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十二章 威尔失联

啊!
第二次K先生骤然插手,我不敌被俘。
居然是教会的力量?
在他的身后,无数凝如实质的怨灵层层叠叠,全部都灌注在了他的身体里面。
没有一秒钟,他就化作了一头黑黢黢的狼人模样来。
第一次老鬼留有余力,害怕打草惊蛇,并没有将其击杀,而是带着我逃离了张海洋住处。
我放开他,却十分焦急地说道:“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却是夜里,高楼大厦,遮蔽星空。
我满心疑惑,跟这位长得像憨豆先生的保罗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现场,走了一段距离,我一把抓着考玉彪,一字一句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保罗怎么会在这里?”
考玉彪在之前与魔偶娃娃的战斗中也受了不少的伤,被我这般一捏,顿时就求饶道:“哎哟,疼!”
他在人群之中,负着双手,对我遥遥点头,报以微笑。
整个世界仿佛都处于一片白昼之中,包括我,都感觉眼睛里一片白。
我满脑子乱糟糟的,没有想太多,双臂陡然一发力,将这人朝着后面的大街猛然一甩,这是那公路上面有一台高速行驶的汽车正好冲过来,毫无遮拦地将此人给撞得飞起。
“别走!”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余光处瞧见了安东尼身后,果然还有七八个气势不凡的男女。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果然没有猜错,这帮人,想必就是被宁檬引走的家伙吧?
然而就在我停下脚步的那一瞬间,立www.hetushu.com刻有好几人将我给围住,而安东尼则宛如一辆高速行驶的重型汽车,重重地朝着我撞了过来。
砰!
我对这个孤身过来救我的考玉彪充满了信任,不疑有它,毫不犹豫地就冲了过去,而健马安东尼和另外七八个同伴,也紧紧跟在了我的身手来。
考玉彪却是陡然发力,狠劲露出,将我、连着揪住我的那个家伙给一起拽了上来。
我有些奇怪,那帮教会的人,怎么对我们有些熟视无睹呢?
不过他也是悍勇之辈,被我斩中之后,不闪不避,而是狂吼一声,身子迅速变大。
这是我流着眼泪,强忍着一片白茫茫的刺痛光芒,回头一看,却见从下水道里一路追寻而来的安东尼一伙人,有大约一般人被粗大的绳网捆缚,而另外几人则在与人拼斗。
安东尼此刻已经开始变身,身子陡然长高了几十公分,密集的黑色毛发将身子覆盖,脸型变化,宛如一头直立行走的巨狼,凶恶的眼神四处旁观,口涎飞溅,不断地怒吼着。
最先印入我眼帘的,是十字架图案。
我心想着这帮家伙应该是害怕曝光的,人一多,应该就会有所收敛才对。
我说我打电话报平安啊,赶紧给我。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唰!
超过三十多个黑袍教士围着负隅顽抗的那些人,特别是安东尼,有十来个拿着十字剑的黑袍裁判所成员,对他轮流攻击。http://m.hetushu.com
考玉彪一愣,说干嘛?
两人一出下水道口,立刻纠缠在了一起,我抱着那人,把他朝着旁边的墙上陡然撞了过去,“轰”的一声,那墙壁以他为中心,朝着四周龟裂开去。
一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抽身想逃。
当我即将离开,转入另外一个街区的时候,我突然间在那些人群里面,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然而我到底还是算空了,这帮人许是杀红了眼,居然嗷嗷叫着,就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我左手一抓绳索,考玉彪便奋力一拉,我整个人就朝着上面的通道腾然而起。
好在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伦敦的地下排水系统还算是十分发达,实际长度达两千多公里的地下通道给予了我们充分的空间,我健步狂奔着,感觉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温热的气息都已经喷到了后脑勺上来。
不在服务区。
我心有余悸地吸了一口气,瞧见他一问三不知的态度,也没有办法,伸手说道:“手机给我。”
没有边际的白。
我一连跑了几百米,突然间旁边的街道那儿传来了考玉彪的喊声:“王哥,这边。”
安东尼已经将自己的潜力逼发到了极点。
此刻的我,最重要的事情是离开这里,然后与老鬼、威尔和陆左他们取得联系,而不是与这人争勇斗狠。
不时他不厉害,而是太相克了。
算上不知真假的卡廷森林一战,这是我第三次与健马安东尼正面交锋。
我跑,和_图_书是朝着人群密集的地方钻,哪儿人多,我就往哪里走。
中国人讲究一点,叫做事不过三。
砰!
