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十一章 被人动过手脚的魔偶娃娃

至于我的手段,则朴实许多,抛弃掉了许多华而不实、浪费力气的招式,显得格外简洁。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一辈子后悔。
我满腹疑问地离开了这个房间,来到外面的房间,瞧见这儿倒了一地,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考玉彪,他耸了耸肩膀,说没死,都给药迷晕了。
因为我再退,恐怕不但是我,就连突然出现在这儿来救我的考玉彪,都得陷在这里。
宁檬也参与进来了?
我瞧见他似乎有事隐瞒,便也不深究,而是指着门外,说道:“外面什么情况?”
趁你病、要你命。
其实如果对方是全盛状态的时候,又或者有K先生在旁边照拂,是绝对行不通的。
考玉彪的退出,给予了我强大的压力。
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强。
我这人,自己可以承受一切苦痛,却不能够牵连到别人,特别是自己的恩人。
瞧见这银十字架,我似乎想明白这事情的关键,没有任何犹豫,抓上东西,然后与考玉彪一起离开这儿。
这种境遇,与之前和茨密希大公交手的那种截然不同,那是压倒性的无奈,而现在这种,就是赶紧明明能够赢,可就是欠那么一点点。
考玉彪带路,身形快速,没一会儿,他告诉我,说很快我们就要重回地面上了。
我明白了。
我只有上,硬着头皮也要上。
轰!
这一掌看起来平平无奇,然而在江湖上的名声却极为响亮,少林七十二绝学里面,便有其一hetushu.com席之地,而在十三层大散手之中,它则沿袭于八卦掌的一种用劲手法,陡然爆发而出是,至刚至勇,有我无敌。
它并没有给我带来那种透不过气的压力,面对着它,我甚至还能够从容面对,步步为营。
有人从上方一跃而下,落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尽管并非全体,而是一道灼热的灵气,但是喷在了那女人身上,就已经足够了。
双手交击,火焰狻猊终究还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从左手手心之中陡然跃了出来。
这魔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强大。
用鲜血的腥气,遮盖了它与外界的联系。
突然间,那魔偶娃娃化作了无数的幻影,将整个空间都给充斥,而下一秒,考玉彪又毫无悬念地飞了出去。
拼命了!
我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紧接着右腿陡然向上弹射。
特别是Kim送给我的银十字架,摆放在最前面。
大摔碑手。
当我的脚重重踢在了那魔偶娃娃的身上时,我的心中突然一动。
就好像之前陆左与我喂招的时候,那种就差一层窗户纸般的不通透。
老鬼有自信将恐怖的健马安东尼给斩于马下,却对这东西产生畏惧,一来是因为此物厉害,再有一个,也是因为掌控它的K先生实在是太过于强大。
两人,用不同的手段与这魔偶相斗,这激烈的程度让人窒息。
我低头一看,却瞧见一个木头雕刻的大头娃娃,躺在了潮湿的地和_图_书上,旁边满是污水,仿佛被人遗弃了一般。
一击得手,我没有任何犹豫,用那南海龟蛇技和十三层大散手的近身搏斗手法,与其较量起来,越是相斗厉害,心中越是惊讶。
太快了,对方的身体在高速的运动之中,在我的眼中几乎只留下残影,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而即便我用炁场感应,也总有一种强烈的迟滞之感。
冥冥之中,有一种古怪的联系被切断,我心中一跳,将这东西揣入怀里,左右打量一番,瞧见考玉彪又捂着肚子,脸色痛苦,顽强地走了过来。
我的目光在房间里一阵打量,突然间心中一跳,箭步来到了一个柜子门口,猛然一拉。
然而眼看就要离开那臭烘烘的下水管道时,突然间前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相比起我这拳拳到肉的架势,他的手段显得花哨许多。
我与考玉彪错肩而过,然后双掌重重地拍在了艾薇儿的手掌之上。
我之前,跟这魔偶并非没有交过手,也亲眼瞧见过她的凶猛。
唰!
黄狗撒尿!
魔偶娃娃遇强则强,在最后老鬼的喊叫之中,我就能够感受得到了。
他摇头,说不知道,没见过老鬼。
速度。
我在整个交手过程中,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就输了,从而被俘虏的。
灼热的气息喷发下,那女人的动作变得僵硬,而下一秒,她凭空消失了。
逃出生天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听到这个消息,我莫名和图书兴奋了一下。
砰!
