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二十四章 天师道北宗海外传人

我苦笑,说你查那么清楚干嘛?
我说哦,为什么?
那杠铃可是钢铁之物,结果被她给一下子就弄成了两半。
天师道啊?
然而当我拨通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打通。
为了试探,我若无其事地说道:“徐先生他下个星期就回国了,据说接替他的人,也是天师道的,你们倒是同门。”
宁檬指着我说道:“我之前在书房里偷听过我父亲和威尔的谈话,他说他准备回中国去搬救兵,然后跟茨密希以及魔党全面开战,想必你就是其中的一个帮手吧?”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修行者的身子就是雄壮,特别是有那南海降魔录融练妖丹之后存留的能量,不断冲刷着我的伤口处,以及流通在经脉之中,疏导堵塞的地方,使得那伤口很快就愈合了,除了隐隐作痛,倒也没有别的什么副作用。
宁檬说是么?
她走到我跟前来,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在跟巴黎的邪恶势力对抗,对不对?”
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打电话过了,特地跟我说一声她现在安全,让我们不要担心?
那杠铃被那冰棱子碰到,先是表面上泛起一阵白霜,紧接着脆弱地从中断了开去。
威尔应该不会不接我的电话,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现在应该正处于荒郊野外,或者是正在忙碌着什么,无暇旁顾。
宁檬想加入我们的行动序列来,但我却给予了拒绝,这事儿让她耿耿和_图_书于怀,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去,连早饭都没有来吃。
果然不愧是厄运血手,这双手真灵巧极了。
我说洗耳恭听。
他是一个教士。
我说那你在哪里?
她拿着手机,在我身边念道:“米娅,二十三岁,中国籍留学生,勒雷·笛卡尔大学服装设计院的研究生,牵涉到一起凶杀案,被人在塞纳河边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被送到医院的重症监控室抢救,结果突然间消失不见……”
万万没想到,这个梳着马尾辫、一身清爽的女子,居然跟威尔还认识,而且他父亲还是唐人街洪门的老大,甚至还是因为威尔而死的。
世间怎么这么小?
难怪徐淡定不让我们打听这屋子里面三人的情况呢,原来这些人的来头,一个比一个更加厉害。
我说没事,你告诉我,你现在安全么?
听到我的叙述,徐淡定沉吟一番,然后回答我,说既然她能够打电话回来,说明她现在是自由的,安全有保障,至于为什么不吐露现在在哪儿,这事儿可能她有为难的地方,可以理解。
我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我们啊,只能算是两个搭头吧,真正的高手都去战斗了。”
我正想着,旁边的宁檬涎着脸说道:“王明,你女朋友啊,听名字,挺美的啊?”
照片上米娅的笑容阳光灿烂,而在那图片的下方,还有半张云陌阡的脸。
听到这声音,我立刻就喊了起来,十分紧张,而和_图_书电话那头的米娅则说道:“对不起,我打不通闻大哥的电话,所以……”
所以我对龙虎山天师道并无好感。
我稍微洗漱,来到了健身房里,先是练习了十来组的力量,然后开始让自己活动起来,感受着南海龟蛇技的手段,让身形不断游动,做出各种各样艰难的动作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了龙虎山的天师道来,当初我师父之所以被囚禁在广南的监狱之中,就是被龙虎山天师道一个叫做罗贤坤的人弄的。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小宁,这里的确不适合你继续待着,我看你还是回国吧,那里会比较安全一些。”
我拍手,说推理很合理,然后呢?
我说为何?
