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七章 伤重却又中毒

王之下,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皆为贵族,这些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血族,至于下面的使者、仆人和初拥贵公子,则只能叫做吸血鬼,比那被咬过之后毫无意识的食尸鬼高级不了多少。
呃?
那人的后背重重砸落在了窗上面,撞出了一个缺口来。
这时龙泽乔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弩箭的箭头上,涂抹着墨西哥丛林眼镜蛇的毒液,它能够使人的平滑肌及心肌在五分钟之内停止收缩,使血压下降,也会破坏局部组织引起细胞坏死,迅速昏迷——按理说,他跑不了这么远的。”
想到这个可能,我不由得一阵发冷,左右打量了一下,想起这附近有一个公共厕所,立刻带着小米儿转了过去。
这个人,也是一名修行者,不过在痛觉刺激下的我面前,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我对这一带极为熟悉,很快就甩开了那帮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刚刚停下来,便感觉一阵气血上涌,忍不住就一口血吐了出来。
我回望了一下公厕门口,发现有点点滴滴的血迹存在,知道这帮人肯定是追寻着我鲜血的痕迹找过来的,当下也是一阵心惊肉跳,正犹豫着,小米儿却一把拽住了我的手,把我拉出了门,然后带到了旁边的女厕去。
何为玄武?
先前那人回答道:“老板,据罗平说过,王明的肚子里,可有苗疆蛊胎,那玩意可能有解毒的效果!”
砰!
我的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和-图-书里去。
龙泽乔的声音与之前比起来有些嘶哑,此刻也是恼羞成怒地说道:“他一定走不远,赶紧找到他——我已经在英国老板那里夸下了海口,若是拿不到人,只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身后有人在追逐,我后背一阵剧痛传来,不敢与这些人多加纠缠,极力狂奔,而小米儿则在我的身边跟随着。
刚刚关上门,我就听到外面有人说道:“老板,那家伙刚才应该在这里拔出了箭头,你看,这些血液都还没有干涸……”
我跌落在地,反手一撑就起了来,这才瞧见刚才托住我的,却正是小米儿。
在我进入女厕的一瞬间,余光处就瞧见了有人从外面朝着这公厕冲了进来。
小米儿挺乖的,跳上洗手台,然后双手扶住弩箭,没轻没重,使劲儿一拔,我感觉心里面好像陡然一空,下意识地闷哼一声,却把小米儿给吓到了,她呜呜哭了两声,望着我叫妈妈,并且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我脸上的表情。
我深吸一口气,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再来!”
轰!
因为倘若此刻女厕里面正好有人,瞧见我冲进来,一声尖叫,我恐怕就得暴露了,而这个时候的我,刚刚处理完伤口,一口气都没有喘匀,是最为虚弱的时候,哪里能够跟这帮家伙交手?
极力稳住心神之后,我这才扶住了墙,然后扭头望了一眼后背,发现两根无羽弩箭插在了我的后背上,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和*图*书,但是入肉极深,我这一路奔跑,越发卡在了里面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伤口的周围一阵发麻,一股无力感传入我的全身,让我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倒下的冲动。
走!
噗、噗……
这蝙蝠即为血族的另外一种化身,听老鬼跟我讲过,据说是第三代血族与兽灵签署过的协议,只有拥有爵位以上的血族,方才能够拥有这般的手段。
在现存于世血族的世界里,拥有强悍而永恒性命的上古者早已不见,十三氏族之中,都会有一个最高亲王。
而就在此时,我听到公厕的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米儿给我吓到了,愣了一下,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小眼睛泪汪汪的,仿佛在说:“我饿,我饿……”
此法与印度瑜伽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一瞬间缩减成一个球体的我,也将全身的劲气,都集中在了受攻击的一面。
龙泽乔喝道:“搜!”
想到这里,我欢喜得炸了,慌忙对她说道:“没事,你吃,你吃!”
跳下来的时候,我没有任何预想,然而腾身半空的时候,才想起这儿的落差极大。
剧烈的痛楚使得我体内的肾上腺素陡然强增,痛楚越大,潜能激发得越是强烈,而陡然舒展开来,脚尖点地,没有任何停留地冲向了离我最近的一名黑西装。
我冲到了厕所里,里面有人瞧见我背上插着两根短小的弩箭和一个娃娃走进了来,顿时就吓得一www.hetushu.com阵发愣,慌忙跑开了去。
我下意识地低喊了一声:“不行,这伤口有毒……”
借着卫生间的镜子,我瞧见了后背处的伤口,浸血的衣服处一阵乌黑,箭头上显然是有毒的。
我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人说道:“咦,那家伙会不会藏身在女厕里呢?”
