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欧洲扬名

第三十三章 虚假谈判

这些集结而来的家伙没有统一的指挥,各自统属,有的甚至单枪匹马。
据说早就已经在黑暗中世纪的时候被教会给灭了,然而现如今,居然也出现在了伯明翰地区,并且与这些血族勾结在了一起。
首先是那名联络人曝了光,然后他很快就被抽筋剥皮,用上了十八般的酷刑,最后将我们给抖落了一个清楚。
事情开始朝着最好的一面开始发展,不过让人遗憾的事情是,伯明翰这边的动静并没有因此而变小,就连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地方,都已经来了三拨人,借故查探了。
杂毛小道提出让他大师兄去出面解决,不过这个提议还是被我给否决了,有着欧洲的镀金之旅打底,我的底气也足了些,冷笑道:“没事,这样挺好的,想想没了仇人,也挺无聊的,回去了,咱就可劲儿折腾黄家去。”
他无法形容那人有多厉害,只是告诉我,他看到了无尽的黑暗。
在灯亮起的那一瞬间,我瞧见了一个梳着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的白发老者,他坐在了唐尼伯爵和杰克旁边的独立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打量着我们这一行人。
尽管这些人都表明是以个人名义参加的围猎,不过以他们的身份,很难讲没有主家在后面支持。
这些消息是威尔通过杰克以及唐尼的口中,转述到我们的耳中,不过陆左很显然并不太认同那位冈格罗大公的努力,当那些家伙离开之后,陆左甚m•hetushu•com至悄悄地跟我说起,事情恐怕会不太妙。
毕竟同根同源,如果一直这样内耗下去,最终还是会被外人所趁。
杂毛小道在旁边捧着肚子笑,说哈哈,那老家伙指不定背后说咱傻波伊呢,你觉得他会承咱们的情?
不是我想凑字数,除了炸鱼薯条,这个破地方真的没有啥吃的,附近是一奶牛场,陆左都有点儿恨不得去宰一头牛,弄点儿煎牛排吃了。
我们在住处,透过玻璃窗,能够瞧见有人在远处的屋顶上飞走。
果然,谈判陷入了僵局,威尔描绘的美好未来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我们住所附近显得越来越肃穆起来,在第四天的时候,那个容纳我们的接应者不得不找到了唐尼伯爵,建议大家最好还是换一个地方,不然我们就很有可能被包围了。
我暗自觉得陆左的分析其实挺有道理的,这是一个成熟而世故的男人应该有的判断,将希望寄托于奇迹和恶人的善良,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天真了。
他们许多人彼此之间都有着极大的仇恨,然而在共同的目的之前,却又集结在了一起来,放下了仇恨和争端,就只是为了一份未知而飘渺的期盼。
我们匆匆忙忙地从二楼跑下来,刚刚走下楼梯,才闻到屋子里有淡淡的血腥味。
K先生的死亡,以及山丘地堡的陷落,让某些人疯了,甚至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并不是我们怕了这个连爵位都www.hetushu.com没有的家伙,只是怕杀了一个,来了一群,杀了一群……妈的,全世界的血族都排队过来了。
陆左这人跟我挺对脾气的,闲着无聊,便与我们几个探讨起了修行来。
那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然而我们这一帮曾经灭过茨密希大公的班底,却只有缩在那破落的屋子里,不敢露头。
陆左开始念叨起了朵朵的学业来,小妖也说有位故人需要拜祭,杂毛小道萧克明说好久没有回茅山了,虎皮猫大人也哼哼唧唧,不知所云。
危急好像变得越来越近,我们都有一种感觉,仿佛敌人正在一点一点地锁定我们的方位。
欧洲的许多事务,其实我们都插不上手,能做的,也就当一回打手而已。
对于这个提议,唐尼伯爵最终选择了拒绝。
怎么想都感觉憋屈。
好吧,除了这些,其实这短暂的宁静倒是让我们挺享受的,特别是我们这些东方来客。
他们的身体僵硬,脸色也略有几分苍白。
我说你们怎么会让他得逞呢?
负责接应我们的人,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屋子附近,有杂毛小道布置的法阵,暂时没有太多的危险,所以我们也就只好捏着鼻子,当做瞧不见。
他突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把拽着我的胳膊,很清晰地告诉我:“王明,我们可能被人盯上了。”
黑暗的客厅里,唐尼伯爵和杰克在沙发上坐着。
当天下午的时候,威尔联络了我们,说冈www•hetushu.com格罗大公已经抵达伦敦,准备约梵卓的头面人物出来谈一下,并且想通过梵卓,跟勒森魃和希太儿的头面人物透气,并且也准备跟侯爵杀手蒙多卡帕多西亚谈一谈,商定停止战争的诸般事宜。
陆左瞧见这个男人,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
我问你们跟荆门黄家有交情么?
