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章 不愧是王家的种

我不是孤胆英雄,也不是掉渣天的顶尖高手,如果想要救我老弟的话,肯定得将所有的功课都准备好。
还有我老弟王钊。
我没有再在这个细节上面追究,而是问起了雪窟那边的事情来。
简答聊了一句,大家就上了车,前方附近的机场。
宋老告诉我,说本来荆门黄家是准备通过朝堂上的决议,全面通缉我的,结果遭到了强烈的反对,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于黑手双城。
欧洲之行,就好像是镀金之旅,而我老王也如同那留学海龟一般,连心理都变得强大起来。
黄胖子发了脾气,说突然恨不得老头子挂球了算。
相比于宋雪主,我对老弟的关心反而最大,路上的时候,不断问起了关于雪窟之事。
我坐定之后,苦笑着说道:“我倒不是有意躲你们,只是因为得罪了荆门黄家,在国内混不下去了,托朋友帮忙,远渡重洋,去了欧洲。后来联络朋友,才知道天池寨找我。”
“奸孟德黄飞羽,”宋兮确定地说道:“猎鹰里面,戴着白脸曹操面具的,只有奸孟德黄飞羽一人;相传此人是黄家旁支的,不过十分精锐得力,狡猾如狐,深受黄门郎重用,曾经替荆门黄家接收过太行山武家的产业,就连黑手双城都退避三舍……”
我无语,说所谓让黑手双城退避三舍这样的牛皮,估计是吹出来的吧?别欺负我没有见过黑手双城,就昨天那家伙的怂样,黑手双城一个大拇哥儿都能够掐死m•hetushu.com他。
我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几家的恩怨,听到王大蛮子的认可,也不骄傲,只是平静地说道:“我这也是情非得已,是荆门黄家欺人太甚,若不是为了活下来,我也不会出这么重的手。”
黄胖子嘿嘿笑,我马上登机,便没有跟他再多说。
这其中就有宋雪主的爷爷宋怒。
王大蛮子说起了关于我在荆门击杀了黄家嫡系黄养天,然后一路逃亡,最后居然还将黄家的追兵该给团灭的事情,我点头承认,说是我干的。
所以即便是火焰狻猊离开了,我也是能够承受的,没必要跟宋家翻脸。
宋兮嘿嘿一笑,颇为尴尬地笑道:“倒没有特地监视,只是有人跟我说昨夜你住的地方,有些动静。”
本以为这偷偷摸摸的过去,不会有什么危险,回来了,还能够让雪见姑娘刮目相看,何乐而不为。
当宋兮将门关上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场见面很机密了。
雪君姑娘抿嘴不语,而雪见姑娘则得意地冲宋兮笑了笑,眼睛眯成月牙,我大概猜出了几位的立场,认真地对宋兮说道:“区区火焰狻猊,还没有珍贵到让我舍弃宋家情谊的份上,所以还请不用太多担心。”
里面有两位大人物,一个是我预料之中的宋老,而另外一位,居然是对我一直很有意见的王大蛮子。
至于宋家姐妹出现在这里,恐怕也是因为她们跟我的交情,让我不至于翻脸。
其实无论是我和*图*书,还是黄胖子,当时都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句戏言,居然就一语成谶了……
可以说有龙脉之气的温养,和没有,简直是天差地别的两回事儿,所以这对王宋两家的诱惑还是极大的,不过因为在对面北高丽,所以只有派了几个厉害的长老去探路。
我临上飞机的时候,才借了手机,给黄胖子打了一个电话,当他得知我又要跑高丽去的时候,顿时就闹了,说你丫的东奔西走,倒是没有闲过,也不说带着哥们儿玩啊?
我说你们不会怕我跑了吧?
这一问,方才得知事情的主导,是王大蛮子。
虽说我老弟王钊是个逗比,不过他是我除了父亲之外,这世间唯一的亲人,我又如何能够看着他落入险境而不管呢?
许久没有见面,宋老依旧是当初那一副慈祥模样,而王大蛮子也依旧如初,总觉得别人欠他几百万的架势。
更何况我还得指望他们帮忙,去救我老弟。
那个时候的我带着小米儿一路逃亡,一边是龙泽乔那帮人的追杀,一边是心忧我父亲的下落,那心情当真是难过到了极点,而前来天池寨,也是各种纠结,钢丝走线,稍不注意就跌落万丈深渊。
事实上,虽说火焰狻猊屡次救我性命,但论珍贵程度,还是逸仙刀对我比较重要一些。
雪君姑娘抿着嘴,没有回答,而我在旁边洞若明火,知道那傻小子指定是为了逞英雄,想引起雪见姑娘的注意,所以才跳出来的。
宋家和图书人来得比我早,三人一早就在哪儿等待着了。
现在我回来,虽说心忧老弟安危,但至少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底子和胆气,并不会惶惶不可终日,畏首畏尾了。
我轻描淡写地说道:“对,想必你们也知道,我跟荆门黄家有段恩怨。”
我盯着雪君姑娘,说为什么呢?
