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二十五 最后的礼物

对付暗火这样凶悍强横的家伙,最好的办法是先面上合作,再慢慢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就算多花点时间,也比现在骑虎难下的局面要好得多。其实直到现在,杜远泽依然难以相信,暗火居然真敢动手!
千夜看着这位长辈般的将军,心中十分感激,微笑道:“不瞒将军,我正有这方面打算。我的一位朋友会在远征军总部找几位大佬说说话。”
“打下黑流城只是开始,这次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结束。既然魏家已经和远征军总部有了协议,如果您和您的人参与了,就意味着与远征军公开对立。魏家在永夜的利益不是核心,远东还在进行战争,不要为我这点事情再树敌人。”
魏柏年点了点头。不管谈什么,怎么谈,都需要足够筹码,黑流城的控制权就很有份量。
“那为什么不要我留下来?有我和我的人在,你压制第七师会容易很多。”
所以杜远泽从来不认为清洗黑流城的行动会遇到什么障碍,甚至准备灭杀一两个领头的组织来立威。
谁知千夜这些手下居然毫无顾忌,悍然出手杀人,远征军的军服根本没有起到丝毫震慑作用。
没过多久,酒馆的大门推开,一个高高竖着风衣衣领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向酒馆里扫了一眼,就径自走到千夜面前,在桌边坐下。
宋虎目注杜远泽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道:“放心,千大人。”
杜远泽听到外面明显是大批部队动员的声音,终于忍不住走到窗边,向外望去,越看越是脸色苍白。他转过头看看正在静听暗火军官回报的千夜,身上冷汗一层层往外冒着。
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宋虎很忙。他hetushu.com亲自给魏柏年送信,向两天前就抵达了永夜大陆的宋子宁发出约定的信息,最后则是派人去给黑流城那些地方势力传话,如果城里发生变乱,他们维持中立即可。
杜远泽手足冰冷,连话都说不完整了,颤声道:“你们……你们真敢……”
杜远泽厉声喝道:“谁敢!”他身后的远征军战士们纷纷拔枪。
两只手所代表的力量已经相去无几。
杜远泽是一个聪明人,否则也坐不了师长参谋的位置,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已经事实上接管了第七师的大部分。至于猎人、佣兵、冒险者乃至城市帮派,在他眼中都是炮灰,这些地方势力根本无法抗衡成建制的远征军,也不敢反抗远征军。
然而暗火的军官们动作快得多,下手也狠辣得多。会客室中枪声大作,原力光芒乱闪,硝烟过后,血腥气弥漫,杜远泽身边已无一人站立,所有部下全都倒在血泊中。
“听说这里东西很好吃,另外离你那边也很近。”千夜说着把面前的特大号盘子向前推了推。
千夜神色依旧平静,以一种闲聊的口气说:“你看,我不喜欢你给我的活路,所以还是我自己去走一条活路出来。”
千夜不等他说完即道:“没错,不用麻烦杜中校去调遣第七师了,等我先把黑流城打下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宋虎心领神会,迅速离去。
既然千夜已经扣下了杜远泽,那么就算董家在外围还有人手,也没了发号司令的人,至少今晚魏柏年的军令仍有效。
现在两人面对面的说话,没有人限制杜远泽的行动,他既没被捆绑,也没被铐住,除了没有任何武器外,可以说是完全hetushu.com自由的。但越是这样,杜远泽就越不敢有任何小动作,他很清楚,千夜敢放任他自由行动,就是有绝对把握可以在异动起时瞬杀掉他。
永夜不是帝国上层大陆,这里强者就是秩序,连远征军也不能掌控一切,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灰色地带和灰色势力存在了。实际上远征军自己,身上都带着一层灰色。只要千夜够强,就能把黑流城的改变变成事实。
青叶街的老酒馆在黑流城十分有名,从建城起就已经存在。它几次毁坏,又再度重建,除了门口悬挂的那块带着火烧焦痕的木制招牌外,店里所有东西都是新的。
“避嫌。”千夜吐出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词。
如果被弹劾这种问题的是那些平民师长,当然不痛不痒,可董家好歹是个中品世家,就算董其峰不要脸面,他的本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魏柏年站起来,向千夜伸出手,说:“祝你成功!”
宋虎并没有等黑流城内各势力的回复,因为他很清楚千夜的想法,到发动时,谁敢站在董其峰那边,就一并剿灭,绝不留情。千夜也想打扫一下自己房间。
他指了指几处标注,道:“这三处是第七师大营,军力和布防情况都详细写在上面。回去后,我会下令明天全师休整一天,但不许出营,并且今晚会临时加餐,同时开禁酒令。而这里,是我魏家私军的营地,今晚入夜前后所有人都会撤离,但是重装备和弹药补给将留在那里。”
在这间酒馆里,阴谋,刺杀,背叛,偷情,以及所有能够在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全都曾经在这里上演。
此时,窗外的暗火基地忙碌而有序,战士们倾巢和_图_书出动,在校场上集结,各种武器和装备川流不息地从仓库中搬出来。
千夜把董其峰的那张委任状交给宋虎,道:“把这个给魏柏年将军送去,这样他的交接手续就完成了。还有,转告魏将军,请他明天黄昏前离开黑流城。”
他忍不住道:“你这是在造反!”
