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五章 巴黎圣母院

我们出了事儿,米娅又怎么样了呢?
Kim在那人的额头和胸口点了三下,就好像是别人祷告一般,那个酒糟鼻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起来,而这时Kim则开始对他进行了盘问。
Kim没有理会他,而是平静地望着我,说你现在选择吧——信任我,或者不相信。
Kim看向了眼镜男,说我记得你有几副人皮面具对吧,拿出来吧?
Kim似乎能够猜到我准备打给谁似的,低声说道:“宗教裁判所与时俱进,有专门的网络监听人才,如果你想打电话给已经暴露在他们视线里面的人,最好还是不要。”
玩刀的人,对于力量的掌握需要有度,没一会儿,我的脑袋上面就只剩下光溜溜的青茬子。
我说我对巴黎教区并不了解,但是看过雨果先生的《钟楼怪人》,也知道世界十大教堂之中,就有巴黎圣母院的一席之地,这个地方的守卫,应该会很严吧?
我有些难以置信,说就这么简单?
Kim笑了,说好,既然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那么我也就不隐瞒了——在巴黎市中心,西堤岛上的巴黎圣母院的地宫里,有着沿袭自中世纪的裁判所监牢,基本上所有的异端,如果抓获之后,都会在那地宫的荆棘台上进行处置,如果我猜得没错,老鬼应该就被困在那儿。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居然在巴黎圣母院?
这个少年郎的话语我并不怀疑,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给我将那十字军血刀给解开了封印,还有我与他接触之后的种种印http://m.hetushu.com象,都表明这是一个不会撒谎的男人。
瞧见Kim认真的脸容,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什么,你知道?”
眼镜男有一双巧手,虽然不满意Kim这半大孩子发号施令,不过一旦应承下来,却还是很认真的。
就在车上的时候,他还告诉我,让我暂时在宁檬这儿待着,他手头忙完了就立刻过来接Kim,让我帮他照顾好这孩子,别让他走了。
我发现这少年郎一旦进入了状态,整个人的思路就显得格外清晰,而且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这光头配合着那凶悍的长相,还有发达的肌肉,根本就是郭达斯坦森。
Kim说对,这里不但是巴黎教区的主教教堂,而且还是整个法国地区的副枢机主教之地,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不但有杜伦大主教,法国教区的红衣大主教奥尔巴赫也极有可能在这里,怎么,你怕了么?
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望着窗户玻璃里那个陌生的自己,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十字军血刀,用那锋芒给自己剃起了头发来。
而且因为那帮人使出了借刀杀人的阳谋,使得茨密希那帮人都知道了艾伦是我杀的,绝对也会对我恨之入骨。
米娅。
Kim说道:“今天晚上,红衣大主教奥尔巴赫会前来观看火刑!”
我点头,说怕了,对方的实力简直是太可怕了。
然而经历过昨夜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我已经对这个潜藏爪牙很多年的家伙,充满了畏惧。
Kim•hetushu•comm摇了摇头,说你先答应我,我才会告诉你。
Kim问一句,那人答一句,如此一问一答,差不多四五个问题话之后,Kim伸出手来,一记手刀将那人砍晕。
Kim点头,说对。
我摇头,说虽然怕,还得去。
我眉头一跳,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保罗可是她介绍给我们的,现如今我和老鬼都中了招,老鬼被教会的人给擒住了,我虽然勉力逃脱,却给全世界通缉。
他开始给Kim弄了起来,而我则走到了窗边,对着那玻璃瞧了一眼自己的模样,瞧见我居然变成了一个眉高目深的白种男人来。
眼镜男一边忙碌,一边说道:“你头发改变不了,现在既染不了色、也卷不了毛,又没现成的发套,如果你想更像一点儿的话,最好还是给自己刮一个脑袋。”
来不及参观那个闻名于世的伟大教堂,Kim带着我们来到了教堂建筑附近的一个民居前,用食指和中指别出了一个古怪的造型,然后在房门前敲了五下。
他话音未落,Kim便走上前去,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脖子,将其推进了屋子里,我紧跟着走了进去,而眼镜男则负责把门给关上。
听到我说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Kim突然笑了,对我说道:“因为我也想救人。”
这一夜奔逃,我却是忘记了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米娅。
眼镜男不屑地说道:“你就吹吧,想要成为一个门萨俱乐部的成员,最基本的智商就得超过148,两个门萨和*图*书的总和,那得超过296;从古至今,智商超过两百的人屈指可数,而超过三百——你以为你是伟大的埃瓦里斯特·伽罗瓦么?”
