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三十一章 平凡的年

这燕子不是寻常女子,读过大学,又在黄宅之中做过事,谈吐不俗,我和老鬼便也没有什么可推辞的,于是便随她一起回家。
电话那头的黄胖子小心翼翼地接过我们的电话,在听到我们在黄家的遭遇之后,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完毕之后,他突然说道:“告诉你们,别的我不知道,但是龙涎液,这回倒是真的有些门道——你们知道我老头子么,他最近去了洞庭湖,慈元阁的阁主和大批手下,也过了去,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本来我身上倒是有些钱财的,不过被绑架过一回,就再也没有揣过钞票。
他们或许很多年之后都会记得这场面,两个男人二话不说就冲上来动手,每一拳都砸落在了肉上,疼得泪水直飙,然而他们却永远都不知道,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
然而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那些我所期望的,就不得不在江湖之上翻腾厮杀。
难道是我老弟去了趟东北,跟以前断了的亲戚又联系上了?
所谓浪迹江湖,还怕这个?
这些天来,我的心思一直都放在了三件药引,和如何给小米儿治病这上面来,别的倒也未曾多想,如今被人寒冬腊月、大半夜地轰出了家门,走在那漫长的湖堤道路上,莫名就觉得荒凉。
毕竟如果真的有警察找上门来,事情还挺难处理的,我反抗也不是,跑也不是,但如果不跑,被人逮住了,一时半www.hetushu.com会儿说不清楚还不说,到时候耽误了小米儿,这可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
老大姐虽说别有“目的”,但家常菜做得的确不错,至少在我看来,比前几日在黄家的那一顿味道还要好。
黑吃黑,我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一点,比我强。
燕子在黄家做事,薪酬不菲,家中也是小康,无父,有一个做些小生意的母亲,早就在家里等待着,见燕子领着我和老鬼进来,先是诧异,继而热情无比,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拿瓜子花生和糖果,招呼我们。
搞不清这些,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撂下了电话。
难不成咱就饿过去了?
然而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打了家里的电话。
尽管这钱也是来路不正,不过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这帮人平白无故挨了一顿打,但也不敢报案,只能白白吃了这一通亏。
三人见面,一阵寒暄,当燕子得知我们无处可去的时候,盛情邀请我们,说她家就还住在镇子上,若是不嫌弃,不如就在她家里过除夕吧。
燕子常年在豪门大族里做事,自然有些机灵,瞧见母亲热情过度,弄得我们都有些尴尬,便把母亲拉到厨房,好是解释了一番,不过即便如此,老大姐依旧热情不减,似乎希望把我们给发展一个出来,当做女婿。
虽说燕子此举,多少有些巴和*图*书结黄养鬼的企图,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份恩情我和老鬼都得收下,而在漳河镇待到了大年初四的时候,我们依旧没有等到黄养鬼的任何消息,决定不再等了。
所以我们都还寄希望于黄养鬼的身上,并不准备走,想着留在这里,如果她能够摆脱家里面的束缚,过来找我们,也能够找得到人。
我们在镇子上又待了三天,燕子大年初二去上班了,临走前还递给了我三千块,说是给小米儿的压岁钱。
吃过年夜饭,又看过每年都要看、却又不知道演个啥的春节联欢晚会,到了零点的时候,燕子家准备了鞭炮,我和老鬼一人负责一挂,在电视上的倒数声中,噼里啪啦地炸响,看着漫布空间的烟尘,大家都知道,一年又过去了,而我们,则迎来了新年。
是啊,不知不觉折腾了这么久,居然就要过年了。
燕子却是十分热情,说嗨,那算什么,工作的时候,我是黄家一小丫鬟,这工作之外,我做什么,谁还能说我什么不成?两位是大小姐的朋友,想来必定是大名鼎鼎、地位卓然之辈,平日里就算是想亲近,也未必能够理我,这会儿算是没了去处,我又如何能够熟视无睹呢?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洗脱清白,所以尽量忍着不联系家里,就是怕有什么二百五去叨扰父亲他老人家。
