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十五章 十二门徒之四

老鬼苦着脸,脸颊上面的肌肉一阵抽动,低声说道:“这笑话,并不好笑。”
徐淡定告诉我,说她们两个是在塞纳河边被人发现的,应该是受尽了折磨,云陌阡当场就已经死亡了,而米娅则还存有一口气,不过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生机了,他派人过去瞧了,并且还顺手料理了几个守在外围的家伙。
在远处瞧了一会儿,老鬼对我低声说道:“你去发动汽车,挺到路边去,我一会儿扮作医生,将人给偷出来,我一来就走,前往徐淡定帮我们准备的地方。”
老鬼去取外套,说那我更应该赶过去了。
我说好,你开始吧。
我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活下来的是云陌阡,会不会没有那么难过?
老鬼生硬地回答道:“我们千里迢迢,从中国赶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度假的;威尔可以把我们当做打酱油的,陆左和萧克明也可以把我们当做是多余的闲人,但我不可以,老王不可以,我们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就在当下,就在现在!”
老鬼说清理过了,还会再来,那帮人下手狠毒,不可能会留下一个尾巴,这样做,必有深意,所以我们必须要留心。
啊?
死的是云陌阡,而受了重伤的是米娅。
老鬼比我冷静一些,问徐淡定,说那个米娅,现在在哪里?
老鬼没有跟他客气,接过了钥匙来,而后徐淡定耸了耸肩膀,说送佛送到西,门外有一辆二手福特,你们开走吧,医hetushu.com院地址在副驾驶上,我特地给你们装了中文导航。
三人听到,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而眼镜男的眼睛一转,突然说道:“你们是准备去干嘛啊,如果缺人手的话,我愿意贡献一份力量……”
徐淡定伸手拦住老鬼,说你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要不然我可不能给威尔交代。
徐淡定瞧得心中一跳,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沉声说道:“你们别太过自责了,这件事情不怪你们,只能说是那些家伙,太过于猖狂了。”
车子在行进,我看了一眼后视镜,瞧见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女子,正是米娅,不过此时她的满脸苍白,眼睛紧紧闭着,完全没有之前的活泼劲儿。
啊?
通讯录里面的第一个就是了,另外威尔的联系方式,手机里面也有。
我浑身颤抖,咬着嘴唇说道:“我只是让自己记住而已——是昨天追杀我们的那帮人下的手么?”
我说徐淡定不是说清理过了么?
谢谢。
这件事情,本来打算瞒着我们的,不过最终还是觉得应该说给我们知晓,免得我们事后知道了,心生嫌隙。
在那一瞬间,我便觉得自己整个人被一股悔恨和愤怒给充斥着,整个人的脑袋就是“嗡”的一炸,右手猛然一抬,“啪”的一声,给自己来了一个大耳刮子。
老鬼缓慢地摇了摇头,说只要快,这些人对于我来和图书说,都不会造成阻碍,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医院附近不知道有没有那帮人的眼线。
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红肿起来。
疼!
我油门一轰,车子一下子就转过了街角,融入了车流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处于昏迷状态的米娅浑身一阵抽搐,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呻吟声来。
脸有多疼,我的心就有多疼。
我点了点头,回到了停车场,将导航弄好,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交代妥当之后,徐淡定拍了拍我们的肩膀,说希望你们能够照顾好自己,我可不想被人通知去领你们的尸体。
许久之后,他方才开口说道:“这里是一个隐秘的藏身点,如果你们执意赶过去的话,有可能会暴露这里的事情,所以去了,就不要回这里。”
我说你怎么弄的,那么多的人在场,你就这样冲进去了?
说完话,我下意识地朝着后视镜里望了过去,瞧见老鬼咬破自己的中指,先是在米娅的额头上面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紧接着伸出了右手,在米娅的脖子上面擦了又擦。
一直在到达了医院之后,我才问老鬼,说你是准备用上那十二门徒的名额?
徐淡定摇头,说还是算了吧,那个女孩儿在公立医院里住着,人多眼杂,她们学校来了很多学生和老师在守着,你们根本没机会进去;就算是见了一面,那又如何?她只剩下一口气了,说不定在你们去的路上,就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和_图_书个世界……
与三人和吴妈告别之后,我和老鬼坐上了那辆福特车,弄好了导航之后,两人开始朝着米娅所在的公立医院驱车前往。
徐淡定瞪了他一眼,说你还准备给我找什么麻烦?
