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六九 往事 中

前方战事吃紧,赵魏煌只能留下亲随寻访,自己带队继续赶赴战场。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她并非小镇居民,或许就是一个偶尔经过的旅人。天地之大,即使以赵阀的权势也无法寻到那个自称夜姬的女子。
事后,那老妇的身份被反反复复筛过无数遍,可她就是赵阀领地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整个家族数代生于斯长于斯,一时恻隐之心,替那个死去女子完成临终所托,实在找不出半分疑点。
赵魏煌顺利和高邑公主成婚,正式在阀内独领一府,同时拿到了狼烟军团编制。在外连战连捷,西北狼烟声名日隆,在内连得四子,个个天赋优秀,尤其是四子赵君度,满月时天赋测试异象横生,煌煌然如日中天,竟是罕见的超等。
但人们所不知道的是,名枪认主后,赵若曦当夜就病危,帝室数位老供奉付出巨大代价才把她的情况稳住。原来赵若曦先天体弱,本就寿数不长,与曼殊沙华命魂相连后,无法容纳如此强大的力量。
事情来得很突然。时近新年,西陆叛军纷乱再起,赵魏煌重返前线,坐镇大局。高邑公主则按惯例带子女前往帝都参加新年家宴,而赵若曦因为之前年幼体弱一直不曾离开过西陆,这还是第一次入宫。
直到那一年,燕云赵氏与黑暗国度再次进入全面战争,赵魏煌带队驰援幽潼关,在中途与黑暗种族打了一场遭遇战,险胜。不幸成为战场的是一座人族小镇,战斗结束后,全镇几乎www•hetushu•com化作废墟。
原晶所具能力是生生不息,只要有它在,本体生机就会源源不绝,受到再重的损伤,都会慢慢恢复如初,对修炼和战斗来说是最佳辅助。这虽然不是强大的攻击能力,可原晶出现就意味着直达神将的大道。如此天赋,可与赵君度并肩。
做为一名高门大阀的子弟,赵魏煌似乎拥有了一切,权力、功勋、子嗣,以及光明坦途的未来。
据老妇说,她受一个重病女子临终所托而来,把这个孩子交还他的父亲。至此赵魏煌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等他跟老妇前往那个女子度过最后时光的小镇,却甚至无法从埋葬外来人的乱坟中找到她的尸骨。
锁片的雕工也同样拙劣,惟一令人惊异的是上面那图案,居然是两枚上古符文。上古符文的产生据说还在黑暗之民诞生之前,与大道本源相关,艰深之极,即使黑暗种族的强者也掌握不了几枚。但是看到这两个符文之际,赵魏煌自然而然就明白了含义。
赵魏煌沉重地点了点头。
然而第二天当赵魏煌醒来,她再次悄无声息地消失,好像这一夜只是一个梦。
千夜面上神色平静,心中却是波澜起伏。从饮马殷氏到高陵宋氏,他至今也看到过不少世族内部的纷乱,实是对所谓高门大阀没有丝毫好感,但现在从眼前这个男人口中居然听到了这样一段往事,意外之余,那股因旧伤而一直存在的愤懑和不平,正在慢慢消退。
赵魏煌似乎并http://m.hetushu.com不惊讶,就象她依然在家一样,打了招呼,坐下吃饭,还和她讲了讲今天镇上发生的有趣事。她常坐的椅子是空的,而赵魏煌就那样对着一张空椅子在说话。
“你……”见千夜如此,赵魏煌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未满周岁的千夜不但确实是赵家血脉,体内竟然天生原晶!
千夜却长长出了一口气,已明白大半,“原力掠夺,原来是这样。这么说,那块原晶,如今是在五小姐身上?”
