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十九章 本卷终

我苦笑了一声,说你日后若是有了孩子,也会有这种感觉的。
为什么蛇婆婆在我看来如此恐怖,但是小米儿却如此亲近呢?我有些不太理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去吧。
那油灯如豆,散发着微光。
我抬起头来,她认真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好,很好,王明,你是我这十年来瞧见过的,最优秀的年轻人,没有之一。”
我将小米儿交到了康妮的手中,然后又冲着蛇婆婆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说道:“前辈,我女儿就拜托你了。”
我不舍地瞧了小米儿那精致可爱的小脸儿,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点儿痛来。
而就在我和老鬼讨论的时候,突然间有一阵气息笼罩住了我们。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可是……
我话语还没有说完,她摇头说道:“你不必多言,我只是说说而已,小米儿既然交给了我,那她就是我的徒弟,我会好好对待她,把她培养成材的,你请放心。”
我一愣,说啊,怎么会?
蛇婆婆将她拥入怀中,那些长蛇纷纷游动过来,伸出口中的信子,舔舐着小米儿的脸蛋和手掌,仿佛瞧见了亲人一般,而小米儿则被逗得咯咯直乐,仿佛十分开心。
我反复地在她的耳边讲着,小米儿撕心裂肺地哭喊,说我不要,我不要……
按照康妮的说法,老鬼是异族人。
蛇婆婆浑身上下,居然有无数长蛇蠕动,就仿佛蛇群之中,露出了一张老http://www.hetushu.com妇人的脸来一般。
来了啊?
康妮不置可否地笑道:“我一生侍奉师父,哪会生孩子?”
蛇婆婆没有再说话,而是朝着我躬身回礼。
在康妮的指引下,我与小米儿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小厅之中,而老鬼则被禁止进入。
我点了点头,说对,我最近惹了一些麻烦事,可能要跑路了,带着小米儿并不方便,而且她跟着我,风餐露宿,吃也没吃好,谁也没睡好,而且什么都学不会,不如早日拜您为师。
蛇婆婆溺爱地瞧了一会小米儿,方才抬头看我,说果然不愧是蛊胎,对于毒虫之物,天生亲切。
“女儿,爸爸要走了,你要乖乖的……”
我感觉我不管怎么集中精神,都瞧不清蛇婆婆的脸,因为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那不断蠕动的长蛇身上去。
蛇婆婆说蛊毒之物,本来就有违天和,蛊胎即便是有先天之气承受,但到底还是缺失许多,人格并不健全,最易成魔,她在这世间最为依恋的人就是你,也最听你的话,所以我才希望你们能够多待一段时间。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而小米儿却在往前走。
我跪倒在地,一把抱着这个小女孩儿,脑袋埋在她的脖子上,闻着她身上的香气,眼泪止不住地就流了出来。
我看向了康妮,她伸手过来抱小米儿,说别担心,是安神凝气的迷迭香,没有副作用的。
在我们面前嚣张跋扈的http://www.hetushu.com康妮,在这人面前却规规矩矩,直接跪倒在地,磕头说道:“师父,人带来了。”
老鬼的浑身一震,居然噗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来。
我哭笑不得,说行了,走了。
就在我心中一颤的那会儿,蛇群驱散,露出了蛇婆婆的上半身来,她穿着农家自织的黑蓝布,尽管有无数毒蛇缠绕,不过散开之后,却显得无比的干净,让人觉得颇为诡异。
老鬼止不住地恶意揣测道:“若是她们也对小米儿心怀叵测,那可怎么办?若是她们对小米儿不好,又该如何?”
赞扬过后,她问我,说你想好了?
