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章 宋家三房雪主

我明白了,原来人宋家只不过是把火焰狻猊寄放在我这里养着,回头还是会要回去的。
离开了小院,我被引导到另一侧的院子里来,那仆人告诉我,说这里是客房,这几天我就在这里养病,无需多虑。
宋老说道:“它融于你的体内,其实只是相当于一位房客,虽说会耗费一些你的精神,但也会缴纳租金,助你修炼离火真劲,甚至能够帮你出战敌手——不过它现在体质虚弱,三年两载之内,未必能够浮现实体来。”
不是雪见姑娘,或者雪君姑娘么?
我说这东西倘若与我两位一体,会不会对晚辈有什么害处?
小家伙不愿意,耍脾气,被我瞪了一眼,这才不情不愿地趴在那妇人的怀里,小嘴儿却噘得高高。
我感觉就好像被铁锤给砸了一下,想起了我弟弟说的话——他曾经告诉过我,那雪君姑娘很有可能是宋家未来的继承人之一,不可能会被用来做这样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那法阵有隔绝声音的效果,而即便如此,站在近前,还是能够感觉到那震慑人心的恐怖。
啊?
呃……
我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瞧见我老弟抱着小米儿在那儿等着呢,而雪见、雪君两位姑娘则在后面陪伴着。
我也不介意,并不指望人家能够曲意奉承,这回见面,也是只相互认识一下,于是主动引导话题,大约聊了一会儿,知道她是宋老三弟的孙女,之前是在长春生活,后来上山,跟我老http://m•hetushu•com弟一般,属于半路出家,修行上面一般般,算不得厉害,但也还算是有些底子。
宋老指着它,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家伙是真龙第五子,喜好烟雾和火焰,浑身热力惊人,不过那是在定星盘里面,能够持续性的吸收星辰之力而转化;近几百年来,烟层遮空,末法时代,星辰之力早已黯淡,而它又在那温泉山上灼热多年,将本身的底子皆已耗尽,表面看着厉害无比,其实已然成了一空架子,我方才能够一捉即收;而正因为如此,使得它即将消亡殆尽,所以你不要指望它能够帮你多少。
我听见她有山外生活的背景,跟她多聊了几句,说到明星,她这才话多起来。
走进厢房,里面温热如春,我走进来之后,一长相美艳的女子正坐在里面,瞧见了我,起身来与我见礼,说这就是王家哥哥吧,小妹雪主,见过哥哥。
我躬身相送,然后在那妇人的带领下,来到附近的一处厢房前。
我老弟立刻反应过来了,说不会吧,宋老爷子这是要给我找嫂子么?
不过她讨厌少女时代,觉得这帮女的除了漏大腿,什么都算不上。
她说以前在外面的时候,最喜欢看韩剧了,整宿整宿的,老感动了,最喜欢韩星,李钟硕啊、金秀贤啊,还有李弘基等等。
我点了点头,说没有。
我说他希望我能够成为宋家的女婿。
两边协商妥当,并没有急和-图-书着干嘛,而是返回了佛堂。
事实上我也只是客气地应付而已,说了一大堆,真不知道聊了些啥。
宋老哈哈一笑,说你倒是个好大哥,我答应你了,他若是有什么困难,直管找我便是。
啊?
我笑着说道:“我刚刚过来,你就到了,鼻子怎么这么灵呢?”
他这问题一说出口,旁边两位姑娘也都紧张了起来,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羞涩和关注的表情,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儿期待。
老弟大喇喇地进了房间,而我则与两位姑娘拱手为礼,雪见姑娘进了房间,四处打量了一下,说王明哥,我爷爷对你真不错,这客房可是最好的一间呢。
我的天!
宋老摆了摆手,笑着说无须,宋家没有这般小气,再说这事儿是求人,我知道你委屈,所以我宋家也记住你这一份人情,日后若是你有所求,都可以过来找我。
听上去好像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不过我这人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最为谨慎,知道这等美事砸在头上,未必是什么好事,于是拱手说道:“宋家女儿,名门闺秀,大家出身,王明有些高攀了,不知道宋老的意思是?”