这些东西在一瞬间就陡然出现,而围在场中的人,没有一个弱者。
我愤怒地喊着,瞧见安东尼和K先生其他的精锐手下一个接着一个地从井盖口翻了出来,没有任何犹豫,也顾不得周遭行人惊诧的叫声,转身就跑。
考玉彪也不拦我,他对这帮教会人员似乎也心有余悸,两人快步离开,沿着路边走去。
强烈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地,我也是努力睁着眼睛,方才瞧见这帮伏击安东尼的人。
一声炸响,这家伙在地上滚了十来圈,吓得那司机慌忙踩住油门,探头望去,却见一个巨大的脚掌踩在了他的车头,然后一个飞身,又朝着我的这边扑了过来。
仿佛石炮,我听得心惊,正想回头,却被考玉彪拉着飞快地走,一直跑了五十多米,他方才停下来。
即便如此,他还是被人给死死按着,有乳白色的圣光照进了他的身体,那些怨灵如同青烟一般消散,不断扭曲,发出无声的惨叫。
这个时候,我方才闻到对方口中温热扑鼻的腥气,低头一看,却见此人竟然浑身都是毛发,长得跟特么一头熊似的。
为什么?
眼看着安东尼一步一步进入败亡,我心惊胆战,想着如果是对付我的话,只怕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
那人只顾埋头猛追,并没有预料到狂奔逃命的我居然还有余力回身过来偷袭,顿www.hetushu.com时就中了招,右肩被我的长刀给斩中。
我的胸口被他撞到,整个身子都腾飞而起。
半空之中,我们两人你来我往,长刀与铁拳对了十来个回合,落地之后,我舞起一大片的刀势,将周遭的人都给逼退,而整个时候,一根绳索从天而降,有人在上面喊道:“王哥,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在弄不清楚对方虚实的时候,走为上策。
这些家伙相当有针对性,圣歌,刺眼的光芒,还有对邪恶生物有着腐蚀性的圣水……
就在我刚才在与人拼死搏斗的时候,他已经找到了出口,并且顺利离开,此刻却是弄了一根绳索下来。
保罗·沃伊蒂瓦,米娅的学长,巴黎圣母院杜伦大主教的得意弟子。
之前的计划之中,威尔告诉我,有任何变故,都可以通过这个电话找到他。
砰、砰、砰……
我的右臂被人抓住,心中一惊,还好听到了考玉彪的声音,才没有挥刀斩去,随着他朝旁边退开,刚刚走开不远,就听到一声又一声低沉而极具力量感的闷声。
所以在瞧见对方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就浮现出了一个念头来。
考玉彪一摊双手,说别问我,我只是一个跑腿的马仔,具体的事情你得找宁檬问才知道飞,反正我都是听她的安排。
如果说安东尼跟西方传说中的狼人一般模样,我怀里的这头狗熊又是什么呢?
我心中惊骇,这时却听到有人吟唱起了赞歌来,此起彼伏,连成一片,一听,方才知道埋伏在这m.hetushu•com儿的人,居然有五六十人。
就在我们穿过那一个巷道,来到一片平地的时候,突然间,黑暗中有一排的灯光陡然亮起。
我心中思量着,陡然止步,然后长刀离鞘,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斩落过去。
作为一位从事无本生意的专业人士,考玉彪的逃生技能比我更加利落,都用不着我喊,他就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转身狂奔而走。
我操!
然而当我拨打电话的时候,那号码却没有通。
我没有敢跟这家伙缠斗,将卡在他肩胛骨上面的长刀抽出,猛然一脚踢了过去,将他给踹退,而我则扭身狂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我心中惊骇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考玉彪的低声细语:“王哥,跟我走。”
逃!
追逐在一瞬间就展开了,好在我们的反应十分迅疾,稍微地拉开了一点儿距离,双方一追一逃,在下水道里快速奔走。
我并不畏惧怕健马安东尼,不过却有点儿弄不清楚这儿除了他,是否还有别的家伙,倘若是还有几个与他一般厉害的人物,事情可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双方打了一个照面,然后我毫不犹豫地转身逃开。
下面传来一声怒吼,我感觉到小腿被人抓住,身子陡然一沉,眼看着就要被重新拽入下水道中,却听到上面传来一声憋足了气力的巨吼。
考玉彪不情不愿地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我,而我则忙不迭地打开拨号界面,输入了脑海里的一串号码,然后拨通了过去。
说话的人,却是考玉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