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八 我已经来了

千夜安然走出,拾阶而上,走到华丽的主楼大门外,停了一停,然后踏进城堡大厅。
他脚下地面突然龟裂,裂纹迅速延伸向四面八方。凡是在领域内的黑暗种族战士,全都被恐怖的压力直接按倒在地,就连身体强悍的蛛魔狼人也不例外。射向千夜的原力弹则纷纷偏转,溅射在附近地面上,还有一些流弹则落入了黑暗战士群中。
他刚刚踏上一座山峰,突然停步。从极动到极静,却转换得极为自然,仿佛本来就该如此。
只是那颗胸针中收藏的鲜血品级已经接近源血,化为鲜血巨兽后,威力相当于实力侯爵出手一击,无疑珍贵之极,是暮色用来保命之物。可以说,她全副身家有大半是在这枚鲜血胸针上,现在为脱身,却不得不用掉了这张底牌。
威廉一脸如阳光般灿烂的真挚笑容,“我,不和又老又丑的女人聊天。”
然而威廉毫不停留,气势一路冲上伯爵,竟还在攀升!
血珠瞬间化成大团血雾,将暮色重重包裹在内,随即在血雾中浮现一头狰狞巨兽。高达百米的巨兽仰天咆哮,纵身高跃,合身扑向空中巨瞳,与天鬼目光狠狠撞在一处!
威廉重新望向暮色的时候,眼中已经多了坚定和决心。
暮色脸色顿时大变,可是威廉在侧,怎会放她轻易跑掉?等这颗眼睛完全成型,那时就连她也难逃一劫。
“让路!”威廉说罢,一声长长嚎叫,气势骤然攀升,转眼之间已冲过临界线,然而并未停下!
“谁?谁去替我把那个卑微人族的头颅摘下?谁去替我维护门罗万年古老的荣耀?去吧,你们都去,找到那个人类!找到他,杀了他!!”和-图-书
不管前方有何阻碍,他都毫不犹豫地跨越,纵是百米断崖,也能一跃而上。他的行进路线,就是一道绝对的直线。直线尽头,则是千夜刚刚踏进的血族城堡。
变故突如其来,大厅内一时寂静,所有人都在四处张望,寻找变从何来。那血族青年的手还高高举在半空,表情僵在途中,就连嘴都还张着,保持着最后一刻的口型。
冷静下来之后,暮色忽然双眉紧皱,“不对啊!威廉不去照看自己的战区,突然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群峰之巅又有什么谋划?”
弥满蒸汽如山间晨雾,只是血腥味道渐渐浓郁。
两团青色光芒一先一后,没入暮色原本站立的山峰,随即掀起惊天动地的爆炸,石块、断树、泥土四处飞溅,整个山峰都被削低了一层。
威廉慢慢抬起手,松了松衬衣领子,一声长笑,道:“你要拦我?”
庭院边缘的一根动力管道在大海力量的重压下扭曲破裂,猛地喷出大量蒸汽,瞬间白色雾浪冲过半个庭院。高温蒸汽刹那间将不少炮灰烫伤,于是惨叫声此起彼伏,还夹杂着仆蛛尖锐的啸叫。
远方,一道身影如暴风闪电,跨越山川大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行。他奔行时霸气十足,每一次落脚处都是大地塌陷,山石崩毁,然而在空中滑翔时动作却又极为舒展,一挺背一收腰,都会凭空移出数十米,宛若飞鸟滑行。
暮色回以浅笑,轻声唤道:“威廉。”
城堡中,千夜手提东岳,一步步向主楼宽大的阶梯走去。周围是潮水般涌来的炮灰和黑暗战士,制高点上的守卫也反应过来,枪声不断响起。
暮色身影被拦腰和-图-书斩开,上下两端扭动了几下,渐渐消散成缕缕黑烟,原来这依然只是一个幻像。
但想到那枚胸针的价值,暮色不由得痛彻心肺,向威廉逃离的方向望去,眼中全是燃烧怒火。
威廉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古朴粗犷的双管手枪,枪口光芒连续闪动,在间不容发的刹那向暮色连续轰出两枪。当枪口浮现一片深奥光纹时,暮色几乎头发都竖了起来!
血族青年越说越是激动,脸上泛起异样的潮红,愤怒和兴奋混在一起,转眼间到了极致,腾地站起,一手指天,歇斯底里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堡:
大狗是血族对狼人向来不屑的称呼,威廉却没有被激怒,反而露出思索神色,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铁幕。他和暮色实力都超出铁幕限制,压制战力后必是苦战,还不知道多久能够打完。暮色长于速度和敏捷,如果她一心拖延纠缠,那更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去。
城堡入口处,沉重的大门脱离轨道飞出,砸在地下。数名战士被压在这团金属块下,早就没了声音,只见汩汩血水从门下涌出,不断扩散。
这朵美丽无比,也血腥无比的恐惧之花就意味着秩序,意味着不容违抗的力量。
无法形容的阴霾和压力,悄然弥漫。
威廉突然一声长啸,纵身跃出。他身上涌动强烈光芒,在半空中已变成一头巨狼,速度骤增,瞬息远去。
各种攻击行将近身的时候,千夜周围大海波涛再现,覆盖了整个城堡庭院。
暮色忽然感到有些慌张,勉强说:“威廉,你要干什么,别冲动!”
