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八章 留学生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劫么?
尽管她自以为不动声色,但其实我和老鬼都瞧在了眼里。
我这边在与那女人纠缠,而老鬼则表现出了极为火爆的战斗力来。
我没有理会她朝着我裆下踹来的一招阴脚,而是转移步伐,移到了她的左侧去,然后一掌拍出了去。
换位思考一下,这大半夜的,倘若是有两男的拦住了我,跟我编一段故事,然后再提什么非分的要求,恐怕我也会和那个穿着裙子的女孩一样,保持警惕吧。
我这时已经退到了刚才与我们争吵的那汽车旁边,司机瞧见我们这边打打杀杀,口中大骂,正想开车离开,结果被那黑气缠绕住,下半身立刻枯萎,就好像皮包住了骨头一看,十分恐怖。
我无奈地说道:“他们根本没有说好吧?再说了,敌方对我们的行踪这么清楚,说不定那个地方也不安全了;威尔他们对付完了这帮人,肯定会另外找地方,或者在原地找我们——要不然,我们回去等他们吧?”
快,更快!
突然被人给拦住,那两个女孩子吓了一大跳,对我说了一句法语。
我扭过头来,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这时她问道:“能不能把你们的护照和机票给我看一下?”
无论是袭击我们的那帮黑衣人,还是威尔、陆左他们,都不见了人影,只有警察时不时地找旁边的路人取证聊天。
这妞儿居然还穿着http://www.hetushu.com一火红色的高跟鞋。
说到这儿,我语塞了,那女孩也一愣,说需要我帮你报警么?
她手中的长刀快捷无比,所有的交手都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感觉到了对方的实力很强,并没有跟他硬拼,不断地退后,然后利用南海龟蛇术与其游走,避开那刀锋的侵袭。
我问他有钱没?
我扶着额头想了一下,说好像说是要去第十三区。
往回走的时候,我们小心翼翼,生怕路上碰到什么敌人,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又折回了原来的路边,瞧见那儿围满了警察,警车的灯光闪烁。
我摆了摆手,说不,我不会法语,请问你们是中国人么?
结果因为对方胸口的肌肉太多,这一招摧心掌并没有用好劲道,直接拍了个波涛汹涌,并无卵用,反而是那美妞一声娇哼,叫得我骨头发麻。
就这,她还穿着追了我一二百米。
砰!
离开的路上,老鬼在那里叹息,说这事儿真倒霉,刚刚到巴黎就失联了。
老鬼拽着我就往附近的街区跑去,一边跑,一边冲我喊道:“你傻啊,你以为是在国内呢?法国警察时好时坏,里面有没有这帮人的内应,你知道么?要是我们被逮起来了,那帮家伙杀到警察局里面去办我们,我们锁着手铐、待在牢房里,怎么逃?”
我脑子一卡壳,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好,是这样的,我和我朋友刚刚下飞www.hetushu.com机就被抢了,身上除了护照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们逃出来了,只是,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老鬼苦笑道:“可是,我们去哪儿找大使馆呢?”
这一掌穿过防守,正中对方的胸口。
他的一句话把我给点醒了,使劲儿奔逃,不过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往着远处望去,说陆左他们怎么办?
走!
老鬼一愣,继而笑了,说你开玩笑吧,人大使馆还管你这事儿?
大概是瞧见我仪表堂堂,并不像是坏人,被我拦住的那两个女孩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来,一个圆脸的女孩儿用中文问我道:“对,我是中国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
老鬼回想了一会儿,说对,威尔说大使馆里,有一个叫做徐淡定的人经常帮助他。
老鬼点头,说对,对,戈博兰区,不过具体地址,你听过没有?
我苦笑着说道:“没有,刚刚到巴黎,手机号码都没有换,也没有记住其他的——这些东西,本来准备在飞机上面问的,结果给那两个装波伊的家伙给打搅了,就没有落实。我只以为到了地头之后,再慢慢了解就好,没想到这路上就遇到埋伏了……”
老鬼前去迎战那七八个黑衣男子,而我这边却唯独一金发大洋妞,而且那身材火爆得简直可以去参加维多利亚的秘密。
我摇了摇头,说是这样的,我们在中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里面认识一个人,但是不知道地方,m.hetushu.com你能够告诉我大使馆怎么走么?
