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三十三章 泉底石刻法阵

说实话,当瞧见这一大帮子人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那叫做第六感,佛家称之为阿赖耶识。
我怕身后的背包会受不住力,索性脱了下来,也塞进了里面去。
背包里都是些换洗衣物和杂物,唯一值钱的就是从龙泽乔手下那儿抢来的手机,不过在这儿一泡,估计是报废了。
我横不能让小米儿这么一个小屁孩儿来保护我们吧?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不过随着我的话语说完,雪见姑娘居然停止了挣扎。
我瞧见小米儿那不情不愿的模样,心中就很郁闷。
之前的我没有成功过,是因为本身的修为还没有达到。
从水面上往下望,只能够瞧见一片浑浊的水泡,而从下往上往,仔细看的话,却是能够瞧见一些东西的。
到了这儿,我低声对小米儿说道:“一会儿你捏住这姐姐的鼻子,然后负责给她渡气,知道不?”
而唯一没有受过伤的雪君姑娘,却跑回天池寨去找救兵去了。
好期待有一场艳遇啊……
我现在跑肯定是跑不了,一来我丢不下雪见姑娘,二来就我现在的情况,也根本就跑不过那一帮禽兽啊?
水温太烫了,眼睛根本就受不了,若我不是懂得些御水术的法门,这最为脆弱的眼睛估计也得报销。
他在生气,很生气。
我陷入了浅浅的昏迷,而就在这个时候,小米儿突然拉了拉我的手。
入水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浮力把自己往上http://www.hetushu.com托起。
呃,呸呸呸,王明你赶紧把那龌蹉心思给收起来,这雪见姑娘,说不定以后就是咱弟妹呢!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之前跟雪君姑娘有过承诺,再加上这女娃子是我老弟的梦中情人,这种事情我就自己来了,还用你个小家伙来代劳?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手拽着雪见姑娘,一手拽着小米儿,就沉入了水里去。
那滚烫,让我感觉自己几乎都熟了大半,而就在这个时候,口鼻被捂住的雪见姑娘开始无意识地挣扎了起来。
很快,我的目光聚集在了雪见姑娘所待着的温泉泡子里。
这个地方,是温泉山最高处的温泉泡子,按照温度从高到低的分布,这儿的六十多度,应该是最热的地方。
至于任何在水底里生存,有着御水术手段的我根本没有考虑多少,也顾不得穿着这一身衣服,直接就缓步趟下了水里去。
这小屁孩子,居然都知道亲嘴儿是不对的了,真的让我有些头疼。
我听师父说过,这世间有些常年处于生死边缘的高手,甚至能够感受到别人注视的目光。
我的手死死抓住雪见姑娘的胳膊,然后开始在心底里说道:“雪见姑娘,雪见姑娘,我是王明,王钊的哥哥,你现在如果清醒的话,请不要惊慌——我们现在在温泉底下,外面有十几个白头山圣地的高手,你别乱动,保持平静,然后我会让我女儿渡气和_图_书给你。千万别乱动,不然我们两个都得死……”
刚刚趟入其中,额头立刻就冒出许多的毛汗来,感觉如在蒸笼里面一般,惹得我想赶紧逃离。
听到那上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哪里敢上去,只有咬着牙,往里面趟去。
那娇嫩欲滴、如鲜花一般的唇瓣,倘若是亲上去,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我感觉自己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努力地行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那灼热却不断地刺激着我的肌肤,甚至神经,这个时候的我已经睁不开眼进来了。
然而事情却并不能够让我如愿,那帮家伙一直都没有走,甚至还坐了下来。
怎么讲呢,那是一个古怪的圆盘,散发着微微的金光,而在它的旁边,却是有石雕篆刻的符文。
真不该怀孕期间的时候,看那么多的电视。
昏迷只是对于一个人的自我保护,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她体内的机能就会强制地让她恢复清醒。
雪见姑娘下意识地睁开眼睛来,紧接着又闭紧了去。
我对自己龌龊的内心进行批评,突然间觉得好一阵委屈。
我勉强睁开了眼睛来,顺着她的手指望去,瞧见在咕嘟咕嘟冒着水泡的泉水深处,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真是教坏小孩子。
而这里的温度,已经几乎接近于七十度了。
但是现在不同,打通了任督二脉,又将小米儿给我的三滴精血给融汇了大半,我觉得我可以了。
我听到脚步和-图-书声越来越近,使劲儿瞪了她一眼,这小娃儿别看调皮,其实最怕我生气了,我一发火,她立刻乖乖地点了点头。
此刻的我,身体已经进入了内循环状态,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然后开始在脑海里将那整一套法门给快速地过了一遍。
我没事调侃自己,说我是隔壁老王。
传音入密。
啊,好烫!
