心里不免嘀咕少爷对未来的少奶奶太过放纵。
“切!你小子是色欲薰心了吧?经你手剥了的女人,人家七少还能要?”
m.hetushu.com是没过多久,人声再次响起,这次近了一些,听得清楚大约有八九个人声。那些人靠近一些,又逐渐远去,看样子是兜了个大圈子,不知道是在侦查勘探,还是在寻找什么。
三人忽然觉得不妙!
三人他们潜到附近,能清晰看到晓夜的影子在窗户上晃动。他们等了一会儿,巡逻队过去了,正要动手,忽然背后的森林深处传来隐隐人声。他们当即一惊,那个方向渺无人迹,正是选定的退路,怎么突然有人出现?
叶慕蓝冷冷道:“那贱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还不知道呢!琪琪这分明是在愚弄子宁,叫我怎么说呢?子宁就是对亲戚心软。”她此时已恢复仪态,带着侍女若无其事地离开。
“这事很麻烦啊,那个晓夜是琪琪的女伴和护卫吧?”
第三人则拿出绳索和洁白的手巾,歉意地说:“为了防止意外,这一路上就只有委屈你点了。”
两名亲随不明所以地互望一眼,宋戈小心翼翼补了一句,“叶小姐似乎想通过裘队长也去要这个名单。”裘队长正是宋家卫队的卫队长。
帝国历经千年征战,哪怕是春狩这样的活动,也力求贴近实战。
叶慕蓝袖底的手却握紧了,面上不动声色地道:“说到琪琪,她对你实在是太不尊重了,就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听说她母亲那一房已经靠向了二公子……”
叶慕蓝心里一跳,但还保持着温柔的微笑,抱起整理好的废稿说:“子宁,早点休息吧。”
另一人不屑地道:“什么护卫,谁都知道她是干什么用的。我等兄弟都有六、七级了,而且是战场上杀出来的!不过一个五级的小妞,还不是手到擒来?”
房间里的声音低下去,时时响起一阵压抑了的怪笑。
叶慕蓝轻轻关上了书房的门,走到拐角的僻静处,突然咬牙,抓起两张画纸撕得粉碎。意愿?宋阀七公子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女人的意愿来了?
旁边身材劲瘦的青年宋戈则报告了另外一件事,“少爷,属下从国公府那边拿到了琪琪小姐随从名单,她的那位女伴姓千,http://www.hetushu.com千晓夜,五级战兵,远程战位。”
矮壮结实名叫宋荆的那个先开口,把叶慕蓝侍女去前院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略有点不安地说:“少爷,如果他们真得手的话,对殷家表小姐那边会不会不好交待?”
屋里三人围着那副仕女图正在商议。
等森林中人声消失,其中一人咬牙道:“不能再等了,立刻动手!”
三人觉得对付这么容易受惊的小美女,或许都用不着动粗了,于是一人道:“听着,宋七公子看上你了,这可是你的福气!乖乖跟我们走,只要把七公子伺候舒服了,说不定还能当上妾室。岂不比跟着琪琪那种女人,没名没分的强多了?宋家可是高门大阀!”
“那还有假?他回去后还画了不少你的画像呢!赶紧跟我们走吧,以后你富贵发达了,别忘了我们兄弟就成!”
“嗯。”
片刻后,宋子宁在书房里见了自己的两名亲随。
侍女没有停留多久,只是进门时手中拿着的一卷纸张不见了。
参加天玄春狩的足有万人,国公府提供的资料里只有各家子弟,当然不可能包括数量庞大的护卫随从姬妾侍女。千夜还因为是殷家狩猎组队的九人之一,才会在国公府有备案,信息也极为简单。
而且这间房由于在最顶头,相对大点,还多了一扇窗,更加敞亮。是叶慕蓝调整了宋家护卫的住处,硬挤出来的一间。
“嘿嘿!我不就是那么一说嘛!那小妞,辣得很!让人看了就心里痒痒的!”
“子宁,顾家大表哥顾立羽那边最近有点小麻烦,你看,能不能帮他一下?我觉得,将他争取过来,对于我们将来很有帮助。”
殷家营地选址在一处半山腰的缓坡上,前面就是谷底溪流,距离山脉、森林位置适中,离通向卫国公别院的主路也不太远,算是上佳之地。
于是三人从藏身处跃出,如三道鬼魅般的影子,掠过低矮的木栅栏,从一个营地方向的视觉死角摸到那间小木屋前。三人分别伸手在门窗上一搭,原力吞吐间就将插销震坏,然后同时冲入房内。
宋子宁这和*图*书次只带了五十人的卫队,加上二十多个亲随,可容纳百人的院落里空了几间房出来,于是这些士族子弟就想方设法挖空心思投门路地住了进来。哪怕一间房里要挤进七、八个人,他们也不在乎,反正只要住一晚就好了。但是春狩归去后,他们就可以宣称是住在宋阀的院落里,那可是大有光彩的事情。
宋戈想了想回答,“叶小姐一个月前去过底层大陆,应该是在西昌城袁泽宇城主的晚宴上遇到过琪琪小姐。至于具体情况,属下需要一点时间。”
在森林中,三个人影正缓缓靠近营地。他们的身影若有若无,气息丝毫也不外泄,显然都是些潜行伏击的好手。他们摸到距离营地不远处藏匿踪迹,小心观察着前面的动静。
片刻之后,叶慕蓝的侍女悄悄地去了外院。那里不光住着宋家自己的护卫,还有一些依附于宋家的士族子弟。
看在三人眼中,晓夜明显一副受惊过度,不知所措的样子。不过美女就是美女,越是害怕,看上去就越是惹人怜爱,或是让人想要蹂躏。
宋子宁又铺开一张画纸,持笔凝神,叶慕蓝知机地住了口,看着他把新的一幅画废。
为保证收获,各大世家门阀狩猎区域的划分效仿战区,会尽可能地分开。春狩名次给予的奖励倒在其次,家名荣耀更为重要。而若能在春狩时一鸣惊人,更是士族子弟登天的捷径。这些士族子弟少部分依附于某一世家,部分则自由行动。
宋子宁皱了皱眉,轻声自语道:“为什么是这样?”
