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八章 银色月亮

有人拿着一本金属的圣经,有人手持十字长剑,有人握着金属圈套,还有人拿着一把发射银色渔网的金属套筒。
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被轻视的郁闷。
双方语言不通,唯一能够听懂刚才一堆话语的Kim却在关键时刻又偷溜了。
打他了,反而回过神。
这一回,我没有再退一步。
他倒是认出了这刀。
宛如银色的月亮。
别人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抓大放小,没想到他竟然是觉得我最好收拾,想先把我给弄死,然后再对难啃的骨头下手。
此时的菲尔普斯手中,拿着一镶嵌着宝石的权杖。
我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长刀回转,朝着他的胸口划拉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菲尔普斯突然间放弃了老鬼,朝着我扑了过来。
那直刀比匕首要稍微长上一点儿,而在尖端的部分,则突然扭曲,变成了一个宛如鹰嘴的锋刃。
刺啦……
老鬼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体表覆盖着蓝色火焰的火人。
若是论力量,我不及他。
他从来都是毫无畏惧。
Kim一消失,前方的十几人也是一愣,继而分出三五人来,朝着旁边搜查过去,而空地上的我和老鬼瞧见被绑着的眼镜男,不敢动弹。
这个时候,菲尔普斯方才选择性地忽略了我现在郭达斯坦森的长相,确定了我是谁来。
两刀在手,眼镜男就变得如同是耍杂技的戏子,那两把刀在他的十指之间如同蝴蝶一般飞舞,和图书看得人眼花缭乱的,而他的每一次挥舞,都会伴随着鲜血的绽放。
宗教裁判所,果然名不虚传,即便不是暗黑种族,邪恶力量,面对着他,我也依旧感受到了一种深沉的无力感。
我依旧没有理会他蹩脚的中文,猛然一用力。
我在那一瞬间,有些懵了,不过狂涌的气息却是充斥在了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肉之上,我一点一点地将对面这红发老者的权杖抬起,让他这富有碾压感的力量变得无力。
这是个高傲到让人不知道如何对待的老东西。
这个少年郎的手段和选择,远远要比成年人来的果断。
我们对菲尔普斯的出现大为惊讶,然而那个一脸刀疤的红发老头儿对一把拽飞沉重铁笼子的老鬼,还有我和Kim的出现,显然也是有几分意外的。
菲尔普斯又说了一句话,老鬼回过身去,将通道口的铁门给关了起来,而我则用英文说道:“让开路来。”
因为语境的关系,我的英文还算是比较流利,那菲尔普斯听到,立刻回应道:“他是谁?”
这句话,却是用中文说起。
我们刚才瞧见的并不是幻觉。
整个仓库之中,充斥着一股焦臭的糊味。
难怪当年的教廷,能够统治中世纪的欧洲。
然而漂亮并不代表它砸不死人。
这把刀,才是考玉彪赖以成名的武器。
他瞧见我们之后,口中大声念喝了起来,仿佛在吩咐我们立刻束手就擒,然而被刚才铁笼子www.hetushu•com给吓了一跳的Kim没有跟他聊天的兴趣,抽身一躲,人居然就消失在了那堆积着蔬菜、水果和面粉的仓库之中。
也就是说,这个骄傲而固执的老头儿,就是一个贱骨头。
他不得不放开了那权杖,一股浓郁的血色气息从内而外地浮现出来,将这些蓝色火焰给浇灭。
我向前压,然而发现对面就是一座山。
出手的是老鬼,他稳稳地接住了这恐怖而沉重的力量。
它当年可是血气冲天,只有被教皇阁下和五位红衣大主教联手封印,方才平复。
此刻他居然跟我说话了。
很明显,在当时的他看来,我连与他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我居然变成了别人眼中的弱鸡?
“你是王明?”
我猛然挥刀,又与菲尔普斯拼在了一起,十字军血刀和蓝宝石权杖重重交击,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对面狂涌了过来。
就在我这般思量着的时候,一股磅礴到让人心生恐惧的力量,从对面的权杖之上疯狂涌了出来,我没有与其硬拼,生怕损伤了内脏,只有趁机往后退,却见那家伙如同跗骨之蛆,穷追不舍,竟然又一杖,朝着我的天灵盖砸落而来。
好精明的家伙。
这权杖漂亮,通体都充满了华丽唯美的艺术风格,最顶端镶嵌着婴儿拳头大的蓝色宝石,仿佛深蓝大海一般。
我没有办法去观赏那种绚烂的刀技,因为此刻的我,已经和菲尔普斯正面对上了。
我想起了昨天他m.hetushu.com与最为强盛时期的艾伦拼斗,尽管那家伙有仿佛毁灭一切的力量,不过到底还是拿不住他。
Kim的手段,一招一式,都有着强烈的教会色彩,与这帮黑牧师师出同门,然而却更加精粹简练。
铛!