蛇婆婆叹了一口气,说我这是为你着想,蛊胎出生不易,子母存留的更是少之又少,我希望你们之间能够培养出情感来,免得日后这小东西少了人性,变成一方祸害。
我直起了身来,冲着小米儿说道:“宝贝,从今往后,你就跟着这位婆婆学习修行,她便是你的师父;爸爸已经把你,拜托给了她,你记得,要乖乖的,听师父的话哦……”
过了几秒钟之后,蛇婆婆那独特的复试音节出现在了我的耳边来:“不必多礼,你抬起头来吧。”
我牵着小米儿走进了那屋子里,康妮过来,将门给关上,四周都没有一丝光,黑漆漆的,只能够隐约感觉到前方的蒲团之上,有一人盘腿而坐。
对于这女子的脾气,我们早就有所领教,所以老鬼倒也没有太多的脾气http://m•hetushu•com,离开了这里。
蛇婆婆摇头说道:“我这辈子,从来都只说真话,不贬低任何人,也不奉承任何人。”
这小孩儿倒是挺乖巧。
不过我瞧见她的眼中,隐隐有几分期待。
小米儿又哭又闹,过了好一会儿,哭累了,只是伏在我的胸口抽噎,这时康妮走了过来,在小米儿的鼻子间抹了一点香。
我知道她这是对我的考验,缓步走上前去,平趟着步伐,任由那些滑腻的长蛇在鞋子、裤脚边游走,一直走到了青草蒲团前,然后端坐了下来。
一道恍恍惚惚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紧接着房间里有一盏油灯亮了起来。
然而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我轻轻抚摸着小米儿的头发,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样的话。
我点头,说劳烦您了。
我不能在蛇婆婆面前给小米儿丢脸,所以只有硬着头皮忍着。
小米儿得到了我的同意,十分兴奋,一个跃身,就跳进了蛇婆婆的怀里去。
老鬼和我恍然若失地收拾了心里,与罗大叔告别,离开了西熊苗寨,两人走在山林中,望着前面的山路,不由得一阵恍惚,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往哪儿走去。
康妮指着我说道:“师父,这个就是王明,还有小米儿。”
再见面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子呢,她会不会已经忘记了我这么一个爸爸呢?
出了小院儿,我与康妮告别,然后汇合了老鬼,他瞧见我一脸泪痕,眼睛也红红的,说就这么交给http://m.hetushu.com她们了?
临走之前,他与小米儿告别,亲了一下那小宝贝的额头。
我谦虚地笑了笑,说您抬举了。
以后,可能很久很久,我都见不到她了。
蛇婆婆伸出右手,对我说道:“坐!”
这童稚的哭声一下子就将我紧绷的心情给击溃,我回转过身来,瞧见小米儿跳出了蛇婆婆的怀中,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刚刚端坐下来的一瞬间,旁边好几条毒蛇长大了嘴,仿佛要啃我的一般,然而我却只能视而不见。
听到蛇婆婆有推脱之意,我躬身下来,拜托道:“请您务必收下小米儿。”
当我瞧见对方真面目的时候,身子下意识地就是一抖。
小米儿并没有马上去,而是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征询我的意见。
(本卷完)
我站起身来,恍然若失地往外走去,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哭喊声:“爸爸,爸爸,不走,不走……”
小米儿也轻轻地亲了他一下,口中亲亲念道:“鬼鬼猪猪,拜拜……”
她的一双小手紧紧拽着我,死死不肯停歇,在那一刻,我竟然有了一种想放弃,带着小米儿离开的冲动。
我耸了耸肩膀,说不然还能干嘛?
她闻到了这个香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的前面,有一个青草蒲团,旁边无数毒蛇缠绕,如果要过去,就必须跨越两米左右的蛇群。
很明显,她喜欢这样造型的蛇婆婆。
蛇婆婆说孩子就放在这儿吧,你与她告别,www.hetushu•com然后我就带她远行了,日后你若是想她,可以回来这里看,不过最好不要频繁,我怕耽误她的课业。
就在这众蛇缠绕的蒲团之中,我安然坐着,平静地向蛇婆婆问安:“您好。”
我一愣,说好,拜托了。
离开了这个黑乎乎的房间,康妮跟出来送我,瞧见我眼睛红红的,满脸泪迹,忍不住笑了,说你好歹也是一个男人,要不要这么黏黏糊糊啊?
蛇婆婆摇了摇头,说她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的亲人身边,认知这个世界。
蛇婆婆摇头,说对于任何一个养蛊人来说,能够收这蛊胎成为弟子,悉心培养,都是一件值得欣慰和感动的事情,所以这事情谈不上感谢;从今以后,她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徒弟,我会好好待她。
她身上有一种隐隐的威压,使得那些毒蛇并不敢靠近,所以肉呼呼的小手掌一把拍去,那些细鳞长虫却不敢上前过来报复,只有悻悻地在旁边环视着。
小米儿正在眯眼享受着那些长蛇的按摩,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咯咯地笑着。
借着这光芒,我瞧见最为神秘的蛇婆婆。
我躬身向前,额头贴地。
她说得如此一本正经,反倒是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而就在这尴尬时分,那老妇人却伸出手来,冲着小米儿喊道:“你叫小米儿对吧,过来给婆婆抱一下。”
眼看着那些毒蛇就要咬过来的时候,这时小米儿却站立出来,冲着那些毒蛇的脑袋拍去:“不乖,不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