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二十二章 徐淡定的离开

米娅没有回来?
徐淡定说先回吴妈那里去,后面我再想办法。
我们在欧洲,本来就束手束脚,如果徐淡定这边的支持也失去了,那可怎么办啊?
老鬼无力地躺在了徐淡定的怀里,艰难地说道:“我刚才想探查一下米娅的踪迹,结果被一个很厉害的家伙给盯上了,他的意识,对我有些克制……”
艾伦冈格罗恶狠狠地盯着徐淡定,以及他身后的我和老鬼,似乎有一些不甘心。
我和老鬼找遍了整个房子,都没有发现米娅的踪影,这情形让我们的心中变得有些阴冷。
我摇头,脱下外衣来,把那把从刀锋女手中抢过来的长刀包裹着,然后下了车,进了屋子里一瞧,什么人都没有。
而就在此时,徐淡定指着不远处说道:“话说回来,你这乌云遮天的血族秘法施展出来,就不怕巴黎教区的杜伦大主教过来瞧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车子缓缓朝着城区行驶,徐淡定问道:“米娅人呢?”
他不是不插手我们的事情么,不是说要保持中立,什么都不管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没有再坚持,老鬼却说了一句道:“那如果米娅回来了可怎么办呢?”
不过还是有人准备冲过来,却被艾伦冈格罗伸手给拦住了,他一脸狠戾,冲着徐淡定说道:“中国徐,你不按规矩做事,以后可如何在巴黎立足?”
徐淡定解释完毕之后,对我们说道:“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和_图_书静,教会那边应该有反应了,我们跟我走吧,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可就走不开了。”
徐淡定耸了耸肩膀,说那就不立咯,你有本事咬我?
我们这才同意离开,而那黑色奔驰刚刚驶出了街区,有瞧见三辆白色商务车与我们对面开来,徐淡定提醒我们道:“看到那车门上面的十字架没有,这就是教会的力量,记住我的一句话,在欧洲这片土地上,最好不要跟教会起冲突,这帮人的手段,可比暗黑议会和血族要恐怖许多,毕竟他们可是正儿八经地立起了招牌,获得了欧洲各国承认的!”
整个过程,我和老鬼都没有说话,而一直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我才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让他们走?”
徐淡定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事情,赶紧走,要是被教会那帮家伙给盯上了,问题就麻烦了——他们那帮死脑子对于血族可是异常残酷的,你难道想闻铭上火刑架?
艾伦冈格罗全身的衣服碎裂,露出了充满兽性的雄壮肌肉来。
我刚才拿着刀锋女的长刀与其硬拼,结果就如同斩在了钢管之上一般,自己个儿反倒是给震得生疼,便知道那家伙一旦发起狂来,浑身的肌肉宛如精钢,刀枪不入,横练功夫简直厉害,然而此刻徐淡定手中的那把软剑,宛如风中杨柳,飘荡不定,却能够以柔制刚,在艾伦冈格罗的身上,划出无数细碎的剑痕来http://m.hetushu•com
徐淡定点头,说当然,子爵不过是艾伦冈格罗在冈格罗血系里面的爵位而已,这家伙现在的名字,应该叫做艾伦·冈格罗·卡帕多西亚。
我看了一眼开车的徐淡定,想起他刚才对艾伦说的话语,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真的要回国了?”
徐淡定点头,说原来如此。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就瞧见一阵绚烂的剑光在前方腾然而起,叮叮当当,却是全部都撞击在了艾伦冈格罗的身上,紧接着那渔网给徐淡定抢了,朝着我这边远远地扔了过来。
徐淡定说本来这些家伙很多都在地下的棺材里睡觉的,结果都因为威尔的一剂药方给搅得都冒了出来,所以你们需要面对的敌人,远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恐怖。
这明显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个时候,躺在后排的老鬼也缓过了起来,艰难地说道:“这个家伙,不可能只有子爵的实力!”
我擦,这么恐怖?
我望着那带着血边的十字架,心中不由得一阵恍惚。
啊?
我说不行,我们过去的话,可能会给吴妈和宁檬、考玉彪他们带来麻烦的。
三人重重离开,上了徐淡定那辆黑色奔驰。
我一愣,说为什么?
