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三十九 真正的陷阱

原本大好局面,就这样生生败尽。思来想去,关键还是在帝室态度突然转变上。吴道宇再深入一想,发现帝室不过派出个宗禄府的官员,以及一个睿亲王,轻轻松松就扭转了局面。细思之下,吴道宇忽然感觉夜风中的寒意刺骨。
但这话怎么能说?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身影如幽灵般闪入,门口守卫的两名魏家战士一无所觉,突然呵欠连天,往墙角一靠,就昏睡过去。
吴道宇欲要开口,想了一想,又咽了回去。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再关着赵君度也无意义。况且哪怕定了罪,还能让公主之子去为一名少将偿命不成?
孙超毫不啰嗦,即刻起身,带着两名亲随直奔起降场,显是要连夜赶回帝都天启。眼看孙超扬长而去,吴道宇有心去追,又迟疑着收住脚步,知道追也无用,徒添难看,当下恨恨不已。
如此清苦环境,当然不是魏大世子的卧房,而是用来软禁他的所在。每日仅有三次,魏大世子能够出房,而且每次仅有一刻钟。这点时间,也就够他上个茅房,活动活动筋骨。
这边争执未休,远方又传来一声巨响,距离更近,明显敌军再次向前推进。
帝室既然已经出面,别说不能对赵君度做点什么,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想要下点暗手,吴道宇可还没有这个胆量。一旦被赵阀察觉,他绝对无法活着走出不坠之城。
那道身影来到魏破天床前,推了推他,唤道:“醒来。”
这七天中,吴道宇麾下将军阵亡多员,大军死伤超过m.hetushu.com三成,部队士气低落,随时有可能崩溃。吴道宇多次亲临前线督战,甚至好几次亲自出手,这才勉强稳住阵脚。可是今晚这一通扯皮,好不容易稳下来的防线又被击溃。
眼见两人又要吵下去,孙超再度抬手,止住两人,道:“既然赵阀有异议,那么本官现在也无法作主,当即刻返回天启,由上面定夺。此事未决期间,赵君度继续聆讯,其原本防线依然由军部代守。”
赵君弘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又道:“对了,既然军部负责追捕血族千夜,那吴帅可得多调派些高手过去才是。不然的话,若是被千夜给灭了,那您这张老脸往哪搁?右相的脸面又何在?”
吴道宇哼了一声,冷道:“本帅隶属军部,无须听幽国公之令。”
此话颇为刺耳,不过孙超好象根本没有听出其中的讥讽之意,依旧以毫无波动的声音道:“千夜身具血核,目击者众,况且他擅闯军部重地,劫夺血族王女,罪无可赦。虽然已逃出帝国,却无就此脱罪之理。此事既然自军部起,那仍由军部牵头,组织人手,远赴域外追杀。诸位可有异议?哦,对了,军部行动中,记得收集幕后指使者的确凿证据。”
打压个千夜也就罢了,赵君度却是截然不同。纵是右相亲临,也不能就凭这点事情对他做什么。
这种突破态势,按理说两边的赵阀私军左右合击的话,就能逼得黑暗种族回缩,吴道宇压力也会极大减轻。可赵阀就是按兵不动,而黑暗种族似也知hetushu.com道赵阀不会出手,丝毫不管侧翼,长驱直入,气焰嚣张之极。
吴道宇大怒,喝道:“赵君度不过一小辈,哪里谈得上对战局至关重要?”
吴道宇出奇地没有发作,眼前忽然闪过栗风水的尸体。
接下来就是赵君度一案,孙超道:“赵君度擅杀大将,然而对方亦有过失,此刻又在大战之际,诸事从权。因此调查暂缓,军部中止聆讯,让赵君度复归前线,戴罪立功。其后如何处置,视功绩而定。诸位有何异议?”
如果栗风水只是轻伤,又有人质在手,却被千夜强势击杀,那么千夜的真实实力就相当可怕了。再想到千夜居然能够在自己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脱身,吴道宇眉宇间的阴影更加浓重。
吴道宇心中一道寒气渐渐升起,不过表面上当然不肯让小辈占了上风,冷笑道:“若真有那一日,你放心,本帅定会记得拖你一起上路。”
吴道宇心中咯噔一下,沉声问:“你都知道些什么?”
孰料就在此时,赵君弘突然长身而起,道:“此事不妥!君度乃是帝国栋梁,对前线战局至关重要。若是任由随便一个鼠辈奸臣都可信口构陷,这仗还怎么打!国战之时乃是非常时期,构陷君度之人用心叵测,多半是永夜奸细。如果杀这么一个人都会有罪,岂不是令将士寒心?”
