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二十六章 殷勤

离开之前,保罗叫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这孩子长得很乖巧,浓眉大眼的,透着一股机灵。
我跟着老鬼走进里面,一个有着很深黑眼圈的亚裔女人听到什么,走了过去,瞧见我们两人闯入,顿时就大为惊讶,哆嗦着喊了一声法语。
毕竟血族在欧洲根深蒂固,想要全部铲除是不可能的,而米娅已经在对方那儿挂上了号。
我点头,说对,想要成为主教、红衣大主教乃至教宗,那就必须是白牧师,需要良好的名声,我们这是各取所需,应该没有问题。
保罗拿出了电话来,与我们互换了通讯方式,然后米娅将那位女性朋友的家庭住址给了我们。
嘿哟,这年轻人,可真是个人精呢。
他们并不负责传播福音,终日苦修,研究如何提高自己的力量和神力,拥有着极强的战斗力。
保罗告诉我们,他的手里,有五十名宗教裁判所的职业黑牧师,其中算得上司铎的有三十五名,而拥有主教实力的则有五名之多——特别是后者,有这五名黑牧师主教,就算是那位侯爵猎杀者亲自前来,也绝对会折戟于此。
两人商议妥当之后,回到了车上来,说我们现在就去米娅的那个朋友家附近,不过登门的话,应该要等到晚上。
最终文艺复兴的崛起,使得这一切都被投入了历史的故纸堆里——黑牧师,指的就是在宗教裁判所里信奉上帝的教士。
在卫生间的洗手台前,我hetushu.com和老鬼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我低声问道:“你觉得那个保罗可信么?”
老鬼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他说自己的理想,是成为梵蒂冈的主人,而为了这个目的,他就需要有着证明自己的机会,这一次,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所以保持良好的合作,应该是合理的——你听到他对于白牧师和黑牧师的解释了没有?”
之前米娅她们曾经藏在一位女性朋友的家里,然而却给出卖了。
一开始米娅并不在意,然而后来回忆起来,却细思极恐。
法国菜分量不大,却极尽精致,一道一道地上着,我和老鬼也算是开了个洋荤,然而阿里给我们点了那么多,自己却只要了一份没有发酵过的面包。
一行三人来到了停车场,阿里跟我们要了钥匙,然后去把车开了过来,载着我们开了二十分钟的路程,来到了一家看样子很碉堡的餐厅来,还有服务员帮忙泊车的服务,而阿里则连帮我们给小费的事情都办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说皇帝不差饿兵,现在已经中午了,你在附近找个不错的馆子,我们去吃饭吧。
这里面有着一条很隐秘的线索,或许能够顺藤摸瓜,找到那名叫做张海洋的男子。
走进餐厅,被引到一处僻静的位置里,阿里给我们介绍,说这里是一家三星级米其林餐厅,能够品尝到最正宗的法国菜,希望我们能够喜欢。
只有我和老和图书鬼知道,作为一个新晋的血族,米娅到底还是太过于弱小,上一次带着她去找寻血族的老巢,那是不得而而为之,现如今有一大票的帮手,就用不着她来冒险了。
按照保罗给的地址,我们找到了门口来。
保罗在征求了米娅的意见之后,提出了这个结论。
他明白了,当着我们的面,拨出了一个电话。
在我们的行动期间,米娅将待在教会的驻地里,不会有任何安全上的问题,而当这一切都结束之后,就会把她给送回国内去。
如何能够适当的出现,引起对方的注意,却又不能让他们怀疑,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不过保罗却提出了一个想法来。
我们问他这是做什么,他告诉我们,他在修行。
我们在咖啡馆门口分别,保罗和米娅离去之后,那个阿里用古怪腔调的中文对我们说道:“两位尊敬的先生,你们就把我当做是普通的导游就行了,有什么需要的,请尽管吩咐我们。”
阿里恭敬地说道:“好的,两位请跟我走。”
只是因为习惯,所以大家才会将其叫做宗教裁判所而已。
米娅告诉我们,她已经跟国内的父母联系过了,告诉他们自己现在很安全,让他们不用再过来,也给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打了电话,说自己只是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这酒的名字我没有听过,虽然不是国内炒的很凶的82年拉菲,但是瞧那包装,就挺豪华的。
最终http://www.hetushu.com的结果是,云陌阡当场死亡,而米娅也身受重伤,神志不清,只剩下了一口气。
听明白了关于教会势力的介绍,我和老鬼隐约清楚了一个道理,这其实就是那啥指挥枪。
他讲的是英语,所以我能够听得懂,应该是在跟宗教裁判所的行动负责人沟通,布置人手的相关事宜。
想要彻底安全,要么就去教廷的所在地梵蒂冈,要么就回到国内去。
呃……
阿里点头,说他去车上等我们。
谈完了这些之后,老鬼问起了对于米娅的安置问题来。
没有了米娅,免得我们心惊胆战。
有这么一个人伺候着,真真是极好的,不过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和老鬼不约而同地提出要上卫生间。
因为不懂法语,点菜的时候,我们让阿里来代劳。
这玩意又生又硬,他配着一杯清水,在安静地吃着。
阿里问为什么,我和老鬼都笑了,说邪恶力量什么时候会比较活跃?
