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六章 又是一个血族

这是一个高手。
我耸了耸肩膀,说随你怎么想,爱信不信。
龙泽乔的实力,比我高出很多,这是我与他交手之后的感觉,不过我并不示弱,立刻凝神静气,然后将近身缠斗的南海龟蛇技使了出来。
我哪里会将老鬼的底细给透露出来,于是不耐烦地说道:“你问这么多干嘛?我知道老鬼现在在哪里,不过他生性多疑,外人未必能够接近他,需要我亲自带你们过去。如果你合作的话,就将这些人给撤走。”
我听到一阵声响,却是那帮人将弓弩给放下,于是缓步走了出来,远远地望着对面的龙泽乔,而他则有些没耐性了,直接开口说道:“王明,你赶紧说,别用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语来敷衍我。你可能不晓得,我们知道的,比你了解的多得多……”
只要我敢冒头,就立刻会被射成刺猬。
说罢,他居然一扭身,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摇头,说没有。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机会来了。
龙泽乔忍俊不禁,说这话儿你跟你的那帮顾客说去,跟我说,有什么用处?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没有办法拿捏住龙泽乔。
如今我使出这些手段来,便立刻弥补了我与龙泽乔之间的差距。
这家伙为什么会对老鬼这般感兴趣呢?
这个家伙,他知道老鬼血族的身份,但是不太确定老鬼是否和普通的血族一般,所以才会想要通过我来了解老鬼www.hetushu.com的生活习性。
龙泽乔眼睛一亮,说你确定?
我点头,说对,他以前就一直在南方常住,那儿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他自然不会再去别处。
跳窗逃走!
然而当龙泽乔冲到我跟前来的时候,我方才发现刚才的想法,不过是一个伪命题。
两人交手,差不多有了一百多个回合。
我沉默了良久,觉得对方未必是要置我于死地,我需要跟他周旋,方才会有一线生机,如此想想,我朗声说道:“想知道老鬼的下落,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龙老板你可得表现出一点儿诚意来。”
飕、飕、飕……
罗平见状不妙,大打感情牌,说龙老板,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啊,当初你出事的时候,是我师父欧阳指间出手,帮你渡过的劫难,你现在若是见死不救,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的救命之恩?
胜券在握,龙泽乔不急不慢地说:“什么诚意?”
我背靠梁柱,四处打量着逃生的通道,这才发现对方将上楼的门口堵住,又将窗口封闭,此刻至少有六人左右的家伙,手持利器,对准了我这里。
叮、叮、叮……
我将罗平朝着身后一推,然后将那沉重的木桌桌面给陡然抓了起来,朝着身后挡去。
他的笑容里,充满了古怪的笑容。
必须要想办法。
我瞧见暂时没有在那攒射的范围之内,这才出言说道:“龙老板,hetushu.com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心惊胆战,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那桌面给抡起,凭着印象,朝着人多的地方猛然掷去。
要晓得,此刻的我与他近身缠斗,根本就不分彼此,那帮人只要一射,我就算是死了,他也跑不脱啊,为什么会下这般同归于尽的命令呢?
好快的速度。
龙泽乔又问,说你跟那老鬼在一块儿很久了,可曾见过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龙泽乔说好,你出来吧。
他也是怒了,就在与我战斗得最热烈的时候,突然大声吼道:“射箭,射他!”
在龙泽乔扬手的那一瞬间,我将罗平猛然转到了我的身后,紧接着双手抓住了那餐台的桌面。
我下意识地移动位置,那面前这人多抵挡,而与我纠缠在一起的龙泽乔,却突然身形一动,紧接着我的面前陡然一黑,那一个男人居然一下子散开,化作了无数扑棱着翅膀的蝙蝠。
利箭射在了那厚实的木桌面上,力量甚大,有的甚至透过了木桌面,深入好几寸,好在比较集中,又有那桌面缓冲,倒也没有射中我。
这让罗平很受伤,他顾不得被我制住的情况,冲着龙泽乔大声喊道:“老龙,龙老板,你不能这样啊,消息是我提供给你的,我们两个之间,是有协议、指天盟誓的,你这个时候见死不救,会遭报应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面对着这一帮人弩箭的攒射和_图_书,再厉害的人也难保不出现闪失,我哪里能够再待,赶紧撤离。
木桌面与人体陡然间发生了巨大的碰撞声,我甚至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而我则在掷出桌面的一瞬间,朝着附近不远处的窗户冲了过去。
他的笑容让我感觉到,对罗平的性命,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在乎。
然而事情总是不能尽如人意,就在我刚刚冲到那窗户跟前的时候,那儿突然就关上了。
所以我对于修行和练功,没有一日懈怠。
遭报应?
