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三十五 狭路相逢

千夜摇摇头不去想这个小插曲,乘坐跨大陆的浮空艇对携带军火有数量限制,至少在如此荒僻的地方他还是得到了弹药补充。
他当机立断,把行囊扔上雷虎,然后发动这部老古董级别的机车,向着荒原深处逃去。
另外那些火药弹和原力实体弹看上去倒挺正常的,而一颗秘银弹,不管它是不是真有破魔功能,秘银材质却没打折扣,那结果就没有坏到家。虽然千夜还是有点怀疑,这颗看起来花里胡哨的原力弹,是否真能灌注原力。
直到离开这座名叫狗爪的小镇,千夜还在思索,这颗子弹究竟什么地方能够值一百金币。
高地的夜风有着独特的气息,大半还是从寂火原带来的炽烈,夹杂着少许山脉另一头草本植物充沛的生命气息。然而占据了千夜全部注意力的是一缕甜香,扑入鼻端后,立刻引起他强烈的饥渴。
“它是你的了。记着,救命的时候再用。”说着,老头扣上了盒盖,双手捧着铁盒,把它交到了千夜手里。
女爵士走到扎伦身边,压低了声音,道:“扎伦大人,我们这次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呢?”
老人把左轮枪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道:“这枪应该还有一支吧?”
老头却不管千夜心中在腹诽什么,他带着一脸狂热和神圣的表情,屏息盯着那颗银色子弹。然后蓦然抬起头,指着银色子弹,看着千夜,从干瘪的嘴唇里吐出这样一句话:“这个东西,叫子弹!”
千夜苦笑,伸手摸hetushu•com了摸胸口,那颗子弹此刻就放在上衣口袋里。
千夜的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道弧线,穿过前面那片山区,就正式进入赵阀领地了。西陆上数个行省都是赵氏一代代先祖从黑暗种族手里夺过来的,并且在疆域交界处建起了巍峨的燕云关以抗外敌。按照帝国传统,这些行省都是赵阀的世有领地,如是传承千年,逐渐奠定了高门大阀的基础。
但是翻过屏障般的崎岖山峦就是风景壮美的太行山脉,因此地下其实有许多通贯山脉两侧的暗河流淌。于是在旷野上就有了那些参天大树的生长之源,而有树的地方,往往就会有个小小绿洲。
千夜顿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他当然知道这是子弹,而且还可以更详细点,比如说破魔秘银实体弹之类。
盒盖打开,里面铺着黄色丝垫,与盒子的外表一样,都显得很陈旧了。丝垫上放着一颗银色的子弹。
能够在原力阵列中使用符语的,已经超越大师,简直可以称为巨匠了。当初红蝎中,这样的工匠也只有一人。看老头的样子,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千夜怎么也无法相信这老头会是个能够使用符语阵列的巨匠。
为首的血族子爵一脸阴沉,有些不耐烦地道:“一个小麻烦而已。你们两个追上去把他杀掉,其余的人去那个绿洲休息。一小时后我们继续出发。”
只看到纹路的时候,千夜还在惊讶这个小地方竟然有破魔秘银弹,可是加上这几个符语http://m.hetushu.com后反而让他产生了怀疑。
从远方的夜色中走出一队黑衣战士。他们行走间有种无视危险的肆无忌惮,丝毫没有收敛气息,为首的那个居然是一名战将,而最弱的战士也至少有五级以上。
老人伸手在工作台上堆积如山的杂物中一阵翻找,最后摸出一个生锈的铁盒,放到晶石灯的光柱下,对了对角度才缓缓打开。看他那珍而重之的样子,仿佛盒中装的是全世界最贵重的宝石。
从铁盒里没有透出任何原力波动,生锈的铁盒当然不是能够隔绝原力的水晶盒,也不是帝国军团的原力弹夹,铁盒根本没有一点屏障作用,所以子弹上没透出任何原力波动只能说明,这是颗还需要灌注原力的空白实体弹。
果然,一片小小绿洲很快进入视野,中间甚至还有一汪小小的清泉。看到泉水,千夜顿时精神一振,疲劳一扫而空,他直接扑到泉边,捧起清冽的水大口喝下。
扎伦取出一个红晶吊坠,向里面输入血气。红晶立刻被激发,在上方虚空中投射出一幅手掌大小的地图,有一片区域被鲜艳的红色醒目地标注出来。
千夜眺望着前方,不远处就有树冠如华盖的巨树,他调整了一下方向,直奔大树而去。
“扎伦大人,是个人类,看来已经发现我们了。”一名血族年轻女爵士道。
千夜听到这句话,不由挑了挑眉,但是没有说话。