几秒钟之后,他淡然自若地说道:“这么说来,你们,就是威尔冈格罗之所以如此硬气的底牌咯?”
时间推进到了第三天,威尔告诉我们,谈判已经举行了,他虽然没有露面,但是冈格罗大公却已经代表他,跟那帮人的高层开始了会晤。
除了这事儿,还有一件事情让人头疼,那就是大英帝国的黑暗料理。
炸鱼薯条、炸鱼薯条、炸鱼薯条……
总之,大家归心似箭了。
这件事情,我们是后来知道的,而当天夜里的时候,最先发现不对劲的,依旧是老鬼。
我伸手,打开了客厅和走廊处的灯。
在伯明翰地区,大量的血族在集结,几乎每一个街区,都能够瞧见血族的影子,而这些家伙,显然不是优雅而秉承着老贵族传统的梵卓一族。
不过我终究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小角色,在这种方向性的问题上,还是选择了适时保持沉默比较好一点儿。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蒙多·卡帕多西亚,你终于来了?”
老鬼侧耳倾听,然后告诉我,说差不多十几个人,不过其中有一个家伙,很强很www.hetushu•com强。
于是变故终于在当天晚上发生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家伙知道自己停留在这儿,只不过是徒劳无功之后,就会离开。
而正是这一接触,他才知道参与此事的人,并不仅仅只是我们知道的那么少。
当初大家前来欧洲,是为了解救威尔的女友,现如今她已经苏醒过来了,事情差不多就已经完美结束了,至于后面的首尾,威尔自然会有他的安排。
虽然大家都不会谈到各自修行的根基,不过他们对于境界的理解和感悟,还是让我受益颇多,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我其实并不惊讶,只问有多少人。
陆左问起了我和老鬼的打算来,他已经知道了我们和黄家之间的恩怨,问需不需要他们帮忙?
毕竟离开咱们国家那么久了,原本在的时候还挺嫌弃的,现在倒是念起了老家的好来,不管怎么说,至少没有这般乱,而且咱们跟官方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有着黑手双城那位老兄撑着场面,即便是有荆门黄家这样的角色,也是可以忍受的。
呃,再牛波伊的人,都有背时的时候啊……
杂毛小道愤愤不平地说道:“可不是?”
陆左咬着牙,说那个时候懵懂不知事,方才让他捡了便宜,现在你让他站在我面前,再开这个口试试?我不抽他一大嘴巴子,我就不姓陆。
威尔的来电让我们满心憧憬,然而梦幻在入夜的时候就给打破了。
有的时候,在利益面前和图书,即便是冈格罗大公的名号,也未必能够镇得住那么多的人。
不过好消息是,冈格罗大公正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
我回想起当初我们也在洞庭湖边晃荡,有些惊讶地说道:“敢情最后的便宜都给他捞了?”
特别是魔族,传说他们是十二世纪的时候一支血族蜕变的群体,这些信仰血宿阿波罗和火焰的家伙血统污浊,相貌丑陋、神力怪异,他们每一次出现,都会伴随着瘟疫、战争和灾祸。
但是,威尔和冈格罗大公似乎并不想付出什么。
我和老鬼没有再在房间里待着,若是叫醒了住在隔壁的陆左和萧克明,以及小妖姑娘和朵朵。
如此热闹的一夜又过去了,白天的时候对方也不停歇,伯明翰整个城市的上空都笼罩着一股阴沉的气息。
陆左回忆了一下,说呃,交情没有,交集倒是有过一回——当初在洞庭湖的时候,黄天望那个家伙打着政府的名头,强取豪夺,从我们手上弄走了不少龙涎液,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份人情?
当这么多的大人物齐聚于此的时候,如果不拿出点儿让人觉得不错的条件,问题未必能够得到解决。
密党同盟的诺菲勒和托瑞多,中立氏族的阿萨迈都有参与此事,甚至连十三世纪就已经消失了的魔族,都出现在了这其中。
尽管带着失望而去,但总比死在这里要强得多。
他把希望放在了冈格罗大公的谈判之上,觉得事情最终会解决的,而这一切,其实我们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