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邂逅不诉别离殇

章一三八 战斗艺术

那魔裔老人站在窗前,正凝望着无尽的天空。
只对大人物开放的高台上,有人满意,有人叹息,也有人愤怒。
关上房门的那刻,艾登心中仍是和诺思交手的一个个细节。原本旗鼓相当的对手,现在竟然轻而易举地落败,听说诺思近期还觉醒了新的天赋图腾能力。艾登忽然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短短一个月而已,自己的战技竟已进步到如此境界?
返回基地的路上,果然风平浪静。
艾登垂下眼睛,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千夜没有在意军需官后面滔滔不绝的抱怨。近来,李家撒下大把金钱招揽强者的举动颇见成效,军功节节攀升,还打退了几次黑暗种族的突袭,于是在帝国普遍弱势的浮陆战场上显得有些亮眼。
桌子后面的军需官抬头看了一眼地图,道:“还能怎么样?白阀被打跑后,听说黑血杂种们在那里修建了一个基地,上次偷袭我们的部队据说就是从那个基地出来的。要说白阀的人也真是够废物的……”
“好,那就两天。”诺思不再挑衅,驾车离去。
对面的魔裔那会不知道艾登肯定遇到了人族强者,本就是故意这么一问,此刻哈哈大笑,毫不留情地嘲弄道:“看来我们艾登大人这次的战功就是没被别人给打死,哈哈!”
诺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立刻意识到艾登的企图,顿时脸色苍白地怒吼道:“你,你休想!”
“你别忘了,我们这是生死决斗,而且这里是深黯之渊的地盘,我杀掉你又怎么样呢?无非是特别昂贵的赔偿罢了。另外你死后,我会很乐意为你照顾伊斯玛尔,放心吧,就www.hetushu.com算我忙不过来,也会保证她的床上每天都有雄性。”
“伊斯玛尔绝对不会跟你的!”诺思几乎是在咆哮。
这段小插曲过去,艾登就没遇到其它麻烦,直接去接受治疗。
光团闪烁片刻,就渐渐熄灭。老人将这块金属板放在桌上,沉思不语。刚才那几分钟时候,光团已经把整个虚空浮陆的战报都播放完毕,还包括了永夜世界各大陆上最新发生的大事。
诺思脸色数变,刀锋还在毫不停留地压下,鲜血沿着他的脖颈流入,寒冷得如同万年雪峰上的冰川。他终于双膝一软,沉重地跪倒在地上。
艾登脸色阴沉,喝道:“诺思!等我治好了伤,在格斗场等你,也教教你怎么才能不被打死。”
艾登一拍队长的肩,命他停车,然后转头冷然道:“我会活得很好,至少比你好得多。”
老人转过身,毫不掩饰眼中的欣赏,“我不知道过去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也不关心。但你的战技突飞猛进,纯以战斗艺术而论,已经接近长老级水准。这意味着你对魔气的理解,终于触摸到黑暗本源力量的边缘。这才是我们,伟大的黑暗之子,应该拥有的实力!凡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根本没有资格受到黑暗的眷顾。”
一名魔裔听出了老人的不满,立刻将艾登最近行动汇报一遍,最后说:“另外,艾登少爷明天和梅斯菲尔德家的诺思约战了格斗场。”
艾登顿时一滞。他这次本来另有目的地,却意外遇到千夜,战况激烈无比,几乎连命都丢了小半条,但真要说战功,确实一点都没有。
他当时警觉千夜的攻击有和*图*书异,不仅果断启动魔域穿梭,还把所有防御手段都用上了。手臂虽然被削掉一半血肉,伤势看着吓人,实际上也就是肢体受创而已,原力和血脉都没什么暗伤,进再生舱躺个一天一夜就好了。
艾登低头致意,“我明白。”
“来人。”他低沉的声音未落,就有两名魔裔强者走进房间,等候着命令。
兑换军功的流程已经很熟悉,千夜是李家最早招募的一批自由强者,登记处的人大都认识他。
艾登嘴开合几次,终于叫了声:“父亲大人。”
“遇到势均力敌的人族强者了吗?也好,他确实需要这样的磨砺。”老人脸色稍微缓和,点头道:“而且能够懂得利用这种方式打击对手,挽回名声,还不算太让人失望。去告诉他,我后天也会去格斗场。”
然而随即另外一个身影浮现,那个将自己追杀得断臂而逃的人又强大到了何种地步呢?转眼之间,艾登心中喜悦尽去,转为冰寒。
锋锐无比的刀意扑面而来,仿佛下一刻就会裂肌而入。
诺思一身紫黑相间的盔甲,手持双刃长枪。而艾登没有带任何特殊装备,身着深黯之渊的传统黑甲,持双刀登场。
艾登默不作声,随他而去,片刻后就来到要塞城堡主楼,直登顶层。
第三天入夜时分,格斗竞技场座无虚席,据说还有好几个真正的大人物到场。这场决斗不光是艾登和诺思的战斗,还是两大魔裔名门梅斯菲尔德和深黯之渊的直接碰撞。
看到他的装备,千夜本以为艾登要暗杀人族高阶战将,可后来一想,以黑暗种族行事习惯和艾登的身份,若要来和人族战hetushu.com斗,应该会带着战队,就像曾偷袭李家基地的那个突击队。
然而巨兽刚刚成型,蝎头蝎尾扬起,尚未来得及展示出任何威力,就被艾登风暴般的攻势卷入、绞碎。而艾登身后的魔气仍是氤氲一团,甚至还没有化成天赋图腾。
那魔裔讥笑道:“可我看你的手都被人打断了!这也叫很好?好吧,我们就当它是很好,那你这次战功如何,干掉了几个大人物啊?”