两人走到阵前来,瞧见那大家伙懒洋洋地趴倒在地,似乎感觉到有人接近,脖子上面的毛陡然一竖,冲着我们这边猛嚎一声。
那女孩儿别看长相美艳,但性子却沉默得很,说了三两句话,便有些冷场了。
我家里穷,常年都在为生计奔波漂泊,自然和*图*书没有闲情逸致追星什么的,这些名字我听得一阵迷糊,也记不住,稍微聊了一下,听到前院有人叫,便起身告辞。
我笑了笑,说如此还真得感谢宋老。
这时那雪主姑娘倒是露出了依依不舍的表情,显然是很少遇到这般能够聊得来的人。
我不是卖关子的人,直接说道:“宋家三房的雪主姑娘……”
我有些失望,不过却没有露出来,只是笑了笑,而宋老显然也察觉到了,告诉我,说好处肯定还是有的,而且我这边会尽快找人再造定星盘,不会让你久等的——火焰狻猊与那逸仙刀并不一样,它有着自己的意识,虽说与你的鲜血共融,对你亲切,但并不是臣服于你,而是对等的朋友关系,这一点,你可能需要记得。
她奇怪,指着旁边粉雕玉琢的小米儿,说你没有结婚,那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呢?
我没想到出发之前,跟小弟开过的玩笑,居然真的就发生了。
我说要不要跟黄金王家一样,也签一个契约之类的东西?
哦,对了,她告诉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去韩国,洗碗刷锅子都愿意。
比起小米儿的来历,我老弟更关心我与宋老聊得问题,问我说那宋老是怎么说的?
那妇人伸手过来,说把小米儿抱着去给我老弟带着,让我自己去和雪主姑娘单独见一下面,聊一聊。
既然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拱手,说长者赐不敢辞,宋老既然这般说了,我和*图*书见一见便是了。
出了院子,早有一个妇人在旁等待,宋老笑呵呵地对我说道:“嗯,你先去见一见雪主,我找家里人通一下气,回头的时候,我们再聊,可好?”
当然,照宋老对于雪见姑娘的宝贝程度,估计也不会拿她出来做交易。
我进了房间,发现这儿可比我老弟那儿宽敞许多,家具也透着一股典雅贵气,而我的行李都已经被人给拿了过来,正打量着,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我老弟在门外喊道:“哥,你方便么,我们进来了哦?”
至于雪见姑娘,容貌品性倒都不错,只可惜是我老弟的菜,若是给我这老牛吃了嫩草,只怕我俩这兄弟都不能做的。
我老弟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屏着呼吸,说啊,那宋老爷子到底给你选了哪一位?
听完我的讲述,三人都惊呆了,回过神来,雪见姑娘小脸儿红扑扑的,拍着胸口说想不到王明哥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当真是不容易啊。
在座的都是亲近之人,而且也都还算可靠,我不再隐瞒,将小米儿的来历,简单说了一下,并央求众人保密。
我知道此事难得,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老弟王钊在这求学,身单影只,宋老若是能够照拂一二,王明感激不尽。”
纳尼?
我瞧了左右一圈,发现雪见、雪君两位姑娘都竖起了耳朵,显然十分关心。
是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而来么?
宋老微微一笑,说道:“我胞弟有个孙和-图-书女,名叫雪主,年方二十,温良娴淑,你若有意,回头可以见一下……”
我瞧见这女子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稍微化了点妆,唇红齿白,除了脸上稍微有些雀斑,倒也算是一个漂亮姑娘,虽说与雪见、雪君那样天然去雕琢的美女有一些差距,不多对于我来说,却也不算委屈。
他点头,说好,既如此,那你过来,我跟你讲一讲这火眼狻猊。
我知道此事倘若是确定的话,她们自然都会知晓,于是也不做隐瞒,笑着说宋老就是关心了一下我的个人问题。
原来宋老所说的交易,居然是给我做了一个单项选择题。
成为宋家女婿?
敢情又是一鸡肋啊?
我老弟一屁股坐在客房的太师椅上,急吼吼地问我道:“哥,宋老爷子单独叫你过去,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而宋老则是人老成精,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不是什么老顽固,知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从来都不喜欢什么媒妁之言,总想要自己谈恋爱;所以我的意思是先处着,给宋家上下一个说法,至于成不成的,都没有关系,我总不会把你们拉进洞房里去,强迫着成婚,对不?”
我瞧见那女子十分礼貌,想来宋老爷子已经提前安排过来,于是与她见过了礼,坐下之后,便随意聊了聊天。
我同意了,将小米儿递到她手上。
我笑了笑,没说话,而雪君姑娘却反应了过来,说啊,王明哥,你难道没有结婚么?
众人一片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