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六十多度的高温,对于身中寒毒的雪见姑娘来说,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已经是灼热的温度了。
我脑子的想法有些发飘,而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一点,那就是这儿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让我全身的血液都下意识地击中在了一点,不知不觉就开始想得有些多。
暴怒中的他不断地挥舞着手势,就像希特勒一般地有力,这时有一个人从远处飞奔而来,直接跪倒在了他的面前,仿佛在汇报着什么。
我心中忐忑,眼睛开始下意识地扫量左右,想要找一个可以躲藏起来的地方。
陡然砸入水面的尸身将所有的景象都给扭曲,我怕那些家伙将目光注意到水底,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往上看。
不过好在我有着南海一脉的传承,对于御水术这玩意倒也熟练,沉心静气,让自己掌握住了这水流里面的场域,然后缓缓往下沉,大概沉了三两米左右,我找到了一个反扣起来的石洼子,将雪见姑娘给塞进了里面去。
他当场杀了人,还有些意hetushu.com犹未尽,飞起一脚,将那人的尸身给踹到了温泉泡子里面来。
水泡子下面不断地有水流往上,我将雪见姑娘卡在那狭窄的倒扣石洼子里面,自己就不得不抓着边缘的石头,让自己不至于浮起来。
那年轻胖子听完之后,突然间就暴怒了,从旁边的随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刀,唰的一声,就把这人的脑袋给直接斩下。
它大概有二十平方米不到,呈现出一个梨子般的不规则型,而在梨子头的那儿,则咕嘟咕嘟地冒着泡,不知道深浅。
我望了一眼水面上沉沉浮浮的雪见姑娘,按照刚才那几个人的德性来看,她虽然名节有可能不保,但生命安全倒是能够得到保障,至于我,一旦被抓到,不把我给点了天灯,就已经算是善待我了。
这年轻胖子还真的是残暴啊,对自己人说杀就杀,就如同对待畜生一般——他到底是何人?
我继续忍耐着窒息与高温,度日如年,就期望着这一帮人能够赶紧离开,好让我能够缓一口气,因为我担心自己再待下去,会不会给直接煮熟了。
这山顶的温泉泡子可要比下面的深许多,毕竟是源头的位置,我往那梨子头走去,不多时就已经漫到了我的脖子处,而小米儿则在水里面小心翼翼地游着,把雪见姑娘给推到了温泉泡子最深的地方。
我心中狂喜,拍了拍小米儿的头,小东西委屈地瞧了我一眼,然后撅着嘴,不情不愿地凑到了雪见姑娘的唇边,缓缓渡了一口m.hetushu.com气。
天啊,居然成功了!
然而我能够离开么?
眼看着雪见姑娘奋力挣扎,即便是藏在这里,估计也得暴露,我心急如焚,而就在此时,突然间一道法门从我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但仔细想想,我哪里有人家那隔壁老王的派头,除了一路走背字,我就没有过桃花运这回事儿。
小米儿听到,拼命摇头,撅着嘴不同意。
这是温泉眼子下面传来的力量,有水流从下方喷涌而出,然后通过这个温泉泡子,一直往下面流去。
若是能够躲在这里,那些人未必能够瞧得见我。
光三个人,就已经让我们竭尽全力了,雪见姑娘身中寒毒,昏迷不醒;而我则是在与玄哲山的拼斗中磕碰多处,腹部更是中了一刀,虽说有小米儿帮着医治,又行了一段时间的气,正常行走倒也可以,但是剧烈的搏斗,绝对不行。
我看见了那温泉泡子的边缘,有四五个人在那儿站着,他们正围着一个身材魁梧肥胖的男子在讨论着什么,中间的那个男子梳着一个古怪的发型,显得十分具有威严吗,不过他的表情却有些狰狞。
我在水底里度日如年。
我极度渴望着重见天日,然而却不得不忍耐着。
是法阵么?
怎么办?
水下声音是很难传导的,所以即便我出声讲话,她也听不见,但是如果我能够用这法门,或许能够让她镇定下来。
一个美少女,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一起,从感官上来说,是极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