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六十八章 终极对决:真正的恐怖

大公阁下听到,不由得嘴角上翘,说哦,这样么,如果你们愿意投向我茨密希的话,我们倒是还可以帮你……
茨密希大公从血池之中走了出来,那血液顺着他华贵的长袍往下滑落,滴落在了凹凸不平的地上,而他的嘴角则往上扬起,冷冷地笑道:“怎么,你觉得我是之前的那些废物,对吧?”
他的手掌之上,却还是带着明艳的火焰,宛如圣光一般。
那么我又何必跟这家伙瞎比比?
我们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房间中心的血池上。
我们看着他,他也在打量着我们。
那是一个用鹅卵石堆砌出来的池子,地势最低,整个房间里滴落下来的血水大都汇聚在那里,而里面似乎有大火煮沸一般,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
而这位正主,却是要厉害得许多,就是在它的帮助下,那位茨密希大公才能够将我们这么多人,玩得团团转。
水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当我们朝血池望过去的时候,有一个身影,从血池之中,缓缓地升了起来。
这个,应该就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幻镜吧?
哈、哈、哈……
我不怕他!
这个时候老鬼已经一声巨吼,整个人陡然拔高了数分,却是化作了卡帕多西亚的狂暴状态。
与之前的幻觉不同,这一次,我是真正感觉到老鬼的生命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我抬头,瞧见发出那道光的,居然是一面古怪的琉璃镜,不过我并没有瞧清楚,那玩意一和-图-书闪即逝,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我并没有能够压制住对方,几乎在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对方的手上猛然涌了过来。这是一种几乎无法抵御的气息,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整个世界都朝着我撞了过来。
最后一个词结束的时候,虎皮猫大人也化作了一团血雾。
良久之后,他缓缓说道:“我一直在猜测,如果真的有人能够办到的话,到底是谁会最先来到这里,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居然是你们两人——我很奇怪,你们在东方的国度,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说罢,他朝着我们这边遥遥拍了一掌。
迟了半步的我没有选择救人,而是倾尽了所有的气力,朝着面前这个仿佛魔神降世的老头猛然劈砍而去。
这人却是刚刚与我们分离不久的茨密希大公。
趁着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之前,我的血气涌动,集中在了我的额头处。
至于对方是真是假,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我知道虎皮猫大人虽然做事极不靠谱,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不会诓骗我们。
十分纯正的京味儿,甚至比我和老鬼都还要标准。
这一刀,融汇了我最近对于长刀的所有感悟,无论是力道还是角度,以及里面蕴含的刀意,都浓烈到了极点。
我猛然出刀,纵身一劈,口中怒吼道:“帮你妹!”
啪!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之前就跟这位茨密希大公交过手,虽然后和-图-书来被虎皮猫大人证明不过是枯骨一堆,但到底还是有了几分底气。
这个,算是最后的一击了吧?
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这里就是幽灵古堡的最深处,杀了里面的人,一切都将会结束……”
它告诉我,将这房间里面出现的人给杀了,一切都会结束。
我的身子向后跌飞,然后重重地撞到了那四处漏水的天花板上。
至少普通话二甲以上。
我想着尼玛你一个守阵的假人儿,还敢跟我拼力气?
然而这一刀却并没有斩落下去,一只血淋淋的手平平伸出,隔着一米多的距离,将其截住。
长刀下压,此刻的我与那血刀之间已经构成了一种极为熟悉的联系,即便是没有再滴落鲜血上去,也能够调动起里面大部分的力量来。
他的眼中露出了淡淡的赞许之意,而我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于血刀的控制权,不但如此,一股恐怖的无力感从那血刀之上,朝着我的全身蔓延而来。
我曾经听说过,这虎皮猫大人,是一位十分高明的阵法家。
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是赌徒心态,没有任何求饶的想法,一门心思,就是在对方的身上弄出一个缺口来。
就在我们跨入这个房间里来的时候,突然间头顶上有一道光落下,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那虎皮猫大人一声尖叫,居然将翅膀一振,飞身挡在了我们的前面。
力量在不断增强,我这一回,准备着好好欺负一下和-图-书那家伙。
我使劲儿咽了一口气,将嘴里的鲜血吐干净,这才回答道:“还行,没死!”
