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二章 隔壁老王被别人老王了

我没有任何意外,平静地说道:“猎鹰么?”
宋兮显得更加难过,头低着,小声劝道:“王明啊,俗话说得好,大丈夫何患无妻?我的意思是,事情既然已经如此,不如放宽心胸,多往好的方面看……”
我微笑,说我也是。
我伸出筷子,夹了一颗醋花生,慢慢嚼着,然后问道:“多久之前的事情?”
雪见姑娘撅着嘴,指着门外走廊说道:“外面地上有好多小名片,我以为他选这家酒店,是因为这个呢……”
宋兮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呃,是这样的,家主之前跟你有过约定,现如今那定星盘我们已经做好了……”
说着话,这丫头却没有了开始的刁蛮,而是低下了头去。
我点头答应,然后换了一件衣服,与三人一起来到宾馆附近一家姑苏菜馆,大家坐下之后,随意点了一些饭食,雪见姑娘又给我到了茶水。
我苦笑,说雪见姑娘多日未见,变得顽皮了。
宋兮瞧见我的表情,以为我还是在恼怒,一脸愧疚地说道:“那个,王明啊,这件事情宋家也是受害者;你知道的,我们天池寨跟白头山是百年死敌,谁知道那小贱货居然会这么甩脸子给我们看——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家主说了,这件事情是我宋家的错误,你若是能够原谅,我宋家这几房的丫头,只要是适龄的,你都可以提。”
雪君姑娘这个时候瞪了她妹子一眼,呵斥道:“雪见!”m.hetushu.com
我往外走去,旁边的服务员已经在上菜了,宋兮喊道:“唉,等等,吃了饭再走呗?”
估计即便如此,他也只是觉得女神真的好接地气啊。
中年男子落座之前,伸手与我相握:“在下宋兮,雪君雪见的四叔,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我皱着眉头说道:“既然没有回来,为何不继续找寻?”
这么客气?
我一脸窘迫,摸着鼻子,尴尬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这儿还算干净。”
宋兮如释重负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吃饭吧,边吃边聊。”
与雪见姑娘一起来的,还有雪君姑娘,以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宋兮说如果你方便的话……
本来我对那宋雪主就不感冒,正头疼怎么应付她呢,没想到人家自个儿就跑了,而且还是跑到了天池寨的死对头白头山那边去。
我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问起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过了十几秒钟,那宋兮居然说道:“王明你还没有吃饭吧?”
他应该就是黄胖子口中的宋兮。
宋兮说道:“我找你呢,其实有两件事情,不过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说着话,我的眼圈都红了。
我请三位进来坐。
几人各自找地方坐下,雪见姑娘打量着房间,俏皮地笑道:“王大哥你这儿没有金屋藏娇吧?要是有,我们可真的有些叨扰……”
他们每一个人都带着京剧的面和-图-书具,一个曹操奸雄面具的家伙坐在了我的床上,正在把玩我的那把十字军血刀。
我伸手示意,说但讲无妨。
宋兮的表情十分愧疚,而我则是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听到这话,我的肚子似乎就有了反应,咕噜噜一阵叫唤,我不由苦笑,说我听黄胖子说你们找我,匆匆忙忙,从欧洲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过来,然后有一路赶到梁溪,跟黄胖子谈了一会儿,那家伙还不管饭——好吧,的确是饿了。
我摆了摆手,却没有说话。
我瞧见对方这态度,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再坏能够坏到哪儿去呢?
这事儿可真有趣呢。
被我的目光注视着,雪见姑娘的脸色一红,低声细语道:“王大哥,我可拿你当大哥,你不能……”
我这人记性不错,所以雪见姑娘的声音并没有忘记。
我朝她咧嘴一笑,说你不试一下,如何知道呢?
