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四章 打通任督二脉

温半城对那吴队长毕恭毕敬,显然那吴队长比他更加难缠,而就在这时,一直在打量着前方的吴队长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好。
黑暗中,我瞧见了一张熟悉的小脸。
为什么这么黑暗的地方,我也能给瞧得见自己的八块腹肌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感觉到那一股汹涌潮流已然过去,丹田里的三滴金色精血,此刻也已经凝结成了一颗圆滚滚的金丹,比之前更加凝练,而在这般恐怖的强压之下,我也毫不犹豫地站直了起来。
然而奇迹就这般发生了。
我心中一万头的草泥马奔腾而过,那个悔恨啊,倘若是此时此刻洛小北落到了我的手里,必然是先那啥后那啥,绝对不会留下一个全尸。
之前交待的神情?
我过了一会儿方才想明白。
这般想着,我又是一阵患得患失。
毕竟,借钱花,总不如自己有钱花来得畅快……
我这时方才明白洛小北为何会那般狠心,每一人都直接灭口,不留活人。
不管是我,还是洛小北,又或者是其他的人,都万万没有想到,被人陷害进入此中的我,居然会得到了这脱胎换骨的变化。
原来是想借着我在这儿,拖住温半城,然后她好逃离。
我确实没有想到温半城那么强悍的黑道枭雄,居然能够有这般的好脾气。
说完这话,我陡然一阵心惊。
温半城这么吊炸天的人,居然在风魔面前,自称小温?
因为在温半城的眼里,和*图*书风魔在,与不在,那追查的力度可是两回事,如果是后者,只怕温半城早已发疯,四处出动人手捉拿了。
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这心诀就好像一下子活过来了一般,那源源不断而来的压力,却是变成了推动我气血行走的动力。
我低头,妥妥的八块腹肌。
如此运行了几个周天,才感觉那恐怖的力量仿佛变得轻松许多,不过身体素质到底有限,再也运行不得。
轩辕内经,正走任督两脉。
轩辕,即为黄帝。
这就是机缘,没有我在老家木柜子底下发现的轩辕内经,没有小米儿渡给我的三滴金色精血,没有这内乾坤极巅之阵,和被导引至此的湖心葵水之力,缺少任何一样东西,都不能够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他们平日里,到底是怎么交流的?
我的眼睛,居然能够透过黑暗,看清楚事物的本质。
风魔之前到底交待了他什么事情啊?
不过想象终归只是想象,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知道为什么,我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就变得畅通起来,原本一天才能够行几遍的周天,此刻源源不断,一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竟然没有可以阻挡的东西。
此人是远古时代的华夏共主,五帝之首,被尊称为中华的人文初祖。
如此说来,这女人,却是个邪教妖女。
轩辕诀,又名轩辕内经。
是小米儿。
就在我头疼之时,突然间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了之间在家里老木柜子和-图-书下面的经诀来。
心中忐忑了许久,我头疼得厉害,努力顶住了从上方传递下来的压力,将跪坐变成了盘腿而坐,我开始尝试修行那南海降魔录来抵御这股恐怖的水压之力。
这个死丫头,她不是待在外面的假山上么,她是怎么进来的?
他笑嘻嘻的离开了,显然是听到了我的声音,觉得并不疑问,于是也放下了心来。
寥寥几百字的语言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然后走马观花地转动一边,最后排列成了一行又一行的句子来。
不要啊,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我这话儿是骗人的,事实上,这内乾坤极巅之阵将风魔困了那么久,我又如何能够这么快离开呢?
源源不断的行气过程中,我当下也是一泻千里,整个人的骨骼也是噼里啪啦作响,就好像又长高了好几公分来,而丹田处一直淤积的金色精血,之前因为无法消受,而一直囤积于此,现在也居然被那种力量推行着,迅速地变小、消融。
那风魔,可是连温半城这般牛波伊之人,都只有自称“小温”的男人。
温半城不会突然失去了耐心,真的就弄死我了吧?
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一些历史,知道一点,所谓轩辕,就是传说中的少典与附宝之子,本姓公孙,后改姬姓,故称姬轩辕,因为居轩辕之丘,号轩辕氏,建都于有熊。
转而一想,我方才明白,他这不是对我客气。
我一开始还有些纳闷,过了一hetushu•com会儿,突然觉得自己好蠢。
他说罢,回过头来,对着那吴队长拱手一礼,说道:“开始!”