没过多久,三人就看到了他们此行的目标,晓夜!
第三人又道:“那就这样!这里肯定不行,各家虽然都有院落,但离得太近。等明天进山后,各家独立安营扎寨,人马调动安顿肯定一片混乱。我们就在附近潜伏,等那小妞落单或者索性诱她出来,一拳打倒,用布蒙了就走!只要办事小心,就不会留下痕迹。事不宜迟,我们明天晚上就动手!”
三人一听就觉得有戏。千夜的表情,在他们眼中那就是又怕又喜。反正小美女不www.hetushu.com管什么表情,看着都让人欢喜。他们都没注意到小美女的声线有点低沉硬朗,不象一般女孩子那样清甜婉转。
侍女走进东头最后一个间房,里面只住了三人。都是外姓士族的年轻子弟,或者是直接找了叶慕蓝的门路,或者是由叶氏族长介绍过来的。显然三人一间的待遇,比其它依附者要强多了。
这个年轻人就是魏启阳,自号破天的家伙。他奔出森林,看着不远处的营地,以及飘扬旗帜上那个大大的殷字,不觉咧嘴大笑:“终于让我找到了,他奶奶的,跑了大半夜了!”
“拖一拖,等狩猎开始再给她。”然后宋子宁问:“她和琪琪最近一次碰面是在哪里?”
那个地方在营地一角,还未完工,看起来附近都没有人入住,巡逻的护卫队间隔差不多是半小时,足够他们行动。眼下就是耐心等待时机,然后一举突袭,抓了人就跑。
第二天清晨,就有队伍陆续从卫国公别院出发,前往天玄山脉深处。各大家族早就派人勘探好了前进营地的地址,只不过为求春狩逼真刺激,都是提前一天才开始安营扎寨。
魏家秘传千重山威名远播,但在这人手上却被用来在森林中开路,以及保护衣服。不知道魏家太夫人如果知道了,会给他多少记藤条。
“嗯。”宋子宁点了点头,连问都没有问一声。
另一人则道:“就是!象你这样的美人,多看几眼让人骨头都酥了。当什么护卫随侍,岂不是浪费。”
晓夜是从主楼里出来的,看来她的居所和琪琪在一起。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此行要无功而返,这三人再擅于野外捕猎,也不觉得自己能突入殷家营地的心脏地带。
千夜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活动着手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宋子宁……真想他去死啊!”
宋子宁道:“一起查查千晓夜。”
第三人沉吟道:“不妥!此事一出,琪琪还不杀了我们?到时候宋家可不见得会为我们出头。”
“嘿!你们说我们是把那小妞捆了送过去呢,还是剥光了直接塞进七少被窝?”
晓夜和-图-书来来回回了几次,提过去几只大箱子,然后工具屋里灯光亮起,她竟然就在里面不出来了。三人互相望望,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兴奋。这小妞太善解人意了,岂不是凭空将天大的富贵送到了他们手里?
好在人声又逐渐远去,三人这才放下心事。
宋子宁的目光转向书桌上又一幅画废的仕女图。叶慕蓝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呢?要把一个女人搞到手有很多办法,她却选择了最粗鲁的一种。她不会想不到这事万一闹出来,名声难听的会是宋阀,除非那人本身有问题,如果落到叶慕蓝手里,会是琪琪的一个扎扎实实的把柄。
千夜脸上说不出是什么样的表情,道:“宋七……看上我了?”
很快他们发现事有转机,晓夜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居然没有叫护卫和随从,自己一个人拎着巨大的箱子往东北角排屋后面走去。三人调整了下位置,继续观察,那边有两间独立的工具房,只有一间建好,另一间还没有封顶。
可是叶慕蓝还来不及高兴,发现宋子宁的目光又落在画中人身上,她脸上僵了僵,然后努力放柔和表情,走到桌边开始一张一张收起废掉的画稿,轻声说:“那个晓夜既然肯这样依附琪琪,必定出身微寒,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夜幕下,三人来时方向的那片森林中人声又起,忽然冲出一行九人,都背了满身装备。他们个个狼狈不堪,一脸困顿疲倦,不但头发凌乱,连身上外袍都被划破了不少,露出下面的贴身甲衣。
“嗯。”宋子宁表示听到了,他一如既往地对这方面话题从来不明确表态。
宋子宁放下笔,走到桌边,叶慕蓝连忙倒了一杯新茶递给他。宋子宁接过茶盏,温和地说:“那是琪琪的人。”
千夜穿着一件与武安堂夜宴时差不多风格的黑色长衣,只是暗纹绣饰由水蓝色换成了金黄色,宽大的袖子为了干活方便,用丝带提高扎起。他正站在桌前,占了小屋三分之一大小的长桌上摆放着各种枪械和弓弩零件。此时他有些愕然地抬头,看着三个突然闯入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