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七 你若永眠,我会相伴

章四十 幕后

威廉哼了一声,抖了抖金色颈毛,冷道:“我不会让任何人碰的!”
威廉道:“人族一向狡猾,他们怎么想的我们不用管,只要按照约定完成交易就可以了。赵阀虽然放出风声,只要不动他们的防区,就会按兵不动。可是谁知道他们的承诺几时结束,我们又不是上面那些老家伙。快点干完,早点离开这里。”
威廉嗅了嗅,肯定地说:“是夜瞳的,没错。”
暮色站了起来,说:“这家伙笨得跟什么似的,实力也一般。也不知道人族那边是怎么想的,要把这样一份大功放在他身上。这种人值得栽培吗?”
威廉抖了抖身上的毛,绕着魏破天左看右看。忽然一爪划开了他的口袋,从里面落出一个盒子。看到盒盖上的印记,威廉就伸爪去取,不过出爪之后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是狼型,捡不了东西。
魏破天立刻瞪大眼睛,道:“你又想骗我什么?这次我们魏家暗子全军覆没,我差点连世子的位置都丢了。要不是老子天赋异秉,千重山修炼进度快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险些就要被你坑死了!”
说着,宋子宁就详细说了一处地点。魏破天听了一脸狐疑,那处是两军交战的中间地带,早就被战火犁过不知道多少次,不可能有啥特殊之处。
不过暮色却没有被吓到,她慢慢打开盒盖。威廉也顾不别的,赶紧把大头凑了过来。两人的脑袋几乎顶在一起,看着盒盖缓缓开启。
刚才暮色就是以秘法生造出一株古树,将自己和威廉全部隐藏起http://www•hetushu.com来,结果把魏破天骗得团团转。
“千夜救过来没有?”宋子宁反问。
颈中金毛被抓,威廉当即大怒,深沉的危险气息立刻弥漫周围,暮色脸色为之苍白。威廉头刚刚转回,还没有一口咬下,暮色马上乖觉地放手,并且退开几步,高举双手,示意没有敌意。
魏破天狐疑道:“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我警告你,若是再敢坑我,以后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这是没办法的事。现在结果也不算太差,不是吗?”
如此一想,威廉顿时觉得心里坦然许多,盯着暮色的眼光再度凌厉。暮色心中一突,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让出两成利益是我的底线,绝不可能更多了。否则的话,我宁可一拍两散!”
“仇大了!”威廉咬牙切齿。
宋子宁不闪不避,一句“想不想救千夜?”,就让魏破天的双手停在半空。
从羞怒到惊喜,这当中的落差实在太大,暮色愣了一刻,才明白威廉是在耍她。这个省悟瞬间把她气个半死,差点脱口而出“那一成我不要了”,可是一成利益也不是小数,这个英雄气概代价实在太高,让暮色生生把气话给咽了回去。
魏破天全无反应,那道身影加大力道,直接把魏破天翻转过来,面孔朝上。可是魏破天竟仍是没有反应,鼾声如雷。
可是她胸中这口不平之气,却怎么都咽不下去。暮色正自心中愤愤之际,忽见威廉盯着那个盒子左看右看,就是不动。她忽然心中灵光闪过,背着双手和*图*书,一步一跳地到了威廉身边,故意拉长了声调,说:“打不开吧,没手吧?”
魏破天看到的正是军部的防区。魏大世子也不是草包,领军上是把好手,一看位置,就知道吴道宇被打得非常惨。过去几天中,魏破天一直在家中被禁足,得不到外面消息,也就不知道吴道宇连番惨败的消息。
威廉又开始围着魏破天绕圈,暮色看得有些奇怪,问:“你认识他?他跟你有仇?”
暮色怀着说不清楚的心情,问:“这是她的血吗?”
此刻清冷月色从窗户透进,映出来人侧影,原来是宋子宁。眼见魏野猪皮糙肉厚,抓头发扯耳朵都不能让他醒过来,宋子宁恼羞成怒,抬手就准备一记耳光。不过他想了想,忽然冷笑,取过桌上茶壶,运原力将壶内的冰给化了,然后向前一倾,一道水柱就浇在了魏破天的鼻孔上!