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倒是挺有警惕性的,瞧见我和老鬼两个大男人,下意识地拉了一下同伴,然后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好像示意她不要相信我们一般。
这是什么巫术?
老鬼那边险象环生,而我这边也并不轻松。
你在干什么?
眼看着有警察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和老鬼没有敢久留,慌忙离开。
我慌忙把我和老鬼的护照还有机票递到了那个圆脸女孩的跟前来,她认真看过之后,笑着对我们说道:“你好,我叫米娅,京都人,目前在巴黎这边留学,如果你们今天晚上没有去处的话,倒是可以去我的公寓暂时住一晚。”
她腾身到了半空之中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警笛声响来。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继续,而是冲着那圆脸女孩儿一躬身,说既然如此,那就打扰了。
老鬼摇头,说我怎么可能有钱啊?
我和老鬼在这陌生的巴黎街头走了一会儿,突然间,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对老鬼说道:“对了,我们这个时候,可以求助中国驻巴黎的大使馆啊?”
我四周都是这种充满了死寂的黑色气息,并不像与对方纠缠,于是使劲儿沿着路边的道路往前冲,老鬼瞧见我这边的状况,也没有跟这帮人纠缠,跟着我一同奔逃。
老鬼说他们可比我们厉害许多,不可能逃不出来的。
两人头疼,也走得有些累了,找http://www.hetushu.com了一个公园的长椅坐下,正头疼的时候,突然间听到熟悉的中文在对话,扭头一看,却见有两个女孩子在我们身边嘻嘻哈哈地走过,我慌忙站了起来,跑到了她们的跟前去。
而那小妞的刀技,也充满了最为简单粗暴的风格,就一个字,快!
两人在巷道里愣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原路折回去,找到威尔和陆左他们再说,要不然就凭着我们这两个连法语都不会说、身无分文的家伙在这城市里流浪下去,说不定就得活活饿死了。
我们翻下了公路,一路奔逃,后面一开始还有人在追,不过不知不觉间,人就不见了,而我和老鬼则逃到了一处黑乎乎的巷道里来,瞧着附近左右的房子和街道,感到一阵莫名的陌生感。
我往回走,准备坐回那公园长椅去。
我兴奋地直点头,说对啊,如果我们找到那个徐淡定,说不定就能够通过他,找到威尔他们了。
老鬼有些迷茫,对我说道:“老王,我们之前说是要去哪儿来着?”
刀有三尺,现代化的精钢制作,锋利的刀刃感觉好像能够轻易切破一切似的。
那个金发美妞在与我纠缠几个回合之后,突然间手腕一抖,一大股的黑气顿时从地上蔓延上来。
老鬼冲着我大喝,我有些犹豫,说警察来了,我们又不是肇事者,跑什么啊?
我说别想太多,总有办法能够跟他们汇合的,我们还是得想一想今天晚上住在哪儿吧。
然而那些人的肚皮却并没http://www.hetushu•com有流血,而是显得更加凶猛,朝着老鬼撞了过来。
十三层大散手之中,有空手夺白刃的技法,对方也是跟得急,长刀来不及挥出,被我一把缠住了手腕。
圆脸女孩儿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人很多,却没有瞧见任何一个参战方。
老鬼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说我操,咱们这是刚到巴黎就迷了路,那可怎么办啊?
他一人闯入人群之中,然后空手夺白刃,直接抢过一把匕首来,随手而上,直接就挑开了两人的肚皮。
大家习惯于冷漠,只是因为受骗太多而已。
那金发美妞一直在提着刀子狂追,我感觉那黑色气息不再之后,陡然转过了身子来,抬手上去,直接就施展出了十三层大散手。
我们连法语都听不懂,而且如果被人认出是交手一方的人,说不定又要给逮进警察局了。
我的手搭在了对方手腕之上,猛然一抖,那女人尖叫一声,抬腿就冲我的胯下踢来。
就在我感受那手感的时候,老鬼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双手一把拽住了那个女人的胳膊,想要去拧她,没想到那女人一个后空翻,利用老鬼的劲儿,直接一个翻腾,就跳到了远处去。
啊?
我摇了摇头,说我们抵达白云机场的时候,不是有一个叫做董仲明的人过来接我们么,当时威尔跟他说了一句话,你可还记得?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圆脸女孩却小声说道:“嗨,你说你们刚刚到巴黎?”
老鬼问道:“我们有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