吃过饭,Kim找到了我,对我低声说道:“王大哥,我有办法解开那十字军血刀上面的封印,不过如果一解开,那气息就掩藏不住了,会给你带来麻烦,特别是教会,肯定会追查你的,所以需要弄一个气息掩藏的封印。你若是信任得过我,这几天我就帮你弄。”
宁檬平静地举起了右手来,口中念了两句古怪的话语,猛然一捏,突然间一大团黑色的冰霜就在她的手指上蔓延,紧接着化作了一大块又尖又锐利的冰棱子。
吃早餐的时候,Kim把十字军血刀还给了我,而眼镜男则给了我一副刀鞘。
宁檬摇头说道:“我们和龙虎山,怎么可能是同门?北宗和南宗不一样——北天师道最早流传于http://m•hetushu.com北魏的新道派,由祖师爷寇谦之改革五斗米道而形成,他老人家在北魏太武帝支持下,由司徒崔浩帮助,曾于晋西大同东南建天师道场,宣扬新经之制,最终形成了北宗。北宗与南宗理念不同,宣扬个人修行,流传并不广,后来因为对抗侵华日寇,最终覆灭,唯有十几人逃亡海外,开枝散叶,得以苟延喘息……”
我知道他和左道正在筹谋进攻茨密希在拉脱维亚的老窝之一,估计有得忙。
我点头,然后走出客厅,给徐淡定打了一个电话,通报了刚才的事情。
清晨,我早早地醒来。
老鬼受了重伤,不过我并非全身安好,这边处理完了一应事务,我也回到了房间里,安心歇息。
宁檬指着西北方向说道:“我父亲,宁如神,是第十三区唐人街的洪门领袖,产业无数,然而就因为跟一个叫做威尔的外国人关系密切,所以被那帮人给暗害了,随后那些狗东西开始想着谋夺我们家的家产;我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相继惨死,徐先生担心我有意外,便把我送到了这里来,然后准备找个时机,送我回国内。”
我没办法,打通米娅电话,而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米娅在那边告诉我们,说有一个人,想要见我们。
我说是啊,怎么会?
宁檬说我昨天跟Kim讨论了一下,他告诉我,最近巴黎城里并不平静,虽说官方极力掩饰,但是却出现了许多暗黑议会活动的痕迹和_图_书,再加上你昨天抢来的那把刀,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
徐淡定还告诉我,说现在唯一的线索,可能就是那辆二手福特的,他现在在派人找寻,查找那汽车,应该很快就能够找到线索。
我停下了动作,抬起了头来,瞧见宁檬将手机翻转过来,屏幕上有一张图片,却正是米娅的脸。
早晨练力量和手段,夜里盘坐修行,这是我入行以来,只要不是在逃命,就始终保持如一的生活节奏,此刻自然一样。
与徐淡定结束通话之后,我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打一个电话给威尔。
宁檬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来么?
米娅挂掉了电话,而我则陷入了沉思。
我听到电话那头的米娅情绪有些不正常,不过她既然这般说了,我还是得信任她的,于是说好的,你想清楚了,再打给我,我跟闻铭说。
我伸展起了臂膀,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么样,这事儿你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
我说洗耳恭听。
宁檬微微一笑,说好奇而已,告诉我,一个临近垂危的人,怎么可能会打电话给你呢?
这刀鞘很有意思,被他伪装成了美院学生的那种画稿筒子,十分具有迷惑性,而等到用的时候,按动机关,就能够弹出刀身来了。
米娅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我暂时不能说,不过之所以打电话过来,就是跟你们说一声,让你和闻大哥别担心,等事情妥当了,我再跟你们讲原因,可以么?”
宁檬冷笑道:“在我www.hetushu•com宁家所有人都死了之后,我还是受到了三次追杀,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么?”
我大喜,拍着他肩膀,说好,你只管去弄就是了,谢谢你。
在快要做完的时候,我浑身汗出如浆,汗水在结实的肌肉上面流淌,这时宁檬出现在了健身房里来。
我说你倒是挺厉害的,宁檬忍不住脸上的傲气,说道:“我五岁的时候,父亲从美国请了一位师父,我师父是天师道北宗美国洛杉矶分会的会长,能够在海外立足、并且扬名的,都是有大本事的人,而我则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尝试了几下,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她扬起手来,朝着旁边一根练习臂力的杠铃划去。
宁檬说道:“绝对零度!”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一个朋友而已。
米娅说我现在很安全。
我笑了笑,说名字都一样,到时候认亲戚也挺好。
我陡然一愣,说你父亲跟威尔冈格罗很熟?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老鬼方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我米娅的下落,我告诉了他米娅的来电,他没有任何迟疑,让我立刻打过去。
宁檬拼命摇头,说不,我想帮助你们。
Kim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笑容来,说没事。
我忍不住拍手,说好手段,这是什么?
“米娅,是你么?你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回来?”
宁檬说唯一能够解释的,那就是你和闻铭从病房里将她给就走,然后被她给救了。
难道是碰到了什么让她为难的事情,或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