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十八 幼儿教育

千夜走进暗火基地大门的时候,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这里还是十分正常,一切井然有序。哨楼和瞭望台戒备森严,各个制高点上偶尔反射出枪械的寒光,而大校场那边正在响着长长军号,应该是晚间操练正好结束。
千夜脸色顿时有些发黑,看看前方喧嚣的街道,又问:“城里怎么有这么多人?”
两人一时静了下来。
千夜看着那团白光忽而盘旋,忽而横劈,忽而斜斩,虽然招式有些单调,但举重若轻,流畅无比,显然用刀的人非常适合使用这类重武器。
血战尚未结束啊!
千夜摇摇头道:“和南宫家结怨的人是我。”
千夜在主楼门口遇到了刚处理完一天军务的宋虎,问明宋子宁正在军械库旁边小校场,就直接找了过去。
只见直通这个西城门的主干道上,人群可以用摩肩擦踵来形容,道路两侧露天摆着许多小摊,卖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舞娘在当街回旋。
而正在做枪械武器训练的当然另有其人。小校场上有一团白光正在盘旋,那是一把长柄马刀式样的近战武器,最适合前军冲锋时候用。
“我要回黑流城看看。铁幕随时可能开启,南宫世家上次吃了大亏,恐怕不会罢休。”
赵阀尚武,私军悍野,血战数月仍能活到今天的,无一不是百战老兵。这种场合本就没有什么上下之分,于是千夜着实感受了一把燕云铁骑的热情,当他在角力中掀翻了至少一个连的人,并且和在和-图-书场半数以上战士喝过酒后,终于支持不住,跑到这边树上来了。
千夜踏入城内,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一愣,差点忘记向那暗火军官发问。
千夜想了想,说:“我有自己的帐要和他们算,有些事情并不是用利益能够衡量的。”
千夜一时无语,抬头看看天空,灰沉沉的铁幕如帷幄倒覆。若非如此,他几乎要忘记黑流城还处于血战战场范围了。
“我第一次看到母亲哭,偷偷的,背着所有人。我知道是因为你。”
随即千夜又想起,宋子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怂恿他去大城市看隐泉商团的表演,顺便再买点什么好货色,只是每次都被他拒绝了。再想不到,宋子宁竟然有本事把隐泉弄到黑流城来。
城市里也是灯火通明,隐约可以听到沸腾人声,甚至还有音乐。
千夜耐心听着,那也是他的生活,虽然他已经没有丝毫记忆。
那些世家子弟当然不会缺钱,这方面宋子宁自有手段,于是渐渐有各种商团来黑流城交易,人流就越来越多。直到在各大陆间巡回的隐泉商团声称会在黑流城进行一场为期三天的表演,使得这场热闹到达了顶峰。
即使黑流城位于铁幕之下,仍有络绎不绝的人群从三河郡其他地方,乃至周边郡域赶来。
赵君度何等聪明,立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意。门阀世家的谈判无非权衡二字,就连赵雨樱那样身份,在两大家族的谈判桌上,也不过一个筹码,只是价值高下不m.hetushu.com同而已。
“都有。”千夜老老实实地回答,然后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他刚知道自己在赵阀战队中已经有了如此响亮的名声。
“你坐在窗边,小小一个,比……花瓶长不了多少。”
千夜这时听了出来,赵君度对他和南宫世家的恩怨只知道一部分,赵雨樱好像没提南宫小鸟的事,不过千夜本来就没有让赵阀为他出头的想法,当下说:“这事我自己可以处理。”
隐泉?阿七、阿九,还有逝去的十七出身的地方。千夜心中有什么东西微微刺了一下。
然而黑流之战,若不是宋子宁力挽狂澜,一手创造奇迹,又会发生什么?虽然最终大捷,但是南宫世家所作所为,千夜却不准备就此忘记,而且要以自己的方式来了结这段恩怨。
原来宋子宁开始接受世家战队加入后,前来黑流城的人越来越多。这些都是上层大陆的真正贵族子弟,就算战时生活简单些,黑流城原有的供应也显得太过粗糙和微薄。
千夜远远就认出那个在躺椅上假寐的人是宋子宁,他此刻已经彻底无语。
铁幕下的日子过久了,就连看到绯红之月都会感觉亲切。
小校场是军械库最北边,一个备用浮空艇库房面前的一片空地,专供暗火几个高级军官露天练习时候使用。
“起先照顾你的那个奶妈有些懒散,给你洗完澡,常常不把头发完全擦干。有一次,你吹到风,发烧了,脸红得发烫,不过没哭。只是说,疼。m•hetushu•com
“一直到两岁也不会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