尽管只是短暂相处,但是我们对他还是充满了好感,老鬼微微一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责任在前往召唤着我,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们再玩儿吧——顺便说一句,我的围棋更厉害……
徐淡定摸出了一把钥匙来,说了一个地址,然后对我们说道:“上一个线人的落脚点,暂时不用了,留之无用,弃之可惜,就留给你们吧。”
老鬼说扮作医生,然后拉上窗帘,从隔离间的通风管离开的——米娅的身体状况很危险,我必须要对她进行初拥,老王,你开稳了。
老鬼点了点头,说这是我唯一想到能够救她的办法。
原来他已经猜到了我们的反应,相关的东西都已经为我们准备妥当。
我有些忧虑,说白天恐怕不行吧?
眼镜男耸了耸肩膀,说你的意思是,需要我做好围棋等着你咯?
老鬼摇头,说不用,我和老王可能不会回来了。
老鬼眼睛眯了起来,说我想去看一下她。
除了车钥匙,徐淡定还给我们准备了两台其貌不扬的手机,告诉我们这个是加密手机,可以通过这个跟他联系。
我几乎是用上了全力,即便是本能地用上了玄武金刚劫,却依旧感觉到脑袋被重重地撞击了一下。
和*图*书我和老鬼一齐点头,然后朝着他躬身说道:“承蒙照顾!”
我和老鬼两人,双双坐倒在了床上。
我们没有回答,而徐淡定则说道:“他们两个去办一件很难的事情,会有人盯上他们,为了这里的隐蔽性,所以就不会回来了。”
我和老鬼摇头,说多谢大家的好意,也很高兴认识你们,不过有的事情,是责任,也是债,需要我们去偿还了。
两人下了车,按照徐淡定给的地址,一路避开摄像头,来到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瞧见这外面不但有十几个不同肤色的年轻学生,还有两个法国警察在外面做询问,的确是不好进入其中。
徐淡定眯眼,瞧着同样表现得很坚决的我。
老鬼浑身一震,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对于我来说,她们每一个人都无可取代,都是刻在我心头的罪责——我之所以对云陌阡动心,是因为她长得像我前女友,仅此而已;然而老天却再一次的警告了我,我是一个倒霉透顶的人,天煞孤星,像我这样的人,不应该拥有爱情……”
我刚刚驶出了医院,来到侧面,确定这里并没有监视器之类的东西,就瞧见有个人影从天而降,直接就滚落在了车子的右侧,我打开门,老鬼抱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冲了进来,然后对我说道:“快点走!”
那个地方离这儿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我和老鬼都默然无语,显得很沉闷。http://m.hetushu.com
我和老鬼伸出了手,与徐淡定相握,他含笑摇头,说不用,事实上如果你们两个无动于衷,继续待在这里,我或许会少一些麻烦,不过心里,多多少少也会看不起两位。
宁檬和Kim都围了上来,望着我们说道:“为什么啊?”
我们甚至不能够靠近,免得被人怀疑。
这话语残酷,然而却能够听出温情来,我们三人离开了房间,来到了一楼,瞧见独立别墅三人组和吴妈都在客厅那儿,瞧见我和老鬼准备离开,不由得都站了起来。
徐淡定看了他一眼,说你别想了,她虽说还留着一口气,不过全身大出血,内脏破损、重度昏迷,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
这种笑容,似乎是某种东西的预示。
他上面有两颗牙齿特别尖厉,露出了微微寒光,而下一秒,他俯身在了米娅的脖子处,重重一口咬下。
我打了他胸口一拳,说别这样,你要是不谈恋爱,别人会以为我们两个在搞基的。
眼镜男跑到了跟前,对老鬼说道:“说好今天再大战三百回合,你咋走了呢?”
三人在那一瞬间,仿佛某种阻隔被打通了一般,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来。
他仿佛是在对待一块煎得香嫩无比的小牛排,摩挲了许久,方才张开了嘴巴来。
徐淡定点头说道:“应该是,他们害怕教会出手,所以故意弄成是普通的杀人抛尸案,不过我派去的人在附近瞧见几个家伙,跟魔党应该是有关系的,确定无疑。”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