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章 望月真人茶叶货

逸仙刀虽然在丢失之前,一直都有族长保管,然而整个黄金王家的历史上,能够使用逸仙刀的家主也是屈指可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办法激活逸仙刀,获得认主。
我点到为止,然后开始伸出了左手来,口中念念有词。
上面传递出来的种种咒诀力量,也有一种让我为之敬畏的气息。
行了。
闲聊几句,他便提出了当初与我的约定来,并且从袖子里摸出了新做好的定星盘来。
蠢人是不可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并且有着如此的修为,在强迫自己变得冷静下来之后,他想到了许多的事情,暴怒的脸色一收,然后盯着我说道:“如此说来,你现在可以随时驾驭和操纵逸仙刀了么?”
王大蛮子陡然就变了脸色,而且还一副愤怒激昂的模样,仿佛择人而噬的猛虎。
它抖动的频率很快,让人根本就瞧不出来,然而那混乱的炁场,却揭示了此刻的不平静。
在宋老面前,我表现得也十分光棍,对那家伙说道:“老伙计,你也知道的,你在我这儿待着,并不稳定,时不时还被我叫出来收一回房租,现如今别人已经给你弄好新家了,赶紧从我这儿滚出去,去你新家好好待着吧……”
我的话语很宁静,甚至于有几分淡然,那暴怒的王大蛮子却仿佛被子弹击中了一般,浑身僵直了起来,过了许久,他才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我,然后缓声说道:“你跟我http://m.hetushu.com说说,第一次逸仙刀出现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形?”
啊?
“是!”
宋老焦急,大声吼道:“快,再不放开,它就要死了。”
瞧见我和王大蛮子一下子就要干起来了,旁边的宋老连忙做和事佬,拉着王大蛮子说道:“哎呀,老王,你别激动啊,先听听孩子是怎么说的?”
几分钟之后,我手中的那烙痕开始变得发亮,一股又一股来自荒蛮的嘶吼从里面冒出,又过了几分钟,这畜牲终于一跃而出,出现在了我们所处的厅堂之中来。
再一次见到家族传承的祥瑞之兽,宋老显得也很激动,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几分。
我这话儿,说得实在有些亏心。
绿油油的光芒之中,有许多金色符文凭空浮现,在这房间里不断地转动着,让人瞧着心生畏惧。
果然,这话儿一说,宋老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尴尬来。
我瞧见它畏缩不前的样子,心中一酸,伸脚踢了一下那畜牲的屁股,说你个脓包,怕个鸟?
王大蛮子布阵,将这翡翠定星盘爆炸的威力锁定,气血一阵翻滚,正是郁闷之时,听到宋老此言,顿时就是一愣,说道:“啊?”
不能驾驭的话,那不过是一块废铁,哦,错了,就跟阑尾差不多,割不割都是多余的。
我回身,准备坐回去,跟天池寨这两位大佬好好谈一下救援雪窟之时,然而这个时候,我http://www.hetushu.com却听到宋老惊讶地喊了一声:“咋地了?”
空有逸仙刀有什么用?
王大蛮子一愣,说啊,为何?
我的反应却并不心虚,冷冷说道:“王大寨主,如果你再把我那过世的爷爷拎出来鞭挞,信不信我现在就跟你翻脸?”
我说逸仙刀只不过是保命手段而已,一旦我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它便很难出现,无论我如何与之沟通,都不会理我——在这方面,它处于主动的地位,我是无法勉强它的。
王大蛮子若有所思地点头,陷入了沉默之中,而这个时候宋老也适时地转变了话题。
那火焰狻猊能够听懂人话,尝试着伸出爪子,轻轻探了一下那玉盘,玉盘顿时就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来。
要知道火焰狻猊暂居我这儿,不但给我提供了强大的力量源泉,而且还能让我即便是掉入滚烫的岩浆之中而无事,甚至还在我危险之时前来救我,简直就是超值。
我在一堆碎木头上面发愣,而这时宋老赶忙跑过来,一把扶起我,焦急地问道:“它怎么样了?”
王大蛮子怒气汹汹,吼道:“事实摆在眼前,还能怎么解释?还需要解释么?”
宋老瞧见,先是一愣,心如死灰,随即想到什么,冲着王大蛮子大声喊道:“放开,放开,让它去王明身上暂避。”
结果那椅子承受不住冲势,啪的一声,直接散架了。
我摇头,说不行。
王大蛮子则一脸www•hetushu•com震怒,冲着我吼道:“你怎么可能使用逸仙刀?你不是说自己是南海一脉的人么,为什么可以?还说你那死鬼爷爷没有动手脚,啊?”