而房间里面,有四个家伙在等着我。
雪君姑娘瞪了她一眼,说别多嘴。
宋兮低声说道:“本来王寨主和家主都准备亲自前往的,不过那地界被划到了白头山那边去,他们通过外交照会,发到了朝堂之上,后来我们的行动就被人喊停了,雪窟目前被白头山的人接手了……”
我忍不住笑,说兮叔你有话直说,不必客气。
那曹操抬起头,说对,等你很久了。
铮……
他犹豫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反倒是旁和*图*书边的雪见姑娘口直心快,开口说道:“哎呀,四叔你还真的是磨叽呢,就那点儿破事都整不明白——王明,我跟你说吧,宋雪主那傻妞儿也不知道脑子进了什么水,跟白头山少主那死胖子跑了,我们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婚礼都弄了……”
这宾馆是镇子上还算不错的其中一家,不过我要的只是一个单间,所以房间里凳子只有一把,我只好请大家坐在床上。
我忍不住笑了,对宋兮说道:“我与宋老的约定,自然是真的,不过所谓联姻之事,我可以,我老弟也可以,请你转告宋老,说雪主姑娘离去,我心中哀伤,不过不会放在心里。另外如果雪见姑娘尚未婚配人家的话,我老弟王钊天资聪颖,性情淳朴,请宋老考虑一下。”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与雪主小姐当初一见如故,倘若不是因为我俗物繁忙,早就私定了终生,日野厮守在一起;本来我打算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之后,驾着五彩祥云,前去迎娶雪主小姐,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唉……
我与他轻轻一触,微笑着说道:“来者是客,何必多礼。”
雪见雪君姐妹和宋兮之所以这么快找来,肯定是从黄胖子那里得到的线索。
不过让我觉得有些尴尬的,是当初觉得清纯十分的雪见姑娘,居然玩起了这么一套小把戏来,真不知道我那把她奉为女神的老弟知道了,会是怎么想呢?
宋兮有些结巴地说道:“和_图_书还有一事儿啊,就、就是之前家主许给你的雪主小姐,她、呃,她……”
我关上门,走到了房间里来,听到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宋兮说道:“半个月了,我们也是后来知道的。”
雪见姑娘大叫:“绝对没有意思!”
我起身,开口说道:“明天清早,我跟你们一起前往长白山,就在这家店子门口,不见不散。”
雪见慌忙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而我则一下子站了起来,盯着雪见姑娘说道:“你刚才说我老弟怎么了,再说一遍……”
对方这么急迫,自然是有事情的。
雪见姑娘却瞧出了我的装腔作势来,眉头一挑道:“唉,王大哥,别装了啊,弄得怪恶心的。”
我依旧没有说话,而雪见姑娘到底还是了解我,拍了我的胳膊一下,说别装了,你指不定心里乐开花儿了吧?
我也不多做解释,点到为止,然后问道:“我这刚刚到梁溪,几位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来,想必是有什么原因的吧?如果不介意的话,还是直接提出来,用不着绕圈子。”
宋兮一愣,说啊,你是在给王钊提亲?
我平静地望着对面三人,然而这三人却彼此互望了一眼,都没有开口。
我看向了雪见姑娘。
我一听,反倒是郑重其事来,一脸沉痛地说道:“真有其事?兮叔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的眉头一竖:“你说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说这个意思,是准备让我回长白山天池寨,www.hetushu.com把火焰狻猊交还回宋家,对吧?
宋兮点头,说家主的原话是这样的。
宋兮瞧见我半天没有说话,表情古怪,忍不住小声喊道:“王明,王明,你有在听么?”
雪见姑娘说道:“你老弟跟人去了长白雪窟,至今未归,我如何尝试?”
啊?
我睁大双眼,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那气流从面具的缝隙之中吹出,落在刀刃上,清脆响亮。
我没有再戚戚然,而是抬起头来,认真问道:“兮叔,你刚才说的,我可以从宋家各房适龄未婚女子里面,提一个姑娘的名字出来,可是真的?”
我嘻嘻一笑,说也不是,只是觉得我老弟很喜欢雪见小姐,如果双方有意思的话,还请宋家不用太多阻拦;当然,如果当事人双方没有意思的话……
气氛变得有些僵,宋兮开口化解道:“呃,那个啥,王明啊,事情是这样的,长白山与对面交界的一处雪界,因为之前发生了一场地震,出现了一个雪窟,有龙气传来,然后天池寨组织人手前去查探,结果一直没有回来,你老弟也在其中。”
他将刀从刀鞘之中缓缓拔出,眯眼打量着那锋利的刀刃,吹了一口气。
等菜上来的时间,宋兮咳了咳嗽,然后说道:“那个,王明啊……”
我心中烦躁得很,一路走回了宾馆的房间门口来,瞧了一眼地下的细纸条,知道有人在里面,于是那房卡打开门,推门而入。
宋兮苦笑,说我如何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