据保罗得到的消息,茨密希家族以及那一位被请过来的卡帕多西亚其实并没有离开巴黎,只不过因为之前的事情,使得他们藏得更加深了,轻易不会露面。
既然达成了合作协议,保罗也表现出了良好的合作态度来,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回去准备一下,我们都摇头,而他则拿出了一个牛皮信封来,告诉我们这里是活动经费,而在得知我们是坐出租车过来的时候,又递了一把车钥匙给我们,说外面停车场和_图_书里有一辆黑色奥迪A6,就先让我们开着。
阿里给我们点了一整套的法国美食,包括著名的法式煎鹅肝、蜗牛、黑菌、牛排、鱼子酱等等,除此之外,沙拉、奶酪和甜品也是挨个儿地上,最后还给我们点了一瓶价格不菲的葡萄酒。
那位女性朋友,她在得到了米娅她们的解释和警告之后,为什么还依旧执着地给张海洋发信息呢?
是铁门,不过这个对于老鬼来说并不费事,他将手贴在门孔里,轻轻地摩挲了几下,那门锁立刻弹开了,而老鬼则推门而入。
它是教皇英诺森三世为镇压法国南部阿尔比派异端而建立的,曾经为了维护教廷的尊严而立下赫赫功绩,不过暴力被释放之后,也是臭名昭著,贞德、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无数科学家和思想家被火刑、鞭挞和终身监禁,使得欧洲陷入了黑暗时代。
完毕之后,他告诉我们,说既然是到晚上,他在那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里给我们订了一个套房,让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以最饱满的精神去完成任务。
而与之相对的,就是如他一样,在教堂里面传播福音的教士,被叫做白牧师。
既然确定了合作,那么就双方就开始就细节方面的事情进行接洽。
我们前往米娅朋友附近的酒店,一直休息到了晚上,夜幕降临之时,我和老鬼出发了,在阿里的送行下,一路来到了那个公寓的楼下。
好吧,不管他,尽管这法国菜并不对胃口,和*图*书甚至还不如一份热腾腾的火锅来得畅快,我们到底还是吃完了,而这边刚刚用餐巾抹了嘴巴,阿里立刻就把单给买了,简直是周到至极。
除了这个,他另外又有法语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宗教裁判所的臭名昭著,使得教廷在1904年之后确定了一个原则,那就是宗教裁判所的任何行动,都需要在主教的支持下,由白牧师身份的教士进行统领监督。
好家伙,又是送钱,又是送车,这教会可真是有钱得紧。
他们最终还是希望能够找到我们,然后杀之而后快。
我不太明白天主教里面的教阶划分,便问什么是黑牧师?
保罗跟我们介绍,说他叫做阿里,是他的侍从,负责相关的联络工作,就让他跟着我们,一切相关的联络工作,都可以让他来负责。
对于他的安排,我们表示同意。
老鬼没有理会,而是冷笑道:“原来是个血奴。”
这让我们对他的排斥感降到了最低。
好消息是这帮人对于我们的执着依旧很深,正在通过世俗的代理人对我们进行全面调查。
保罗表面上看着十分严肃,然而从他那长得像憨豆先生的脸,就能够瞧得出他的亲切来,对于这个问题他并没有回避,而是告诉我们,这种说法其实有一定歧义,事实上宗教裁判所是中世纪的称呼,现在的名字叫做信理部。
世间的道理,差不多一个模样。
当然,整个过程之中,他都会跟随在我们的身边,随时给我们提供安全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