只听到一声炸响,那女人的身子却是震了一下,然后向后晃动。
老鬼告诉我,他顶不住这东西的进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头突然生出了一股绝望之感。
火焰狻猊。
但此刻魔偶娃娃既然被人动了手脚,那么K先生绝对不在。
尽管知道这家伙此刻出于沉眠状态,但是我知道想要逃离这个鬼地方,就必须借助于它至刚至阳的灼热焰火,方才能够镇压住魔偶娃娃几百年上千年来的阴气。
劲气鼓荡,那力量从我的心脏和左掌心处,两个源泉之中陡然而出,重重撞击在了对方的身上。
到底怎么回事?
我想都没有想,直接单膝跪地,然后抓起了这娃娃,右手中指放入嘴中,使劲儿一咬,然后将鲜血滴落在了那魔偶的额头之上。
他没有瞧见我收了魔偶的场景,气呼呼地骂道:“那外国妞儿呢,叫她出来,老子非弄死她不可。”
说起来,当初我之所以选择找出口,而不是与老鬼一齐合力将其拿下,并不是因为我怯懦,而是我感觉到了一点,那就是即便集合我和老鬼的力量,也未必能够将其制服。
我瞧见了自己的十字军血刀,还有随身的其他物品。
砰!
考玉彪含含糊糊地说道:“一路找过来的呗,还能咋样?”
血族的历史漫漫长,几千年的时间里,总共也就出了十三件顶级的东西,哪里有那般好对付?
整整齐齐。
我与考玉彪一起往和-图-书外走,我一边走一边问,说你有没有见到老鬼,还有其他人?
我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感觉这魔偶娃娃不对劲了,因为它被人动了手脚。
即便给人的感觉有些古怪,不过它还是一如既往地强。
我不确定到底是谁在它身上动的手脚,但是在踢上那一脚的瞬间,我就立刻感应到了,这是一种出于对手特有的直觉,而下一秒,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右拳重重地砸在了左手手掌上面。
我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势从黑暗中激发而出,下意识地伸出手,一把拽住了考玉彪,把他往我的身后拉了过去,然后抬头一看,这才发现真的是冤家路窄。
他救我,反而折在这里,这样的结果我不能接受。
我们离开了暗黑议会在下水管道里的据点,在狭长而复杂的管道里快速跑动着。
我这时方才喘了一口气,说你怎么过来的?
疑惑充满了我的心头,而战斗却依旧还在持续,我凭借着精妙的南海一脉手段将其死死压制,而这个时候考玉彪也终于回过了神来,双手持着匕首,那匕首如同蝴蝶一般,在他的手指之间跳舞。
几个回合之后,我的后背中了一掌,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既然能够排列在十三圣器之位,而且还是出自于K先生这样的暗黑议会资深议员之手,那么它的威力绝对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
想到这里,当又一道劲风扑面的时候,我突然间将身子陡然一缩。
这是十三层大散手中hetushu.com类似于刀法的霸道手段,出手则重伤。
这人却正是健马安东尼。
如果是看表演,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愿意看考玉彪与人的打斗,他的架势有点儿像是徐克的电影,充满了力量和速度的美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我本身已经陷在这儿来,说起来倒是无所谓,但考玉彪实在可惜。
再过了半分钟不到,我的右肩又中了一爪。
骤然收缩又弹出的右腿,就好像出膛的炮弹一般,极具欺骗性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并且重重地踢在了对方的身上。
考玉彪退,而我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顶上。
独自一人面对着这女人,让我有一种整个山体崩塌的恐惧,而在没有十字军血刀的加持之下,我不得不紧紧凭着贴身肉搏的手段与其硬拼。
光这一点,就已经太不正常了。
我尽管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对方的手掌上传递而来,但是隐约间,却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儿。
在酒店房间里,她与老鬼的战斗,让人震撼,目不暇接。
考玉彪回答我,说这里是伦敦地下管道的一部分,被暗黑议会改造成了一个临时据点,宁檬带着她的人,引走了一部分人,而我则发挥了做贼的特长,偷溜过来救你——行了,我们得走了,那帮人若是回来,只怕你我的性命都不保。
然而此刻,这魔偶娃娃给我的感觉,虽然依旧强,但似乎有一点儿不对劲。
充斥在房间里的那种强大气压陡然消失了去。
这就是魔偶娃娃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