威廉当然不会跟她客气,一爪就拍了上去。暮色赶紧缩手。威廉这爪落空,拍在地上,顿时引起周围数十米的地面都是阵阵起伏。
看着凝固鲜血中的几缕金线,暮色眼中满是复杂。她毕生所求,或者说所有血族终生的梦想,就是一缕金线。那是血脉纯净的证明,是沿着鲜血长河回溯,踏足二代始祖的一点渺茫希望。
暮色拿出一个暗金镶封,看上去就十分高端的皮筒,塞到了那名魔裔手里。
不过暮色没有听见威廉心里的小声嘀咕:“如果是那个人,碰就碰了,反正我只是打不过,又不是我不尽力。”
暮色快步走来,说:“这www.hetushu.com个是什么?给我看看。”
暮色咬了咬牙,忍下一口气,说:“那就三成。”
暮色耸耸肩,没有再反对,在魏破天屁股上踢了一脚,道:“便宜这小子了。”
魏破天正欲发作,宋子宁忽然一脸神秘,递过来一个小盒子,压低了声音道:“你一会到这个地方,把盒子放到地上就行。到时候有你的好处。”
暮色脸色很不好看,明显没想到威廉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可是威廉战力突飞猛进,已明显在她之上,又克制她的长处,因此打起来全无胜算。她勉强挤出笑容,说:“我不知道那个地方不能让人碰,不是故意的。”
魏破天这一吓可非同小可,大叫一声,向后跃出。然而他脑后突然吹来一道微风,还没等反应过来,一道银影从树顶跃下,在他头上一踩,立刻把魏大世子踩得晕了过去。
很快魏破天就找到了宋子宁所说的地方。那里孤零零地立着一棵秃树,看上去无比醒目。
威廉却不吃这套,锋牙间发出低沉咆哮,道:“这次看在合作的份上,暂时就饶了你,但是你的收益扣减两成。再有下次,我会直接咬断你两只手臂!”
“三成!”威廉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听她这么一说,威廉大急,一口就向盒子咬去,准备把它叼起来。不料后颈皮毛一紧,被暮色一把拿住后颈皮,只差了些许,就咬不到那个盒子。
魏破天正欲打个响亮的鼻酣,结果一下将水柱悉数吸入。这下他如被扎了屁股,猛地跳了起来,大咳一通,直到咳得面红耳赤,和*图*书这才算好过了点。
“还是两成吧。”威廉说完,得意洋洋地抖抖颈毛,转身盯住了那个小盒子。
魏破天挠了挠头,怎么看这棵树怎么觉得古怪。或许宋子宁说的地方,就和这棵树有关?他走到树下,前前后后地研究,不过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于是魏破天伸手想去敲敲树干,不料就在要落手之时,树干上竟突然出现一张女人脸,面色惨白,双眼带血,死死地盯着他!
魏破天忽然察觉屋内有人,抬头见是宋子宁,顿时大怒,猛地扑了上去,双手直奔脖颈而去,怒道:“就知道你从不安好心!”
宋子宁一脸不屑:“你这话又不是第一次说了。”
魏破天倒下后,银影现身,原来是威廉。
而此时树干裂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窈窕女人。刚刚把魏破天吓个半死之人,居然是暮色。暮色双手一张,那株古树就片片破碎,然后化为尘土,回归大地。这是一门看似简单,却异常实用的伪装,尤其在暮色手上用出,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可说是门异常厉害的秘法。
威廉颈毛倒竖,可是片刻后又蔫了下去,气势低落。能够化身巨狼确实是当世罕见的天赋,却有惟一一处不好,就如暮色所说,现在连个盒子都打不开。
此刻夜色正浓,寒意袭人。但是夜晚并不平静,远方可以看到冲天而起的熊熊烈火,偶尔还会传来些零星的枪炮声。魏破天一看烈火燃烧的位置,顿时皱眉,道:“已经被打到这里了?奇怪,不应该啊!”
片刻之后,在宋子宁领域的掩hetushu.com护下,魏破天成功溜出魏家院子,潜出不坠之城,奔向预定的方位。
不过任由她如何追问,威廉却是打死都不肯说怎么结的仇。那段黑历史,威廉决心把它埋葬在记忆深处。
魏破天虽然狐疑,但见宋子宁异常坚持,也就一边嘀咕着交友不善,一边收拾装备。至于所谓好处,他是半个字也不信。吃过那么多次亏,他可不会再轻信宋子宁的许诺。
“很简单,你办件小事就可以。”
小盒内,放着一枚水晶,里面封存着一滴鲜红中透着些许金色的血液。这滴不是精血,不过是一滴普通的血。
魏破天顿时语塞,支吾道:“可是夜瞳她……”
说着她身影开始模糊,散出大团血雾,当血雾收回后,地面上就多了十余具尸体。这些尸体都是各族战士,最为醒目的则是一名魔裔。
暮色勉强笑了笑,道:“既然东西没错,那下一步计划就可以进行了。”
布置完成,暮色就和威廉趁着夜色,匆匆离去。
暮色把魏破天翻了个身,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他究竟何德何能,能让威廉记恨如此之深。如果两人实力不在同一个等级上,那就少有结仇机会。
“当然想!可是怎么救,他都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暮色当着威廉的面,从容伸手捡起盒子,然后在威廉愤怒且无可奈何的目光,先是吹吹盒子上的灰,再弹弹盒盖,很是一番得瑟。直到威廉发出低沉咆哮时,才哈哈一笑,五指纷飞,瞬间完成了繁琐的开启程度,然后又在威廉面前故意亮了亮纤长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