风从永夜的大地上呼啸着奔腾而过,枝叶摇动,沙沙声越来越响,赵君度略带清冷的声音变得更加支离破碎,不知什么时候,完全停了下来。
永夜大陆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单调枯燥,黑流城自建立以来一直只是一个三流城市,又地处边境。来往商队也向以实用为主,很少能看到奢侈品,更不用说隐泉这种帝国排名靠前的大商团了。
千夜挤进人群,城门口的暗火军官认出了他,立刻行礼,“千夜大人,您回来了!”然后拼命从人堆里开出一条路来。
“隐泉商团来了!这次逗留三天!”暗火军官的声音里有一丝无法掩盖的兴奋。
千夜回到黑流城的时候,差点不认识眼前这座欢腾喧闹的城市。他到达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但城门并未关闭,等着交钱入城的各种车队和人流排成长龙。
“父亲看我总是去你的院子,以为我也很喜欢你。”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香,一堆堆篝火上架着“嗞嗞”作响的烤肉架,旁边有人在捉对角力,围观者时不时爆出彩声。好像不管哪里的军中庆功场面都差不多,粗犷、喧闹。
宋子宁动了动,缓缓张开眼睛,看了看在自己腿上坐姿优雅,如同身处宴会的朱姬,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然后转过头,望向千夜,微笑道:“回来了?”
赵君度皱了皱眉,“南宫啸风打伤雨樱之事,幽国公那边和_图_书可没松口要与南宫家和解。他们若还敢找上你,我必会让他们知道,就算没有铁幕,也轮不到他们欺到我赵阀头上。”
此时拖车前放置着一张躺椅,材质仿佛是某种罕见的木头,手工十分精致,线条流畅,让人一看见就感觉躺在上面会十分舒适。
枝叶间忽然现出赵君度的身影,在他身边坐下,问:“你这是逃酒还是避战?”
赵君度的话断断续续,甚至并没有在叙述一件完整的事情,仿佛更多是在说给自己听。他的神色十分平静,眼睛注视着虚空中的一点,好像能够就此看到逆流的时间长河。
千夜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小小身影,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有点诡异的想法,朱姬的幼儿教育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千夜平躺在一棵茂密大树的树冠里,双手放在脑后,双眼映出湛蓝深远的夜空,和几乎占据了小半天穹的双子阿尔法星。
不过为什么这团白光的整体位置那么低?
这时白光一敛,露出一个小小身影,长刀则飞起,划出一道弧线落入放置武器的拖车中,没有撞击出一点声响。
不过千夜一边走,一边心里还有些奇怪。平时很少看到宋子宁正儿八经地修炼,他的武道据说来自书画领悟,就连虚拟格斗都不怎么去,更不用说这么晚,还在小校场练习枪械武器了。
“接下来战队将休整五天,然后看铁幕变化情况和帝室命令,再定行止。”赵君度道:“你有什么打算?”
和_图_书赵君度眉间沉色并没有散开,道:“帝国有规矩,血战之事血战了。大面上各家当然遵从,但是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此事既然因雨樱而起,由我赵阀出面也理所当然。”
“如果你担心宋子宁,倒是不必。南宫虽然狂妄,却不愚蠢。宋子宁现在如此受人瞩目,南宫家除非不想升格门阀了,否则为了名声也不会明着去杀他。况且以宋子宁的身份,当初不过杀了他们两个旁支一些附庸,这点事赔钱就能了结。”
那边大校场上的气氛依然热烈如沸,传过繁茂的枝叶后就剩下一些欢乐的音符,衬得这方小小天地格外安静平和。
千夜一怔,转头看去。树冠疏疏落落的阴影里,赵君度完美无瑕的面容仍是耀眼得如会透出光华。
朱姬站在原地,摸了摸微卷的头发,然后拉了拉古服式样的小裙子,随即如炮弹般,飞快地冲向宋子宁,动作娴熟地爬上他的膝盖,端端正正坐好。
清晨时分,千夜就悄悄离开,返回黑流。
不大的场地上原力灯光通明,库房两扇带点锈迹的大门敞开着,一辆小拖车放在门边,上面就是各种近战武器和枪械。
想到数百公里外87号山区集结的黑暗大军,再看看眼前热闹无比的街区,千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哪里还象前线战区?
“我把你推倒在床上,你挣了半天,自己坐起来,推倒,又坐起来。很笨,连哭都不会。”
赵君度突然说:“其实小的时候,我最讨厌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