达鲁尔日记中所称的遗忘山脉应该是黑暗种族那方的地标名称,看位置www.hetushu.com就是前方的太行山脉,而馈赠所在之地,靠近赵阀的一个处核心城市。
这队战士共有十人,个个都是血族,却穿着帝国军服。这种程度的伪装只要进入视野范围就逃不过真正强者的眼睛,但在穿越人类控制区时仍然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寂火原是西陆念青山系中地貌独特的一个支脉,由于地形的关系,这个区域极少降雨,地表干燥无比,呈现一片枯寂的荒漠。
至于验证,在这个各大军团都自行保留资料的时代,哪怕以帝室之能也搞不清楚军团一个小小尉官的底细。除非行文去原军团调档,不过有了殷琪琪对十七军团尉官任命权限的经验在前,说不定这套军官资料在原军团档案里都是有留底的。
但是看着老头不容动摇的眼神,千夜无奈败下阵来,说:“好吧,是子弹。”
这是个荒谬的价格,可是在老人的注视下,千夜稀里糊涂地就连同其它早就订购的弹药一起付了钱。如果说它有些价值,估计也就在那镌刻的花纹和符语上了,线条若能再精美些,说不定还能有点艺术价值。
千夜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隐匿或逃跑,而是突袭,把如此美味吞噬消解。他随即从对鲜血的渴望中挣脱出来,闪到巨树后,双瞳中泛上一点暗红,运起了黑暗视觉。
片刻之后,一座小小营地就在绿洲上建成。扎伦并没有休息,而是站在那一汪泉水前,安静地思索着。
他们远远就看到了巨树,于是和_图_书调整方向,向这边奔了过来。
两名血骑士应命而动,化为两缕淡淡烟雾,向着千夜疾追下去。
船长松了口气,向千夜摊摊手。千夜也只是笑笑,并不计较。
千夜这才有些动容,于是又拿出另一支双生花,放在桌上。这次老人拿起那支右轮枪,只是随意看了看,就交还给了千夜。
千夜想起临走的时候,他还问过老人如何称呼,结果老人说:“叫我大师就好。”
千夜通过灰色地带的航道,从寂火原进入西陆,是一条上佳的近路。而且直到翻越太行山脉前,都是无主之地,当然也没有什么哨卡。
雷虎的轰鸣声在夜色中传出很远,马上引起那队血族的注意,刹那间所有的目光都扫了过去。在实力或强或弱的黑暗战士眼中,一个光点正从他们的目的地飞速遁走。
老人拿起双生花,一边细细抚摸着上面的每一道纹路,一边嘟哝着说:“在我们眼中,人只有两种:自己人和不是自己人。就算是真正的血族,也不妨碍成为自己人。”
这颗子弹做工十分精致,外壳的银色沉厚,反射的光彩仿佛会流动,居然是秘银。上面布满了细密的繁复纹路,甚至还有好几个符号看着很像符语。
还真是个不客气的回答,千夜想着,用力扭动机车的把手。机车引擎的轰鸣声骤然加大,老迈的雷虎颤抖并喘息着,有些狂暴地拖着沉重身躯,一路远去。
那是鲜血的味道,纯正、甘美、充满力量!
老人忽然抬头向船长看了m•hetushu.com一眼,说:“胡子老刀不会骗我们。”
当然他身上还是带了全套身份证明,那是宋子宁一并准备好的,这套文件上,千夜被描述成一个帝国本土主力军团的尉官,只不过在一次战斗中受伤,从此实力大损,只得退役。文件格式整齐,原力印鉴一应俱全,就是老手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千夜合起地图,从雷虎机车上搬下行李,准备在绿洲上搭个营帐过夜,他忽然心中一凛,直起身来,迎着夜风吹来的方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喝饱之后,千夜略擦了擦脸,给老雷虎加满了水,又在动力炉中填上足够的黑石粉,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然后再继续上路。从地图上看,他还需要花上一天多的时间才能够走出这片极度干旱的荒原,进入太行山区。
他们这支小队已经在高原走了好几天,似乎漫无目的,偶尔遇到个别人族,只要没被发现也就放过了,这和扎伦子爵平常的心性作风极为不符。
西陆上大秦帝国、黑暗种族、叛军并存,尤其是近年来,战火连天,局势混乱,到处都是战争。而由于叛军的存在,因此在帝国控制的领土上,每处关卡的盘查都分外严格,以防探子混入。
千夜心头一跳,顿时知道不好,绿洲如此之小,荒原也是一览无遗,根本没有藏身之处,至于他取水和扎营的痕迹则根本来不及清理。
雷虎虽然老旧,不过还算皮实耐用,一直开出数百公里才开始喷出黑烟,似乎在抗议着要罢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