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五十四 收货人

“我属于白鹭军团,算是……算是隶属幽南行省的势力。”
千夜听到这里,转头问黑衣女人,“陈露是不是也已经落在你们手里了?”
叛军已经存在了几百年,帝国屡屡清剿,却杀之不尽斩之不绝,一地方平,一地又起。到了近年,西陆上的形势更是日趋严峻,叛军有隐隐做大之势,以至于帝国不得不把林熙棠元帅调来坐镇,就算如此,也只是制衡,而未能连根拔起。
“你不可能对抗鬼索!”黑衣女人还想争取一下。
马仲的双眼却死盯住千夜,就像溺水之人搜寻浮木。
千夜脑海中突然有什么念头闪过,快得几乎抓不住,但是他已经敏锐地觉察到,这次事故绝非纯为利益。也就是说,鬼索的委托人不仅想要黑吃黑地劫下这批货,背后还另有其他目的。
深红之牙在千夜指尖跳跃,他俊美的面孔半掩在昏暗灯光的阴影里,“大厅里还有个人活着,楼上也有人剩了一口气,而且看起来地位比你要高些。”
原来这个马仲是白鹭军团后勤军需部的一名中校,刚才他口中的林大人则是他的顶头上司,军需部一个副部长。这次被鬼索端掉的据点,是叛军一条维持了两年都很安全的贸易线,即使以马仲的身份也并不清楚交易另一方的底细,只知道是秦陆上一家很有实力的军火商。
千夜又笑了笑,他似乎有点被说动了,把目光转向马仲。马仲听到两人交谈,脸上开www.hetushu.com始现出恐惧之色,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那么你又是为谁效力?”千夜又问。
“这种人,谁都能卖,留着干什么。”千夜语气仍是平平,心中却在把一阵阵翻涌的烦躁努力压制下去。
他从千夜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生怕不被相信,拼命点头道:“就是宋阀,绝对没错!我无意中看到陈露和一个人来往,而那人我很久以前在东陆见过,是宋阀的一个管事。后来我又寻机跟踪过她两次,其中一次听到了他们几句谈话。绝对不会有错!”
幽南行省虽然名义上还存在于帝国的版图中,但实际上大部分区域都已经脱出了帝国控制,那是叛军活动最严重的行省之一。而所谓的白鹭军团,实际上就是叛军。
她看到千夜拔出短刀,直接割开了马仲的喉咙。黑衣女人也不是没有见过血的小女孩,但千夜那稳定到似乎永远不会偏差毫厘的动作,就是让她忍不住战栗。
马仲却是骇然,他第一次听闻鬼索的委托人居然指明要自己活口,更让他心胆俱裂的是,那个通过了鬼索重重包围的神秘送货人竟想杀他灭口!
也因此在出事后,马仲才会还抱着渺茫的希望,或许叛军会派人前来救援。
那人名叫陈露,女性,大约二十七八岁,七级战力,已经在幽南行省呆了十年。她的军衔不算高,却是一名技术军官,负责采购和保养原力枪的专用原力阵列,算是和_图_书相当重要的位置。
千夜淡淡地道:“哦?说来听听。”
马仲的脸色变幻,目光闪烁不定,嘴巴动了动,却没出声。然而当他还在犹疑不决时,突然感到咽喉上一凉,随即就意识全无。
千夜没有想到,宋子宁这次的交易对象竟然是叛军。在帝国律法中,与叛军交易的罪名还在勾结黑暗种族之上。
千夜淡淡道:“这个消息果然很值钱,至少可以让她做些事。”若马仲以此要挟,确实有很大可能从陈露身上得到些好处。
陈露既然是宋阀安插在叛军中的暗线,那么假如身份暴露,对她本人来说就是杀身之祸。对宋阀来说,除了损失一个线人外,还可能被顺藤摸瓜,破坏掉一些关联的人、事。
千夜眼中不明的光芒一闪,干脆利落地徒手把马仲手腕上的钢钉拔了出来。
此刻,千夜完全没有兴趣追究马仲做过或者没有做过什么,起因已经不重要。
千夜看着黑衣女人已渐渐恢复镇定的面容,出乎意料地一笑,道:“但就这样,你们还是不知道我的身份,以及我带了什么货。所以,只要我一走了之,这件事就不存在了?”
千夜强压下心头的不适,把此事的几个蹊跷之处想了一遍,然后抬起头看看那个黑衣女人,见她脸上没有惊讶之色,就知道眼前这个毫无骨气的男人肯定是把该说的都说了。
“还有!我还知道一个秘密!”马仲嘶喊道,“救我,这个秘密绝对值http://www.hetushu.com得!”
