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二十四 谁的活路

杜远泽本能地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不等他细想,千夜又问:“如果完不成整编呢?”
远征军中校脸色大变,急忙侧跃出去,在地上一个翻滚,闪出十余米远。而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被烟尘彻底淹没,在滚滚硝烟中可以看到地面正被一层一层削下去。就算他是七级战兵,若还站在原地,哪怕不死也变成筛子了。
暗火的几名高级军官都面显怒色,杜远泽的这个动作太过轻佻。千夜却是不动声色,伸手轻轻按住文件袋,抽出两页纸,看了起来。
千夜换了个姿势,以手支颌,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道:“你也别忘了,我们脚下的土地是永夜之域。这里又叫作帝国的遗弃之地。”
不管宋阀目前有多少内忧外患,仍然是帝国上层的一个庞然大物。远征军区区中校明着想动宋阀的外执事,必须要有充足理由,而且事后往往会遭到报复,在这一点上,就是远征军也无可奈何。
段浩是宋子宁手下几个重量级人物之一,放在平时让他带一个特战连驻扎黑流城这种小地方,完全是大材小用。宋子宁在这种时候派他过来当然是有道理的,因为段浩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宋阀正式在册的外执事。
坐在长桌尽头的是一个几乎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少年,黑曜石般的眼睛澄澈明朗,恍若流光溢彩。如非环立两侧那数名凶悍桀骜老兵对他的态度明显恭敬,杜远泽差点要质疑对方的身份。
“早说不就没事了吗!”段浩眉毛一挑,转身让开了路,挥手叫过来两名战士,说:“去通知千夜大人,看看和_图_书大人有没有空见见闲人。”
站在千夜身后的宋虎上前一步,俯下身似乎要耳语,声音却大得整个房间都清晰可闻,“禁闭三日,外加特种训练三个月。”
中校走到段浩面前,冷冷地看着他,两个人的目光几乎可以撞出火花。
出现在他旁边的是个铁塔般的黑脸汉子,他向下方望了一眼,朗声道:“我是段浩,刚才我这弟兄不小心枪走火了,完全是个误会。你们既然真的是远征军,那就进来吧!”
杜远泽原本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暂时偃旗息鼓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一路走进来,看到暗火基地里的情况远超想象,特别是停车场上一排载重卡车,那型号和动力规模是帝国主力军团才会有的装备!
杜远泽十分满意眼前的效果,故意顿了一顿,才慢慢伸出一根手指,“你们的整编时间是……一天!”
千夜只是抬了抬手,平静地道:“来人,把这位杜中校拿下。”
转眼间一百发的弹链就已经打空,城楼上那军官意犹未尽,还想再扣扳机,但是旁边伸过来一只大手,把枪口按了下去。
杜远泽大惊,“你……你要造反?”
段浩直接从城楼跃下,站在大路正中,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微笑着打量中校一行人。
佣兵团大多是些鼠目寸光之辈,只知道购买枪支弹药,根本不清楚载重卡车、工程车这些特种战车对战争的意义有大。但是眼前的暗火,从装备上来看,怎么都不像个佣兵团了。
杜远泽心中暗自庆幸,这次接管防区的行动把暗火佣兵团作为最后一站,现在黑流城及和*图*书周边区域的所有部署已基本完成,否则面对这样的暗火恐怕会出意外。
千夜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抬头看看一脸阴冷的杜远泽,说:“董将军的意思是,黑流城防区内所有武装力量都要接受第七师改编,单体规模不能超过两百人,并且要随时听候远征军调遣?”
中校双眼微眯,那失了半条手臂的远征军战士还在队伍后面,这叫没见血?
其中一份是远征军总部的委派状,委任董其峰为第七师师长,即日上任,而另一张则是董其峰签署的一份军方公告。
会议室里有刹那渗人的沉默,散立在周围的暗火高级军官们居然没有发出任何质疑声音,大部分人连原本的怒色都消散了,变得面无表情。
杜远泽决定尽快把此行任务完成,有再多不快可以事后慢慢找回来,他扯了扯嘴角,浮上诚挚微笑,说:“千夜团长的善意,我已经看到了,回去后一定会向董将军如实报告……”
中校压了压心底突然泛起的一丝没由来的不安,挺直身躯,直视千夜,“看来千夜团长对远征军还有起码的尊重。在永夜,远征军就代表帝国。不知道千团长是否知道刚刚发生的事呢?”
中校冷笑道:“敢在永夜这么对待远征军的,你还是第一个!我记住你了!”
杜远泽所有的表情都僵住,扭曲,脸色阵青阵白,张着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顺过气,憋出一句:“姓千的!你脚下这是远征军的领地!你别忘了,在永夜大陆上,远征军团就代表着大秦帝国!”
军官转头一看,立刻丢下机枪,立正行和*图*书礼,“长官!”