宋家虽然深居长白山深处,不过并不闭塞,恰恰相反,在外面也有一定的势力,而这位宋兮,其实就是专门跑外联的。
宋兮盯着我,说难怪家主这般看重于你,想不到就连黄飞羽和他带队的猎鹰,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相对于雪君、雪见两姐妹的幸灾乐祸,宋兮倒是有些担忧我的安全,说昨天来的人,都有谁?
我们乘坐飞机赶往长春,然后一路都有车安排,到了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长白山的天池寨。
雪君姑娘补刀道:“据说还将黄家派出去追杀你的队伍给团灭了,黄家很出名的那位战将黄坚,也殒命于泸沽湖,随着你和你兄弟老鬼名扬江湖,荆门黄家的脸给打得啪啪响,颜面扫地。”
事到如今,还得我这个当哥的去给收拾残局,想一想都觉得郁闷,这小子要是好好努力上大学,指不定不敢说北大清华,至少也是个一本重点,安安稳稳过日子多少?
见面的时候,雪君姑娘冲着我微微一笑,说王明大哥,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昨天没在酒店?
我苦笑,说你们倒是知道得挺多。
因为炒房的缘故,和图书黄府附近小镇的小区里有许多装修好却没有人住的房子,我随意找了一处,熬了一宿,次日清晨,准时在饭店门口等人。
雪见姑娘这时低下了头,而雪君姑娘则犹豫了一下,说道:“是他主动要求的。”
猎鹰?
都是扛把子。
他听到,两眼圆睁,一脸喜色地说道:“嗨呀,我操,果然不愧是我们老王家的种,你真特么够有种的,干得漂亮。”
一路上都有人联络,进了天池寨,我被直接领到了宋家大院的一处侧厅之中。
龙脉守护家族的许多功法,经过千百年来的磨砺,都是围绕着龙脉之气改进的。
不过寒暄过后,他对我倒是做出了一个正面评价:“没想到你小子居然不躲起来了?算个信人。”
宋兮倒吸了一口凉气,焦急地问道:“戴着什么面具?”
除此之外,我昨天跟猎鹰的约定,也是想把这里面的水给搅浑,毕竟白头山那边的势力也是十分强大的,一潭死水的话,肯定是拼不过的。
我疑惑道:“狡猾如狐?我怎么没看出来?”
宋兮引我过来之后,便离开了,至于宋家姐妹,都没有机会过来。
再一次过来,心情自然跟当初并不一样。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问,说就我老弟那样子的身手,为什么会派他去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呢?
我说都是什么消息?
王大蛮子听到我提起荆门黄家,一脸兴奋地说道:“嘿,小子,我听到了很多关于你的消息,说的都是真的么?”
http://www.hetushu•com果呢,现在懵逼了吧?
我对着电话呸了几口,说你特么的也是想得出来,我要是生你这么一儿子,当初就应该把你弄墙上。
雪见姑娘说听说你杀了荆门黄家的嫡系子弟黄养天?
不过说句实话,我还是得为宋雪主姑娘为了追求自己的真爱这事儿,点三十二个赞。
另外如果能够拉到天池寨的高手,那是最好的。
我说你被你老头子禁足了,不准出门,这能怪谁呢?
雪见姑娘撇了一下嘴巴,说那是自然,你应该也知道,荆门黄家本就是当年龙脉守护家族的一支,像这种三姓家奴,我们自然会保持关注的。
我皱眉回想了一会儿,说道:“应该是黄门郎养的恶犬猎鹰吧,至于都是谁,我就不知道了,都带着面具,给我伤了三个,宰了一个。”
我老实说只见过几次面,算不得什么交情,都是我另外一个朋友的关系。
当然,这只是内心中的想法,表面上,我还得装出受害者的样子,让宋家对我心怀愧疚,好让我从这事情里面,获得利益的最大化。
毕竟任谁戴了“绿帽子”,都会忍不住爆发。
两人点头,而这个时候,王大蛮子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认真地问我道:“那么,我想知道的是,在泸沽湖杀死黄坚,是逸仙刀么?”
两人对我自然是一阵夸张,又问我跟黑手双城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有一个白脸曹操,还有一个黄脸,两个红脸,怎么着,兮叔你跟他们认识啊?
我问他们为什么这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