吴道宇气得说不出话来。赵君度镇守防线时,黑暗种族也偶有攻击,可是对方一旦出动真正强者,自有幽国公前去拦下。而能够和幽国公战成平手之人,吴道宇遇和_图_书上就只能勉强支撑,所以才会一退再退。
谁都知道吴道宇及右相和赵阀之间的恩怨,一众世家也明白赵阀按兵不动的缘由,于是全体保持沉默。
吴道宇只觉眼前一黑,双手冰冷。他万万没想到赵阀真正的陷阱是在这里。
吴道宇脸色一变再变,已是坐立不安。只听这战斗的浩大声势,黑暗种族一方至少出动荣耀侯爵级别的强者,说不定还是副公爵,前线形势定是极为吃紧。可他却不得不呆在这里和赵君弘扯皮吵架,一时说不出的郁闷。
且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在右相眼中,恐怕评价也是大不如前。重握元帅权杖的梦想,弄不好就真的只是梦想了。
赵君弘冷笑:“防线在君度手中时,可没丢过一分一毫。在您手中,就是兵败如山倒。什么叫至关重要,这就叫至关重要!”
赵君弘目光微微一闪,随即半垂下头,面容平静无波。
吴道宇多次指责赵阀,赵阀每次都用同一句话挡回:“那不是我们的防区。”
这一决定是应有之义,就算孙超最后一句话极为刺耳,吴道宇也说不出什么不对,就此点头应下。
此事实是两难,吴道宇皱眉苦思,却无良策。
见睿亲王和赵君弘一道离开,吴道宇哪还不知道宗禄府此行专为赵阀而来?他机关算尽,却没想到千夜竟能自他手下脱逃,此外赵君度借机生事,自行揽责上身。
此时睿亲王走来,对赵君弘道:“转眼之间你都这么大了,当年初见你时,你还没有断奶呢,哈哈!走,陪我喝一杯去。”
m.hetushu.com赵君弘哈哈一笑,道:“我哪里知道什么?千夜闯的是军部,应该你们知道得更多才对。吴帅,你好自为之!”
而且再想深一层,这段时间负责赵君度的防线,已经吃尽了苦头。黑暗种族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盯着军部防线猛攻,打得吴道宇节节败退。如今在这段防线上,黑暗种族就像是不坠之城外围的一根楔子。
不过夜晚虽冷,却奈何不得修习千重山有成的魏破天。他随意裹件东西,就睡得鼾声如雷,哪怕是惊动不坠之城的两次震动,也没能把他吵醒。看来即使有人在他耳边呐喊,魏世子也是铁了心睡到天亮。
眼见这场争辩无休无止,孙超双眉一皱,伸手止住双方,道:“此事本官已经心中有数。赵阀通敌,证据不足,凭一家之言岂能定论。但赵君度击杀军部少将属实,就算该人构陷上官,但罪不致死,此事还需细议。”
现在每过一刻,前线死伤就会惨重一分。现下驻守在那里的,可都是他吴道宇的嫡系主力,也是他在军部的立身之基,要说不心痛,那是假的。可是赵君弘明显不会罢休,当着孙超和睿亲王的面,他再不情愿,也无法拂袖而去。
赵君弘淡道:“帝国军律,吴帅比我熟。需不需要遵守这道命令,您自己心里清楚。只不过,若真有那么一天,吴帅胆敢反抗的话,按律可是要夷九族的。”
栗风水胸腹内全是血水,内脏悉数碎成细屑,死因难察。虽然栗风水此前有伤在身,可是伤势如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枢密http://www•hetushu.com五处的负责人极度狡诈,行事虚虚实实,谁也不知道他负伤一事究竟是真是假。
赵君弘站到吴道宇身旁,同望着孙超身影,悠然道:“吴帅,幽国公统领不坠之城全局。他老人家早就颁过严令,若有谁丢了防区,让黑暗种族打到不坠之城城下,那就军法处置。您那段防区,可只剩一小半了。”
吴道宇脸色微沉,不过这一结果也在意料之中,当下就道:“那千夜呢?总不致于他是血族一事也不能定论吧?”
赵君弘道:“殿下有邀,敢不从命?”
派人少了,战力弱了,就相当于给千夜送菜。可要是稳胜千夜,却又会极大的削弱他在不坠之城的力量。万一真的守不住防线,赵阀借机发难,吴道宇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见吴道宇都不出声,其他世家自然也不会反对。各位主事心里琢磨的是前一个决定,宗禄府让军部出境追杀千夜,究竟是敷衍了事,还是给军部灭口的机会,又或是想顺藤摸瓜,找出背后真正黑手为赵阀张目呢?
不坠之城,魏家院落的一间厢房内,魏破天裹着披风,睡得正香。这间厢房破旧冷清,房内只有一床一桌和一把椅子,深寒之夜,连个火炉都没有。桌上摆着一个茶壶和一个粗瓷杯子,杯中茶水已经结了薄薄一层冰。
赵阀显然是想借黑暗种族之手,让他麾下精锐尽数折损在不坠之城墙下。到那时吴道宇羽翼尽去,虽然本身战力仍在,但他的对头们岂会不抓住时机夺权,在军部中没有了权势,就算他是神将又有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