幸运的是,这里并没有遇到什么人,我找了一个敞开的格子,进了去,然后关上门。
我听到一堆人涌入了男厕,心里发慌,几声砰砰的踢门声之后,那些人返回了来,先前说话的那人晦气地说道:“没人,可能走了。”
正惊慌之中,却感觉下方有一个身影跳了起来,将我给托住。
这些蝙蝠的利齿之中,也蕴含着许多毒素,尽管远远不如血族咬在脖子上那般奇效,但是沾染上,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女厕?
将其控制在手,我将他猛然一抓,然后朝着那边的窗户使劲砸开了去。
我眼睛一阵发黑,过了一会儿方才恢复神智。
疼痛让我在一瞬间就杀红了眼,我没有给那人任何机会,一把抓住了他右手,双手就宛如灵蛇一般,直接缠上了他的肩膀,紧接着猛然一绞,那人便被我给挟持了住。
等等,他们追上来了么?
难道箭上面有毒?
防止被再一次攒射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冲入人群中,与人缠战,这样子会使得对方投鼠忌器,才能够不至于被射到,而就在我出手伤了第三人时,半空之中www•hetushu•com那一堆密密麻麻的蝙蝠也陡然落了下来,朝着我的身上咬来。
半空中,我瞧见有几只蝙蝠从窗户中追了出来,结果被那阳光一照射,立刻有黑烟冒出,吱吱叫着又缩回了去。
等等,让我想一下啊——对了,康妮师父给我的纸条上面,可写着蛊胎百毒不侵,专以毒物为食,越是毒性剧烈的东西,对她来说,越是大补之物……
小米儿得了鼓励,将另外一根弩箭给拔了出来,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结果还没有等我说话,小东西居然直接趴在了我的背上,小嘴贴着伤口,使劲儿地吮吸了起来。
得赶紧处理!
当小米儿湿润柔软的小嘴唇离开了背上的伤口时,我下意识地长长叹了一口气,捏了捏拳头,感觉精力重新回到了身上来。
有人提出:“他会不会没走,就躲在厕所里呢?”
啊……
在使出玄武金刚劫的一瞬间,我的后背处立刻被射入了两根弩箭。
这般想着,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进了那里面去。
因为这公厕是“凹”字型的结构,所以洗手池可以直通男女,我现在跑出去,一定会碰到追兵,而如果躲进女厕,或许可以拖延一点儿时间吧?
以身化蝠。
我从一个家伙的手中抢过一把弓弩来,不断挥手,拍打那些蝙蝠。
她人小身子轻,脚尖轻点,甚至能够在墙壁上飞起来,倒也用不着我来担心。
来不及多说,我余光处瞧见那茶馆的门口猛然被打开,没有任何犹豫地冲http://m.hetushu.com着小米儿喊了一声,然后拔腿朝着前面的巷道跑开了去。
利箭在穿入一寸之后,便再难进入。
我这般想着,趴在了洗手台上,对小米儿说道:“来,帮爸爸把这玩意给拔出来!”
我眼疾手快,一时之间,那些蝙蝠倒也近不了我的身,不过一大蓬的蝙蝠在头上围绕着,难保不会被抽冷子咬上一口,我瞧见不远处的窗子被砸开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个飞身,从窗子的孔隙跳了出来。
虽未北方之神,不过却为南海一脉所尊,而这玄武金刚劫,其实也是南海龟蛇技的一种延伸,内核几乎如出一辙,在生死攸关的那一瞬间,我将身子陡然间收缩,就好像那乌龟将四肢和脑袋缩入龟壳里面一般。
去你大爷的!
我一开始的时候,浑身僵直,两眼发黑,往镜子里一瞧,整张脸都僵直不已,一片青紫,就好像是美剧里面的僵尸一般,然而在小米儿的吸吮之下,没一会儿,那黑色气息顿时就消减了许多,力量也缓缓地涌回了身体里来。
这玩意的强度足以刺穿厚厚的木桌,然而在玄武金刚劫的抵抗下,却并没有从我的身体里穿过。
玄武亦称玄冥,龟蛇合体,为水神,居北海,龟长寿,玄冥成了长生不老的象征,冥间亦在北方,故为北方之神。
我身上中箭,若是背部着地,那岂不是直接挂了?
小米儿见我同意,这才欢天喜地,趴在我身上再次吸了起来。
我没有任何停留,再一次撞入了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