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四章 宣战

这时候,陆左也站了起来。
气氛在那一刻,变得无比的阴冷严肃,仿佛能够滴出水来。
蒙多卡帕多西亚遥遥地望着我们,冷笑着说道:“我是动了怜才之心,方才会亲自过来说降的,没想到你们居然这般羞辱我,让一个没有几根毛的鹦鹉对我一通臭骂,简直是不想活了!”
陆左扬起了手,平静地说道:“不用多说什么,你闭嘴,我想跟这位传说中的卡帕多西亚阁下聊一聊。”
这血气有如实质,就好像是爆炸时的冲击波一般,骤然而至,一阵飓风飙射,整个客厅都被席卷,我想要跳起来,却被杂毛小道一把给抓住,而朵朵和小妖姑娘一左一右,抓着那沙发的扶手,硬生生地抵住了这股气势的冲击。
他居然给一肥得能熬三斤油的扁毛畜牲像骂小学生一样骂得狗头喷血,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声尖锐的话语出现在我们的耳边:“吹你妈的牛波伊……”
而说这句话出来的时候,他也变得居高临下,仿佛能够掌控我们所有人的生死。
他的话语,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这位久负盛名的侯爵猎杀者终于发狂了,一对拳头骤然捏紧,便有一股磅礴而恐怖的血气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蒙多阁下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不由得长声一叹,说作为一个血族,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熟悉的老朋友、老对手一个接着一个的离自己而去,一觉醒来,又是一个陌和*图*书生的世界……
过了好久,老头儿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这并不是一头俏皮鹦鹉,而是一个独立的意识。
陆左摆了摆手,说哪里,不若是不信的话,可以找他过来跟我对峙的。
他说罢,看向了杂毛小道。
杂毛小道思索了一番,然后问那白发大背头,说你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去的中国?
发狂的蒙多阁下终于瞧见了说话的正主,瞧见居然是一头躺在妹子怀里、懒洋洋的肥鸟儿,脸色也变得十分尴尬,诧异地说道:“哪儿来的肥母鸡?”
陆左淡定自若地回答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敢骂他的人,现在还有活着的么?
陆左还有不正经的时候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话儿是杂毛小道在说的呢。
作为一个欧洲这地界的老炮儿,被人敬你,就给你一点面子,不敬你,说破了天,那又如何?
其实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无论是陆左,还是我们几个人,心里面都已经清楚了一点,那就是即便是威尔搬出了冈格罗大公,用处其实也不是很大。
不敢,那就凑合对付着,老子们给你一点儿面子,陪你老人家唠唠嗑,磨蹭磨蹭,然后该咋地咋地,等收拾完了威尔那小兔子的势力,弄成了既成事实,到时候咱们再来谈,你总也不能多说什么不是?
他站起来的一瞬间,我们也跟着站起。
蒙多阁下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有,那么我可www.hetushu.com以用我的面子,护得你们的周全,不过你们所有人,都需要受我辖制,成为我的后裔;而如果没有,那么就算我不出手,外面几百的血族,也会将你们给吞噬干净,然后再找威尔冈格罗算总账。”
陆左点头,说对,拉脱维亚,我们有交过手。
他的感叹让现场变得一片沉寂,而很快老头子就从伤感之中抽离了出来,眯着眼睛说道:“好了,寒暄扯淡已过,现在谈谈我们的事情。”
他有多久没有被人指着鼻子当面骂过了?
冈格罗大公只是血族十三氏族的一族之长,而不是血族的共同盟主。
噗……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逃也逃不掉。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侯爵杀手哈哈一笑,说原来是你们,当初还藏头露尾,不敢露面,现如今倒是敢露出正脸来了——很好奇地问一句,威尔冈格罗那小子,从东方将你们请过来,到底花了多少代价?
杂毛小道沉思了一番,然后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说的应该是国家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前任宗教局局座王红旗。”
蒙多阁下说上一次啊,应该是七十多年前吧?
敢不?
哪里跑出来的这话儿呢?
这个惯来跳脱的道士此刻的话却更加简单:“你们要战,那就战!”
这位爷那一通骂,有让人想象不到的恶毒,天花乱坠的骂人方式,闻所未闻,我听了几分钟,真的是觉和-图-书得应该给它交学费了。
这么严肃的场面,愣是给虎皮猫大人的一句话给弄得气氛全无,而那个蒙多阁下的脸色也是骤变,霍然起身,怒气冲冲地吼道:“是谁说话?”