王大蛮子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只是暴躁而已,并不是蠢。
他伸出手,那定星盘居然悬浮于半空之中,发出了绿油油的光芒来,笼罩在了整个房间。
我听宋老介绍得十分牛波伊,心中不以为然,平静地说道:“既然您评估这块定星盘能够承载那火焰狻猊,那我也不用日日忍受那热火煎熬了。”
然而为了让宋老心生愧疚,使得我在后面的谈话中占得主动地位,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口。
王大蛮子突然间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喃喃自语地说道:“难道,难道真的需要这样,才能够激活逸仙刀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愧是价值亿万的珍品,瞧着光芒,就知道并非凡品。
还没有等我想明白,旁边的王大蛮子突然一声吼,说不好,启阵。
翻脸?
我感觉到了一阵灼热附体,强大的力量冲击得我一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那红木太师椅上。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身上流着的,毕竟是老王家的血脉……”
宋老有看向了我,说王明,你倒是说话啊?
他不顾脸面地站了起来,举着手中的定星盘,高声说道:“火离尊主,我以宋家列祖列宗之名,向你致意,这定星盘乃宋家极尽全族之力打造hetushu•com而成,现如今会成为你的新家,希望你能够喜欢。”
他欣喜若狂,准备伸手,将那定星盘收回来,而我的心中也是一酸,想着这家伙到底陪了我那么久,现如今说走就走,我心里多好还是有些舍不得。
宋老这时顿时就老泪纵横,后悔地擂胸大叫道:“望月真人误我啊,那个茶叶货……”
这并不是咒诀,而是我试图与其沟通。
王大蛮子这才松开布置,而那火焰狻猊感应到了,一声哀鸣,纵身一跃,却是又回到了我的左手手掌之处。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火焰狻猊已经消失在了翡翠定星盘之中。
它站在空地上,完全忽视了旁边的两位大拿,而是那铜铃一般的硕大眼睛,瞪着我。
宋老一脸诧异,好像看死人一般地瞧我,而被我踹了一脚的火焰狻猊也委屈地朝着我嘶吼起来,口中喷出的风吹得我都睁不开眼睛。
我欲哭无泪,内视一下,开口说道:“身受重伤,意识蜷缩,到底怎么回事?”
我转过身来,朝前望去,但见半空中的那翡翠定星盘并没有听从宋老的召唤回返,而是开始不停地颤抖了起来。
摔一屁股墩儿的人,难道不是我么?
他陡然蹿出,脚踏斗罡,双手一挥,堂中立刻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将那定星盘笼罩住,而就在这一刹那,我又听到一声兽吼,紧接着那颤动不休的定星盘突然间发出一声清脆的炸裂声,火焰狻猊从中蹿出,浑身都是淋漓鲜血,而定星www•hetushu.com盘则炸裂成了百十块碎片,四散而去。
怎么回事?
就在我双眼朦胧的时候,那畜牲纵身一跃,居然就跳到了半空之中去。
宋老瞧见我看得入神,便跟我解释道:“此玉产自缅甸老坑,是价值亿万的帝王种绿,内中蕴含着远古洪荒时期的生命气息,先祖所得,一直封存于库中,火焰狻猊一事出了之后,我请了东北最有名的大匠师金手燕六来主刀;上面的符箓咒法,本来想托人请茅山宗新一代符箓高手萧克明出山,只可惜找不到人,后来请了龙虎山的望月真人,最终成型于此……”
它吓了一跳,向后退缩,一直拱到了我的身边来。
已经有多久,没人敢在他面前这般强硬了?
我瞪大双眼,没有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却瞧见那火焰狻猊周身笼罩着碧油油的光芒,在地上走了两步,踉跄不已,摇摇欲坠,仿佛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我沉思了一番,然后说道:“濒死之时,我当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于是它就活了过来——就好像我又多了一只手,刺破了敌人的额头……”
我仔细端详那定星盘,发现居然是一块碧绿无暇的翡翠,上面的雕工细腻,构图准确,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美感。
好在我显得头发很短,显不出飘柔姿态。
反正此事已经是瞒不过了,我表现得很光棍,坦然承认了这一点。
宋老狂喜,搓着手笑道:“哈哈,哈哈,这些日子倒是没有白忙活,好了,终于回家了……”