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七零 往事 下

“母亲留下的那个锁片,不知现在何处?能不能给我?”千夜问道,这也是他回赵阀的目的之一。
看着千夜离去身影,赵魏煌叹了口气。直至最后,千夜都对他执礼甚恭,更没有开口叫父亲。
千夜没想到赵魏煌竟然知道东岳,这可是奇事。赵魏煌何等身份,别说东岳只是当初宋阀放在外面武库里供普通子弟选择的武器,就算是七级八级的高阶兵器,也不应该入他眼中。比如杀伐,按帝国分类,现在大约是八级,大成之后可到九级,比之十大名枪只低一线。
“半成品?”
这等神兵,价值连城,根本不是用钱能够买得到的。赵魏煌却如寻常原力剑般,随手扔给了千夜。
“君度说你暗伤未复,看来你另有机遇,不但旧伤尽复,体质还提升到了这种程度,实是难得。”赵魏煌眼中掠过一丝喜悦之色,道:“我本担心兵伐决对你身体损伤太大,即使转修了赵阀秘法,也无法压制气漩之力,现在看来应该没有问题。”
那老人笑道:“可算等到千夜公子了。公主想要见一见你,公子若是无事,这就随老奴走一趟吧!”
赵魏煌沉吟片刻,方从怀里拿出一块水晶锁片。
而再看向赵魏煌时,千夜则是心中复杂,种种情绪纠缠交织,实不知该如何形容。当年往事仍有疑云重重,但于他来说,却都是细枝末节,已经不想知道了。
千夜硬着头皮道:“我已改修了宋阀秘法……”说着,手上凝聚起一团小小原力,宛然一大颗水滴。
“若阀主没有其他事情吩咐,我hetushu.com就先告辞了。”
赵君度那年不过五岁,意外被他看到幼弟重伤,父母争执,小小的人儿尚未理清头绪,一觉醒来,幼弟却再也消失不见。当时赵阀下了封口令,此事迅速沉寂,平静,仿佛那名赵阀庶子从来不曾存在过。谁知道,就此在赵君度心里种下执念。一饮一啄,皆是因果。
剑意陡然笼罩大半个殿堂,千夜根本不及闪避,就感觉一缕炽烈之气自眉心处一路向下,掠过全身。他胸前衣服忽然裂开,内里由缠丝精金精制的胸甲竟然也被一剖为二,然而身上肌肤却无分毫伤损,可见赵魏煌这一剑论威力,论精准,均已登峰造极。
接过锁片时,千夜手都有些颤抖。这片水晶材质普通,雕工粗糙,上面图案也与常见的不同,但是他接到手中,忽地自然而然明白了其中意义,那两个上古符文确实是他的名字。
只是千夜用得久了,已经十分顺手,况且黑之书淬炼出寂灭斩,也是以东岳为基准。千夜此刻身体强悍,又生成燃金之血,再拿其它武器都会觉得太轻。
千夜下意识接住。
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瞒的,千夜于是就将得来东岳的经过说了一遍。
赵魏煌提了东岳在手,仅仅试了试重量,就暗自点头。他仔细检视剑锋,甚至用杀伐在东岳上斩了一记。杀伐何等锋锐,赵魏煌控力一斩,居然只在东岳上留下一道微不可察的痕迹。若在战阵中,可以说东岳至少有与杀伐短暂相抗之力。
赵魏煌的两名亲随互望一眼,其中一人上前,和图书在千夜耳边轻轻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但除此之外,就不再多说一个字。
千夜思索一下,说:“五吨以内,都可以运用自如。”
老人转身当先而行。他带来的一众随侍分成两列,有意无意将千夜夹在中间。千夜心中暗自冷笑,毫不在意,坦然随着他们而去。赵魏煌两名随从分出一人继续跟着,另一人退回中门内。
千夜微怔,答道:“我是。有什么事吗?”
上衣裂开,显露出的是完美身体,肌肤隐隐透出莹润光芒,细腻无比,只是肤色显得有些过于苍白。没有看到伤疤,赵魏煌微显意外,双眉一扬,缓缓将手中长剑放下。
“无妨,随老奴来就是。”
赵魏煌想到赵君度临走前与自己一夜长谈,又是轻叹一声。
高邑公主所居清平殿与论武殿相距甚远,步行还是花了一点时间。
“这把东岳除了硬点重点,还有什么好处?”千夜忍不住问道。
离开了赵魏煌的论武殿,千夜在两名亲随的引领下,向承恩公府外走去。刚刚迈出中门,迎面就遇到十数人,似是在此等候已久。
千夜想了想道:“还是不必搬来搬去了,我想晋阶后即返回永夜大陆,那边战事吃紧。”
这时先前去取东岳的随从敲门进来,把重剑送上。
不过他还是将杀伐递向赵魏煌,说:“这剑和我现在武道有些不合。我手上已经有了重剑东岳,那把剑虽然不如杀伐,但更适合我一些。”
“正是高邑公主。”
赵魏煌持东岳试了几个剑势,道:“既然你有了东岳,那么用不惯杀伐也很正常。和*图*书不过鲁老办不到的事,不代表我赵阀也做不到。我手上正好有些天水重银,明天交给匠府,让他们想办法加进东岳里,可将此剑威力提升一级。只不过如此一来,此剑重量会大增,你可用得了?”
