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三十二章 杀蟒,降虎

这家伙的呼噜声震天响,简直能够让人疯掉,如果不是身处其间,别人说这洞子里藏着一狗熊,我都是愿意相信的。
我想着坏了,下意识地朝旁边一闪,却感觉到那畜生已然腾空而起,扑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心中慌乱,往旁边推开了几步,瞧见那畜生先是低头,舔了舔地上被我切去大半的蟒尸和鲜血,然后口鼻之中喷着白气,目光游移,转到了我这个活物上来。
所以在简单地考量一会儿之后,我决定肢解了这条巨蟒,然后找个地方将其藏起来,以备后用。
我无奈,与他将打包的残羹冷炙给分食一空,吃过之后,他抹去了嘴巴上的油渍,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天马某受你一顿饭食,必将百倍回报——对了,你可曾想清楚,是否跟我一起离开?”
我不知道小米儿对它到底做了些什么,不过知道这头白虎居然就顺从了。
它是闻到了鲜血过来的,这玩意,无论从哪儿瞧,都是这雪林之中的王者,过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舒心日子,任何东西在它眼里,都不过是食物而已。
一开始的时候十分困难,因为它是被小米儿给说服的,与我并无关系,尽管控制着不咬我,但是我想骑上去,却还是千难万难,而这个时候,南海一脉传承的御兽术终于发挥了作用,在小米儿的基础上,我勉强跟这畜生沟通上了。
咝……
现如今,我也被列www•hetushu.com入了它的菜单之中。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终于瞧见这头雪蟒的全貌,居然是一头长约三丈有余的巨蟒,那脑袋跟个小箩筐一般,此刻被砸得稀烂,眼球都爆了出来,脑子又给小米儿掏了一番,不曾模样。
它的爪子高高扬起,却又低低落下,顺服地叫了一声,模样也瞬间柔顺了起来。
当听到雪林之中传来一声低吼的时候,我连忙握紧了手中的弯刀,警戒地四处望着,试图找寻到这声音的来源。
突然间,一道口诀和法门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也是恼了,翻身过来,想要与它拼命,然而没想到这畜生居然就停在了半空中。
而当我们赶到第三个藏身地点的时候,突然间瞧见外面有打斗的身影。
第二天清早醒过来的时候,马疯子精神奕奕,跟我找吃的。
砰!
我在地上滚了两圈,爬起来一瞧,却见这玩意居然是一头巨大的白色猛虎。
不过在两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在一片雪林之中感受到了。
我一整晚都在防备着马疯子对我的突然袭击,然而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发现他什么都没有做。
这玩意一直潜伏在厚厚的积雪之下,当我踏着滑雪板路过的时候,突然间就从下方暴起,一下子就将我的身子给捆住了,然后将我朝着树上甩了过去。
食物储备工作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麻烦却不期而至。
我有心收服这畜生http://www.hetushu.com,就没有拿刀斩,只是想躲避,却没想到失去了先机,给那畜生的爪子一拍,紧接着尾巴一甩,像钢鞭一般抽打在了我的背上,使得我滚落在地,后背火辣辣地疼。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欢喜起来,将身子低伏,然后一手持刀,一手开始变换法印,配合着嘴里的叫声。
我跟着他出去,结果发现对方走得飞快,身子一轻,整个人就在雪地上飘了起来,比我用滑雪板还要快上几倍,不一会儿,人影就消失于雪林之中。
小米儿从那蟒头里掏了些东西来吃,差不多了之后,嫌弃地朝着雪蟒吐了点口水,然后冲到了我的跟前来,顾不得我满身血污,如燕投林一般地扑到了我的怀里。
瞧见马疯子的这身手,我的心头就是一阵震撼,知道还好昨天忍住了手,没有跟他冲突起来,要不然以他的手段,我未必能够占得了便宜。
我试图在这些地方,找到老鬼的踪迹,与他完成汇合。
就好像陨石砸落了一般,雪花溅得漫天飞扬。
愤怒的小米儿发出了嘤嘤的叫声,然后双手一撕,居然将那坚韧得让人头疼的蟒皮给凭空撕扯出了一个大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蟒肉和暗红色的鲜血来。
我被重重地砸向了那树干之上,最先接触那树干的却是在我背上的小米儿。
我扬起手中的弯刀,就朝着那畜生的身上斩去,结果刀碰鳞甲,滑向了一边,根本http://www.hetushu.com就进不得半寸。
他说完,转身出了洞口。
