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六章 我知道你会来

Kim的脸上突然笑了,说高浓度的氨水,这东西你拿着,一会儿给你兄弟也点上,我估计他也受到了致幻剂的影响。
我看向了Kim,说你说怎么办?
Kim从兜里弄了一包粉末出来,还戴上了塑胶手套,用食指和拇指捻了一点儿晶状粉末,一点儿一点儿地往风扇里洒。
下到了地宫之中,才发现这儿是一个很大的空间,说是祭坛,不过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古典剧院一般的布置。
圣母院是法国哥特式建筑的旷世杰作,从1163年开始,历时了180多年,一直到1345年才真正建成,经历了四代的建筑师,还有一代又一代石匠师、木匠师、铁匠师、雕刻师、玻璃雕切师的呕心沥血、前赴后继,终于将这座闻名于世的伟大建筑给弄成,简直就是法国的国家象征,祭坛、回廊、门窗和竹子的雕刻与绘画都充满了法国人民的艺术智慧,而且还有大量的艺术珍品闻名于世。
我说怎么进入呢?
Kim的脸色变冷了,一字一句地说道:“当初从威斯敏斯特教堂逃走的时候,顺手拿了一些觉得以后可能会派上用场的东西,现在用在这里,也算是以牙还牙吧!”
Kim的致幻剂起了作用,整个空间之中的所有人都变得不正常起来,有人在原地转圈,有人跪在地上唱赞歌,还有的人则抱着另外一个教士,卿卿我我。
三人进了地下室展区,转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瞧见上方的通风口,便直接和*图*书爬上了去。
三人就如同鬼魅一般地消失在了地下室,然后屈身,在那狭长的通道之中匍匐行进。
在瞧见老鬼的那一刹那,我的心陡然一跳。
敢情这帮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比我的名气大,人家之所以肯过来,并不是冲我的面子。
即便如此,他的嘴里还是叨咕着埋怨的话语,一副被人智商压制的郁闷。
我小心收起了这氨水,然后在Kim的示意下,将装着十字军血刀的画筒拦住了那高速转动的扇叶,两人弯腰,从那缝隙处钻过,然后拆下了外面的铁网,相继跳到了地面上来。
Kim说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教会曾经对巴黎圣母院进行过一次大的改造,加装了齐全的通风系统,所以从那里潜入,应该是可行的,至于会否有麻烦,这个就得看鹰嘴刀先生的手艺了。
眼镜男在前面探路,打量着是否有什么机关要术,而Kim则在他后面指路,如此一路艰难行走,差不多过了一刻钟左右,我们来到了一个中转通道。
中转通道下方有许多的网格通风孔,从这儿能够打量到下方的情景。
这儿对于眼镜男来说,简直就是老鼠掉进了米缸里,然而我心忧老鬼,却并没有闲情逸致打量这些充满了历史气息的建筑。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老鬼关在哪儿?
那十字架上,有一大半是绑着人的,在最前面那儿,我瞧见了老鬼的身影。
眼镜男不经意地点头,说对http://m.hetushu.com,以前踩点的时候……
我又趴在了通风管那儿,透过缝隙往下看,瞧见祭坛周围有许多人在忙碌着,有人在检查火油,有人在检查器具和相关的座椅席位,还有人在此警戒巡逻。
我诧异,说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东西?
Kim说在巴黎圣母院下面的地宫里,有超过一百人以上的人在把守,所有的进入程序都相当严格,很难从正常的通道进入其中。
眼镜男嘿然而笑,说你们放心,卢浮宫的安保,可比巴黎圣母院要强大许多。
老王?
他说到一半,下意思地闭上了嘴巴,我这才想起来,在我身边的这位考玉彪同志,不但是一位心灵手巧的好匠师,而且还是一位在红衣大主教奥尔巴赫那里挂了名的大贼。
我有些担心,说他就这样睡着,没问题么?
我使劲儿地摇了摇头,说这又是什么?