徐淡定回过头来,耸肩说道:“保下你们,我已经撕破了脸皮,如果再动手留人,只怕他们后面的那帮家伙,就会扩大战争状态,把我们国家的大使馆和国人当做攻击对象,这可不是我能够http://m•hetushu•com承受得住的……”
徐淡定挥了挥手,说没关系的,我有人在这里守着,一会儿我让他注意一下,如果米娅回来,就把她带过来就是了。
这个人,厉害,有这镇压一切的气势。
天!
听到这声音,我心中陡然狂震,惊得话都说不出来。
话音刚落,从角落里开出了几辆黑色的商务车,他们收拾起地上已经死去的同党,然后纷纷撤离,扬长而去。
他出现之后,并不杀人,却没有人胆敢再与他交手。
徐淡定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说你怎么了?
徐淡定皱眉想了几秒钟,开口说道:“那个人,应该是巴黎教区的红衣大主教大主教杜伦,你们刚才弄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教会那边肯定有所察觉的——不行,你们不能在这里待着了,跟我走吧。”
徐淡定平静地说道:“你放心,阻拦你的人,是我,与我身后的组织无关;至于我,很快就要调回国内去了,跟你们这帮清高虚伪的家伙说再见了,大家以后不用见面,希望你也别太想我。”
徐淡定点头说道:“我在法国,已经待了快十年,太久了,总需要回家看一看;不过像我们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彻底休息,下一步的话,有可能会前往美国,听说那边的兄弟会闹得挺严重的——你们如果有机会去美国,也可以找我。”
我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徐淡定说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说艾伦冈格和-图-书罗有可能来在了巴黎,所以就特地过来瞧一眼,没想到他真的还在。
欧洲是一个我们完全不了解的领域,甚至连语言都不通,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如果没有旁人的帮助,我们显得是那般的无助。
艾伦冈格罗厉声说道:“你这是想挑动全面战争么?”
艾伦冈格罗脸色阴晴不定,几秒钟话之后,终于做了决定,一伸手,说走。
每一块肌肉,就如同岩石一般结石。
最后,我看向了老鬼。
老鬼陡然一愣,说他居然投入到了死亡之族里面去了?
比起美国,我更关心的是徐淡定的下一个继任者,说你什么时候走,还有你走了,我们该找谁呢?
老鬼与艾伦冈格罗交手之后,整个人极度虚弱,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搭在了额头之上,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突然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子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徐淡定并非个人,在某些时候,他代表着国家。
他手中的是一把软剑,那软剑晃晃悠悠,仿佛一根面条似的,然而谁都不敢在轻视这玩意。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刚才艾伦说自己要成为新的冈格罗大公,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的。
啊?
我说刚才交锋的时候,我怕她有什么闪失,于是就让她开车离开,先回到临时住地去了。
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一个星期之后,我就启程回国了;至于你们,我会拜托一位同事负责跟进的,不过……接替我的那个人会不会继续hetushu.com选择支持你们,这个很难说。”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我和老鬼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一会儿,徐淡定将我们送回了暂居地,进了院子里,并没有发现那辆二手福特回来,不由得一愣,说你确定那个女孩子回来了?
徐淡定说接纳艾伦的,是Cappadocians的传奇人物,侯爵猎杀者蒙多·卡帕多西亚,你应该知道的,死亡之族是游离于血族社会以外的种族,他们从来不按照爵位来判定实力,每一个卡帕多西亚都是一个噩梦,所以你们应该能够明白,自己到底有多幸运了,居然能够从一个卡帕多西亚的手里活着出来。
我一愣,说去哪里?
一阵眼花缭乱的交手之后,徐淡定往后退开,而这个时候我也已经挥出长刀,将老鬼从那烂银渔网之中扒拉了出来。
听到徐淡定的话语,我和老鬼都不由得有些丧气。
说话的,竟然是那个徐淡定。
徐淡定说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个你应该有所了解,据我所知,我的继任者是龙虎山的天师弟子赵信,他如果来,有可能推翻我现在做出来的所有盘子,重新计划……
我拿起了徐淡定给我们的通讯器,拨通电话过去,也是没有人接通。
他行事有着自己的规范,此番出面,前来保住我和老鬼,已经算是极限了,不可能要求他加入到我们的战斗之中来。
徐淡定护在了我们的身前,然后横剑而立。
听到徐淡定的话语,我和老鬼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