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二十七章 引蛇出洞,自投罗网

罗佳美可怜地点头。
女人看了一眼老鬼,头一下子就低了下来,身上的诸般异变逐渐消失了,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竟然还有几分俏丽。
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女子大声喊道:“电话号码,我可以通过这个联系张海洋——米娅联系了学校和同学,说她已经没事了,我可以谎称知道她在哪里,然后跟张海洋取得联系,你相信我,我可以帮助你们找到他的!”
刚刚一进门,我便问阿里,说她说了些什么?
女人抵抗无果,艰难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不觉得什么,拨到后面的时候,一脸惊恐,有尝试了几遍之后,她笑了笑,如同哭一般地说道:“张海洋的手机打不通。”
老鬼冷然一笑,说我倒是看错了,原来也是血族啊?
老鬼微微一笑,说道:“老王,还是劳烦你去找一下油吧……”
老鬼如同回到自己家一般,轻松惬意地坐到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一会儿打电话的时候,你若是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我相信你不会说出第二句。”
罗佳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徽章来,递给门口的人查验,那人确定之后,疑惑地瞧了她身后的我们,开口说了两句话。
我告诉阿里,说不管她说什么,请给我们立刻翻译。
没有再收拾什么,我们直接下了楼,押着罗佳美回到了车里来,将地点告诉了阿里。
罗佳美报了一个地名,然后说道:“我现在http://www.hetushu.com就带你过去,那是东巴黎区最大的聚居点,我曾经去过两次,上一次还碰见了张海洋,那些人一定知道的。”
罗美佳摇了摇头,说不是,是我的男朋友;张海洋跟我男朋友是一个圈子里面的,也是我介绍给米娅认识的。我本以为张海洋最终会把米娅变成我们的同类,没想到他居然爱上了她,最终也没有完成。
啊……
罗佳美解释,双方似乎发生了争执,不过最后还是让我们进了里面去。
他伸展手臂,将那女人给缓缓地举离了地面。
我和老鬼有些怀疑,而罗佳美则焦急地解释,说地方就在后面,她带我们过去便是了。
罗美佳痛苦地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女人捂着头叫了起来,显得十分痛苦,一直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平歇,一脸畏惧地望着老鬼,然后拨打了电话。
艾伦·冈格罗·卡帕多西,居然端着一杯鲜血,正在房间里等着我们。
酒保向前一指,说道:“左手边的第一个房间,大卫先生在接待客人,你可以直接进去。”
老鬼说:“你应该能够猜得到的,对吧?”
穿过热闹之极的长廊,左侧大厅里面的吧池之中有无数衣着暴露的男女在疯狂地摇摆着,那绚烂的舞台射灯照耀在这些人的脸上,颇有一种群蛇乱舞的感觉。
老鬼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确定。”
老鬼点头,说好,我们立刻出发。
hetushu•com我愣了一下,说居然还有这样的,我倒是第一次知道。
罗佳美说道:“这个需要亲自跟他说明。”
女人一脸不自在地说道:“我这样,怎么打?”
我们下了车,我、老鬼、罗佳美和换了便衣的阿里四人,穿过杂乱的街巷,最后来到了一个颇有些后现代重金属风格的酒吧。
血奴?
老鬼摇头,说不是,这是最初级的血族,或者只能够叫做感染者而已,她一样可以在正午之外的阳光下行走,靠着鲜血维生,与此对应的,是她拥有的力量远逊于正宗的血族,也会衰老,生老病死同样会在她的身上发生——这种融入人类社会的感染者,才是十三氏族里面最庞大的群体。
酒保看了一眼再给我们即时翻译的阿里,说道:“大卫先生正在忙,请问有什么事情?”
罗佳美大叫:“别,我还有办法;离这里十分钟车程,有一个聚居点,那里的人,能够找到张海洋。”
感受到这种高阶血族的气息威压,女人浑身一阵颤抖,难以置信地喊道:“你……怎么可能?”
老鬼伸手,从她的居家服兜里掏出了手机来,递到了她的手上,平缓地说道:“打!”
进了门,又走过一个狭长向下的通道,我们又来到了一个大厅里,这儿也是酒吧的装修风格,不过比起刚才那儿的喧闹,这儿放着悠扬的古典音乐,灯光昏暗,大厅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十来个男女,年纪不一,显得十分优雅http://m.hetushu.com
我注意到那酒柜里面盛放的并非酒类,而是红色的鲜血,甚至在角落里还有一个装着大脑的玻璃瓶子。
啊!
