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三章 排排坐,赴黄泉

啊?
还有两个一脸严肃的老头子。
他浑身风雪席卷,无数枣子大的冰雹从那漩涡之中喷了出来,许多人不得不后退。
惊涛骇浪之中,他想要劈出一丝生机来。
段保保承受了这一击大部分的劲力,整个人在一瞬间,居然变成了一个冰雕,弯刀还在半空中高高扬起,人却变得晶莹剔透。
段侯爷倒吸了一口冷气,说原来传说是真的啊?
马疯子被玉龙第三国的五位顶级高手围攻,却不急不慢,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从雪地里拔出了一把长剑来。
然而我想了想,却试着安慰她道:“别着急啊,马疯子最开始的目的,是让所有人不得离开,不过现在,他应该还有更加紧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听到,忍不住埋怨起来,说既然你们都知道这事儿,而且还一直在眼皮子底下,为什么就不出手管一管呢,何必闹成今天这模样来?
我仔细打量一番,方才发现这个头颅,原来属于这儿最为高贵的那一位。
这一个来自大理段家的后裔,虽然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段府护卫,却有着超出常人的意志和手段,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弯刀,朝前一劈。
这长剑仿佛是被埋在了地上一般,仔细看,却是一根长长的脊椎骨。
在他的面前,有着玉龙第三国的国主、国师以及十几个稍微低一级别的高手,然而却都被他给无视了,那目光跨越人群,最终集中在了我们这儿来。
和*图*书瞧见有一人没有任何障碍地砸落在了我的脚下。
段侯爷轻叹,说此事大家都有耳闻,不过一来马疯子为人谨慎,屡次被调查都找不到任何证据;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好多人对他抱着同情的态度,毕竟在他女儿的那件事情上不能帮他,其余的小节,能够忍耐的,也就忍耐过去了,并没有想着跟他真的多做计较。没成想……
“是老子!”
我这时才想起来,我护送的那两位姑娘,和段家的老弱妇孺,可都困在了出口处。
国主他们决定了这事儿,纷纷朝着通道口的祭堂走去,而段宝婷却没有走,而是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冲着我说道:“我娘她们呢?”
笑到最后,他却是泪流满面,指着祭堂的角落处,说马氏一族的脸面,早在二十年前我女儿惨死、沉冤未雪之时,就已经丢了个精光。
国主终于忍耐不住了,厉声喝道:“马疯子,你离经叛道,心怀怨恨,有违和谐,今日便将你给杀了,破了这玉龙第三国的戒律吧!”
一声巨响,我忍不住睁开眼睛来,却见在风暴的中心处,突然间有一个古怪的神像从里面浮现,而下一秒,五色光芒陡然崩溃,四散而去。
国主依然嘴硬,说豆豆她是死于自杀,与任何人都无关,这一点你要清楚。
他拔出来之后,开始与那五人应敌,举手投足之间,先有风霜,又有戾气,再有便是那黑色魔气翻和图书滚而来,如此酣战一番,惊天动地,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
身首分离。
马疯子顶天立地,端正站着,冷冷说道:“我要将这玉龙第三国,从这世间一把抹去,让它为了你们的罪孽而陪葬。不过在此之前,我得杀了那小子……”
我赶忙对段宝婷说道:“出口打不开,刚才你们家的护卫跑过来,说出口那儿的法子被人给篡改了,一时半会儿离不开这里,我们正在想办法,结果就打起来了……”
自杀?
我越吸越多,地下那剩余的气息被我一阵不要命的摄取,仿佛全部都倾泻到了我的身上来。
他人性之中唯一剩下的善念,也就是对于自己外孙子鬼胎少年的挂念,然而在此刻,却被我们不得已地出手给全部扼杀了。
是骨头打磨而成的剑。
死便死了,又有何惧?
“为什么?”
他这话说得无比凝重,而这时马疯子前面的国主则开口说话了:“马疯子,我第三国待你并不薄,这些年来,你吃的喝的穿的,哪一样不是第三国给你的?你生于斯长于斯,没想到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站在这祭堂之上,你有什么面目,去见你那死去的父母,和列祖列宗?”
听到段侯爷的话语,我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来,这事儿到底是谁的错呢,我也想不清楚。
我指着我和老鬼说道:“杀我们!”