马疯子盯了我好一会儿,方才摇头说道:“固执己见的家伙,不过我还是尊重你的意见,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这个决定。”
这么长的一条雪蟒,吃的话,够我吃十天半个月,就丢在这里实在可惜,要知道我先前的食物,都已经被马疯子给弄完了,阿莫干背包里面有一罐子的药丸,看着有点儿像是辟谷丹,不过我不确定,想要长久,还是得补充食物。
呃,还是满脸血污。
肢解工作很麻烦,不过通过这一回的事儿,倒是让我对于这种东西的内部结构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而小米儿此刻却也能够帮得上忙了,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却能够帮我在附近挖雪洞,然后扛着比她还要巨大的雪蟒肉过去藏着。
除了打呼噜。
别说占便宜,能不能活下来,这还是两说呢。
这情形让我有些心惊肉跳,而瞧见它就一直蹲在那儿,蓄势待发,仿佛在等待着我害怕,转身离开时发动那最后一击,心中就感觉到这东西应该不是一般的聪明。
雪山异域凶险,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够生存下来,我已然感受到了在这儿修行的好处,却还没有体验到其中的恐怖之处。
是一头雪蟒。
这一下终于将熟睡多日的小米儿给弄醒了,她哇哇大哭,带着起床气奋力往外爬,而那头雪蟒无比巨大,身子不断伸缩,力气远远比我在五毒教寨子外www.hetushu•com围那儿遇到的缅甸蟒,要强上许多倍。
我心中疑惑,然而很快就发现了原因,却是去藏雪蟒肉的小米儿回来了,她跳到了那白虎的头上,揪着那畜生脑袋的毛,贴在它耳朵边,不知道在嘀咕些啥。
我不知道南海一脉的御兽术是否有效,只有依葫芦画瓢,尽量展示出来,而那头大白虎似乎有些好奇我的动作,一对琥珀色的眼珠子不停转动,睁开又眯起,仿佛也觉得十分有趣。
我摇头,说不用,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当下我把剩下的蟒肉留下一部分来,然后其余的都给它吃了去,然后开始尝试着骑上这家伙的背上去。
它比段宝婷骑着的那一头更加巨大,单是站立起来的个头都已经比我还高,站在我面前,就跟一头小象一般,而且它是通体雪白,除了隐约几道金线之外,也就只有额头上的花纹,有点儿淡淡的黑。
我想起蛇胆能够解毒,赶忙掏着弯刀,在它的腹中找了一下,结果没有找到,反倒弄得一地的血。
经过这一番交手,我终于骑上了那白虎,抓着它身上的毛,与小米儿一起,在林中飞速奔腾,前往下一个藏身地点。
我在试图吸引它的注意力,并且与其沟通。
我与这畜生僵持了两分钟不到,而这个时候它终于是耐不住了,张开嘴,一声吼,腥风扑面而来。
一声响,那雪蟒坚韧的鳞甲终于被破了防,紧得宛如岩石一般的肌肉在这一刻,终于受痛抽搐,松弛了和图书下来,而小米儿则趁机挣脱而出,找到了那巨大的蟒头,抬起拳头,就过去饱以老拳,打得它嘶叫不已。
有了白虎相助,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下一个藏身地点,并没有找到任何人,只有留下记号,接着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点。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雪蟒受痛,在地上奋力打滚,试图颠覆我们的平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将弯刀插入了那伤口处,然后猛然一划拉。
有点儿像是个大猫咪。
轰!
她手上的动作不停,左手上面的鳞甲散发着五彩光芒,无往而不前,伤口不断扩展。
等等,南海一脉的传承之中,可是有一套御兽术的,我若是能够将这畜生给降服下来,在这雪林之中,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强援?
小姑娘对我显得越发亲热,顾不得我的丑模样,吧唧亲了我一口。
她恼了。
这样的畜生已经完全融入在了雪林之中,倘若不注意,哪里知道会有这样的东西在靠近?
几分钟之后,那条雪蟒最终没了气息,身子像散架了一般,而我则如同被血洗过了一般。
眼看着我们父女就要被这狡猾的雪蟒给绞杀的时候,小米儿也终于发了火。
怎么回事,难道我的御兽术起了作用?
我左右打量好一会儿,都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只以为是幻觉,想要继续手里的工作,而这时突然间林中传来一阵腥风,我心知不妙,下意识地朝着旁边就是一扑,结果感觉到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传来一阵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