他说的有些不客气,不过并不是在怪唐尼伯爵。
陆左愣了一下,说局座?
呃?
他虽然能够说中文,但太过于复杂的东西也并不是很懂,特别是这里面还涉及了隐喻、暗喻、排比、讥讽和拐弯抹角的明枪暗箭,简直就是一场汉语六级考试。
陆左伸手,说道:“前辈请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他们谈论着“王红旗”这么一个人,心中莫名就是一阵熟悉。
肥母鸡三字,直接将虎皮猫大人的矜持给轰没,这家伙从朵朵的怀里挣脱出来,几乎是蹦到了陆左的肩膀上。
陆左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承诺我们的,是过几天好好玩一下欧洲,还说要介绍几个西欧的金发美女给我们,然后一切花费全部报销……”
该咋地咋地,有本事你拉杆子喊兄弟,过来跟咱码架!
这也太……丢脸了吧?
我们刚刚一落下,旁边的唐尼伯爵便开口说道:“各位,对不起,是我太愚蠢了。”
蒙多阁下说道:“不管威尔冈格罗花了多少钱,又或者什么代价,把你们请过来的,我只想问一句话,你们有没有可能改换门庭,投入我的帐下?”
至于在我们旁边的唐尼伯爵和邋遢杰克,都不知道吹到了屋子里的www.hetushu.com那个角落去。
就连那墙壁,都变得四处漏风起来。
太尼玛精髓了!
因为唐尼伯爵一开口,那位蒙多阁下的脸色就有一些不太好,与其让他亲自动手教训,还不如陆左出言喝止,这样反而能够留一些骨血。
好像我跟那人有着一丝联系似的。
陆左十分光棍地点头,说好,咱聊一聊。
果然,那位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蒙多阁下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来,开口说道:“年轻人,我们应该见过?”
果然,老头子也给陆左的话语给弄懵了,一脸不相信地说道:“你这是在欺负我老骨头没见识么?”
啊……
被陆左点出了身份,蒙多阁下没有半点儿意外,而是伸出手,平静地说道:“坐下,聊一聊?”
这扁毛畜牲展开翅膀,然后往回收,叉在自己有些光秃的腰间,大声骂道:“你妹的肥母鸡,你们一家子都是肥母鸡,难怪卡帕多西亚的人一对手都能够数得过来呢,原来是不刷牙,嘴太臭,给人用杀虫剂都给灭光了;你丫怎么还没死,难道是比杀虫剂还毒不成……”
陆左有些讶异,看了一眼杂毛小道,说道:“你认识这个人不?”
陆左平静地说道:“两件事情,第一,虎皮猫大人说的话,就是我们的话,它是我们的精神导师,它指向哪里,我们打向哪里;第二件事情,战争与和平,相辅相成,息息相关,既然威尔谈不拢,那么我们就搭一把手,给他添一把火。”
和图书这就是那帮家伙的态度,在瞧见这位白发老者的一瞬间,我就琢磨了一个通透。
这里?
杂毛小道耸肩说道:“这是听我大师兄说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老人家应该现在在大内的某一个地方,好多年没有出来过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侯爵杀手的眼睛眯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说道:“很有意思的小伙子,很久没有跟东方的朋友交手了,上一次我去中国,曾经跟一个叫做王红旗的家伙交手;就是因为他,我这辈子没有再去过中国,如今想想,还真的有一些怀念——对了,王红旗这个人,现在还好么?”
也由不得这侯爵杀手脑子一懵,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纳入了他的视线之中,愣是没有瞧见一个张嘴的。
好在这是那种大敞门的欧式沙发,四个人倒也能够勉强坐得下,而小妖和抱着虎皮猫大人的朵朵则站在我们的背后,四处张望着。
他带着杂毛小道、老鬼和我走入大厅之中,然后坐在了蒙多阁下斜对面的沙发上。
蒙多阁下的爆发仅仅只有几秒钟,然而这房子的客厅就好像被炮火席卷过了一般,除了我们和对面的沙发仍在,屋子里再无一件完整的东西。
不管是我们,就连作为当事人的蒙多阁下也有点儿晕了。
就在威势恐怖的蒙多阁下雷霆大怒之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瞎了你他妈的狗眼,没长脑子我原谅你,那一对钛合金狗眼也是白瞎了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