那个男人穿着一套过时来的灰色中山装,纽扣一直系到了脖子下面那一刻,一本正经的模样。
我隔着水幕,瞧见她将自己藏在了一片杂物堆里,哆哆嗦嗦。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下意识地朝着前方望了去。
自我修行算起,到底过了多久时间?
两人走到了水幕之前来,然后温半城咳了咳嗓子,对我说道:“前辈,这是吴队长,你之前找我交代的事情,我交由他来帮着办,也希望你能够谨守诺言,将那法门交付于我。”
我的心中一阵惊讶,还没有反应过来了,就瞧见那温半城居然又回来了,不但如此,他另外还带了一个男人来。
就在我诚惶诚恐的时候,那温半城反而在赔笑,说前辈啊,是小温我办事不牢靠,把你安置在这么一个地方,不过这儿是一高人布置的,除了这里,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安置你,你等等啊,回头的时候,我再想想办法……
我想了一下,只好学着风魔之前所说的话语吼道:“温半城,你不要再出那些鬼主意来套我话了,老子不信你这个邪。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告诉你半句修行法门,你有本事,直接把我给弄死!”
也只有如此,才会将所有的诺言当做是放屁,根本就不管不顾,直接忘到了脑后去。
目能生光。
而不是每一次我被www.hetushu.com逼到绝境的时候,才会输送一些给我作为防身之用。
我屮艸芔茻!
我跌落在地上,而小米儿则冲到了跟前来,隔着气墙,带着哭腔,冲着我大声喊叫:“mumu,mumu……”
轰!
温半城倘若真的给我换一个地方,那我岂不是百分之百的暴露了?
那上面有着一种很凶猛的力量,将我往后面推开了去。
可怜的孩子,唉……
面对着温半城毕恭毕敬的话语,我犹豫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听到这话儿,我整个假风魔顿时就傻眼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就在这时,那个穿着中山装的吴队长下意识地打量起了这个洞子里来,眼看着他即将瞧向了小米儿隐身的杂物堆,我慌忙出声道:“好,没问题!”
从洛小北与风魔的对话之中,我能够感觉得到她与邪灵教的关系密切。
这些句子,与我血脉深处的某种东西,在隐隐共鸣。
我操!
我欲哭无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有朝着她使劲儿挥了挥手,说道:“你先出去,别在这里待着,太危险了,等我想办法出去了,再去找你,好不好?”
我说话没信心,小米儿自然感觉得到,使劲儿地摇头,而就在这时,她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像一只受惊了的小兔子,朝着旁边一跃,直接就躲到了角落里去。
此刻的他,把我给当成了风魔,因为那个劳什子内乾坤极巅之阵的关系,使得他能够确定自己最为珍重的秘密,也就是和-图-书风魔并没有逃走,所以死去的那些手下,都是无关紧要的。
癸水之力,为上善若水之法,至刚,亦至柔。
于是他举起了手,触摸到了这气墙之上来。
我的浑身尽是油腻,但是心中却忍不住狂喜。
那种感觉,大抵就是如此吧?
试想一下,平日骑着单车的你,突然间换成了一辆法拉利跑车,奔驰在宽敞无边的八车道上。
这并不是说小米儿赐予我的那金色精血销蚀一空,而是真正地融入了我的体内,变成了我自己的力量。
但是轩辕内经,却并非著名的医史文献《黄帝内经》,既无《灵枢》,也无《素问》,而是一本纯粹的修行法门典籍。
他刚才说要处理捣乱者,言语之间洋溢出来的杀伐果断可不是装出来的。
我的上身,衣服承受不住那力量,已经全部撕裂开去,露出了强壮而又结实的肌肉。
这里面的变化,有着天差地别。
是不是这个理?
区区几百字,将人世间的至道讲解,而我则凭借着血脉之中的某种力量,与这经诀开始共鸣了起来。
在望下瞧,只见原本合适的裤子变成了七分裤,整个人却是陡然拔高了数分。
那感觉怎么形容呢?
温半城大喜,向前一步,激动地说到:“前辈真爽快,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而是风魔。
我下意识地朝着她冲了过去,结果刚刚走了两步,就重重地撞到了一道无形的气墙之上。
她的声音悲苦惊慌,听得我的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