段浩轻松地说:“长官才来遗弃之地不久吧?”他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也就在永夜,才没见血,不然恐怕军部得派人来收尸了。”
段浩脸色转寒,淡淡道:“说实话,你居然没有查过我们的底就敢过来,也挺让我惊讶的。”
千夜没有生气,而是慢慢站了起来,淡淡道:“我想你和你那位将军弄错了一件事情,这里是永夜,谁拳头大,就得听谁的。所以,你现在是在我的地盘上,而不是第七师的地盘上。”
五辆越野车翻了两辆,撞坏一辆。中校咬了咬牙,朝后面一挥手,直接向暗火大门走去。远征军战士们纷纷从车里钻出来,列队跟在中校身后。
千夜的坐姿依然轻松随意,他忽然笑了,恍若春水融雪,“所有武装力量?真是雷厉风行的世家作风。”
千夜笑起来的时候,轮廓精致的面容总会显得更加年少,甚至有几分天真无邪,他轻轻道:“这是不给我们活路呢。”
段浩却看着杜远泽的表情眯了眯眼,露出一丝冷笑,他已经把话说得够明白了,对方还要往里面跳,那就怪不得他们了。
他盯着段浩看了一会儿,强行将怒意压下,说:“我是远征军中校杜远泽,有紧急军情要见你们的团长。”
千夜点了点头,抬起眼睛看着杜远泽道:“就是这个处罚了。”
他怒极反笑,道:“收尸?好大的口气,我回去就好好查查你的底,看看究竟是什么大人物,居然饶了我们这么多人的命!”
接下来杜远泽一行人没有再被留难,很快就在会客室见到了千夜。www.hetushu.com这个速度让杜远泽的脸色稍稍和缓了一些,就算暗火有点背,景,但今后黑流城的主事人不再是远东魏氏。县官不如现管,无论是谁都该看清楚形势。
这显然谈不上是什么有份量的处罚,但杜远泽决定把这视为千夜示好的信号,生把这口气咽下去,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他到暗火佣兵团来,不是为了处罚一个愣头青队长的,而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
以往在他心目中,佣兵仅比猎人好那么一点点,个人战力强大,却没有什么战术可言,上了大规模战场就是一盘散沙,远不及正规军。
千夜并没站起来迎接这些不速之客,他靠在椅背上,淡淡地道:“你是说,在城楼上开枪的那名小队长?他已经被我处罚了,哦,具体的处罚措施是……是什么来着?宋虎?”
杜远泽哈哈大笑,然后用力一拍桌子,上身前倾,死死盯着千夜,一字一句地说:“活路我给你了!按我说的改编,按我说的时间完成改编,这就是你惟一的活路!黑流城里的那些贱民们都老实听话地执行了命令,你也没有例外!别跟我玩花样,否则我会用原力枪轰爆你的屁股!”
然而他的话却被打断,千夜漫不经心地道:“我想,中校先生,你是误会了。那名队长被处罚的原因,是他的枪法太不准了。面对一整支冲击营地的车队,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打死,所以我认为他需要强化训练。那小子再敢有下一次,会被直接贬成列兵。若有第三次,就会被直接开除。”
中校在口舌上没占到丝毫便宜,反被段浩一番话说得和*图*书有瞬间犹疑。但这几天所有的布局都一一完成,暗火是最后一站,啃下这块骨头就是大功告成,绝对没有两句话就退缩的道理。
“那你们就是叛逆!远征军将彻底绞灭你们,一个不留!”
杜远泽虽然事先看过资料,但亲眼见到面前过分年轻的暗火团长,还是有些惊讶。
千夜把两份文件从头扫到底,随手把那张军方公告递给身边的宋虎。宋虎接过一看,双眉立刻皱到了一起。
杜远泽从部属怀中抓过两个文件袋,扔到会议桌上,伸指一弹,文件袋沿着光洁的桌面滑行,直到千夜面前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杜远泽脸色越来越黑,冷笑道:“那又怎么样?千夜团长,我是受董将军委派,前来接收第七师的。这座黑流城属于第七师,而我现在就代表了第七师!这是董将军的任命书,以及将军亲笔签发的军令,你先看看吧!”
杜远泽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咬牙道:“不错!多余战士必须就地遣散,并且不能拥有任何重型武器和二级以上原力枪,所有违规装备都要上交第七师!”
那名中校又怒又惊,不仅是因为对方竟敢对他开枪,还被这重武器的火力所震慑。能够打浮空艇的高射机枪,即使在远征军主力师中也配备不多,怎么会在一个佣兵团的营门口遇到?
中校脸色难看之极,差点不顾风度地破口大骂。走火,误会?这些话在过去的岁月里被他和部属们用过无数次,不知坑过多少人,但被人用在自己头上,可是许多年来头一回。
杜远泽听到这句话,饶是城府再深,脸色也不禁更阴沉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