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二十九章 婚嫁之约

而还没有等我从那白色毛裘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却又被黄家家主的脸给吓到了。
毕竟我面前的这个老人,可是我刚才瞧见那偌大产业的主人,他曾经影响到无数人的命运,管理的家族还被誉为当今江湖第一世家,这样的荣誉加身,怎么让我不为之彷徨呢?
我心中一慌,却瞧见黄养鬼和白西装朝着这边躬身行礼,然后缓缓退下。
我苦笑了几声,说哪里是拍马屁,我是真心地表达对前辈的崇敬,往日我或许并不曾知晓,但是这些天来,却越发地能够感受得到荆门黄家无处不在的影子,能够操持这么大的一份产业,家主阁下当真是当世人杰也。
当然,不是因为对方长得丑,或者是我熟悉的脸。
我搞不清楚,也不敢问,跟着经过了一道又一道厚实的铁门,终于来到了一处幽深黑暗的静室之中,那白西装朝着前方的黑暗拱手说道:“家主,人过来了。”
而且还由黄家未来的继承人给陪着,这般待遇,想想人生还真的是奇妙无比。
好、好、好……
黄家的家主黄门郎素来神秘低调,除了少数黄家的高层和心腹,其余人是见不到他的,像黄养天这样的子弟,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见得上几面,更何况是外人。
他的对面,有一张椅子,椅子前面的茶几上,则是一套茶具。
白色的面具后面,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良久之后,黄家家主低下头来,望着我,说世人皆识得黄家和*图*书两代双杰,却无人知道我,这般低调沉默,你也觉得不错么?
本来双方算是不欢而散,然而在吃晚饭的时候,她又被叫了过去,默默地用晚餐之后,她父亲就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而对面的老人仿佛意识到了一般,微微笑了,说你别紧张,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而已,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啊?
黄家家主很满意地点头,说不错,现在的年轻人里,有担当的,当真是不多了,我很欣赏你,真的。实话跟你说罢,你需要的三种药引,都是当世间最为珍稀之物,我想就算是国库秘藏之中,也未必能有,但是那龙涎液,我荆门黄家的私库之中,却尚有几滴。
这样的人,若是放在外面,定然是一方豪雄,为何愿意甘心在此,给人做个看门的守卫呢?
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样的人物,在我半年前,就仿佛天上的月亮,只能看,这辈子都触摸不到。
哈、哈、哈……
如果说双方的见面谈得不错,说不定药引就手到擒来了。
汉哥?
我点头,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反而是低调的人才能闷声发大财。
黄家家主连声说了三个“好”字,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要求也不高,只是让你入赘我黄家,娶了我的女儿黄养鬼,可行?”
黄养鬼对白西装挺客气的,说辛苦汉哥带路了。
若是以前,我甚至连在这地方当一个小厮的资格都没有,hetushu.com现如今,我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此处。
什么,这是要单独面对面么?
我听到他终于进入了正题,当下也是敛容,认真地点头说道:“对,她是我的女儿,对我来说,就如同我的性命一般。”
黄养鬼一堂堂黄家少主,为何会对这个冷面男那般客气?
这声音有气无力,说的虽是普通话,但又有着极为浓重的方言,十分不标准,我也是勉强才能够听得明白,正诧异间,却被黄养鬼给推着,往前走去,过了一道屏风,却见房间里突然一亮,却是一盏油灯浮现,而在油灯的背后,则有一个穿着白色毛裘的老者,缩在一张轮椅上。
听到他的话语,我整个人都为之一震,莫名地就兴奋了起来,呼吸急促,说龙涎液异常珍惜,断不能随便给予,黄家主可是什么条件?
她父亲并未说有无,而是询问其了用处来,她解释,说是给朋友的孩子看病用的,她父亲追问,一来一往,话语之间就显得有些着急,火药味渐渐浓厚,两人就争吵了起来。
我挖空心思,说了两句恭维的客套话,老头儿却哈哈一笑,说你既然不会拍马屁,就不要强求。
黄氏一门,英才辈出,如今一看,果不其然。
我点头,说这是当然,只要不违反我的道德底线,做什么事儿,我都是愿意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她父亲想要见我,多少也是一个友好的信号。
黄家家主到底是怎么回事,和图书这大片大片的庭院不住,为何非要待在一阴森恐怖的山窝子里去?
他点了点头,说对,有的。
那黄家家主,竟然会有这般的人格魅力?