而黑暗世界一直传说群峰之巅的威廉血脉异常强大,觉醒了狼人种族千年都没出现过和_图_书上古之血,原来威廉的战斗形态居然是能骗过天鬼的巨狼古兽。
然而狼人的速度也不差多少,他们长于近身肉搏,速度就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环。威廉也以速度见长,或许小范围内的腾挪敏捷不如暮色,可他力量和身体强悍程度远在暮色之上。
前方也有一座孤峰矗立,峰顶上立着一个窈窕身影,身周有若轻烟笼罩,模模糊糊有些看不清楚。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魅力,反而更增添几分神秘的诱惑。
片刻之后,暮色的身影在远方一片森林阴影中出现。她望向远方天空犹未消逝的巨瞳,脸色苍白,眼中有犹未散去的惊惧。如她这种感知极为敏锐的人,对天鬼威压的感受比其他人要深切得多。刚刚实是险死还生,假如鲜血巨兽挡不住天鬼目光,那化为虚无的就会是她。
一时之间,暮色也不禁为威廉的无耻惊呆了。但现在哪有发呆余瑕,生死之际,暮色胸前一个胸针突然破裂,从里面浮出一颗如红宝石般晶莹剔透的血珠。
暮色在数十米外再次出现,凌空而立,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额前几根发丝忽然居中断开,徐徐飘落。显然刚刚威廉的一击并非完全落空,也让她吃了一点小亏。
此刻威廉化身巨狼,再没顾忌,原力毫无忌惮地提升,速度一再提升,化作银色闪电,划过天际。
巨兽轰然炸散,团团血雾化为虚无。然而它确实强横,天鬼目光居然也被阻挡了片刻,直到所有血雾全部化为虚无,天鬼目光才继续向前,注视在暮色身上。
暮色心中最后的侥幸已然消失。她本身实力就不及威廉,若再控制原力,干等着威廉战力全开,和*图*书那时就算不被一击而杀,也得是重伤。她一咬下唇,眼中闪过狠色,纵身向威廉扑去。百米距离,临空飞渡,瞬息而至,她手中短剑已点在威廉胸口。
宝座上那血族青年还呆呆站立,看着千夜从容走来,满脸的难以置信,直到千夜走进大厅,才反应过来。但他第一句话不是下令围杀,反而是向身旁老者问:“我们在外面不是有很多战士吗?”
更何况,在血族青年宝座旁边,还站着一名气息深沉的老者。他只是一名普通伯爵,然而却是真正门罗氏族的伯爵,不象宝座上血族青年那样,是在成长过程中觉醒了血脉才回归到门罗氏族中来。
暮色留在原地的那个身影一阵扭曲,然后消散。她的本体已经趁刚才时机脱身逃走,避开了天鬼意志的搜索。
枪声如雷,甚至不亚于重炮轰鸣,威廉脚下山峰遍布裂纹,双脚深深陷入原本坚硬不下合金的岩石中,可见这两枪后座力之大。
双方各有优势,若是不动用底牌,短时间内难分高下。何况刚才一交手,暮色凛然发现威廉可能已晋阶实力伯爵,如此一来,她就居于劣势。
暮色笑容顿时一滞,扭曲了几下才回到原来位置,随即露出不怀好意的暧昧神色,双手虚抓,道:“但我喜欢给大狗拔毛!”
四起烟尘中,千夜提着东岳,安然走进城堡,徐徐地道:“不用找了,我已经来了。”
金发的男人蓝灰色双眼骤然深邃,沉声道:“暮色。”
“你!”暮色大惊,她在铁幕下活动多时,怎么不知道天鬼的恐怖?况且威廉就算知道了她在谋划什么,可为何冲动到要同归于尽?
这次全力交手,双方对彼此战http://m•hetushu.com力已有了解。血族以速度见长,暮色更是将之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刹那间的爆发已经近乎瞬移。而暮色的领域也有惑人耳目效果,配合起来,有神鬼莫测之能。
暮色看得目瞪口呆,忽然醒悟,想起天鬼这类虚空存在对各种异兽往往会格外宽松,就是实力明显超限也不去理会,只不过永夜大陆原生野兽中很少有超过十级的,大家都忽略了这个漏洞。
可在铁幕之下,威廉形同于作弊的方法却是无解,暮色种种机谋牵制的手段完全用不出来。下次再战,威廉根本不用费力,只要引来天鬼意志,变了巨狼逃走就是,但是暮色手上却没有第二枚鲜血胸针了。
暮色妩媚地笑,说:“不,只是想聊聊天。”
天鬼意志扫过威廉化成的巨狼,微微一凝,随即竟放过了他,转向暮色扫来!
似是冥冥中的应和,忽然大地震动,远方响起轰鸣,整个城堡大厅都在颤动,灰尘碎石不断从天花板上落下。
但是这点小伤对威廉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他反身挥枪,枪口吐出一道凝聚不散的光芒,化为光剑,猛地从暮色身上斩过!
就在暮色犹疑之际,天空撕破了平静,铅云翻滚,铁幕涌动,天鬼那庞大无匹的冰冷意志轰然降临,空中一颗巨大眼睛正在缓缓形成。
与此同时,可以容纳数辆马车的城堡庭院里,黑暗战队的炮灰们嚎叫着冲了过来,而从城堡主楼阶梯上奔下的则是真正的黑暗战士。他们如同黑潮,层层涌向千夜。
然而在原力弹临身的瞬间,暮色身影诡异消失,下一次出现赫然是在威廉身后!她左手成爪,笔直插下,在威廉背上拉出五道鲜红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