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十五章 湖怪,远遁

听到我这话儿,那黄老头儿突然对我说道:“你若是信得过我,便将手放在我的后背,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小米儿慌忙把扶住,我越过旁人,朝着湖水深处望去,却瞧见似乎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浮现出来。
啪……
如此想想,当真是有许多事情没干呢。
那老头子倒也洒脱,挥手说道:“刀是我丢的,帮一把,只是怕你反悔而已;现在既然事了,你我两看相厌,便不说再见,在这里说离别,咱们两不相欠,从此天涯之间,永不相见。”
收!
而还没有等我瞧明白,那湖水的中心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水花声。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也好,刚才那玩意真的是太恐怖了,我可不敢回去。
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祝你身体安康,老头儿气呼呼地说道:“安康个鬼,老子这样,能多活两年,就算是不错了……”
绿色的光芒,就好像翡翠。
尽管我不知道是谁,是什么,但是它却一直在旁边冷眼瞧着我们与黄家追兵的厮杀,就仿佛高高在上的天神一般,甚至都没有让我们感知到,而就在逸仙刀遗落湖底的时候,它终于按捺不住出手了。
我们朝着湖面的反方向奔了一里地,听到湖畔处传来了巨大的拍击声,砰砰作响。
在逸仙刀进入了我额头的一瞬间,我心中狂喜,心里面空缺的那一块仿佛被填充了一般,满足无比,而那疲惫感则如同潮水一般地袭上了心头,双脚再也和-图-书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这时小米儿扶住了我,而我也一把拉住了老鬼,说不是他,是湖底下……
老鬼问我要不要回去把那帮家伙给料理了,我想了一下,对他说道:“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帮人手脚筋都给挑断了,即便是能好,不留下后遗症,也得歇上个一年半载,这就是我先前绕过他们的原因;既然绕了,能不能活,就看他们自己命大吧。”
众人没有停留的想法,匆匆而走。
黄老头儿苦笑了一声,说我们的合作既然生效,我又何必在这个时候与你们闹翻呢?其实我当做什么也不知晓,不是更好?只不过是因为那刀是我弄丢的,若是真的给留在了湖底里,反倒是给你们留下了心结,日后又有反复,还不如帮你夺回,爱信不信。
咚!
一股宛如铜钟一般的鸣声从虚空出传来,波纹无数,涟漪浮动,我感觉脑子就好像被重锤给恶狠狠地敲打了一下似的,疼得厉害。
一想起我们两个人利用泸沽湖周转藏身,待了这么就,就不寒而栗。
如此又走了几里地,方才停歇下来,这个时候,我也算是喘匀了气息,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夜风,然后冲着那黄老头儿拱手说道:“刚才多谢前辈相助了。”
我的意识朝着湖底延伸过去,试图掌控住逸仙刀,然而却遇到了这股冰冷而庞大的意识。
黄石冲着我们鞠了一躬,然后也没有再多话,背着自己和图书的爷爷就离开了。
幸亏之前那玩意并没有醒过来。
望着两人的背影融入夜色,老鬼突然感慨道:“这老头儿,其实挺有趣的,当年一个人跑到南疆来隐居,居然还真的过了几十年小人物的生活,空有一身本事也不用,现在又敢爱敢恨,能屈能伸,算得上是个人物,倘若不是彼此的立场不同,我倒是想跟他做个朋友。”
我说对,等那什么猎鹰反应过来,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起来。
老鬼心情不错,哈哈大笑,说会个毛,不过没关系,咱这么难的事儿都过来了,学门语言,有什么难的?
我不管这些,口中念着那刚刚学到的刀诀,不断地加强着与逸仙刀之间的联系。
如同上一次那般,那意识再一次恶狠狠地撞击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坚实的力量将我护住,挡住了那股精神冲击;而就在此时,我听到黄老头儿的一声惨叫:“快,赶紧!”
“我没有!”
这一路下来,我和老鬼两个老爷们弄得跟乞丐一样,浑身又酸又臭,也亏得小米儿是自己的孩子,方才没有嫌弃。
那人说道:“听说那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个叫做王明,一个叫做老鬼?”
