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七 大海之力

他此刻正在愤怒咆哮,声音在整个大厅回荡,甚至传出了城堡的回廊。
片刻之后,千夜拔出吸血刃,继续自己的征途。曾经勇猛的银背战士们,很快就变成战场上一具具枯骨。
千夜身周大海波涛再度浮现,所有正在扑上来的仆蛛全都噗通一声被压在地上,实力弱些的几头仆蛛直接被大海之力镇杀。大大小小的狼蛛更是爆成团团肉浆。
不过千夜没有给他时间,只一步就到了扎拉尔面前,东岳在他肩上一拍,剑下顿时响起一片骨裂声,扎拉尔一声大叫,再也支撑不住,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千夜手一翻,吸血刃已经刺入扎拉尔的后心。
“那不过是个十级人类,也就和你们中的三等子爵相当!连一个三等子爵都杀不掉,这就是圣血族裔的强者?天才?”
在蛛魔身旁,还跟着十余头巨大仆蛛,都有七八级的样子。再加上数之不尽的大大小小狼蛛,在血战战场上这也是一支不弱的力量了。
“就是那种味道!和,和那个女人有点象!”
城堡议事大厅中,一名俊美的血族青年高坐在正中宝座里,脸上带着说不尽的傲意,俯瞰整个大厅。大厅内站着数排战士,以血族为主,但其它种族也占了近半。前排不乏有爵位的强者,甚至有几人气息比宝座上的血族青年还要强大。
千夜跨过山脊,穿过森林,飞跃河川。当他踏上一片林边草地时,脚下忽然发出咕叽一声。千夜退了一步,低头一看,发现脚下有一只通体深绿色和*图*书的奇异蜘蛛,有小孩拳头大小,已经被踩扁。
此刻城堡外墙上悬挂着数条长长的旗帜,当山风簌簌吹过,露出各式各样华丽繁复的花纹。其中最大也悬挂得最高的一面旗帜上,是盛开的紫色曼陀罗,宣告着这座城堡现在的掌控者是十二古老氏族排名第二的门罗氏族。
这名血族青年是二等子爵,虽然不是大厅中最强大的,但是依然无比傲慢,对下方站着的强者们,包括一名同为门罗氏族的一等子爵毫无敬意。
千夜游走一圈,用吸血刃将尚存一息的仆蛛一一刺死,最后插进蛛魔巴登堡的魔枢。
它们毒性猛烈,攻击性极强,有些自然生长在原野,但更多是作为仆蛛出现。此刻整片草地上足有成千上万的草原狼蛛,更多的数量还在源源不绝地从森林中涌出。被它咬上一口,那毒性就是高阶战士也会感到棘手。
不知为什么,千夜体内的紫色血气连同整个能力符文都突然大力振动了一下,那种感觉仿佛是遇到盛宴的欢呼。千夜感到了久违的血沸。
年轻人高扬着头,用俯视的角度看着千夜,指指自己的胸膛,道:“扎拉尔,部落十大银鬃勇士之一。刚刚是你杀了我的族人?”
千夜慢慢收了原力,摇了摇头,这就是他的领域雏形。可是千夜现在还只能放出无尽深海的镇压之力,却难以控制力量大小。就像眼前,结果一个不小心,即将银背狼人战士全部震死。
千夜继续向草地尽头的树林走去,当后继的狼和-图-书蛛冲到身前时,又是一道血色波纹闪过,身周狼蛛又是一扫而空。
林间走出一头体形庞大的蛛魔,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蛛躯,甚至比千夜当初见过的勃拉姆斯还要大上一号。他右手提着一柄全长肯定超过千夜身高的巨斧,左手则抓着一把转管机枪式的原力枪。光是从这两件巨大无比的武器上,就能够看出他恐怖的力量。
“我巴登堡,今天就要……”蛛魔的话就只说到一半。
其它狼人纷纷应和,不断吼叫。
“没错!”
那是一座外观华丽有余,防御略显不足的城堡,或许因为这里是黑暗疆域腹地,周围又地形复杂,大军难至,所以就忽略了重装城防。
但是他们现在都化成了千夜的军功,并且丝毫没能阻挡他的前进步伐。由始至终,东岳甚至没有完全出鞘的机会,千夜大海之力一出,即所向披靡,偶尔碰上厉害点的对手,东岳砸下,也立成肉酱。
他都是如此,其它银背狼人就更是不堪,全身骨骼喀喀作响,顷刻间被沉重压力碾碎,一个个软倒在地,身体不成形状。
千夜抽出吸血刃,一刀刺入面前狼人心脏,片刻后拔出。那名银背狼人失去了精血,一头栽倒在地,身上喀喀嚓嚓的骨碎声不断响起,眼看着身体就扁了下去。
咆哮声回荡不绝,血族青年越来越显激动,甚至用手指着宝座下的强者,一个一个骂过去。
他们都是以狼人战斗形态出现,个个气息强悍,为首一名狼人更透着岁月悠远之意。hetushu.com这些狼人最醒目的特征,就是背后中央生着一道银色鬃毛。
巴登堡本能地用原力转管机枪狂扫,可是如雨般的原力弹全都从千夜脚下掠过。当东岳砸下时,他咆哮一声,扬起战斧,挥向东岳。
黑暗种族内,秩序只是力量的另一种展现,凡是强者,都是从残酷搏杀中成长起来的,其中不少性情暴烈凶悍。当下许多人就变了脸色,看向血族青年的眼神也多了残暴嗜血的味道。
“吃了他!”