天下之大,有那三样药引子的地方还真的是少之又少,我和_图_书和老鬼都是初入江湖,没有黄养鬼这样的老司机带着,当真是两眼一黑,直抓瞎。
相比我的惨淡,老鬼一通电话打下来,整个人反而多了几分温情。
我抱着小米儿,打着麻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就有了一丝感动,想着这般平凡的生活,方才是我真正期望的。
在镇子上,我们找地方歇了一会儿,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两个人按照着往日惯用的手段,找到了一伙时近年关,疯狂作案的贼人,抓到就是一顿暴打,完了从他们身上搜刮了共计六百三十四块五毛钱,充作军资。
打完了电话,我和老鬼两人买了包烟,蹲坐在街角处,想要再寻摸几个小贼出来,看看能不能凑点儿路费。
吃过饭,大家就守岁,弄了一副麻将,有一搭没一搭地打了起来。
这人却是在镜湖小院里的服务员燕子,堂堂一旅游管理专业的大学生,最后却是在黄家大宅中做起了一个如同丫鬟一般的工作,这让我对荆门黄家莫名就是一阵肃敬。
不过修行者的心思,跟寻常人又有所不同,钱财乃身外之物,不去想,也就没有什么。
黄养鬼虽然被家里禁足,不过人身安全却并没有问题,只不过不能帮助我们而已,我们在此长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我和老鬼两人,翻了翻各自的兜,这才发现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天早上的时候,我忍不住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没有人和*图*书接,我有点儿头疼,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大过年的还跑到街上去摆摊儿了,还是说没有在家里。
一无所获。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没想到我们被轰出了大宅子,居然还能够再碰面。
我们现在也是正缺少路费的时候,我也没有推辞。
这性质跟他们其实一样,不过他们找的是寻常百姓,而我们则找的是他们。
我回忆起黄胖子的联系方式,给他打了过去。
黄家大宅占地广阔,又可以地离群索居,所以这条路没有车,还真的有一些难走,我和老鬼两袖空空地走着,颇有一些头疼。
我若停下,就会身死。
我们并没有立刻就走,事实上,无论是我,还是老鬼,其实都还没有想好到底该去那儿。
结果从中午一直蹲到晚上,都没有瞧见一个贼人。
这么搞,我们的年夜饭该如何解决?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镇子上家家户户都开始关门歇业了,我和老鬼这时方才着急起来,因为我们发现没有一家饭店开门。
我跟老鬼两人,一路走,走了大半夜才看到一个镇子,名曰漳河镇。
瞧着劲儿,我和老鬼面面相觑,莫不是把我俩其中一个,当成了前来拜访的女婿?
黄胖子大笑,说对,你答对了,一百分。
我颇为心动,不过还是在推辞,说不用了,我们都已经被赶出黄家大宅了,若是让人知道,只怕不好。
我能够感觉得到老鬼的心思沉重,因为在抓这活贼人的和_图_书时候,他下手挺重的,有一个即便是我拦着了,估计那年的春节也得在医院度过。
一入江湖深似海,回头已是百年身,时光匆匆而逝,不知不觉间,那时间就如同流水,在身边匆匆而过,让人根本没有察觉得到它的流走。
想一想,这才是让人无奈的事情。
我们在条件简陋的小旅馆里住了两天,不知不觉,就到了春节。
那就是这一路来都是由黄养鬼和黄胖子在主事,钱都在他们的身上,而我们两人,则都是穷光蛋一个,分文没有。
虽然黄养鬼曾经答应过我,说会找那个东南局的大佬陈志程帮着调解疏离白道上的关系,不过我不但在广南那边有犯过事儿,而且在渝城这边,也是有案在身,一时半会,未必能够洗脱得了。
我想起之前慈元阁少阁主的话语,眼睛一亮,说莫非洞庭湖里有真龙?
看得出来,昨天那个团伙被我们揍得挺惨,甚至连报复的心思都没有;再一个,那就是即便是贼,也得过年,各行各业忙活一整年的人了,到这年关口,都是不愿意再动弹了。
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两个落魄的家伙,找点儿过年钱而已。
我回头一看,不由得笑了,说燕子,怎么是你?
这款不是一个好兆头,正头疼间,旁边突然有人走过,瞧见宛如乞丐一般蹲在街角的我们,不由得一阵诧异,喊道:“哎,你们怎么在这里?”
有了钱,我们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