两人朝着山中走去,尽管身体疲惫不堪,倒是还有精神撑着,老鬼说经过这一次之后,黄家暂时组织不出什么像样的追杀来,这段时间算是空档期,我们就赶紧把小米儿送过去。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一直到第和*图*书二天的夜里方才醒了过来,好在我们两人睡觉都挺安静的,呼噜声也没有招来狼。
老鬼说与其隐居,不如出国,去国外避难。
啊……
听到我的名字,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我摇头,说有一码算一码,这回不是。
这感觉,跟我刚才在湖底深处几十米的时候,那一股阴森寒冷的意识,是一模一样的。
于是在附近县城找了一家洗浴,将小米儿寄托在门口,两个大老爷们就进去洗澡,摆脱了上前过来推销保健项目的服务生,两人躺在大澡池里泡着身子,正迷糊着呢,突然间就听到隔壁洗浴间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听说了么,就黄家那事儿?”
它或许一直都在沉睡,要不是逸仙刀的出现,估计都不会醒过来的。
老鬼一愣,说湖底下怎么了?
湖底深处的那攻击,在集中全力的过程中,也产生出了一缕破绽,我抓住了黄老头儿给我制造出来的机会,陡然凝聚全身的龙脉之气,将意念凝聚到了最巅峰。
老鬼说我们能去的,估计也就东南亚这一片,用不着英语,缅甸语、老窝和泰语才是王道。
我睁开了眼睛,瞧见夜空之中,逸仙刀宛如流星划过,跨空而来。
回想起这两日我们的层层计划,看着胆大包天,没想到居然都实现了,而且还战胜了那几乎不可能打败的敌人。
闭上眼睛,意识之海中的那一缕星光再次闪亮。
在那泸沽湖底深处,还有一个未知的存在。www.hetushu.com
那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顿时就笼罩在了我们的心头。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一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旁边的老鬼瞧见,顿时就是脸色铁青,冲到了黄老头儿的跟前,摸出了一把匕首,怒声吼道:“你敢诓我兄弟?”
这一回,再也感受不到有人在追踪。
这声音陡然而起,让人惊诧,旁边的黄老头儿惊声喊道:“这湖水里面有水怪,那精神力度,几乎堪比山神;走,快走,离开这泸沽湖的范围……”
我躬身,说君子一诺,驷马难追,从此离别,拜了个拜。
这种感觉,当真是极好的,当下两人也没有再多停留,一路翻山越岭,昼伏夜出,穿越了川西,又穿了大半个黔州,终于在一个多星期之后,到达了麻栗山附近。
我们在村口破庙的楼板上找了个地方躺下,让小米儿帮着放哨,然后昏昏沉沉地就睡了过去。
这是逸仙刀的斩人诀。
立刻有人应道:“怎么可能没听说,荆门黄家牛逼哄哄,自称江湖第一世家,这回给人甩脸子了吧?”
黄老头儿惊声喊道,而这时我感觉眼前一黑,那意识竟然给弹了回来,差点儿就站不住。
这一回,我们送小米儿过去,是去拜师学艺的,不管怎么样,都得打扮得整齐,不给咱孩子丢脸。
最终,它融入了我的额头之上。
就好像头颅给人钻开了一般。
老鬼还待说些什么,我心忧逸仙刀,拦住了他,说黄大爷,我信你,请帮忙吧。m.hetushu.com
我说你会?
两人哈哈而笑,走了大半宿,到了附近一个村庄。
听到他的催促,我们不敢再在这湖畔停留,解开了黄老头儿的绳子,让黄石背着他,而老鬼与我则相互搀扶着,与小米儿一起逃离。
逸仙刀动了,在我的脑海之中,宛如如燕投林,化作一道流星,朝着我的这边飞越而来。
我说湖底下有一个东西,似乎想要抢夺逸仙刀,它的精神力量太强大了,我有些扛不住。
我有些犯难,说去国外倒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我英文虽然过了四级,但仅限于书写,口语问题很大,不好沟通啊?
我将右手手掌放在了他的后背,而他则念起了诀咒来。
我说对,这年头,装逼的人多如牛毛,扮猪而不吃老虎的,估计也就他了吧?
两人在虚空之中,硬生生地碰撞。
老鬼诧异,说怎么可能,这两天我们在那泸沽湖里游了那么多回,也没有感觉到有谁啊,你确定真的不是这老东西在搞鬼?
老头儿一愣,说“拜了个拜”是啥意思?
老鬼有些怀疑,说你确定不会弄手脚?
飕……
一番感慨,老鬼这才想起问起那边的事情来,我们这才想起那村子里还有几个重伤的家伙没有料理,另外那湖边树上的神射手给小米儿捆得结实,刚才那湖怪发疯,不知道有没有把他当做替罪羊……
决心不再管那些家伙,我和老鬼都放下了心防。
那是逸仙刀在与我主动发出联系,而很快,那股阴冷的气息再一次笼罩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