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四十三章 生死交战

一股先天气,丹田自流出。
杀!
弄死你!
他费尽唇舌,结果最终只得到了张威的一个字:“呸!”
要么生,要么死!
我伸手过去,发现这人却是一身血淋淋、没有半块好肉的张威,而当我刚刚抓住一根栈桥的柱子,稳定住身形的时候,却瞧见前方的整个屋子都垮塌了下来,黄胖子跌落在了水面,而老鬼则身形矫健地跳到了废墟上,与那秦长老周旋。
当胸就是一掌。
自从孕育了蛊胎之后,我的人生已经开始变得曲折无比,小半年的时间里,我几乎经历了这辈子能够遇到的事情,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已经不再软弱。
如无证据,轻易不会下死手,一旦罪名落实,绝对不留情面。
脚下的木板终于承受不住那恐怖力量的侵袭,木头传来一阵让人牙酸的断裂声,紧接着整个房子都朝着下方轰塌而去。
那令牌上,血光萦绕,一头猛兽浮现,凶悍无比。
双掌结结实实地挨在了一起。
轰……
里面传来秦长老的低喝,紧接着就是陡然一阵掌间对撞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说得决绝,而秦长老的话语却反而缓和了一些,对着他说道:“其实你也不用那般绝望,我打听了一下,帮中兄弟对你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还有人冒死跟我向你求情——赦免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必须得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的,以及那三个人,到底是谁……”
和-图-书一冲进屋子,就瞧见漫天的炭火朝着我迎面飞来,躲都躲不及。
我要顶住!
张威一本正经地说着,然而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一道鞭子重重落下,砸落在了他的身上,随着“啪”的一声炸响,秦长老恶狠狠地骂道:“你真当我是白痴么?”
我心中憋着火,双手的拳头猛然一捏,骨头咔咔而响,紧接着脚蹬栈桥,陡然间就冲进了屋子里去。
这就是秦长老如此冷酷,却能够优哉游哉地活到今日的原因,听到秦长老的话语,张威终于无话可说了,冷笑着说道:“你既然什么都懂,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请赐我一死吧,想必我娘并没有走远,黄泉路上,在等我呢。”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有一辆东方大卡车朝着我高速撞来,然而感受到全身都被那劲气侵袭的一瞬间,心底里的热流立刻遍布全身,紧接着我艰难地往前缓缓地推出了去。
大家都拼命了,我还在犹豫什么呢?
刚刚出生的小米儿能够生撕鸭嘴湾鬼母,一脚踹飞黄溯,这般的力量,并非没有缘由,而这三滴精血,则是那恐怖力量的大半来源。
我一把拉住滚落在地的老鬼,说你没事吧?
老鬼凶,除了因为他特殊的身份之外,还来源于他的南海传承。
秦长老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做这份工,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你以为我没有调查清楚,就会对自己人下这般辣手么?早在之前,我就已经收到www.hetushu•com消息,说虽然洛小姐找过你,但并不是为了此事。虽说现在洛小姐找不到人,无法对证,但是你别忘了,还有一帮外围混混,我的人可是告诉我,说他们昨天夜里的任务,本来是跟踪和调查三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而突然间,你却出现在了岳阳楼边,身边还跟着三个神秘人,将黄溯给杀了,你以为这事儿,能瞒得过去么?”
紧接着,秦长老的手上抓着一根令牌,猛然砸向了老鬼的后背处。
这般惨烈的法门,却是被我一开始就选中的手段,此刻陡然屏蔽开来,那漫天飞舞的炭火就噼里啪啦地拍到在我的前方,一股气息扑面而来,却最终被玄武金刚劫给阻挡,而就在此时,我耳边传来秦长老一声诧异的叹息:“居然还有劲气外放的高手?”
老鬼翻身而起,没有回答我的言语,而是再一次冲进了栈桥尽头的屋子里去。
没有他的介入,这个可怜的老人就不会有事。
我朝着上面望去,还没有瞧仔细,却听到黄胖子一声吼:“老王,接着。”
我能够感受得到老鬼内心之中的纠结和挣扎,他这个人平日里的话很少,而且还是一种十分尴尬的身份,但是对于正义和公正的理解,却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差。
我出手之前,还顾虑重重,然而真正到了面前的时候,所有的心思都抛开两边,横下了心思过来,脑海里陡然间就浮现出了小舟博浪的不屈画面,没有任m.hetushu•com何犹豫,丹田之中的精血化作一股热流,一下子就传递到了手掌之上来。
说话间,他不管身边缠战的老鬼和黄胖子,身子一搓,却是朝着我的这边倏然扑了过来。
甚至于,他自身的道德洁癖,已经到了超出许多人的范畴。
无数人为了这三滴精血而抢得头破血流,但是小米儿却义无反顾地把它给了我,甚至为了我而变成了植物人,从此长眠于此。
不要怂,就是干!