我一愣,问为什么?
老鬼瞧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对我说道:“老王,去她的厨房里看一下,如果有食用油的话,带过来。”
从我的这个角度来看,老鬼的双眼变得一阵绚烂的红色,迷离不定,而那女人则似乎被震慑住了,头低垂了下来,喃喃地说道:“有两年了。”
不过推开了一道门,走入其中,便能够感觉那声音顿时消散许多,有一种闹中取静的感觉。
老鬼的眼神越来越冷,一回身,将那女人给猛然按照了墙上,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罗佳美小姐,请问你,出卖朋友的感觉,很不错吧?”
老鬼确定了对方的来路之后,并没有再追问其他,而是直接问道:“张海洋现在在哪里?”
他说这话的时候,口音十分的怪异,一节一节的,仿佛在吟唱一般,而女子立刻就感同身受,表现出了极度的惊恐来,一双眼睛瞪得滚圆。
大概开了十几分钟的车,我们来到了一个很混乱的街区,这儿到处都是穿着时尚新潮的年轻人,路边有喝大了的男女酒鬼,和衣着暴露、招揽生意的流莺。
老鬼脸上的肌肉一阵抖动,凶光毕露,一张嘴,两颗锋利如刀的犬牙便从上嘴唇中浮现了出来,一股浓郁不散的血色气息笼罩在了这女人的身上。
她尖锐地叫了起来,惊恐地和图书喊道:“不,不要,我可以帮你联络到张海洋。求求你,别把我给烧了,我不要,求你了……”
然而她拨了好几遍,电话都没有人接通。
走到了尽头,有两个男人拦住了我们,开口询问。
女人恶狠狠地等着老鬼,说我凭什么跟你说实话?
她居然真的回答了?
那人奋力挣扎,双手无助地挥舞着,双脚离地,那指甲肉眼可见地一节一节变长,却最终抓不到任何东西。
我在旁边打量着,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也是血族?那么她为什么没有被发现了,为什么还能够跟米娅她们一起上学?难道是刚刚被张海洋给办了?”
威廉张?
阿里说她告诉守门人,你们是清辉同盟的人,是威廉张的朋友,所以就让你们进来了。
老鬼没有任何意外,继续追问道:“让你变成这样的,是张海洋么?”
罗佳美带着我们,径直来到了吧台,朝着那个长得十分俊美的酒保说道:“我找大卫先生,谢谢。”
她敲了敲门,里面有回应,便推门而入,我们也跟着进去,然而在瞧见房间里面的人时,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就跑。
女人一脸惊慌地摸着额头,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老鬼的脸依旧阴沉,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知道,我的耐心很有限,不要试图去挑战它。”
血族的聚居地,竟然会在这样嘈杂的地方?
哦?
老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我喜欢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识时务,懂变通,hetushu.com但是我想知道的是,张海洋信你么?
她哭了,说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找我的……
老鬼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在女人的头上点了一下,然后放开了她。
老鬼脸色冰冷地说道:“中世纪的时候,欧洲宗教裁判所抓到了女巫或者血族,都会将他们给绑在绞刑架,淋上油,处以火刑。既然这位小姐不肯合作,那么我就让她的灵魂永远也得不到救赎,在无尽的火海之中沉沦吧!”
阿里并没有开车,而是先打电话通知了保罗以及宗教裁判所的行动负责人,然后才发动汽车,缓缓行走。
我愣了一下,却见老鬼陡然向前,一把揪住了那女人的领口,没想到女人脸色陡然一青,脸孔变得狰狞起来,两颗有尖又锐的牙齿从上而下地伸出,张嘴就朝着老鬼咬来。
罗佳美冲着酒保点头表示感谢,然后离开。
女人说信,他不会相信我骗他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才回味过来,原来威廉张就是张海洋。
她说着话,眼睛似乎下意识地眯了一下,仿佛很不开心一般。
外面灯光绚烂,而一进入其中,立刻有一股歇斯底里的重金属音乐扑面而来。
老鬼耸了耸肩膀,没有再跟我解释什么,而是回过头来,看着那女人,说道:“你成为血族,应该有几年了吧?”
在罗佳美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房间门口。
说罢,他打了一个响指。
老鬼再一次地跟她警告,说道:“你的生死,在我的一念之间,可别耍什么花样,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