鹰钩鼻、一脸枯树皮,双目浑浊,一头白发,穿着一身华贵的长袍,血液顺着绸缎的材质往下滴落,一点儿都没有沾到他的身子里去。
房间的最中心,有澡堂子似的一个血池。
要死了么?
一个字,干!
长刀翻涌,血气化作凝如实质的刀光,朝着血池之中的茨密希大公挥洒而去,甚至在半空中都有一道清脆的炸响声。
拼就拼,谁怕谁?
好恐怖的力量,这是凡人所能够抵御的么?
砰!
我浑身巨震,从天花板上跌落下来的时候,喉头一甜,一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有的还凝结成了软块。
真的茨密希大公,他一动手,我就感觉得出来了。
他握着十字军血刀,冷然一笑,说解封的萨拉丁之刃啊?算是不错的藏品,很好!
究其原因,却是周遭不断有水幕一般的鲜血滴落而下,而天花板也潮湿无比,滴滴答答的血液渗透,在房间里形成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水洼。
天地都不容于你的那种感觉。
那一刀突破了极限,最终落到了对方的额头上,然而就在即将刺破对方肌肤的时候,却被茨密希大公的左手给抓住了去。
它带着我和老鬼,一番转折,来到了一个到处鲜血的巨大房间里来。
然而几秒钟之后,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
茨密希大公一步一步地朝着我和_图_书们逼近,自顾自地说道:“如果是威尔,又或者那位控雷者,以及生物大师的话,我或许还会带着几分尊敬,但是你们两个小爬虫,难道也想挑战我茨密希的威严么?笑话,我只要伸出一个手指,就能够将你们给捏死!”
老鬼一个闪身,挡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扶起了我来,低声说道:“老王,你怎么样,还行么?”
我的出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老鬼。
南海剑法,奥义,海天一色!
我操!
下一秒,茨密希大公陡然跨越了空间,出现在了老鬼的身前,再次拍来了一掌。
层层叠叠的手掌,在我的炁场感应之中,从那血刀之上伸出,压在了刀柄上。
幻镜?
一阵有如实质一般的狂风吹来,风声如刀,刮在了老鬼的身上。
就在我四处找寻着那消失不见的幻镜时,突然间房间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就算是垂死挣扎,我也要让你知道,我们两个,不是虫子。
倘若是亚德里恩侯爵是一座大山的话,他的力量,就是一个世界。
与肉眼不同,整个结果直接投射到了我的心里面。
茨密希大公瞧见老鬼居然坚持了下来,不由得一声轻笑,又拍了一掌。
老鬼瞧见,没有任何犹豫地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双手抓紧了那约翰·威尔之杖,顶在了最前面。
这一个,是真的!
我提着刀,老鬼提着法杖,两人缓步走到了血池跟前来,我想起之前的遭遇,老老实实地说道:和*图*书“二……三四流吧?事实上,我们是在国内得罪了某位权贵,混不下去了,才跑国外来避难的。”
当初我们在黄金矿场血液研究中心遇到的血迷宫,就是在这个的基础上面炮制的,只不过那个太过于粗糙了,竟然被我这么一个小角色给勘破。
黑色粗糙的毛发布满了他的全身,而即便如此,他的身体也在几秒钟之后出现了无数细碎的刀痕,鲜血淋漓,如同被剥了皮一般。
呼……
这个时候我终于缓过了气来,刚想要上前挡住,却到底迟了一步,瞧见老鬼整个人“砰”的一声,就像爆竹一般散开,先是化作几百只的蝙蝠,随后那些蝙蝠着了火。
我感受到了之前在古堡之前,血腥玛丽使出死亡凋零的那种气息。
我听到老鬼发出了惨烈的嘶吼声,抬头一看,却见他身上的衣服被风刮得一阵稀烂,几秒钟之后,除了一条贴身的打底短裤之外,老鬼身上所有的衣物都化作飞灰。
明亮的火焰充斥在了整个房间之中,映照着我和茨密希大公的脸庞。
我相信,不过东西方的文化终究是有差别的,我觉得它未必能够全部通吃,然而我到底还是看错了,有的东西,如果真正到达了一定的境界,就是一理通、百理通。
他之前与威尔对话,用的是英语,而在我们的面前,说的却是中文。
整个房间其实十分开阔,但透着一股沉闷的气息。
老鬼手握着那根绿宝石法杖,不动声色地站在了我的跟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