Kim并没有惊讶眼镜男的决定,而是指着门外说道:“宁檬姐的话,就算了吧——她这里人多眼杂,很容易泄露我们的行踪;再有一个,我们都是身无牵挂之人,而她则是拖家带口的,一旦牵连起来,太麻烦,代价也大,不划算。”
好在他弄的这速度与他的木雕一般,有着很快的节奏,一直都不停歇,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抹完我脖子上最后的油彩,然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说道:“行了,下一个。”
眼镜男跟Kim平日里有一些不对付,然而此刻听到了他的相邀,却咧开了嘴来,哈哈一笑,说道:“巴黎圣母院的地宫啊,这个还用问?必须的!”
我一愣,问为什么?
我该怎么办?
我又沉默了一分钟的时间,然后点头说道:“好,我不会跟徐淡定谈起关于你的任何事情,不过也不会骗他。”
我沉默了许久,突然问道:“如果你想离开,其实可以不用跟着我们,为什么非要逼着我做选择呢?”
这句是法语,不过我却听懂了,应该是在问我们是谁。
Kim对我的回答有一些惊讶,说既然怕了,那就不要去了吧。
如果我答应了他,他绝对会实现承诺,帮我找到老鬼,然而如果我答应了他,就会对徐淡定失约。
如果没有见识过教会的手段,我或许还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不就是一帮和*图*书神甫、牧师之类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人想要大声喊叫,却给Kim死死掐着脖子,根本就喊不出一声响儿。
我大为惊讶,而Kim则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对,我本就是他们内部里面的人,还曾经被当做重点培养对象,而威斯敏斯特教堂虽然不是英国地区的主教教堂,但却是最有影响力的地方,能够接触到许多秘辛。他们把人关在哪儿,我不用想都能够猜得到。
我心中一慌,说不过什么?
说着话,他居然真的就摸出了三张单薄的皮膜来,Kim接过来瞧了一眼,说还算凑合吧,一刻钟,你给我们都处理好模样,然后我们翻窗子出发,前往巴黎圣母院。
完毕之后,他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人确定了,就在这里,不过……”
我思索了一下,问道:“可以,不过我们怎么离开?”
他先给我弄,那人皮面具并非是直接披上就那么简单,还需要调色、装扮、垫骨……
就在这时,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Kim这时候转过了头来,指了指眼镜男,又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他说他是门萨俱乐部的成员,而我的这颗脑袋,值两个门萨的总和。”
我这边纠结着,而Kim则显得很淡定,他的目光越过了远处的建筑,瞧向了天边的夕阳过去。
三人乔装完毕,行李直接扔这儿,我给宁檬留了一个告别的纸条之后,推开了窗户,三两下,就从三楼爬了下来,然后绕靠监视器和附近的人,离开了这里。
我摸出了电话,准备拨和-图-书打出去,结果发现手机根本没有信号,瞧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眼镜男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冲着我笑道:“别瞅了,宁檬他们家这儿有信号屏蔽器,除了座机之外,别的都不行,打不出去的。”
里面传来了询问的声音,应该是在对暗号,而Kim则娴熟地回应着,里面停顿了十几秒钟,吱呀一声,露出了一个酒糟鼻老头来,醉眼惺忪地看着我们,开口问了一句话。
他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老鬼是我的兄弟,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他死。
Kim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那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碰到了老鬼,他那么严肃的人,突然对我露出了真诚的笑容,跟我问好,说早。我在路上的时候,一直在回忆起他的笑容。”
我们走过了两个街区,便来到了繁华的唐人街,找了一家服装超市,将身上的这一套行装给换了,乘坐地铁前往巴黎圣母院。
三长两短,就好像是啄木鸟儿的声音。
Kim点头,说对。
这时Kim也弄得差不多了,就像一个普通的送报小子,而眼镜男则取下了眼睛,变成了一个嘻哈的南美人。
我和老鬼在巴黎这么多天来,对我们帮助最大的,莫过于这位徐先生。
眼镜男一脸郁闷,说怎么我的家底你都一清二楚?
我说在哪儿呢?
在我眼中,他就是一个稍微显得有些沉默的少年而已。
听到我的回答,Kim点了点头,然后问眼镜男,说你要不要一起去?
一番周折,我们赶到巴黎圣母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