草原狼蛛!
然而喀喀嚓嚓的碎裂声中,蛛魔连人带战斧都被东岳一记砸扁。
“银背?我听说银背部落已经快被娜娜给灭了。”
看着这个把骄傲和勇敢同样清晰写在脸上的年轻狼人三等子爵,千夜不知应该如何反应。
扎拉尔身体稍稍一晃,随即鬃毛飞扬,已然站稳。然而他全身肌肉都在颤动,显然已经出尽全力。不过这位勇敢的狼人战士不屈地发出一声咆哮,身上炽烈的黑暗原力熊熊燃烧,不但竭力相抗,还想掀出一线机会来反击。
只不过这种勇敢和骄傲在千夜面前,就变成了不能审时度势的愚蠢。
如是走了数日,千夜并没有发现白空照的踪迹,却已横扫了大半个甲三战区。现在,前方矗立着一座血族城堡,千夜第一次面临选择,绕道,还是直行。
林中传出一声怒吼:“你是血族?那为何要屠戮我们的战士?”
为首狼人一抬手,止住一众狼人的怒吼,盯着千夜,问:“这里是我们银背部落的战区,一只臭吸血鬼也敢www•hetushu.com进来?”
然而当他们目光落到血族青年黑色礼服胸前那醒目的紫色曼陀罗标志上时,就都收敛起来,低下了头。
但是用狼蛛来对付千夜,却是打错了主意。他心念一动,一道淡得眼睛几乎无法看见的血色波纹就荡漾开去,足足扩展到数十米外才消失,而在此范围内的狼蛛全都肚皮朝天,节足抽动几下就死得透了。
千夜手中东岳也不出鞘,只是遥遥一指,扎拉尔周围立刻出现隐隐的大海波涛。刹那之间,扎拉尔感觉有整片深海压在身上,沉重压力让他双腿关节都在喀喀作响。
千夜的话顿时激起所有狼人的怒火,为首狼人仰天一声长嗥,挥动手中战斧,当头向千夜斩下!
“我门罗氏族的脸面,还有多少剩下?还有多少?!”
千夜一个跳跃,就出现在蛛魔面前,东岳当头砸下!
接下来的数日,千夜连遇拦截,蛛魔子爵符图,桑顿,血族古老氏族的兰比尔,道格,甚至还有魔裔名门耶路生家族的年轻才俊普林斯,这一个个名字在黑暗国度中都意味着权势和力量,甚至会令人畏惧。
而那些战旗所代表的爵位,则意味着这座城堡及它的领土内至少进驻了上百名高级黑暗战士,以及不少于旗帜数目的子爵以上强者。有这座城堡在,周围上百公里区域都是它的辐射控制范围。
千夜周围忽然浮现隐隐波澜,所有狼人同时感到无法形容的压力落在身上,就如同背上多了一座山。这是真实不虚的压力,为首那名狼人战斧斩http://www.hetushu.com到一半,就停在空中,不得不全力对抗沉重压力,再也斩不下去。
“一群废物!有这么多战士,却拦不住一个区区人类,反而被杀了这么多人。要怎么样你们才能干掉他,还要再派多少人才行,十个子爵够不够,二十个呢?你们也好意思说身体里流着圣血?”
一头狼人用力嗅了嗅,双眼忽然变得通红,吼道:“他身上有血族的味道!”
这是从太玄兵伐诀衍生出来的领域,第一步还只是勉强把无尽深海具现出来,就已经快要超出他的掌控极限。千夜估计,若是真正形成大海漩涡,那时的镇压撕扯之力恐怕会先把自己直接摧垮。
片刻之后,千夜穿过森林到达另一端的山谷,沿着预定的路线继续向前。
或许在银背这样具有悠远历史的狼人大部落中,他这个年纪能够成为三等子爵确实是件了不起的事,也有着战胜同级对手的信心。千夜也不过是三等子爵,扎拉尔敢于孤身前来挑战,正是一名真正战士的作法。
千夜收起吸血刃,继续前进,没走多久,前面就出现一个银发蓝瞳的年轻人。他生得极是高大,赤着上身,现出完美的体魄,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千夜停下脚步,放眼望去,赫然看到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无数绿色蜘蛛。它们在草丛中快速爬动,如潮水般向千夜扑来。
这里正好在千夜预定路线的前方,想要绕开它的话就要兜很大一个圈子。千夜并未犹豫很久,抬头看看头顶铅灰色的天空,就那样笔直向城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