两名魔裔强者躬身致意,然后退了出去。
主楼顶层完全被打通,变成一间巨大的办公室,里面各类陈设都已齐备。如果有精通永夜历史的考古学家在此,就会发现这里用作装饰的许多盔甲武器都能够叫得出名字,也就意味着它们各自有一段传奇经历。
艾登的声音在诺思头顶回荡着,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双刃长枪高高飞起,远远落到竞技场的另一端。艾登的双刀则架在诺思的脖子上,正不容抗拒地把他向地面压下去。
“是吗?”艾登的笑容显得冰冷而残酷,双刀毫不迟疑地继续下压,刀刃一点一点切入诺思的肌肤。如果诺思不肯跪下,那么这两把短刀最终会将他的头颅绞下来。
然而艾登来势不变,双刀在长枪上一搭一绞,双刃长枪就不受控制,猛地扬向天空。艾登则已经冲至诺思身前不足数米,双刀如幻影般,上一刻还和长枪纠缠,下一秒就掀起狂风暴雨,兜头泼向诺思!
一名全身黑袍的老人站在窗前,手中托着一页金属板,板面上原力阵列投射出道道光束,构成了一个紊乱且不断变化的光球。
“只是现在有些困难,很快你就不会和-图-书觉得它困难了。”老人负手走到艾登身前,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说:“以你目前表现出的潜质,晋升侯爵毫无困难。可是我对你的期许并不仅仅是这样,你明白吗?”
只是有个小小的疑问,时不时会从千夜脑海中蹦出来,艾登为什么会出现在迷雾森林的那个区域呢?
一干人等就免不了露出些咄咄逼人的劲头,对四阀自然各种看不惯。张赵二阀还好些,白阀的岩漠戈壁丢得实在太快太憋屈,就经常被拿来说嘴。至于宋阀,早在年前削藩风波中,就被不少野心勃勃的上品世家列入取而代之的名单,李家中人更是连谈论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老人仿佛没有看到似的,继续说:“这一次你做得不错,所有损失家族都会负担,既然阴影颂歌丢了,那就再给你一把深渊礼赞。”
车子驶出一段路后,诺思旁边的血族青年这才开口,问道:“格斗场上变数很大,你有把握吗?”
诺思双眼微眯,冷笑道:“好啊,求之不得!我很愿意在格斗场上输给你,为深黯之渊的荣耀增添一道尊贵的黑色。不过你要我等多久,十天,还是二十天?”
艾登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道:“深渊礼赞对我来说,或许使用起来有些困难。”
“怎么会……”诺思又惊又怒,一道深紫魔气直冲天空,幻化出一头如同巨蝎般的图腾巨兽。
艾登收了双刀,看都不看诺思一眼,就向场处走去。在出口处,一名魔裔强者拦住了他,“艾登阁下,帕尔斯长老要见你。”
老人缓了一缓,方道:“艾登在干什么,怎么这些天一点战功都没有?”
老人点和-图-书了点头,就让艾登离去。
诺思一脸轻松,微笑道:“我和艾登上过不止一次格斗场啦,赢多输少。况且我刚刚觉醒了天赋图腾的一项新能力,正好拿他试试手,让那些老家伙们也知道知道,我们梅斯菲尔德,才是魔裔第一名门!”
但是帕尔斯的态度也说明了一切,艾登深知父亲的性情,在过去一百多年里,无论他取得何等成就,哪怕通过了万选一的永夜议会“黑日”持剑者筛选,也不曾得到如今天这样的称赞。
艾登却依旧冰冷,淡淡道:“是吗?没有了你,一个小部落的女孩还能矜持多久?用不了一个月,她就会乖乖跟我的,连手段都不必用。当然,那时你已经是具尸体,没办法和我打赌了。”
在普通人眼中,这个光球毫无意义,就是纷乱无序光线的汇聚。但是在那魔裔老者看来,每道光线都蕴含着丰富信息。只是这些信息流转速度太快,常人的眼睛无法辨识而已。
在确认记录的时候,千夜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任务防区分布图,忽然一怔。他伸手点了点地图上的一处,问:“白阀原本的要塞那边现在情况如何?”
“两天就够了。”
要塞中央,是一座已经完工的宏伟堡垒,高达百余米的六角形主楼上,可以俯瞰整个要塞。
决斗开始的钟声刚一敲响,艾登就如一道黑箭射向对手,完全是强攻硬吃的姿态。面对如此轻蔑的行为,诺思脸上闪过怒意,长枪在空中击出一道紫黑色的蛇形闪电,直刺艾登原力炉部位,出手就是杀招。
千夜一耳进一耳出地听军需官说着四阀战区的最新情况,一边仔细看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