砰!
听到他的描述,我终于明白了。
他点头,说我信,不过觉得还是把你给擒住了,更加有把握一点儿。
即便是他的力量和速度都有成倾轧之势,但是所谓“技近乎道”,南海龟蛇技的玄妙却正好能够弥补住我修为的不足。
一声令下,龙泽乔朝着旁边避开,而与此同时,另一边则是弓弦微动,利箭齐发,朝着我和罗平这边射来。
龙泽乔有些急了,说你有没有瞧见他畏光、呼吸迟缓,然后爱吃生食……
龙泽乔出现在我面前的一瞬间,我就忍不住惊叹了一下,不过来不及多想,毕竟身后不知道有几个手持弓弩的家伙,我没有敢停留,而是陡然一转,绕到了一根梁柱后面。
我开口说道:“老鬼回南方省去了。”
这般想着,我浑身就是一阵激动。
快,是龙泽乔给我的第一印象,然而并不代表他别的方面就弱——hetushu•com事实上,他不但快,而且手段迷踪莫测,整个人就好像一团雾气,阴气逼人,三两下,就有将我给撂倒的趋势。
长期被人追杀,每一天都受到死亡的威胁,使得我对于力量的渴求,远远超出一般的修行者。
我说怎么着,你也得让这些手下将手上的弓弩给收起来不是?我可不想谁手一滑,把我给射成刺猬了去。
罗平那家伙不知道中了几箭,躺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而龙泽乔则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嘿然笑道:“我跟这蠢货不一样,对你的鬼母冥魂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只要你告诉我老鬼的下落,事情就算完了。”
就在我挡住了龙泽乔陡然一爪的那当口,利箭已然从好几个方向,朝着我这边攒射而来。
他说罢,没有再犹豫,而是猛然一扬手。
老鬼的下落?
他冲过来的时候,那帮黑西装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弓弩,不过却并没有扣动扳机,显然是想要抓活口。
就在我考虑是否硬着头皮冲上去的时候,一道影子晃过,龙泽乔出现在了那窗户之前,冲着我笑道:“你说这里是鸿门宴,不过我可不是项羽,怎么能够让你安然逃离呢?”
玄武金刚劫!
瞧见这一幕,我一下子就愣了,而此刻的我也是避无可避,被那些弩箭给抵近了身。
南海龟蛇技已经被我练得炉火纯青,与老鬼、黄胖子在一块儿的时候,三人没事,就在一起切磋较量,实战http://www.hetushu.com经验,并不逊于任何人。
放!
什么?
龙泽乔的修为明明远超于我,但对我就像是狗拿王八,怎么都下不了嘴,不但如此,而且屡屡被我反逼,差一点儿就给我拿下,不由得气愤不已。
这笑容里,有轻蔑,有不屑,有讥讽,有狠戾,但是绝对没有紧张和不安。
说这话的时候,龙泽乔是笑着说出来的。
龙泽乔居然也是一个血族?
什么?
龙泽乔更是忍不住笑,说罗平,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忍不住,当年欧阳老先生的确是救过我,这个我以前承认,以后也承认;不过欧阳老先生两袖清风一辈子,那名头与义气,一时无双,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交口称赞,莫有不服者。而你呢?说句实话,你的德性,倘若有你师父的十分之一,我也就插手了,而现在,我想告诉你,我早就忍不住,帮着欧阳老先生,清理门户了……
龙泽乔眯眼瞧了我一会儿,突然笑了:“你这么肯配合,是不是想着一会儿趁我松懈了逃走呢?”
因为我们三个,都是南海一脉,知根知底,所以如此拼杀,对于这些手段的理解更是透彻。
我浑身下意识地绷得笔直,但是脑子却有点儿不好使,因为我根本猜不到他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罗平是无关人等,所以我拿捏住他的性命,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但龙泽乔不同,他是这帮家伙的老大,将他给拿下的话,所有的难题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