我回过神来,左右一打量,瞧见周围尽是先前朝议之时的那和_图_书些一流高手,国主、段侯爷和国师都在身旁,脸色极为严肃。
段宝婷顿时就焦躁起来,说啊,这怎么办,马疯子不让一人逃离,他会把其他人杀光的!
然而他所面对的这人,并非是那个鬼胎少年,而是已经入魔了的马疯子。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问我话的人,却是玉龙第三国的国主。
而再往远看,则是一片雪白,漫山遍野的暴雪将以前那个世外桃源一般的聚居点都给吞没,知道他们对马疯子肯定是恨之入骨,心中稍安,指着不远处的通道处说道:“他应该还在通道里面……”
最后站在他面前的,唯有修为最高的国主、国师。
就在此时,突然间一声穿越了空间的厉喝声响起,我们纷纷循声而去,却见一股黑色的漩涡在那祭坛之中出现,而浑身黑气的马疯子,则从那漩涡之中走了出来。
老鬼在与鬼胎少年交手的时候,已经耗费了大部分的体力,虽然有那家伙的一点儿精血滋补,却也并不能迅速回复,我扶着她,左手拉着小米儿,突然有了一种从容就义的慷慨与悲壮来。
这话儿说得国主的眼皮一阵跳,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指着他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玉龙第三国的国主,居然死了?
想到这里,她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我和老鬼不约而同地喊了起来,然而一人雄壮,一人虚弱,那马疯子先入为主,觉得老鬼如此模样,并不hetushu.com像是杀了他外孙子的凶手,反而是我,精神抖擞的,方才最有可能。
就在我整个人都懵住了的时候,身前陡然一阵浮动,马疯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冷冷地说道:“该你了。”
段侯爷在旁边也紧张不已,不过却还得一本正经地问道:“什么事?”
就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再一次的狂风暴雪扑面而来,然而突然之间,我感觉前面的景象一阵转移,恍恍惚惚之间,一下子,整个人仿佛就穿越了好长的一段距离。
只是,我可不想在这里跟人陪葬啊!
马疯子喃喃自语,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之时,忍不住就笑了,说是自杀啊,你有见过谁自杀的时候浑身青肿,脖子上面还有淤青的勒痕,结果最后却在井底发现,原来这是自杀啊……
无数的风雪扑面而来,让人在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死亡的绝望。
轰……
仔细想一想,玉龙第三国这样畸形而没有法理的地方,毁了也就毁了,说不定更好。
段宝婷和段侯爷两人脱口而出,我回答道:“因为,我们杀了马疯子的外孙子,也就是被他派在这里守住出口的鬼胎少年!”
在一瞬间,大雪纷飞,整个通道里陷入了一阵极度深寒之中。
他的怀里,抱着气息不再的鬼胎少年。
杀意在一瞬间如同浇油的烈火陡然膨胀,那家伙陡然间就伸出了手来,朝着我们遥遥一拍。
我最先瞧见的,是骑着白虎、英姿飒爽的段宝婷。
我们知道和_图_书跑也没有地方跑,便索性原地蹲坐着,老鬼尽快回神,而我则肆无忌惮地吸收着龙脉之气。
接着寒冷到了极点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谁杀了他?”
听到他的话语,马疯子突然间陷入了一阵疯狂的笑声之中。
我愣了一会儿,却听到段宝婷居高临下地对我解释道:“是我父亲,用斗转星移之法,将你们给转移出来的,那马疯子现在在何处?”
一声招呼,四人立刻站定位置,段侯爷也飞身过去,青、红、黄、绿、紫五道气息喷薄而出,锁定了马疯子的本体。
他的目光凝望,最终聚焦在了我和老鬼的身上来。
杀!
两者的实力,相差得天差地别。
这个时候,第一个站出来的,却是段保保。
下一秒,我面前出现的不再是那幽深的通道和遍目的风雪,而是挤挤的人头。
我出现的莫名其妙,而旁人却不管我,冲着我喊道:“马贼呢?”
冰冷的气息在洞子里讯速蔓延着,周遭传来了嘶嘶的声音,却是整个洞子仿佛都要冻塌了一般。
而在她旁边的,是穿着一丝不苟、头发灰白的段侯爷,他身穿黄色法衣,应该是刚刚施展了手段,整个人的身体里都透着一股密密麻麻的小米汗,将整个身体都给湿润了。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你死!”
“是我!”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已经填充着满满的愤恨,再无其它。
这般简单?
马疯子化了魔,心中却还有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