当然,这只是我的第一印象,也不敢胡乱表达。
一开始的时候,我或许还有一些底气,然后到了后来,瞧见那一张张表面恭谨,实则倨傲不逊的脸孔时,我便已然不敢再多言。
从镜湖小院足足走了一刻钟,终于来到了一处依山而立的阁楼之前来,门口不再有那森严的守卫,只有一个白西装的冷面男抱着胳膊在等,瞧见黄养鬼和我走了过来,朝我们点了点头,说走吧,家主在等你们呢。
白西装带着我们进了阁楼,一路往里,关了门之后,我突然就感觉到周围的光线顿时一黯,左右一打量,才发现这阁楼里面居然一扇窗户都没有黑漆漆的,而越往里走,我越是心惊,这哪里是阁楼,分明就是一条直入山体之中的甬道。
那面具有点儿像是京剧里面的油彩妆容,又仿佛川剧变脸里面的那种,古里古怪的,瞧不出模样,但是却能够瞧见对方脑袋上花白的头发。
我满心疑惑,而那面具后面则发出了一声平缓而沧桑的声音来:“这位想必就是小女的朋友王明先生吧,请坐。”
黄家家主又问,说这般说来,你是不是愿意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过来吧,走近一些。”
我跟着黄养鬼在偌大的庭院之中穿行,瞧和*图*书见这一处又一处风格迥异的风景,心中震撼,晓得这黄家乃顶尖的江湖豪门,不可小觑。
还是有着什么我不知道的关联?
事实上,她今天与自家父亲见面的时候,没多久就进入了正题,询问其家族库藏之中,是否有这三件药引,或者相关的消息。
身为荆门黄家的子弟,黄养鬼对自家门阀的手段和能力,也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些都是黄养鬼之前曾经告诉过我的,所以此刻听到她的话语,我由不得不惊讶。
机会难得,事不宜迟,黄养鬼匆匆而来,跟我再一次对了说辞,便让我进屋洗漱,好好捣腾一番之后,带着我离开,至于小米儿,我想了又想,还是决定交给老鬼暂管。
黄家家主又是一阵笑,说你倒是看得透彻,像你这般心性的年轻人,当真是不多了。养鬼今天已经跟我讲起了你来这儿的目的,我问你,那小孩儿对你,可是真的重要?
当他们离开,将门给带上的时候,我整个人的心一下子就沉落了下去,压力一点一点地就浮现到了心头来。
那轮椅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不锈钢结构,而是楠木的,古香古色。
一路穿行,渐渐往山丘方向走去,而门禁则一重比一重更加森严起来,我望着门口的守卫,来不及细瞧,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这些人身上浮动荡漾的炁场,知道这样的人,单独一个拎到江湖上去,都是一方好手。
我瞧不出缘由来,不过总感觉一堂堂大男人,无http://m.hetushu.com端穿着白西装、白皮鞋,实在是有些太骚情了,古里古怪的,表情又阴,不像是什么好人。
我屁股一挨座儿,那老人便朝着我的后面挥了挥手,说你们两个退下吧,我跟小王单独谈几句话。
黄养鬼还听说过一个说法,说当初她父亲曾经与一位算命的文夫子有过一段对话,说他这三十年来劫难重重,不见外人,方才能够避祸。
我下意识地望了黄养鬼一眼,而她则朝我点了点头,让我照着做,我这才稳下心来,冲着黄家家主一拱手,说小子王明,见过黄家主。
强,这是真的强!
他这般说着,我不但没有轻松下来,反而多出了几分凝重。
只有一个座位。
闷声发大财?
深深一躬,我方才走上前去,不卑不亢地坐下。
说起来黄养鬼比我还要惊讶,因为她对自家父亲最是了解,这些年来一直闭关于府中,大部分外务都是交由公伯这种得力助手去处理,轻易不会与外界做任何交集。
我第一眼就被对方身上那厚厚的毛裘给吓住了,虽说现在离年节已然没有几日,但是一路过来的时候,到处都有地热生火,我热得一脑门子的汗,觉得就算是穿一短袖,都未必有事,他老人家得有多冷,才会穿得这般结实?
我霍然起身,长鞠到地,说不管黄家主有什么条件,都请讲明,在下能够做到的,都不敢推辞。
黄养鬼忧心忡忡,说对啊,我也想不到父亲居然想要见你。
而是他戴着一张白色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