眼镜男打前锋,紧接着是Kim,最后是我。
眼镜男被喝来喝去,心中十分不甘,不过却又隐约相信了这少年子真的有接近三百的智商,不得不从。
原来是这个道理,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七点钟,也就是说,只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准备了。
Kim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说道:“圣母院的地宫一共有四个对外通道,除了贵宾通道和两个教士通道之外,还有一个生活通道,在西南侧,专门负责往里面运送物资,那儿的出口就在塞纳河附近,我们救了人,便从那里出去——彪哥,给你和_图_书五分钟过去,在生活通道那里接应我们,我和王哥一起下去救人。”
这时眼镜男看了一下时间,突然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估计得快一点儿,地下室参观的时间是早上十点至下午六点,而闭馆之前的半个小时,是不能进人的。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
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老鬼,他被剥光了衣服,就留了一条四角裤遮羞,全身结实得如岩石一般的肌肉上面,布满了无数婴儿嘴唇一般的鞭痕和血口,原本充满了爆炸力量的那副身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脑袋低垂着,因为绑着一根布条,所以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眼镜男一走,Kim也动了,带着我爬到了附近一处竖直向下的通道离开,这儿有一个巨大的换气扇,镶嵌在墙壁上,朝着里面吹气。
Kim洒了两分钟左右,将那一小包的晶状粉末给撒光之后,又拿出了一个没有标识的眼药水瓶来,在自己的鼻子下点了点,然后递给了我,说你也来一点儿。
致幻剂释放了他们心中所有不敢付诸于实践的幻想。
我估计倘若不是因为要等待那个叫做奥尔巴赫的红衣大主教,这件事情,昨天夜里就有可能给办了。
Kim解释道:“进入地宫有至少四个通道,不过那儿都有重兵把守,我们没有实力,根本不可能突入其中,若是想溜进去,就必须走我刚才所说的通风系统;而这个漏洞,教堂方面肯定会有考虑http://www.hetushu•com,所以只有从内部进入,才最有安全保障——为了接受教徒的瞻仰和公诸于世的需要,巴黎圣母院会把地下室开放给民众参观;当然,那只是一部分,而我们则需要通过那儿,进入他们的通风系统。”
我瞧见那家伙轻车熟路的样子,忍不住问,说你以前来过?
我想了想,又问道:“如果下去救人,我们是否还能够从通风管道这里离开?”
Kim说买票进去。
Kim说是晚上七点钟,准时的话。
我说啊?
我瞧见他表情有些狰狞,知道是又回忆起了往日所受到的折磨与苦痛,没有再说话。
我是真的给愣住了,买票是什么鬼,人家那么多人看守的地方,怎么可能凭票进入呢?
此刻的他,心中是否已经绝望?
我将浓氨水在老鬼的鼻子底下点了两滴,几秒钟之后,他的身子终于不抖了。
刚刚剃过的头发有一种莫名的扎手感,不知道为什么,我个人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它让我能够平复起现在的心情,迅速变得冷静。
哦……
我轻轻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还准备说些什么,这时Kim突然低声示警道:“来人了,一大波!”
没有等待,没有回旋,没有任何需要阴谋的地方,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和任性,从来不管别人的看法。
老鬼的表情变得激动了起来,我没有再犹豫什么,挥出长刀,将老鬼手上的镣铐给斩开,把他给放下了十字刑架,老鬼一把扯开了蒙在眼睛上的布条,盯着我,声音嘶哑http://www.hetushu.com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额头上面的青茬。
Kim笑了,说一点儿高浓度提纯的致幻剂而已。
我问这是什么?
这儿正对着一个祭坛,而祭坛之上,则立着十来个十字架。
他们只是乐意带我玩儿而已。
三人绕过广阔的前庭广场,进入了那辉煌的巴黎圣母院区域,在眼镜男的带领下,买票进入了地下室中。
眼镜男想也不想地就否认道:“不可能,一旦对方察觉到我们是通过通风管道潜入进来的,他们一定会关闭所有的通风系统,封堵路线,然后守株待兔就行了。”
我激动地喊道:“老鬼,老鬼,人清醒了没?”
还一会儿之后,我问Kim,说那个红衣大主教,定了什么时候过来观刑没有?
我们没有再等待,Kim将那个酒糟鼻拖拽着,弄到了一个柜子里封着,然后带着我们离开。
Kim笑了,说没事的,他最早也要明天才能够醒过来,而不管我们行动的成败如何,明天的结果都会出来了。
就如同当日在五毒教里面被无数大妖围攻之时的我一般,彷徨无助?
血族就应该烧死,现在,立刻,马上。
我接过来,往鼻子点了一滴,顿时一股恶臭就直冲天灵感,先是一阵眩晕,继而眼睛一亮,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明起来。
我没有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一切,而是快步走到了祭坛上来,瞧见老鬼的身子抖如筛糠,显然也是受到了致幻剂的影响。
我心中一动,说还有非正常的通道,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