当令牌与老鬼的后背接触的时候,秦长老口中喝念了一道咒语,然后当我再瞧过去的时候,却见我的朋友老鬼,居然化作了一大蓬的血肉飞溅,被那凶兽给吞噬得再无人形。
虽说鲲鹏石给鬼鬼拿去,还原师父的神魂,但是我却并非没有依靠。
他的双手之上,有绿油油的火光,竟然和昨夜黄溯的冥火掌心雷一般模样。
这一声低沉,跟着老鬼攀爬上来的我瞧见老鬼倒栽着砸了出来,而就在这时,黄胖子却身形灵活地从窗户里翻身进了去,手中铁剑挥舞,一阵剑光洒动,充斥在了整个房间里。
劫!
管你特么的是什么内务秦长老,管你有多么厉害、多么残忍、多么冷酷,这特么的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他就是凭着这个,将那秦长老给硬生生地拖在了那儿,让其无暇多顾,过来对我们痛下杀手,然而他到底还是嫩了一点,却见秦长老身子一晃,居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谁?
砰!
张威的刚烈让栈桥www.hetushu•com底下的我们听得一阵难过,也更加坚定了过来救下他的决心,而就在这时,那秦长老的耐心也终于磨砺殆尽了,一字一句地说道:“人想死,谁也拦不住,你既然这般倔强,那我便让你晓得,什么叫做真的恐怖——我要挖出你的心,并且维持住你的生命,然后让我的小东西,一口一口地吃掉它,让你痛苦而死,永世沉沦,不得解脱,啊哈哈……”
看得出来,老鬼是真的怒了。
唯有劫难,方才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他愤怒,一半是出于对秦长老残酷手段的愤恨,而另一半,则是出于对我们下午瞧见白布裹覆尸体的自责。
张威冷笑,说你不是问过别人了么,又何必找我来问?
与他同样有南海传承的,还有我。
死了么?
“对,是洛小北!”
玄武金刚劫!
此法修行,总共分为九层,每一层都是一劫,只有受尽了苦楚,方才能够有所增益,而经历过生孩子的痛苦时,我就已经将金刚劫修行到了第三层的境界,只要当我的丹田气涌,便能够在体表之外,刷上一层汹涌之气,护住我的身前来。
除了盘蛇祖丹的补给,更重要的,我还有小米儿的三滴精血。
秦长老一个腾身而起,避开了这一次轰塌,而我则因为交手的经验不足,直愣愣地朝着下面的水底落了下去,栽落在水中,上面立刻有大片大片的木板砸落而来。我在水中游了一下,避开这些木头,浮上来的时候,别的不管http://www.hetushu.com,赶忙摸了一下身后背篓小米儿的脸。
我弄你,不是看你有多厉害,而是觉得你真的是够了,杀我朋友的老母,我就弄得你特么的飞起!
砰!
顶住!
他嘿然而笑,终于展现出了极为变态的性子来,而就在此时,老鬼再也忍耐不住了,双脚一蹬,直接攀上了柱子,然后一个纵身,跳上了栈桥,进了小屋。
一声低沉的呻吟声之后,张威艰难地说道:“秦长老何出此言?”
我浑身的青筋直冒,硬生生地一步没退,两人结结实实地对了一掌,却彼此都没有退一步,将这攻击的强度全部都转化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以及脚下的地板处。
我怒声一吼,双手朝着前方猛然一拍。
当瞧见这小丫头当真是一个刀劈不碎,火烧不黑的铁豌豆,可比我强上不少时,我这才勉强心安。
秦长老听到他语气之中的得意,不由得恼怒地说道:“你以为你那小小的洗脑术就能够瞒过一切?只要我联系上洛小姐,一切事情,自会明了,知道么?我现在让你交代,可是在救你!”
这一掌推得平平,一开始并无任何威势,然而临近我身前的时候,却有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将我整个人都给笼罩了住。
老鬼冲进去了,那股气势有一种舍弃生死的凶猛,这场面也惹得我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
战局是如此的紧张,以至于他甚至都有没有回我话的时间。
我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
紧接着一个黑影朝着我扔了过来,溅得我一身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