两人接下来就不说话了,一起闷头大吃,片刻就把占了半张桌面的盘子里的烤肉饼一扫而空。
然而无论想做什么,首先是要打下黑流城,才能取得相应的话语权,弱者的声音没人会有兴趣去听。
魏柏年摆摆手,拿出一张地图,摊放在桌面上,那是一张黑流城战区防务图。
段浩狞笑着逼近杜远泽,毫不客气地把他从头到脚搜了一遍,取走所有武器。杜远泽虽然是七级战兵,却不敢稍动。房间里别人不说,光是一个段浩,就能宰了他。
老酒馆距离第七师师部不远不近,正是碰面的好地方。
听到千夜居然对远东魏家那位将军转达的是这么一句话,杜远泽蓦然打了个哆嗦,他得到的资料上显示,暗火是靠依附着魏家才在这短短半年里发展起来的。
“怎么会找这么一个地方?”魏柏年问。
当千夜到达老酒馆时,里面还没有什么客人,大部分桌子都是空的。他选了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一口气点了七份这里招牌的烤肉饼,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这实际上也是他们要用雷霆手段解体这个佣兵团的一大原因。董其峰得到这项任命花了颇大代价,矢志大干一场,因此要的是一个绝对听话的辖区,旧势力必然要被清除掉,另外暗火新建的基地和名下的矿产也让人眼红。
魏柏和-图-书年忽然发现,千夜的体温依然比常人略低,但非常坚实有力,就像握住了一块最刚硬的岩石。
魏柏年喝了一大口麦酒,满意地说:“吃得不错。好了,说正事,你让人带来的话,我收到了。不过,我想听听理由。”
魏柏年毫不客气地用手抓起一大块肉饼,塞进嘴里,细细嚼了一会,赞道:“不错,确实不错,吃起来很过瘾。”
杜远泽远远地就感觉到一阵寒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虽然有七级,在这个六级老兵面前居然胆怯了。
千夜看了杜远泽一眼,淡淡道:“看来杜中校刚从上层大陆来,还不熟悉永夜规则,这里的领土并非帝国正式封地。谁打赢了,就是谁的。”
魏柏年沉吟片刻,说:“董其峰签发的那张命令确实是个把柄,可以申诉。我虽然不能直接出面,不过可以找几个军中关系帮你一把。但是要等打赢以后。”
千夜握住了魏柏年的手,微笑道:“一定会的。”
千夜诚恳地道:“魏将军,感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和指点。”
他让部下拔枪只是威胁千夜而已,并没打算真在暗火的总部动手。现在黑流城及周边区域基本都已落入他的控制,一个暗火若不识相,只有被围剿的下场。
魏柏年看着千夜,眼中光芒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间他一声长笑,说:“好!既然你有把握干下这件事,那我就不参合了。看来我们这一代人确实有点老了。”
但是,一个依附魏家生存的佣兵团,怎么敢对魏柏年这么说话?
这时杜远泽心中已经懊悔得要命,就不该太过相信远征军总部那些大佬,更不该看到魏家态度十分配合就放松了警http://m.hetushu.com惕。至于远征军提供的那份资料,现在傻瓜都知道里面做过了手脚,早知如此,哪怕推迟计划也应该先亲自来黑流城看看。
理论上远征军师长拥有防区一切权利,不过董其峰的吃相却太难看,除了第七师,连城市里的地方势力也要刮层油下来,就连草根起家的远征军师长都很少有人做如此涸泽而渔的事情。
魏柏年虽然心中有所预料,但真的听见了仍是脸色微变,问:“这么快就动手?”
听完宋虎的汇报,千夜点点头,站了起来,走之前吩咐了一句,“好好招待杜中校。”
魏柏年很清楚暗火现在的实力和发展势头,换了任何一个师长,都不会乐意在辖区里看到这样一支不是自己嫡系的武装力量,摩擦迟早会产生。他只是没想到,尚未正式换防,两边就到了正式开战的地步。
但是在暗火的遭遇已经超过他的想象,而千夜分明早知道他们已经接管了第七师,却毫不在意,居然还准备主动攻打第七师?杜远泽好像隐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额头冷汗汩汩而下。
杜远泽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回想千夜那句话背后的含义,心中突然浮上一个极为不好的想法,颤声道:“你……你要……”
千夜把董其峰签发的军方公告内容简单地说了说,“那位董将军显然不打算与我好好相处,既是如此,我就先拿下黑流城,然后再和他坐下来好好谈谈。”
宋虎推门走进来,在千夜耳边低语了几句。
千夜心中了然,这些安排就是魏柏年留给他的最后礼物了。
至于千夜,吞下黑流城后,当然不会再轻易吐出来。到时候和董其峰有什么可谈的,那就是以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