黑衣女人犹豫了一下说:“虽然雇主是指名要他的活人,不过,既然他嘴里已经榨不出什么来了,就杀掉也没什么关系。”
马仲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我确实是这么想过,但还……还没来得及。”
黑衣女人回了一个妩媚的笑,这次她的表情自然生动多了,“你虽然很厉害,但不可能和整个鬼索抗衡。其它不说,我们负责这片区域的首领可是一名战将。你那么年轻,实力又强,有着大好的未来,所以还是放弃吧!”
黑衣女人为了自保,从底楼大厅开始就一直试图说动千夜明哲保身,放手离开,于是反复明示、暗示鬼索根本不知道千夜的来历和身份。此时她见千夜口气终于有所松动,哪里还顾得上委托人的要求,相比之下,当然是眼前自己的性命来得更重要。
这个消息中包含的意义复杂而广泛。宋阀是四大门阀之一,帝国贵族的中坚力量,从立场上来说当然和叛军势不两立。
虽然千夜在红蝎出任务的时候,也接触过一些“叛军”背后令人无奈的事情,然而,他看到更多的却是帝国军队在与黑暗种族作战时,被叛军在背后捅了刀子。所以千夜对叛军有着本能的反感。
听到如此复杂的交接程序,千夜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自己怀里的那封岩心玉书恐怕不是普通书信。
千夜突然问:“你把她卖给谁了?”
千夜的目光毫无温度地扫过和图书马仲,把后者看得发起抖来,“既然这条交易线已经断了,还是因为你们无能的缘故,那么就索性断个干净好了。”
而事情的关键,或许就是马仲口中那个具有双重身份的陈露。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宋子宁在用这条线和叛军做交易,那么一旦事发,可是通敌的罪名。
千夜深吸一口气,抬起眼睛,看着黑衣女人,道:“把你们地区总部的位置告诉我。”
马仲条件反射地回答:“我没有!”随即他仿佛蓦然想起什么来,瞳孔收缩,流露出极为惊恐的神情。
千夜说出了马仲此时心中所想,“那么鬼索的委托人为什么要留你的活口?”
男人以最快的语速说:“我真不知道货物是什么!我只是等送货人过来接头,然后护送到指定的收货区而已,那里另外有一个负责收货的人。可是现在那个地方已经毁了。”
如果打劫者的目标只是这批货物,抓到真正的收货人后,马仲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中间人就没有任何价值了,直接杀掉才没后患。现在对方指名要活人,显然是打算留着他当人证。那么马仲能指证的,也就是他那位同事,陈露中校了。
“你干什么!”黑衣女人全身一抖,声音控制不住拔高,好像下一刻就会尖叫起来。
听到这个回答,千夜的思维有瞬间中断。
黑衣女人与千夜的目光一触,脸色重又变得苍白,眼中的恐惧比先前更甚。她也是和-图-书第一次听闻此事,而身为鬼索暗杀者的一员,她很清楚,知道了这种秘辛,尤其还牵涉到宋阀那样的庞然大物,绝对是一道催命符。
马仲重重倒在地上,又喘了一会儿,才道:“陈露是宋阀的人,甚至很可能她原本的姓氏就是宋。”
然而却被千夜抢先了一步,道:“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比如这个马仲,虽然他自己说并不知道交易的具体细节,但留着总是个麻烦。”
“不,不要!你不能!”马仲大叫起来。
千夜向马仲冷冷地看了一眼,忽然拿起一枚钢钉,深深插进他的大腿。
“打下那个据点后,所有活口都被总部带走了。”黑衣女人说着,又补充一句,“事情已经发生三、四天了,他们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应该都已经说了。”
在马仲的惨叫声中,千夜不疾不徐地道:“这一下,是你出卖我的代价。现在,老实告诉我,你的身份,还有这次的货物或者说交易,究竟是什么?”
马仲情绪如此大起大落数次,已经开始喘息起来,“先……先放我下来。”
“宋阀?”千夜挑了挑眉,说着看了黑衣女人一眼。
至于马仲本人虽然也直接负责一些叛军的对外交易,但这次他只是联络人,真正过来收货的是另外一名中校。
事态很明显,宋子宁这次交易已经曝光,并且是最坏的那种情况,幕后人并不满足于端掉这条交易线,还同时在抓捕人证。那意味着,宋子宁本人也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