我想起自己和老鬼之所以陷入这个田地,有可能全部都是这个家伙在从中作梗,倘若没有他,只怕保罗那家伙还是会遵守协议的,心中顿时就冒出了许多的火气。
不为别的,而是我破坏了他们精心举办、准备给法国教区枢机主教观看的血族火刑,又将人给救了出来。
他出现的时机特别精准,菲尔普斯刚刚将我逼退,他就出现了。
我在菲尔普斯爆发的一瞬间,终于感受到了昨日里艾伦面对此人的无奈。
轰!
这帮人都是长期在第一线与黑暗生物战斗的强人,每一个都不是弱者,我最先面对的就是那个拿着金属圣经的,偌大的一本书,如同一块板砖似的,朝着我的脑袋上砸落了下来。
一把匕首,是之前在吴妈的别墅中削棋子时使用过的黑色匕首,而另外的一把,则是把造型古怪的直刀。
我脚下的砖石碎裂,双脚几乎都踩入地底下去,而在这个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疯狂转动起了两个漩涡中心来。
他用手中的权杖,指着宛如直立兽人的老鬼。
菲尔普斯或许还想着将我们的同伙给绑住了,就能够威胁我们,如同狗血电视剧或者电影一般,束手就擒,然后一起给杀www.hetushu.com掉,但是却没有得逞。
在菲尔普斯这样强大的一种教会力量守护下,Kim依旧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人群之中,将捆在了眼镜男身上的绳索给挑断之后,直接与旁人拼将了起来。
你既然高傲,不愿意与我说话,那我们就用实力来讲话吧,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莫欺少年穷”!
山势沉重,再难存进一步。
一道极具穿透性的声音,从长刀与权杖的交击之处陡然传来。
捧着他的时候,不理睬你。
什么,外国也有龙脉?
突然间,菲尔普斯整个人,变成了一大团绚烂夺目的光来。
就在菲尔普斯的权杖砸落道了我的脑袋上前,那玩意却给人一把捞住,抄在了手里。
手持权杖的菲尔普斯轻声问了一句:“萨拉丁之刃?”
我将十字军血刀缓缓地拔了出来,然后把刀鞘绑在了身后,高高举起了长刀。
一声轻微的震动,我瞧见面临着这圣光,老鬼并没有显现出太多的痛苦,但是他身上宛如尖刺一般的黑色长毛,却在那一瞬间燃烧了起来。
至于被救出来的眼镜男考玉彪,他也表现出了十二分灵活的手段来,先是在Kim的协助下,从一个黑牧师的手中抢过了自己的行头,然后摸出了两把匕首来。
而在这一转动之下,我眼前突然间就是一亮,龙脉社稷图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而一股汹涌的龙脉之气,却是从我的脚下传递而来。
一声金属裂响,刀子并没有在他的胸口开出一http://www.hetushu.com道血口,不过却把他长袍下面穿着的锁子甲给划伤了。
不过想想也是,眼镜男都能够认得出来,作为宗教裁判所的一员,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把凶兵呢?
就在我往前冲出的那一刹那,有一个黑影也陡然出现在了石柱的跟前来。
就在菲尔普斯将我们给逼退的一瞬间,这些人也如同饿虎一般地冲了上来。
来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人。
鹰嘴刀。
那么,我若是杀了你呢,你特么的是不是就一辈子记住我了?
这种威胁来不及达成共识,而还没等菲尔普斯再提起,Kim却是又如同鬼魅一般出现。
最终艾伦还是给这老头儿给伤了。
菲尔普斯一人力压我和老鬼,然而他并非只是简单的一个人,在他身后,还有十余个穿着黑色长袍的黑牧师,或者说是神甫,这帮家伙里有五六个被Kim和眼镜男缠住,而另外的人,却都并没有闲着,口中诵念着赞诗,然后朝着我们围了上来。
我脑子一热,没有再跟他多说一句话,持刀就突了上去。
一个在心脏,一个在左手。
菲尔普斯抬起眉头来,瞧了一眼浑身黑毛、异常高大的老鬼,冷笑了一声,权杖顶端的蓝宝石上突然荡漾出了一大股乳白色的光华来,笼罩在了老鬼的身上去。
尤其是老鬼。
他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有无数的画面掠过,最终定格到了昨夜我被人押上囚车的时候,对他大声解释,却只是得到了他冷冷的一瞥,嘴角上翘,转身离开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