在殿前大广场上,千夜略停了停,放眼望去,看到这清平殿和赵府其它地方大相径庭,侍女服色、举止都有所不同。而且进进出出的侍者明显都净了身,这是帝宫中才有的规制。
赵魏煌伸指在东岳剑锋上一弹,道:“此剑说是鲁老封山之作,也不全对。准确点说,这把剑还未完成,只做了一半,是把半成品。”
“君度临走前,已经吩咐人收拾了他的计都紫园给你用。”
赵魏煌有神将之力,但施展的只是普通原力洞察,侥幸逃过他的眼睛。
听见赵魏煌对此剑评价如此之高,千夜倒是十分意外。在他看来,这把东岳除了材质特殊,够硬够重,极难损毁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宋子宁也拿去把玩过数次,得出同样观点。
千夜立刻道:“我无需转换功法。”
“公主?”千夜瞳孔顿时一缩。
千夜珍而重之地把水晶锁片贴身收好,这或许是他与从未见过的母亲惟一的联系了。
“也好,你把东岳留下吧,铸造所需时间要等匠府之人看过,才能知道。”
千夜却是猝不及防差点出了一身冷汗,还好他自凝聚血核后就极为注意隐匿之法,现在不但血脉潜伏完全启动,体内燃金之血全部沉到血脉深处,黑之书和原初之翼还形成了一金一黑两重光罩,把血核重重包和*图*书裹,隔绝意识探测。
为首一位面白无须的老人上前一步,用略显尖细的声音问道:“前面可是千夜公子?”
等随从退了出去,赵魏煌伸手虚招,长剑杀伐一声鸣叫,自行跃入他手中,随即闪电一剑,向千夜遥遥斩下!
赵魏煌知他疑惑,于是道:“我和鲁老算是旧识,当年曾经听他提起过东岳的铸造初衷。这把剑最初想法是借助山海大势,以力克敌,没有其它花哨能力。光凭剑名东岳,就可以想象他的心气有多大。当时鲁老手上正好有一块得自陆外虚空的奇异金属,以一头虚空异兽的鲜血浸泡之后,耗费数年才制成了东岳剑身。但是自那以后,听说鲁老就再也没能找到合用的材料完善东岳。现在看到这把剑,我才知道传言是真的。”
赵魏煌一眼看出,那原力已是化气为液,进无可进。他愣了一愣,方道:“宋阀秘法?难道是高陵宋氏的七子,宋子宁给你的?”
赵魏煌皱眉,“兵伐决并非不能晋升战将,但太过狂暴,仅聚出一漩后,撕裂之力就超过了十三、四级战将的承受程度。你现在虽然体质上佳,可为了今后的发展,最好不要冒险。”
千夜吃了一惊。如杀伐这等兵器,居然可以逐渐成长,必然极为罕见。此剑跟随赵魏煌十八年,也就相当于温养了十八年。西北大将赵魏煌是何等人物,狼烟军团自有建制以来就战事不断,十八年下来,此剑剑锋上血光滟滟,杀意转而内敛,竟有几分温润之意,距离大成应不遥远。
千夜面色转冷,平静地说:“那http://m.hetushu.com就烦劳带路了。”
赵魏煌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赵宋两阀秘法单论境界大致相当,赵阀秘法即便胜出,也是有限。而秘法首要是契合修炼者,千夜既能把原力凝练到这种程度,说明那门功法十分适合他,那此刻就不必改修了。
“此剑名为杀伐,随我征战十八年,斩敌无数。敌血饮得多了,剑锋上就渐渐有了血光。何时剑锋尽是血光,就是大成,可称神兵。我看你也算有点出息,这把剑就给你用吧!”
千夜伸指在剑锋上一弹,长剑发出连绵不绝的吟声,剑锋处泛起蒙蒙血雾。他的基础剑术经黑之书淬炼,用剑也堪称大家,自是对这把七尺长剑赞叹不已。
赵魏煌听罢,双眼一亮,道:“你刚才说是鲁老?那就应该没错了,把东岳拿来看看。”他叫了亲随进来,按千夜所说,去赵雨樱处将东岳取来。
“这就是了,这把东岳确实是出自鲁老之手,可说是他封山之作。你能拿到这把剑,也是运气。”
当年之事已经说完,两个男人之间忽然没有话好说。赵魏煌目光渐渐凌厉,又恢复久掌生死的上位者姿态。他向千夜上下扫了一眼,忽然将手中长剑扔了过来。
千夜没想到东岳之后居然还有这么多故事,不过这才正常。得到这把重剑以来,千夜深深觉得此剑威力远超想象,不应该是随意可得的大路货才对,但他也没想到,东岳来历会是如此不凡。
赵魏煌听了却是一怔,问道:“东岳?难道是宋阀那把东岳?”
老人通报了,才领着千夜走进殿门。
千夜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