所谓帝室血脉,并不只是身份高贵,同样意味着强悍能力和巨大潜力。高邑公主未嫁前在帝室中地位颇高,就是因为帝血之纯,先帝已过世二十年,而她至今仍可调动部分帝室资源,在宗室中也还有一些影响力,可见当年之盛。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一队赵阀战士涌了进来。为首一名老者,正是宣元公得力臂助,也是从小看着赵魏煌长大的人。他们看到赵魏煌,都是猛然松了口气。大婚日期逼近,宣元公终于下定决心动用秘法,果然找到了赵魏煌。
赵魏煌却无法给他答案。当年曼殊沙华认主,赵若曦病危的消息传到,赵魏煌隐隐感觉不妙,星夜从前线赶回,但是木已成舟,千夜前一天已被剖出原晶。赵魏煌和高邑公主当即大吵一场。
千夜淡淡道:“我毕竟是庶出,也没得选择吧。”
那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平民老妇,交给赵魏煌的除了那名婴儿外,还有一块水晶锁片。帝国饰品流行金银玉石,水晶不hetushu•com多见。这块水晶材质十分普通,对于赵阀这样的世族来说,做个摆件也略嫌差,然而赵魏煌拿到手后却立刻认出,这正是他当初用赚来的第一份薪饷买下的那块水晶。
千夜的出现使得高邑公主面上无光,如果仅是如此倒也罢了,哪家高门子弟没有年轻糊涂的时候。可是赵魏煌当年不加掩饰的行动,明明白白地显示了他对那不知名女人的情意。
说到这里,赵魏煌叹了口气,似乎骤然间老了十岁,许久方道:“当年之事,实是造化弄人。”
千夜听到这里,不由愕然。这比高邑公主要对他斩草除根的答案还让他意外。
这一举动,等于在高邑公主脸上狠狠抽了个耳光,撕裂了维持近十年的夫妻和美假象。然而接下来给千夜做的血脉和天赋检测,等若正面打了高邑公主一记耳光之后,反手又来一记,还抽得更重。
而高邑公主那边忙于照顾初生的赵若曦,对此事恍若未闻,给千夜按照赵阀庶子拨了分例后,就不管不问。一切似是风平浪静。
得知千夜天赋之后,当时赵阀诸老全都沉默,不再就此子归宗说话。还好赵魏煌总算保留了几分清醒,立刻下了封口令,封锁消息,不使外传。此事最终也只有赵阀最上层寥寥数人知晓。
事后经查证,带走千夜那人确是赵阀部属,他是一名外姓高手,加入赵阀已有数年,在当时的年轻一代中战力名列前茅,可这人平时与赵魏煌一系没有半点关系,这个结果让所有人和_图_书都迷惑不解。赵阀接着封锁各地港口,大索周边城市,那人却就此不知所踪,再无消息。
千夜并没有愤懑或是阴郁,一直平静得近乎冷漠的脸色反而慢慢冰霜化开,道:“这个结局,也算不错。”
在世家大族中,庶子的地位可能比强大的旁支都不如,而他的存在对高邑公主就是心上的一根尖刺。何况以当时情况,只要能够救下赵若曦,什么代价不能付,别说高邑公主和帝室,就算赵阀的诸老恐怕也是同样选择。
当赵魏煌以为这段邂逅将再次沉没记忆深处的时候,忽然有人抱着一名婴儿来到赵阀,指名要见赵魏煌。
就在这次新年帝室家宴上,发生了一件震动帝国的大事,沉寂多年的名枪曼殊沙华认主。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一代曼殊沙华的主人,赵阀,赵若曦。
那是:千夜。
只是,还有最后一个疑问,千夜问:“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怎么会出现在永夜大陆的垃圾场。
家中一切东西都原封不动,只有她不在。惟一和她一起消失的是一块水晶,那并非什么高级货,而是到了小镇住下后,赵魏煌用自己第一个月薪饷,从一个路过的商队手中买来送她的礼物,也是惟一一件礼物。
据幸存的护卫说,那些入侵者目标是杀死千夜,当他们就要抵挡不住的时候,一名身着赵阀护卫服饰的强者闯入,斩杀大半入侵者,却把千夜抱走了。
除了她已经拥有八级原力外,似乎什么都不曾改变过,同样的气息,和_图_书同样的欢愉,同样的沉溺。
赵魏煌注视着在自己面前,站立得如同渊渟岳峙的少年,心中百感交集。
一团和气的赵府,终于在两年后发生大变。
接下来的日子,生活又回到了正轨。
当她抬起头,淡漠的双瞳里倒映出一身戎装的高大身影,中间分离了近十年时光仿佛完全不存在。
赵魏煌心中叹息,除了照顾千夜的仆侍和护卫外,赵君度是最后见过千夜的人。
赵魏煌就是在一地残垣断壁中再次看到了她。
赵魏煌最后也只能罢手,接受这个事实。
而当时外敌入侵,半个赵阀都被惊动,外围防线启动。那人竟然连闯数道布防,打伤十余名赵阀高手,就连两名十二级战将齐上,也没拖住多少时间,那人最后当场重伤,但仍成功突出重围。
“吴伯,你们先出去吧,我吃完饭就跟你们回去。”赵魏煌平静地说,语气却不容违抗。这个日后登上赵阀阀主宝座的男人,此刻第一次显露出真正上位者的威严。
赵魏煌吃完晚饭,收拾好碗筷,离开了家,也离开了这座小镇。
赵魏煌再次停住话头。
然而当时的赵魏煌年轻气盛,率性而为,没想过遮掩,动作太大,消息传入正怀着身孕的高邑公主耳中,公主大病一场,动了胎气,早产生下赵若曦。
谁知道就在赵魏煌赶去高邑公主别院的那个晚上,千夜居住的小院发生了血案,众多不明身份的高手入侵,护卫死伤惨重。当赵阀其他人赶到时,入侵者不但全部战死还自毁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